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老朽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闲聊欧洲旅游大国 四,初识欧洲

(2020-10-07 01:19:26) 下一个

去过三次德国,其中两次是开车。德国适合自驾游,高速公路四通八达,路况非常好,印象中还没遇到过收费,还想去德国开车到处转转。

第一次是1999年,先去的巴黎,也是我们来到美国后第一次游欧洲。当时还没有入藉,拿中国护照,已经是美国居民,有绿卡。中国护照在世界各国旅行不好使,鼻屎大点的国家也不尿天朝厉害国,需要签证。还好西欧各国有个申根协议,也就是所谓的申根签证schengen visa,拿到一国签证,大多数国家有效,当时的英国和瑞士都不是申根国。几年后入藉拿美国护照,好使,绝大多数我们喜欢去的国家,买张机票飞去就行了。

我从上中学起就对欧洲西方文化感兴趣,喜欢读英法名著小说、听德奥古典音乐、向往希腊名胜古迹、欣赏意大利绘画雕塑,憧憬有朝一日能身临其境亲力亲为。

世界那么大,好想去看看

钱包那么小,哪都去不了

横批:好好上班

没办法,刚来美国头几年颠沛流离艰难竭蹶,只能好好的上班。但是,钱难挣屎难吃,每天早九晚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上班的心情比上坟还要沉重。没成想,生活工作刚刚稳定下来后,突然接到老板电话,结束公司营业,给我三个月工资,散伙!也就是说被雷,班也上不成了,心情比上班上坟加起来还要沉重,毕竟没了一份固定收入。吃了半年的失业救济,人是越待越懒越吃越馋,半年没上班,就像是和尚下了山,心都野了,不想再回到庙里上班了。幸亏未雨绸缪,在别人爬宝塔尖的时候,弃学淘粪,手里已经有一大把破房子收租。

投资理财专家大师说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至今也没见过有谁听了理财大师指点能成为富豪的,也没见过哪个理财大师本身就是富豪,多数专家大师自己屁股上流脓偏偏喜欢给你治疗痔疮。所以我没信那个鬼话,瞎子害眼霍出去,所有的资金all in,还借有18笔贷款全都砸进房地产,形成一点规模,城墙上拉屎先出出风头再说。初期租金减去开销的现金流很少,但不食嗟来之食、不饮盗泉之水、不息恶木之荫,早早就获得完全的人身和时间上自由,以及有限的财务自由。别看每月只有几千块钱,房地产这事不能盯着眼前的利益,王 八拉屎有后劲,一树梨花落晚风。

既然时间上自由,也没人管束有人身自由,开始蠢蠢欲动,努力去寻找少年时代的梦想。伦敦、罗马、巴黎、维也纳、马德里、圣彼得堡.....都是我的菜,狗咬磁盘子,无从下口。

武大郎过门槛碰雀了,我的一哥们在德国波鸿大学Bonham读完博士后研究,想在回国前游览巴黎加上其他地方,邀请我们一起去。二十多年前的公派生,吊起锅来当钟打,穷的叮当乱响,说是邀请一起去,实际上是要斗地主,让我们出血。家里的事情好办,丈人丈母娘刚退休,帮着照应一下。生意上刚起步,没有穆仁智做帮手,不敢出去太久。过去说舍命陪君子,命我舍不得,花俩钱陪哥们到无所谓。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人家把你当地主老财,也只好腰里别个死耗子,貌似打猎的,打肿了脸充胖子,把吃住玩所有开销全包了,只要帮着把路线安排好就行。

约好在巴黎的15区一家小酒店comfort inn会面,我们坐夜班飞机,这哥们从德国过来舍不得花钱坐火车,票价贵,坐的是夜班汽车到巴黎。当时大家都很年轻,飞机汽车一晚上打个盹,早上依旧精神焕发,放下行李就想直奔巴黎景点。这哥们开口说道:

"咱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先点吧吃的,一天一晚就靠一苹果撑到现在,前胸快贴后背了"

我勒个去,真正是泥腿子叫花子斗地主啊?我老婆先给他块巧克力,然后随便找一家餐馆吃饱喝足。不过这厮现在已经是著名学府的博导教授,咱们秋后算总账,回国探亲一有机会聚在一起,定要宰丫的一顿。饭桌上给下一代讲讲父辈们的早年经历,披星戴月栉风沐雨、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一壶浊酒喜相逢,往来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巴黎的酒店贵不说,房间非常小。我们职业是做房地产,对居住环境很在意。尤其是家里那位,不愿意将就这家三星级酒店,马桶不通畅,很恶心,换房间估计也好不了哪去。只住了一晚就搬到旁边的mercure hotel,四星级,非常理想,酒店大门正对地铁站入口,到现在也推荐给别人。当然,也谢谢网友推荐给我们更好的五星级酒店,价钱合适,有我们喜欢的商务套间executive room,可以使用休闲室lounge,食物酒水丰富,出去劳顿一天回来时间紧就在里面随便吃喝点东西,省得出去找饭辙,质量还相当好。去年住过,在8区,离香街不远。

巴黎游记汗牛充栋,浩如烟海,不少我这几笔,免去。

在巴黎游荡了一星期,决定去德国。我那哥们也有几件破衣烂衫舍不得扔,在学校宿舍里,回去取一下。坐火车先到德国的科隆koln,有几小时换车时间,出火车站就是科隆大教堂,波鸿大学也不远。仗着年轻能吃苦,没计划、没目的、没住处,整个三无状态。到了什么地方再找酒店,走一步算一步,江心补漏临渴掘井,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大不了火车站忍一夜,傻小子睡凉炕,全凭年轻火力壮。在波鸿还真抓瞎了,也不知道当地有什么活动,找不到酒店!好不容易找到家一星还是二星小旅店,房间小的可怜,也只能凑合凑合着了,总比睡火车站强,哥们回学校宿舍,第二天再汇合。

一觉醒来,突发奇想,何不租个车子开开?于是跑去前台把想法和服务员说了说。那时的手机,网络,GPS还是稀罕物。再说了,我就一个掏粪工,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无命发财,小富即安,高科技的东西玩不转,玩转了也比别人慢半拍。英文还没学好,又弄出个德文,狗屁股塞黄豆~一窍不通!只好让前台服务员帮我打电话联络。不到半小时,两个德国青春女孩开着两辆车来到旅馆,只可惜银铃般语音却鸡同鸭讲,大家手舞足蹈,差不多二十分钟时间,办好手续,把车钥匙递给我,俩女孩优雅的挥挥手,开着其中一辆车消失的像一阵风。

当我高高兴兴拉开车门,有点傻眼,清清楚楚手排挡,座位上有一张明明白白的路标图解。幸亏前老板的公司有部手排挡卡车,练过几次手。硬着头皮踉踉跄跄先在周边走走停停,匆匆忙忙回酒店接老婆,装好行李再颤颤巍巍开上公路去波鸿大学接哥们。看到高速公路入口,战战兢兢闯了进去,斜上坡道,油门踩到底跌跌撞撞试着并线,后视镜里一辆大卡车轰轰隆隆尾随而来,于是像炒股一样疯疯癫癫大吼一声:

“给老子杀上去!”

还真就杀杀杀......上不去!

马行无力皆因瘦,人不风流只为贫。1.3气缸的大众车喘着粗气哼哼叽叽,慢慢腾腾,让后面大卡车拼命按喇叭,雷霆万钧,肝胆俱裂,像是被催命。

有辆小车在手,想去哪里就随心所欲。首先想到的是慕尼黑啤酒节凑热闹,听了当地人忠告不要去,酒店爆满。于是决定往南开,天涯海角路漫漫,吾将上下而求索,车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先顺路弯一下乐圣贝多芬出生地波恩Bonn,然后赶往古老城市特利尔Trier。一路上耽误不少时间,日暮苍山远,傍晚时分到达目的地。找到一家旅店,还剩下两间房,普通标准间只能住两人,大套间两卧室又特别贵!哥们倒是说,你们住标准间,我去旁边找家青年旅社,很便宜,有个床位就行。既然脸已经打肿,就只能充胖子,瘦驴拉硬屎,套间就套间,不蒸馒头蒸口气。

特利尔是德国最古老城市,欧洲人曾经有四大古城一说,和伦敦、罗马、巴黎并列。有点言过其实,古老是有的,两千多年。知名度和当今的欧洲三大超级旅游城市伦敦、罗马、巴黎差的不是一点点。对中国游客来说,其知名是因为马克思出生在这里,故居里有厚厚的签名留言簿,到此一签的世界上最大官是天朝的英明领袖。

接下来继续走走停停没有固定目标往南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到达黑森林的Freiburg留宿两晚,并在周边转转。一路探访的都是德国的乡村小镇,非常祥和、安宁、富庶、悠闲的田园生活,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旅途中自然而然接受新鲜事物,德国人做的香肠和土豆沙拉很好吃。南加州Torrance and Huntington Beach 各有一处德国镇,卖些德国货,我有机会路过会去买点回来。必买的一个品种是vien sausage维也纳香肠,美国超市里的没法相比。黑森林有两样东西闻名于世,一是小鸟报时咕咕钟。另一个则家喻户晓,黑森林蛋糕是也。

德国不像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有那么多的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很少有什么地方值得停留三天以上,有一辆车子四处游荡,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还是挺适合的。开车不受限制,可以选择偏僻一点的旅店和当地餐馆,价钱比大城市便宜的不是一星半点。当时欧元还没有正式启用,但已经在准备阶段,欧元区还用本地货币交易结算,但会列出等同的欧元价格。美元换成马克1:2,美元换法郎1:7,美元非常好使。我们每天都在酒店饭馆大吃大喝,大鱼大肉,吃肉不喝酒,等于喂了狗。我那哥们要喝红白酒,我和老婆分杯啤酒应个景。几十美元要一桌子的菜和酒水饮料,让本地人为之侧目。当地居民多数是在吧台坐坐,一扎啤酒一个小菜,相当几美元而已。今非昔比,物换星移,便宜实惠的价钱一去不复返矣。

回程经过斯图加特和德国最古老的大学海德堡,最后在法兰克福住两晚,机场还车,互道一声珍重再见,后会有期。匆匆数日行,依依两别情,各自回美国中国。

第二次自驾是先从布鲁塞尔坐夜班火车到慕尼黑,租车自驾一星期,去了莫扎特出生地萨尔斯堡,以及德国南部的新旧天鹅堡,回程走浪漫大道游览乌兹堡和这个堡那个堡,这是另一段故事。

"武仲以能属文....下笔不能自休",大白话就是说某人就会拽文,一写就臭长!后面第二次自驾不写了,不想写的臭长。

感谢网友提供部分照片

着火前的巴黎圣母院

科隆大教堂

德国乡村

古城特利尔

马克思的故居

乐圣谁都认识

德国最古老海德堡大学

周末集市

黑森林蛋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若敏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青葱岁月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ewtree' 的评论 : 谢谢阅读
yewtree 回复 悄悄话 一个老太 看你的文章 总是笑 谢谢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ingjia' 的评论 : 谢谢评点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谢谢常来
yingjia 回复 悄悄话 好游记,幽默加喜感还流畅。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只有半杯啤酒的量,红酒几口小半杯,大概天生的。欧洲人是喜欢喝酒,午餐晚餐都有许多人来杯酒,就像老美,要有杯冰水。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什么大侠不能喝酒,在欧洲游没酒怎么行。
德国的啤酒,一上来就半公升,德法边界上的白葡萄酒可好喝了。姑娘,女人的酒量还不差,来上几克酒精,话就好”撩”了。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xc8585' 的评论 : 自己花钱买醉还不亏,最亏的是住过比较高档次all inclusive 酒店,还有豪华邮轮上的酒水也是免费的,谢谢来访。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听到有人捧场挺高兴,有几篇草稿,再整理一下。
wxc8585 回复 悄悄话 大侠呀,您不能喝酒真亏!!
wxc8585 回复 悄悄话 大侠呀,您不能喝酒真亏!!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19428182' 的评论 : thanks for reading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惦记你的游记的人多着呢,当下哪里都不得去,你的幽默风趣精彩恰似一股清流,冲淡了疫情的忧郁。很高兴你又写出新的文章啦,我们都翘首以待呢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Thanks for the very enjoyable travel note, and expect more.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谢谢老乡支持,好几篇写完没发出来,感觉不满意,加上疫情,好像不合时宜。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去了德胜门那家厉家菜,摆盘像法餐。京味龙虾,葱烧海参,就独一根。驴肉还害怕没敢吃。德胜门斜街有老字号玉华台,淮扬菜,实惠。看你的游记散文,很期待连载。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握手,你比我去德国玩的仔细,观察仔细。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呵呵,博导哥们曾经和厉老先生同事,带我们去吃厉家菜。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的确,比较其它国家德国更适合自驾游,随便从一个出口把车子开车出,很容易就进一个村子,歇一歇脚,喝一杯,搓一顿。换成是法国,西班牙就不同了。你想要开进那个村子里面要绕半天,没有七八公里真不能进村。
德国南部很好玩,尤其是跟法国交界的地方。
马克思的故居中文字只有简体字,没有繁体字,看看德国人多聪明。去了两次,服了。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让博导哥们请贵宾楼谭家菜,康莱德酒店的陆羽,稍稍洒洒水啦。天津小白楼的起士林的俄餐还很有国营色彩。怎么觉得北上广的西餐可地道了。一说吃喝玩乐,顿时想去拉斯维加斯了。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奋斗小米粒' 的评论 : 写这么长的回复,很感谢。你的经历丰富,知道内幕,涨知识。喜欢看到别人也投资房地产,希望大家都赚钱。
德国,瑞士,奥地利说德语国家都很靠谱,喜欢去,谢谢补充。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打魚船' 的评论 : 多谢捧场!
老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每次回京都搓老莫,老莫的树根不提还忘记了。
奋斗小米粒 回复 悄悄话 理解理专这个行业,我用不到两个月,足足赔掉将近两万美 当学费,去卧底学的经验。
那年听邻居建议,投了一笔钱给一位理专,有点不放心,于是跟行长“交流”了一下,进银行工作,方便就近监控她们如何理我的财。
期间看到银行系统的那些 不为外人知晓的各种状况,还有,最有趣的事,银行晚上有时会关门开趴,招待重点顾客。我那时就是这种角色,白天那些全是上级,到了晚上趴踢,我成了“太后”,她们替我端饮料、食物。总之,理专是个苦行业,业绩压力重。
整体观察,理专除了总行那位定期写 经济导向报告的是专家,其他的都是Sales。 tile 是总监起跳。叫manager的只是有张专属桌子的员工。。
结论,两个月后,我把钱全部转出投入房产,是不是和博主有些相似?

至于德国,对人民守法程度非常敬佩,第一次去时已经用欧元,为新天鹅湖堡去的,顺便到处逛逛,交通全部仰赖大众运输,因此住的都是靠近车站的酒店,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柏林停留Aquadom of Radisson Blu Hotel数天,最后一晚交代前台,不必张罗早饭,因为要赶次日清晨火车去布拉格。结果第二天去checkout时,饭店竟然打包了一大盒精致早点,让我们带着出门,服务太贴心了!

在欧洲没住过青年酒店、没自驾过,看博主有趣的波文,下次一定去试一试!再次感谢!
打魚船 回复 悄悄话 特别喜欢老朽的文,好一个酣畅淋漓。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我都快笑岔气啦!关于理财大师,关于自由后心里长草的感觉,关于被斗地主,欧洲的趣事,唤起同感。真是妙笔生花。说起蛋糕,突然想起老莫的树根,怎么就找不到那个味道了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