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个奇迹!

生命最高智慧是爱, 我用一生追寻它。
正文

灵界的真实

(2019-11-09 17:15:07) 下一个

1995年在美上学期间,我被同学拉去冯秉诚的布道会。他从他的生活经历和科学角度讲了他从无神论到有神论的转变。后来他写了一本书游子吟。那天布道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目睹鬼附身的经历。我从小到现在经历了不少说不清的事情, 明白还有一个人肉眼看不见的世界。我父母都是老共党,对我的说法一直嗤之以鼻。多年前的冯秉诚布道会上,他问是否有人愿意相信上帝,我毫无挣扎地举起了手。

圣经中谈到上帝是宇宙的主宰,有天堂地狱, 魔鬼天使死后复生等等。这些“荒诞”的说法,是不能令有头脑的人们信服的, 毕竟很多人认为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讲讲我的一个经历吧。2017年三月的一天,我坐通勤车去城里为儿子开家长会,车在某站停了20多分钟不动,注意到车里的人站起来往窗外看,我也站了起来,窗外有好多警察,一个神职人员,还有旁观群众。从人群缝隙中,我看到了穿着白色旅游鞋的一只脚,从鞋子的样式和号码看,那卧轨的人是位女性。我开始哭泣。那时乘务员喇叭里广播,请大家转乘另一辆车。坐到另一趟车上时,我还在哭泣,一位坐在我旁边的女子问怎么回事,我告诉了她看到的事情,她问,你认识那位轻生的人吗?我说不认识,但我脑子里闪现了她名字的开头是个大写的J,她有些吃惊,马上问:are you sure? 我说 positive。她说你既然这么肯定,让我来帮你!长话短说,她是位律师名叫凯瑟琳,她搞到了跳轨人的名字和所在医院。她电话里告诉我那人名字是Janet! 她说会陪我去看Janet,她短信送给我Janet的电话,并请我与Janet预约。我打电话过去才知道那是精神科病房走廊里的公用电话,费了半天周折才找到Janet。电话那边的她听起来很知性,简短对话我们约好了见面时间。

3月29日凯瑟琳来我家接我,我们一起去了医院。排队安检放行后,我们到了二楼,马上我就感到一种阴森森的冰冷,二楼精神科门口站着两位高大强壮的黑人男子,一看便知是保安。当时我心里开始恐惧,害怕进去后,有病人冲上来卡住我的喉咙。其中一位黑人保安示意我过去,凯瑟琳站着不动,我哆哆嗦嗦地走了过去,那黑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我一辈子从未见过的异常柔和,温暖和慈爱,我的恐惧立刻消失。坐在轮椅里的Janet在门口等待我们。她是位矮小瘦弱看起60岁左右的白人女子,我拥抱了她,她的身体像棉花一样软软的,她问凯瑟琳在哪里,那时才意识到凯瑟琳还没有进来。我出去找她,她在原地打颤,我走过去告诉她一点不可怕,她就随我进来了。我们与Janet 聊天中得知她的身世, 她的姥爷和舅舅都是自杀身亡,她妈妈在Janet十九岁生日那天跳楼身亡。 Janet 说她试图三次自杀包括那天卧轨,但都没有死成。她说那天她跳到轨道上,火车行驶过来,但她毫发无损,她的双腿骨折是从站台跳下去造成的。我说她的经历很神奇,以后没准儿会写她的故事呢,她笑着说没问题,大庭广众之下敢跳下站台,难道还怕你写我的经历吗!

Janet是个博学的人,很有幽默感,但一家三代被严重的抑郁症困扰。我问她是否服药,她说都不管用。 临行前,我们与她拥抱告别, 她说,you guys have restored my faith in humanity,她又说她不会再去寻死,因为她知道她的时辰还没有到。我和凯瑟琳隔三岔五给她电话,直到她被转到一个康复中心后,我们与她失去了联系。

(上面是凯瑟琳与我的短信和她给的Janet的联系方式。用实名已经过当事人首肯)

So we fix our eyes not on what is seen, but on what is unseen, since what is seen is temporary, but what is unseen is eternal. - 2 Corinthians 4:1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