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发烧疗法—免疫疗法的前身

(2018-09-05 07:00:27) 下一个

在发现抗生素之前,人们对大部分疾病感染没有太多的办法。比如战场上刀伤枪伤,人们一般用烧灼疗法,就是用烧红的烙铁来止血以及清除腐烂组织,效果比较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烧灼过程中防止了细菌感染。另一个常用的办法是将蜂蜜滴在伤口上,蜂蜜的强吸湿性会使得细菌由于渗透作用而脱水死亡。当然这些方法只限于身体表面的创伤。

 

对那时候的人来讲,细菌和病毒感染如果不致命也会让人生不如死。无法手术的癌症基本上是不治之症。而大部分病毒感染是靠身体自身的免疫力,挺得过去就算幸运。过去小孩得了麻疹,家里能做的就是保证孩子身体不脱水,用物理降温来对付高烧,并且预防因抓挠导致的皮肤感染。尽管如此在疫苗接种以前将近百分之三十传染上麻疹的儿童死于麻疹。好在病毒感染后人体有了免疫力一般不会再得。

 

人的身体对于细菌感染的抵抗力似乎比对病毒差很多。抗生素发明以前母婴因生产而导致的感染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二,考虑到生孩子基数庞大,死于生产感染人数众多。对于慢性结核病人来说,除了让病人呼吸新鲜空气之外,医生往往束手无策。历史上最早记载梅毒是在十五世纪法国查里八世攻打意大利,在攻克了Naple后,梅毒在士兵中以极快的速度传染开来,以至于查理八世从Naple撤退时,许多士兵不能行走,法国人丢掉了Naple,却将梅毒带回了法国,后再继续传染到欧洲其他国家。梅毒是由螺丝体细菌引起,病人短时间死亡率并不高,但病人在感染显现症状以后基本上生不如死,晚期梅毒会引起全身皮肤溃烂,最终侵入中输神经系统而导致瘫痪和死亡。那时治疗梅毒是用水银冲洗,效果当然不好,许多人反而因水银中毒而死。后来稍为有点效果的是用砷或者砷的化合物,另一种毒性大的治疗方法。

 

如果那时候对付细菌病毒感染得靠自身免疫力,提高免疫力就能使病情缓解甚至痊愈。吃得好,营养均衡,多锻练身体都能或多或少地增加免疫力。只可惜这远远不够到能够抗击感染。到了1886年,奥地利医生Julius Wagner-Jauregg开始尝试用发烧来治疗细菌引起的感染。Jauregg是一名神经科和心理科的医生。他的病人中有很多晚期梅毒患者,通常梅毒螺旋体入侵神经系统后会导致神经错乱以及瘫痪。他发现一个女性晚期梅毒患者的精神病在得了一种皮肤细菌感染后症状有了很大的缓解,而这种皮肤病通常会伴随着持续发高烧。其实发烧疗法在古希腊时就被提到,人们观察到有些病人在感染疾病发高烧后导致原来的疾病得以自然痊愈,但人们一直缺乏一种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发烧疗法的治疗设计方案,比如用什么样的疾病来导致发高烧而不会有生命危险。在Jauregg医生的诊所中许多晚期梅毒病人处在治疗的终极阶段,除了等死以外并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二十世纪早期,梅毒导致的神经错乱病人占了精神病院中百分之十的病人,不像其它疾病穷人容易得,梅毒大多数的时候影响的是中上阶层。1917Jauregg的诊所收了一个患有疟疾(Malaria)的士兵。疟疾一般是由蚊子传播的一种急性传染病,病人的主要症状是持续的发冷,发高烧,以及大汗淋漓。Jauregg从这士兵身上抽了一针筒的血,然后将疟疾感染后的血接种在九个晚期梅毒患者身上。这九个梅毒病人在感染上了疟疾之后持续高烧。高烧九到十二天后Jauregg给他们服用奎宁(quinine),当时一种治疗疟疾的有效药。九个病人中一人死亡,两人被送往精神病院等死,剩下的六人症状有明显好转,其中两人的梅毒被完全治愈。受到这次实验良好效果的鼓舞,Jauregg扩大了参与实验的病人,病人人数达到两百七十五人。他并且让梅毒病人感染的是一种较弱的疟疾。这次的实验结果好得难以置信,高达百分之八十三的病人有明显效果或者痊愈。因为Jauregg医生在治疗晚期梅毒的这一重大贡献,他在1927年被授予了诺贝尓医学奖。

 

Jauregg之后,发烧疗法被广泛应用于治疗其它疾病。由于疟疾带来的高烧并不总是对其它的疾病有效,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导致高烧但又对病人没有太多负面影响在医疗界中得到进一步的关注。方法五花八门,有用细菌的,有用化学添加剂的,也有用物理方法的。但医生们碰到的主要问题是对这些方法难以控制。等到了1942年青霉素被发现和应用,大部分的细菌感染都可以用抗生素来有效治疗后,发烧疗法就逐渐地退出了舞台。

 

如果发烧能够用来治疗细菌感染是因为增强了人体的免疫力,用同样的原理,发烧疗法对癌症的治疗也似乎应该有疗效。最早系统和科学性使用这方法的是十九世纪末期的William Coley医生。1890年约翰洛克菲勒的朋友Elisabeth Dashiell被介绍给Coley医生治疗她的圆细胞囊瘤(Round Cell Sacoma)。尽管Coley医生手术高超,这位病人几个月后还是去世了。这事对Coley打击很大,他开始查询医学资料中有关圆细胞囊瘤的病例。他发现多年前一病人得了同样的圆细胞囊瘤,经历五次手术后,这病反复复发。后来这病人感染上了丹毒(erysipelas infection),伴随着高烧。最终这病人的圆细胞囊瘤自己就好了,七年以后这病人还活得好好的。在查到了另外38例类似的病例后,Coley医生决定用这方法来治疗长在颈部的圆细胞囊瘤。他的一个病人颈部长了鸡旦大的一个肿瘤,已经严重影响了周边组织,如果不找到有效办法,病人只有几个星期可活。Coley先赏试了一种细菌,肿瘤消失了一些但很快又长回来了。他又试了一下从另一个实验室得到的Streptococcus pyogenes细菌,将Streptococcus pyogenes注射在病人的肿瘤上。一个小时后,病人开始有丹毒症状并且开始发高烧到41摄氏度。12小时的高烧以后,丹毒扩展到了整个肿瘤区域及面部。十天以后肿瘤变白变软,肿瘤在两个星期后消失了。Coley医生用同样的方式再治疗了十例肿瘤病人,遗憾地是只有四个病人导致了丹毒。之后Coley继续改进他所使用的细菌,用这方法治疗了许多肿瘤患者。Coley去世后,他女儿在1953年查询了相关资料,整理后发现总共有大约1200例无法手术的肿瘤病患用了Coley医生的发烧疗法,在追踪病人许多年后,文献表明其中273例病人得以完全康复。可惜1936Coley医生去世后,医学界推崇化疗和放疗,发烧疗法不太推荐给癌症病人用了。

 

这些年来,化疗和放疗带来的负作用十分明显,关键是化疗放疗之后,癌症仞会卷土重来。最近这几年的免疫疗法其实是建立在和发烧疗法的同一个思路上,就是怎么样激发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对付癌细胞。在Coley医生的时代,人们对于免疫系统的了解还处于婴儿时期。和当时完全不同的是现今二十一世纪科学日新月仪,研究免疫系统的方法设备和十九世纪不可同日而语。医疗工作者和大制药公司的密切合作,从基础上的基理层层探索,来找寻有效和安全的激活免疫系统的机制。从这个角度来看,Coley Jauregg,这些早期的探索者当年是为我们现代医学加砖铺路。他们用科学方法探讨这些不可知的领域精神让后人永远敬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Sophie30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做研究的附代产品,谢谢来访。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很学术的说~~
Sophie30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胡粥' 的评论 : 谢谢你花时间读我的文章。问好。
胡粥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很受启发!
Sophie308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来访,对,发烧不是病,而是病的的表现。
下半場共好 回复 悄悄话 多年前,媽媽動完大手術,沒有發燒現象,我心裡想不發燒不是很好嗎!經醫生解釋才知道,是身體完全沒抵抗力,是不好的現象,媽媽就沒能回家了。學到了,發燒不一定是壞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