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博文

记不得在哪个电台里读到英国女记者JustinePicardie(皮卡迪)的MissDior这本书,之所以去图书馆里借来,是因为里面提到了迪奥兄妹。作者希望借此书介绍不太为大众知晓的凯瑟琳.迪奥在二战时期加入法国抵抗组织时候的事情,以及他的哥哥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Dior)在二战前后在时装界的发展。一开始我想当然地觉得迪奥兄妹一定是家境优越,对这样的不愁吃不愁穿的女孩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上个星期奥运会比赛英国游泳运动员戴利在赛场边打毛衣,结果评论铺天盖地,因为这实在是非常新奇,尤其这还是一个男运动员。其实打毛衣这种东西在我们小时候都已经玩腻了。七十年代读小学的时候没有什么现在的娱乐活动,因此任何一样东西流行起来能够让所有的人竞相跟风,我们小时候玩过养蚕,剪纸,打毛衣,绣花,以及钩针。那时候只要性别是女的都会,无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0-09-17 08:31:17)
小范是我在纽约上学时认识的第一个新朋友。小范是上海女孩,长在北京,个子高高,眼睛大大的,模特儿身材,当时是我们机械系的学生,师从大名鼎鼎的Acrivos教授。在纽约读书时学校没有宿舍,学生一般住得分散,尤其在皇后区,大家在课余时间以打工居多,到没有太多的时间串门。小范和我到是一见如故,她第一次邀请我去她家,只有我们两人,吃了一个她精心准备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0-08-24 11:06:13)

二十年前闺密可忴我住在乡村小镇,专门从香港千里迢迢寄来言情小说若干,从其中的一本书中才第一次读到穿越时空回到过去这个概念,真的是好有趣的一个构思。沒曾想,现在网络小说中穿越已成为一个主要类别。百花争艳,借疫情之便,我发觉这类让我当年抽心伤肝的故事极容易上瘾,挑灯夜读,干劲不亚于当年追琼瑶小说的劲头。猛一回头已有走火入魔之势,竟然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八十年代在大学读书的那个学校男女生比例六比一,以至于现在各个群怀旧,许多男同学常感叹的事情是大学若干年居然从未碰过女生的手,其实相同的描述也可以放在女同学身上,如果这个女生不会跳舞的话。学校周末开始办舞会是在八四八五年左右吧,那时候并不提倡谈恋爱,但可以跳舞,跳舞到是可以宣泄情绪的有效途径。当时大学里没有网络,大家钱少也没法常去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9-09-02 18:02:47)

美籍爱尔兰裔作家,普利策获得者,FrankMcCount曾經說過"WorsethantheordinarymiserablechildhoodisthemiserableIrishchildhood,andworseyetisthemiserableIrishCatholicchildhood"。去年去爱尔兰旅遊前,对爱尔兰的瞭解只限於土豆飢荒,大規模的爱尔兰移民到美國,以及二十世紀初爱尔兰移民在美國低下的社会地位。更不用說六七十年代爱尔兰共和軍帶來的恐怖活動和二零零八年時爱尔兰的经济崩潰。通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九十年代的一天在纽约曼哈顿,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为躲雨我不得已进了MACY’S在五大道的旗舰大楼。MACY’S店里的东西是我这种当时每月挣一千美元工资的人不敢奢望的,若不是为了躲雨我才不会在里面晃悠。蔻驰在里面一楼有一专卖柜台,人家店员虽见我穿着寒碜,也热情周到地给我详细介绍各种包的款式和质量,说得我都有点心动了,等到把价钱牌子翻过来一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第一次听到DavidSedaris的名字是2014年时NPR广播电台。当时他为他的新书做宣传,新书的名字很特别,叫做"和猫头鹰探讨糖尿病"。这应该算是标题党,因为里面压根就没猫头鹰什么事。从NPR节目中知道他是一知名作家,不写长篇大论,专写短而精的杂文。这到是挺适合我这样肤浅的人来读。借来后发现我蛮喜欢他的杂文,常常是一口气读完。当时就想自己也应该可以写相似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这些年来追过无穷多的星和剧,有时想想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好的粉丝。偶尔想起会去买盘CD,或者是电影票,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等DVD或是磁带出来,有时候干脆就等着在电视上看免费的。我怎么就不能像别的粉丝一样动不动就给自己的偶像随便打赏几千块呢? 出于这内疚感,今年母亲节前几个星期,偶而在报纸上看到JerrySeinfeld要来我们这小城表演二场脱口秀,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Brainonfire:mymonthofmadness是年轻的NewYorkPost女记者SusannahCahalan2012年发表的记实性自传,书中记录了她在2009年中感染上一种神秘的疾病,从发病到最终诊断的快两个月的时间里,她的病情呈现出了很多中枢精神失常的症状。开始一连串的医生给出的各种错误的诊断结果,她身体对于各种治疗药物的零反应,最终她的病情急转直下,尽管她是在纽约市最好的医院里进行治疗。医生对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