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古

小说 剧评史论随笔诗歌经营之道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为博主原创作品,版权归博主亘古未见的笔名所有
个人资料
博文
原来两人丢掉了一个最重要的包袱,这个包袱里是六郎的全部家当,尤其是莲儿送给他的那个小包袱,是莲儿的私房钱,有十几两银子,还有一些珠宝首饰,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是她留给六郎的最后的念想,六郎心中发了誓,在未找到莲儿前决不动她的钱物。 这个包袱本来挂在六郎身上,后来六郎要演唱《西厢记》中的“长亭送别”,便交给七郎挂在身上。两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柳云风和杨七郎两人轮番去大槐树下等了三天,仍然不见莲儿的踪影,客栈的老板娘店小二及店里的几个老客都对他们的行迹起了疑,两人进出时从众人猜疑的目光及窃窃私语中看出了端倪。 在第三天夜深人静时,杨七郎低声说道:“此地已不能再留,必须尽快离开!” “万一莲儿找来呢?” “莲儿如果还侥幸活着一定是先躲到外地,立刻来找你风险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进客栈的房间,柳云风放下包袱便欲夺门而出,好在杨七郎眼疾手快立马将他拽进门来。 “你疯了?附近的九镇十八寨有几个人不认识你柳六郎?虽然扮了女妆,但象你这样风风火火地跑出去,岂不被人看穿?刚才我对客栈老板娘说你是我的婆娘,出来求医问药的,只好委屈师兄躺在床上装病,打探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如果莲儿侥幸脱险的话,我一定带她来见你。&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柳云风拚命地向前奔跑着,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尽快甩掉后面的尾巴,这是他和宋青莲唯一的活命机会。他此时只恨爷娘少生了两条腿,更恨自己没有跟师父郭震天好好学习功夫。 他师父郭震天是曲艺班子震云班的班主,不仅小曲唱得好,而且一身好功夫,轻功能上房,气功能碎砖。当然郭震天最拿手的本领便是说相声,可以不用本子说上一两个小时,江湖人送绰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初秋的四更天,一弯残月从朵朵乌云中钻进钻出,闪着银色的清辉。 清水河边的一条小路上,一对年轻的男女在慌乱地奔跑着。微寒的秋风把河边的芦苇吹得呼呼作响,似乎也在催促他们“快跑,快跑!”。 “莲儿,快点跑,快点,快点!”跑在前面的男子焦急地喊道。 “六哥哥,你先走吧,我实在跑不动了!如果被追上,我们都活不了啦!” &l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明玥到达外公家后不到一小时,就通知我说她的外公要立即见我。看来我给明玥定的游说策略起了效果。我让她打悲情牌,说母亲去世,如果父亲再坐牢的话,她肯定活不下去了。明玥的外婆早逝,明玥和其母诸葛紫烟自然就成了老爷子的命根子。诸葛德邻认为他女儿的死肯定和女婿有关,定要让他这个忘恩负义的女婿吃尽苦头,可等到明玥在他面前凄凄惨惨梨花带雨般一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两人一坐定,沈继伟便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而来。 “你一报上弟妹的姓名,我便知道是为上官凌云副市长的案子而来,也算机缘巧合,我刚好参与这个案子的审理,总的来说你岳父的案子麻烦很大,连上官明玥都被牵扯进去了!” “案子究竟是怎么定性的呢?证据充分么?” “是受贿案,证据不是太充分,但想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了!” “他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到达海滨市时是下午两点多一点,我们找了一个僻静的小旅馆先安顿下来,两人要了一间房,用我的中国护照登记的,管登记的两个娘们见我带着一个美貌的大姑娘又不出示其身份证件便挤眉弄眼,我给她们另加了五十元钱,她们心领神会也就不再吱声,给了我们门卡。明玥被那两个娘们的眼刀削得满脸红晕,进门后便立即抱怨道:“又不是租不起两间房,让人看笑话,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牛头和马面是N国电商的两大巨头,自古同行是冤家,平时免不了相互攻击贬低对方,但这一次关于员工的996工作制,即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两人就此问题却出奇的步调口径一致,马面说:“你能在有996工作制的公司里工作是你巨大的福气”,牛头说:“不拚搏的人不是我的兄弟!”言下之意不愿做996的员工自然不是我的兄弟,卷铺盖滚蛋是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杨玉婷国学底子非常好!一个外语专业的人谈起《今文尚书》和《古文尚书》之辨来竟也头头是道。谈到撰写《三国志》的陈寿,两人的许多观点竟出奇的一致。如陈寿说:“诸葛亮军事谋略非其所长,又无临敌应变之才。”这刚好是我写过的一篇三国史方面的论文,我便旁证博引一番,玉婷听罢是敬佩不已。 两人越谈越投机,竟也引得我诗兴大发,即兴赋诗一首。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