博- 亦我所在

耕耘时人间的藩篱在褪去
天际线远到未知… /
本博图文 博主原创
敬请尊重版权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睡在倒影中的莲

(2018-08-23 09:37:38) 下一个

近几年来,一到夏季,村边水塘面就满登登的长出我认为是荷的植物。因为荷叶太多今年天鹅一家彻底搬走了。真心感觉遗憾,略获安慰的是有比天鹅更静的荷花可以拍。

 

我 一直奇怪,为什么村塘里的荷花开后没有诸朋友在北京拍的荷那样的藕和莲蓬?猜想是水质或河泥松软程度等等的缘故,荷在此地一生长就变异了。直到最近欣赏一位老同学拍的荷花时我才知道,本村塘里所长的根本就不是荷,而是荷的同族亲戚 -睡莲。

 

为此,我专门去网上查了有关荷、莲的资料,进一步得知:睡莲花的外貌与荷相似但是不结莲蓬的…。在衷心感戴如今网络信息解惑的同时,不禁嗟叹我为什么直接就想到了荷因顺应水土而有的迅速变异。也算是一种‘不良的思维习惯’ 吧 ;)

 

我是说,人大凡都有以自己熟知的、近常见识去对世界作‘想当然’。并且人的天性中有忘记自己知识有限当即做判断的习惯。-就这后一点而言,很可能这是人类在漫长的生存历史现实中,经常不得不如此而最终注在基因里的(?)。

 

而我所受过的教育也一贯是以让我做出判断、得出结论的方式考核我对知识掌握与否的。仔细想想,心中的一个‘妄’字也就这样始终被在暗中鼓励着。

 

当然,一些‘妄’气是会被生活中所遇挫折打掉,但是对一些貌似与己无关的小事的看待上,习性的改变则一定是离不开一种自觉。

 

回到拍‘荷’花。面对塘中呜呜泱泱翻挤在一起的睡莲,简直是无处着眼。我相信那样的景象只有在截图中才可能拍出哲学来 ;)。

 

 

 

上图是我拍的村塘中的莲。这是一朵待放之蕾。它给我的感觉是内敛,自律有度。

 

 

 

所以误把睡莲当成了荷,最根本的原因是自己从来没有仔细观赏过荷。而这个中原因的原因是自己不太欣赏大多数荷的那种粉颜色。也看不出一池泛滥翻卷的荷叶美在哪里。但是现在俺的眼光与当年显然是有了些变化。下图是那位老同学前两天送我的,她在北京某池拍的荷。

 

其实如果有心,只需一眼便可看出荷与莲的差别还是挺大的。荷的叶子伸出水面,荷花好像也不紧贴着水面长。

 

 

上图是老同学同时拍的莲。莲的花瓣,有点像匕首。比荷平直挺拔。

 

 

 

 

下图是我拍的村塘中绽放的莲。

 

 

村塘中的莲比家乡北京的莲,花瓣不那么尖如匕首。但在挺拔向上以及紧依水面不与自己的影子分离半寸的低调方面,则与北京莲是完全一致。

 

 

差一点点就是并蒂莲了;)。

 

 

佛学所说的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我想只是一种比喻。莲花是一种非常富生命力的水中植物,自生自灭需求简单。其实它们所处之地并非泥潭。但即便是泥潭恐也无妨。在我理解莲的‘不染’是:在周围乌沌的颜色中轻易的就保持着本然的洁白。

 

 

虽然总与自己的影子相伴,却不给人‘顾影自怜’之感。

 

 

……

 

 

下面三图是去年我的另一位朋友拍的荷。

 

重看这些图片。这是在荷要凋落的时日。它就像要把自己的生命化作翩然跃蹶的风。

 

 

 

 

 

与莲相比,这是一种绚丽张扬的生命方式。

 

 

而莲呢,像是生活在自己的影子中。沉静、自省,悠悠然心无所骛。大千世界就被那几片洁白的瓣叶包容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甫田' 的评论 : 刚刚赞甫田妹妹的学术严谨,我自己就犯了个错误,原来你的名字念fu tian.刚刚查了字典,又学了一个新字:)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哇,谢谢Pu田科普!终于明白荷和莲的区别啦!难道妹妹是学哲学的?赞严谨的学术态度!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是吗?太欣慰了~~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这一组照片有了些禅意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荷与莲的区别我是写博文前才了解的。从朋友拍的照片看,也许在中国的河塘中荷、莲两种常是混在一起生长。所以人们一般也就不去分别了。问好xiaxi。谢谢留言。
xiaxi 回复 悄悄话 甫田有感而发,图文并茂。荷和莲模样差不少,但人们常把荷和莲并提。比如席慕容的诗“莲的心事“。
甫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谢谢欣赏和美评。问好。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欣赏和学习了,平安是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