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古

小说 剧评史论随笔诗歌经营之道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作品,版权归博主亘古未见的笔名所有
个人资料
正文

幺表妹( 二)(小说)

(2020-06-02 20:43:18) 下一个

其原因二便是有得玩。我最感兴趣的事是捉鱼。捉鱼的方法有多种,有钓鱼叉鱼摸鱼戽鱼等,而我最拿手的便是最后一种戽水捉鱼。

瞧准一段可能有鱼的小河沟,在两头垒上土坝后便开始戽水。戽水的用具是一种用柳条编的类似于木桶的东西。两边口各穿两根麻绳,需两人各站一边,晃悠开去盛满水后提起向坝外倒出。

这也是一种技术活,需要力量技巧耐力很好的统一,没想到读书很差的幺表妹竟然能戽得很好。尤其是耐力好,戽水一个小时不停手也没问题。小俊则耐力不行,戽不了几下水就气喘嘘嘘,因此我和小敏始终是戽水的主力,小俊主要负责水干捉鱼。

那时农村化肥农药用得少,河沟中鱼虾很多,运气好时还能捉到螃蟹和甲鱼。水戽干捉鱼时大家都很兴奋,幺表妹总是最开心的那一个,可惜捉鱼水平太欠,遇到大乌鱼或黄鳝等难捉的鱼,弄了一身泥浆也捉不住,只有喊我帮忙搞定,我们那时每次很轻松地就可以戽水捉到十斤八斤鱼。

回到五舅家,通常将鱼平均分成两份,一份留在五舅家,另一份舅妈让我拎回家给我爸耿大炮做下酒菜。耿大炮每次见我很快从五舅家回来就知道又有鱼虾可下酒了,忙叫我弟弟去买酒,他自己挽起袖子来切鱼煮鱼。我那时几乎不吃鱼的,只吃一种叫不上学名,头似老虎的鱼它鳃上的两块肉。只喜欢捉鱼不吃鱼这种奇葩的怪事我至今也找不到原因。但少年时和表弟表妹戽水捉鱼的兴奋情景始终中心藏之,永难忘之。

四五年一晃过去,幺表妹已十八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时候中国男性女性比例差距尚小,都知道小敏的婚事会很难,没想到竟是出奇的难!

刚开始上门提亲的还都是正常的未婚适龄青年,可由于小敏的智商跟不上,两人根本对不上话,婚事肯定是成不了的。渐渐地上门提亲的人的条件就越来越差,有年龄特大的,丧偶带着孩子的,甚至有残障很严重的人,小敏及其父母心里凉透了,就在这山穷水尽之际,杨大壮出现了!

杨大壮是临近生产组的,离小敏家也就二里地远。杨大壮本人的长相和他的名子风马牛不相及,他长得黑廋矮小,窄脸尖腮,还比小敏大五岁。

大壮上门提亲那天,穿了一件崭新的中山装,上衣兜里插了一管黑钢笔。吃过茶后,媒人便和五舅夫妇攀谈起来。大壮不擅言辞,就拿起一张报纸看起来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看了一会,小敏进来给客人添茶水,她扫了一眼大壮,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大壮,你的报纸看倒了!”杨大壮闹了一个大红脸,一边将报纸倒过头来,一边讪讪地说道:“都是杨二妈出的馊主意,这个报纸上的字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大壮读过几个月书,但十几年过去,早还给老师了,他实际上是一个标准的文盲。

小敏看出大壮太难堪了,就喊道:“大壮去场上帮我挑担草回来,烧中饭的草不够了。”

两人离开后,杨二妈咂了咂嘴说道:“都听人说小敏是未锯开口的闷葫芦,今天可让我开了眼了,两人说不定能对上眼呢!”在场的亲戚邻居纷纷点头称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亘古未见的笔名 回复 悄悄话 是的,缘分啊!
猫姨 回复 悄悄话 小敏不敏,大壮不壮

不过这次小敏很有情商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