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性命圭旨

(2022-10-30 08:55:57) 下一个

凡间一尘注:性命圭旨为综合性、合编性图书,故是否全部得当,尚未考证。此书为陈撄宁先生所推崇,但张至顺道长意谓陈先生并未真得道,因未脱病苦故。大道渺渺,读者善择善辩善读善思之。唯明师甚重要。愿天下有志人皆得明师。然明师亦难遇,无志无能无德则不可能遇。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
作者:尹真人(?)

===============

百度百科:《性命圭旨》,全名《性命双修万神圭旨》,作者不详,成书时间宋至明朝。分元、亨、利、贞四集。相传出於尹真人高弟之手。前有明神宗万历四十三年(1615)新安震初子余永宁书《刻《性命圭旨》缘起》,其曰:"里有吴思鸣氏,得《性命圭旨》于新安唐太史家,盖尹真人高第弟子所述也。"。而《性命圭旨》多赖唐皋所藏孤本得以流傅。《性命圭旨》为总结性书籍,主张破除三教门户之见,宗罗三教历代精义,一出世就广泛流传。

 
------------
陈撄宁先生对于《性命主旨》十分重视,并且给予高度评价。他说:"《性命主旨》一书,最为适用。……自始至终,有条不紊,凡圣贤仙佛,一切大道,一切口诀,无不包罗在内。呵并对其芦读法与内容之优劣加以客观分析说:“《性命主旨》的特长,在他每篇的理论,颇有透辟精湛之处,至于书中所附种种图示,皆是由各处采集而来,无足轻重。那些行气导引小法子,利少害多,毋须研究。诀应当于普通读《性命圭旨》之人所最易忽略处求之。”①又说:《性命圭旨》内容法门极宽广,包罗也宏富,于每节下所引各家诗偈歌诀等,对于性命玄机,确亦宣阐尽致。虽尚有许多小法子,不免瑕疵,贻讥大雅,然善读书者,则不妨去芜存菁”② 《性命圭旨》绘图精美,为历来道书所不及,故《道藏精华录一百种提要》盛称之,收入《道藏精华录》第九册。台湾萧天石道家养生学概要》将具书列为内丹中派。

================

(来自维基文库)

目录

1性命圭旨序
2刻《性命圭旨》緣起
3題尹真人性命圭旨全書
4性命圭旨序
5目錄

性命圭旨序[编辑]

《性命圭旨》,不著撰人,相傳為尹真人高弟之筆也,向來行本絕少。

殷君惟一藏弆有年。曹子若濟見而悅之,攜示周子輿閑,欣然共賞,重授剞劂,則錢子羽振董其成焉。

書竣,而問序於予,予於斯道蓋嚮往而未能至,何敢贊一辭。雖然,竊有述焉。

自三教鼎立,異說聱牙,隱若敵國,日相撞也。是書獨揭大道,而儒、釋妙義,發揮旁通,要之以中,合之以一,而盡性至命之理,殊途同歸。微獨柱下五千,櫽括靡遺,並六十四卦,四十二章,無不累若貫珠矣。

就道家論之,則有九十六種外道、三千六百旁門。好貨之徒喜談爐火,魚色之子豔語彼家,故猥鄙無足數已。即熊經、鳥申、龍吟、虎嘯,總屬形容,無關本體。

近一方士,教人伏氣撚訣,頃刻開關,忽笑忽啼,四肢搖戰。見者戒其瘋狂,而彼方詡為神述,良可哀矣!

是書一掃繁蕪,務撮標本,致虛守靜,翕聚先天。其於撥邪反正,誠中流一壺也;至其精要,尤在真意一說。

蓋人身真意,是為真土。動極而靜,此意屬陰,是為己土;靜極而動,此意屬陽,是為戊土。煉己土者,得離日之汞;煉戊土者,得坎月之鉛。鉛汞既歸,金丹自結。戊己者,重土之象也,斯其有取於圭旨乎!作者深思,直與《黃庭》相表裡。

周子修而廣之,鼓聾發昧,功亦巨矣。般、曹二子,俱善養生生者。而予顧為豐於饒舌,其亦莊生所云“言者不知”也夫。

時康熙己酉孟夏吳門尤侗撰

刻《性命圭旨》緣起[编辑]

里有吳思鳴氏,得《性命圭旨》于新安唐太史家,蓋尹真人高弟弟子所述也。藏之有年,一日出示豐于居士。居士見而悅之,謂其節次功夫,成臻玄妙,而繪圖立論,尤見精工,誠玄門之秘典也。因相與公諸同志,欲予一言為引。

予既從事聖修,雅尚圓極一乘,不談此道久矣。以其所操說者,無非為色身計也。

色身有限,法性無邊,夫安得大修行人以法界為身者,而與之談性命哉?舍法界,無性命,亦無身心。如法圖修,直紹人天師種。彼以七尺為軀,一腔論心者,縱有修持,皆結業耳,於一超直入無當焉。

聞之師云:修行法門有二種,一從法界歸攝色身,一從色身透出法界。從法界攝色身,《華嚴》尚矣;從色身出法界,《楞嚴》諸經有焉。

《圭旨》所陳,大都從色身而出者。夫果出法界矣,方且粉碎虛空,有甚身心而論?因指見月,得道忘途,是在善修者自契。

居士流通之意,無亦見及此歟?予不負其流通善念,並思鳴氏寶藏初心,遂述緣起,質之有道。

 

萬曆乙卯夏仲新安震初子余永甯常吉書

題尹真人性命圭旨全書[编辑]

是書出尹真人高第手筆,蓋述其師之意而全演之。中間所載諸圖說,及修行節次功夫,可謂詳且盡矣。玄家書汗牛充棟,而直指微妙,無逾此編。棲真者倘能借此而入道,不亦稀有事哉。

友人余常吉,為明德宗孫,而于玄教不無少抑。謂其所重者我身,即長生久視,終不離壽者相也。其見礁巳,乃獨於是書,而引之諄諄。然指人一超直入,以紹人天師種,豈其無故而漫雲然!

夫有所受之也,則由長生而達生生,以生生而證無生,奚不可者?殊途同歸,百慮一致,道豈有二乎哉!高皇論三教云:“天下無二道,聖人無兩心。”大哉皇言,斯其至矣!凡為皇之民者,一意憲章,莫敢倍上可也。

嗟嗟世人,流浪生死,輒置性命于罔顧。得此為之一警覺焉。其有造於身心者不小矣。

書院流通,真人師弟定必加持讚歎。

仁文主人鄒元標書

性命圭旨序[编辑]

余蚤歲暮道。夫海內有《性命圭旨》,稔聞,竊未見其書也,如何?迨茲庚戌季春,獲輿閑、若濟二兄,見示圖冊,誦讀之暇,乃儀尹真人之高弟手筆。不然者,從何以識其書之所自哉?故嘗論道,每以《中和》、《金丹》二集,物色真仙,為其玄宗書,污牛充煉,孿乳浸多,獨未見圖書兼該功夫次第,精意超格,炳若昌星,篾有如書隽永,真擬夫《龍虎》、《參同》、《悟真》諸經合輒。嗟嗟琅函祕帙,學者著鞭,何慮非一超直入,業紹天師種,由色身而證法身,由生生而達無生,則理之相契,固如是畴克曰:“小補之哉,雖然知而修之,謂之聖人,知而不修,是謂愚人,此輿閑、若濟二兄之用心若此。而昕斯夕斯,融通妙諦,亟商取以鏤刊之。僅將盡天地人,頂踪下針,掃除傍門陋習,撤退三舍矣。”屬余序,聊述數言,應之以此。

康熙上章閹茂寎月谷旦紫中李樸書於守中堂

==========================

 

 

==========================

元集

大道說[编辑]

三聖圖
 
三聖圖

庖羲上聖,畫八卦以示人,使萬世之下,知有養生之道。

廣成子謂黃帝曰:至陰肅肅,至陽赫赫。赫赫發乎地,肅肅出乎天。我為汝遂於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陽之原也;為汝入於穹冥之門矣,至彼至陰之原也。

軒轅再拜曰:廣成子之謂天矣。

周公繇易曰:君子終日乾乾。

孔子翼曰:終日乾乾,反復道也。

夫道也者,位天地、育萬物,曰道;揭日月、生五行,曰道;多於恒河沙數,曰道;孤則獨無一侶,曰道;直入鴻蒙而還歸溟涬,曰道;善集造化而頓超聖凡,曰道;目下機境未兆而突而靈通,曰道;眼前生殺分明而無能逃避,曰道;處卑污而大尊貴,曰道;居幽暗而極高明,曰道;細入刹塵,曰道;大包天地,曰道:從無入有,曰道;作佛成仙,曰道。佛經五千四十八卷,也說不到了處;中庸三十三章,也說不到窮處;道德五千餘言,也說不到極處。道也者,果何謂也?一言以定之,曰炁也。

原夫一炁蟠集,溟溟涬涬,窅窅莫測,氤氳活動,含靈至妙,是為太乙,是為未始之始。始也,是為道也,故曰無始。

夫天地之有始也,一炁動盪,虛無開合,雌雄感召,黑白交凝,有無相射,混混沌沌,沖虛至聖,包元含靈,神明變化,恍惚立極,是為太易,是為有始之始。始也,是謂道生一也,是曰元始。

夫天地之太極也,一炁斯析,真宰自判,交映羅列,萬靈肅護,陰陽判分,是為太極,是謂一生二也,是曰虛皇。

陰陽既判,天地位焉,人乃育焉,是謂二生三也,是曰混元。

陽之清者,升上而煥麗也,則日月星辰布焉。故天左運,三光右旋。陽之清者,騰上而會于陽也,故風雲動而雷雨作焉。陰之濁者,重滯而就地也,則海嶽奠峙而五穀草木昌焉。故巖岫出雲,山澤通氣。陰陽之氣閉而不通也,則雪霜結而凍冰焉。陰之濁者,積冱而下凝也,穴巖幽藏而深邃,故五穀八石以錯雜焉。天地之中,陰陽正氣之所交也,聖人焉,仙佛焉,庶民焉,賢愚壽夭,寔所宰焉。胎卵濕化,無有息焉。是為六合也,是謂三生萬物也。

人稟氤氳之氣而生,而長至於二八之年。則九三之陽乃純。當是時也,豈非上德之大人乎?忽天一朝,謀報渾敦之德者至,乃日鑿一竅,則九三之陽,蹄驟奔蹶,而去之六六之中矣。由是乾不能純,而破於離;坤有所含,而實於坎。

若夫至聖神人,能知道體太極之所以判,能知死生根本之所以始,能知乾坤陰陽之所以乘,能知天玄地牡之所以交,是以法乾坤之體,效坎離之用,握陰陽之柄,過生死之關,取坎中之陽,填離中之陰,離陰既實,則複純白為乾矣。

斯時補足乾元,複全渾敦,以全親之所生,以全天之所賦,是為囫囫圇圇一個完人也。再加向上功夫,精進不怠,則金丹成而聖胎圓,聖胎圓而真人現。真人出現,變化無窮,隱顯莫測,而與鐘、呂、王、馬並駕,亦又何難?

奈何世人不明此道,盛不知養,衰不知救,日復一日,陽盡陰純,死而為鬼。故紫陽真人曰:嗟夫!人身難得,光陰易遷,罔測脩短,安逃業報?不自及早省悟,唯只甘分待終。若臨期一念有差,立墮三塗惡趣,則動經塵劫,無有出期。當此之時,雖悔何及?

故三教聖人,以性命學開方便門,教人熏修,以脫生死。

儒家之教,教人順性命以還造化,其道公。

禪宗之教,教人幻性命以超大覺,其義高。

老氏之教,教人修性命而得長生,其旨切。

教雖分三,其道一也。

儒之聖教曰:安汝止,欽厥止,艮其止,止其所,緝熙敬止,在止至善。黃中通理,正位居體,思不出位,立不易方,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渾然在中,粹然至善。誠盡處腔子,裏樂處方寸。神明之舍,道義之門,活潑潑地,樂在其中。肫肫其仁,淵淵其淵,浩浩其天,天下歸仁,退藏於密,何思何慮之天,不識不知之地。難以悉紀,要而言之,無非為此性命之道也。

道之玄教曰:玄牝之門,天地之根,生身處,復命關,金丹之母,玄關之竅,凝結之所,呼吸之根。甲乙壇,戊己戶,心源性海,靈府靈臺蓬萊島。硃砂鼎、偃月爐、神室,氣穴、土釜、穀神、靈根、把柄、坎離交媾之鄉,千變萬化之祖,生死不相關之地,鬼神覷不破之機。難以悉紀,要而言之,無非為此性命之道也。

釋之禪教曰:不二法門、甚深法界、虛空藏、寂滅海、真實地、總持門。彼岸、淨土、真境心地、極樂國。如來藏、舍利子、菩薩地、光明藏、圓覺海、般若岸、法王城、西方、天堂、空中、真際、這個、三摩地、華藏海,陀羅尼門、不動道場、波羅蜜地,難以悉紀。要而言之,無非為此性命之道也。

儒曰:存心養性。道曰:修心煉性。釋曰:明心見性。心性者,本體也。

儒之執中者,執此本體之中也。道之守中者,守此本體之中也。釋之空中者,本體之中本洞然而空也。

道之得一者,得此本體之一也。釋之歸一者,歸此本體之一也。儒之一貫者,以此本體之一而貫之也。

余於是而知:不執中、不一貫,其能聖而孔子乎?不守中,不得一,其能玄而老子乎?不空中、不歸一,其能禪而釋迦乎?唯此本體。以其虛空無朕,強名曰中;以其霹出端倪,強名曰一。然而中即一之藏也,一即中之用也。

故天得此而天天,地得此而地地,人得此而人人。而天地人之大道,原於此也。

皇得此而皇皇,帝得此而帝帝,王得此而王王。而皇帝王之大道,原於此也。

聖得此而聖聖,玄得此而玄玄,禪得此而禪禪。而聖玄禪之大道,原於此也。

帝皇之得道者,若羲、農、黃帝焉。仕隱而得道者,若老、莊、關令焉。侯王而得道者,若子房、淮南焉。山巖而得道者,若鐘、呂、希夷焉。

道之在天地間,成仙作佛者,歷歷不可以指數也。伏睹總仙之傳,始知自古以來沖舉者十萬餘人,拔宅者八千餘處。奇若子晉之驂鸞、琴高之控鯉,壽若李脫之八百、安期之三千。或住世而留形,或厭世而屍解。復有道成而隱,但為身謀,不肯遺名於世間者、豈勝道哉?是以深山妙窟,代不乏人,或隱或顯,寧具知乎?

古之王公大人,折節下士,只為有道存爾。周子曰:天地間,至尊者道,至貴者德,至難得者人。人而至難得者,道德有於身而已矣。

先哲云:人身難得今已得,大道難明今已明。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世人不明此身虛幻,是四大假合之物耳。速如水上之漚,瞬若石中之火。人壽雖曰百年,迨其七十,固亦稀矣。

今以有限易摧之身,日逐無涯不測之事。一息不來,倏然長往,命未告終,真靈已投於別殼矣。當斯之時,雖榮居極品,祿享千鐘,家豐無價之珠,室富傾城之美,悉皆拋下,非已有也。所有與于偕行者,平昔所作罪業而已。故云:萬般將不去,惟有業隨身。

回光集云:千年鐵樹花開易,一失人身再復難。

悟真篇云:試問堆金等山嶽,無常買得不來麼?

呂純陽云:萬劫千生得個人,須知先世種來因。速覺悟,出迷津,莫使輪回受苦辛。

張紫陽云:休教燭被風吹滅,六道輪回莫怨天。

三復斯語,能不憮然失乎?

夫人欲免輪回,而不墮於世綱者,莫若修煉金丹,為升天之靈梯,超凡之徑路也。其道至簡至易,雖愚昧小人得而行之,亦立躋聖域。奈何世之修真者,志道而不專精,專精而不勤久,是以學者眾而成者寡也。

尚書曰:知之非艱,行之惟艱。

道經曰:上士聞道,勤而行之。聞而不行,道安能成?

陳泥丸曰:我昔修行得真訣,晝夜功夫無斷絕。一朝行滿人不知,四面皆成夜光闕。

馬丹陽曰:師恩深重終難報,誓死環牆煉至真。

二公念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發勇猛心,辨精進力,若不立此大志,安能脫樊籠,而超霄漢者哉?

呂祖有云:辛勤二三年,快活千萬劫。

蓋天有時而傾,地有時而陷,山有時而摧,海有時而竭。唯道成之後,乘飛龍,駕紫霧,翱翔天外,逍遙太虛,數不得而限之,命不得而拘之,真常本體,無有盡時,回顧世間之樂,何樂如之?

嘗稽道德經曰:雖珙壁以先駟馬,不如坐進此道。此予道說之所由作也。

性命說[编辑]

夫學之大,莫大於性命。性命之說,不明於世之久矣。

何謂之性?元始真如,一靈炯炯是也。

何謂之命?先天至精,一炁氤氳是也。

然有性,便有命;有命,便有性。性命原不可分。但以其在天,則謂之命;在人,則謂之性。性命實非有兩。況性無命不立,命無性不存,而性命之理,又渾然合一者哉。

故易曰: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中庸曰:天命之謂命。此之謂也。

乃玄門專以氣為命,以修命為宗,以水府求玄立教。故詳言命而略言性,是不知性也,究亦不知命。

禪家專以神為性,以修性為宗,以離宮修定立教。故詳言性而略言命,是不知命也,究亦不知性。

豈知性命本不相離,道釋原無二致。神氣雖有二用,性命則當雙修也哉。

賢人之學,存心以養性,修身以立命。聖人之學,盡性而至命。

謂性者神之始,神本於性,而性則未始神,神所由以靈。命者氣之始,氣本於命,而命則未始氣,氣所由以生。

身中之精,寂然不動。蓋剛健中正,純粹精者存,乃性之所寄也,為命之根矣。

心中之神,感而遂通。蓋喜、怒、哀、懼、愛、惡欲者存,乃命之所寄也,為性之樞矣。

性而心也,而一神之中炯。命而身也,而一氣之周流。故身心,精神之舍也。而精神,性命之根也。

性之造化,系手心。命之造化,系乎身。見解知識,出於心哉。思慮念想,心役性也。舉動應酬,出於身哉。語默視聽,身累命也。

命有身累,則有生死。性受心役,則有去來。有生死,不能至命也。有去來,不能盡性也。

故盈天地間,皆是生氣,參贊兩間,化育萬物。其命之流行,而不息者乎?蓋生之理,具於命也。盈天地間,皆是靈覺,明光上下,照臨日月。未始性,而能性我之性者,性之始也。未始命,而能命我之命者,命之始也。

天竅圓而藏性,地竅方而藏命。稟虛靈以成性,中天地以立命。性成命立,其中有神。命蒂元氣,性根元神。潛神於心,聚氣於身。其中有道。

性有氣質之性,有天賦之性;命有分定之命,有形氣之命。

君子修天賦之性,克氣質之性;修形氣之命,付分定之命。分言之,則二;合言之,則一。其中有理。

是以神不離氣,氣不離神,吾身之神氣合,而後吾身之性命見矣。性不離命,命不離性,吾身之性命合,而後吾身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見矣。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是吾之真性命也。我之真性命,即天地之真性命,亦即虛空之真性命也。

故聖賢持戒定慧而虛其心,煉精氣神而保其身。身保則命基永固,心虛則性體常明。性常明則無來無去,命永固則何死何生。況死而去者,僅僅形骸耳。而我之真性命,則通晝夜、配天地,徹古今者,何嘗少有泯滅也哉。

嘗觀之草木焉,歸根複命,而性在其中矣。性而神也,則花。花而實也,而命又在其中矣。自形中之神,以入神中之性,此之謂歸根複命。

又嘗譬之男女媾精焉,而一點之善,落於子宮者,氣合之而為命也,而性即存於其間。其即一陰一陽之相搏,而一點落于黃中之中以成性。乃妙合而凝,不測之神乎?此之謂性命妙合。

奈妙合之道不明,修世者遺命,且並率性之竅妙,不得而知之,矧能煉之乎?非流於狂蕩,則失於空寂,不知其命,末後何歸。修命者遺性,且並造命之功夫,不得而知之,知能守之乎?

非執於有作,則失于無為。不知其性,劫運何逃?即二氏之初,亦豈如是乎?

吾聞釋迦生於西方,亦得金丹之道,是性命兼修,為最上乘法,號曰金仙。

呂祖亦曰:只知性,不知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

豈但如今之導引者流,而以形骸為性命焉已哉。又豈但如今煉神煉氣者流,而以神氣為性命焉己哉。又豈但如今修性修命者流,而以性命為性命焉己哉。是皆不唯無益於性命,而且有害於性命。不得性命之真,良可歎也。

故嘗論之,人在母腹,呼吸相會,是以母之性命為性命,而非自為性命。至於出胞斷蒂,而後自為性命,然亦非真常之性命也。必於自為性命中,而養成乾元面目,露出一點真靈。

形依形,形不壞;神依性,神不滅。知性而盡性,盡性而至命。乃所謂虛空本體,無有盡時。天地有壞,這個不壞,而能重立性命,再造乾坤者也。

故道家不知此,則謂之傍門;釋氏不知此,則謂之外道,又焉能合天地之德,而與太虛同體哉?噫!至此而性命之說,無餘旨矣。

死生說[编辑]

大眾好生惡死,以莫識死生故。生從何來,死從何去。徒在生前,賓士謀作,致大虧生道,不得逍遙。故於死後,渺茫淪落,不戡破死門,竟墮輪轉。

所以仙佛出世,汲汲以一大事因緣,使人知去來處,徐徐引出生死苦海。易系曰:原始要終。故知死生之說,蓋無始之始,強名乾元,即本來妙覺;無終之終,強名道岸,即無餘涅槃。

生而生也,而其所以生者,固在於此;至死而死也,而其所以不死者,亦在於此。此而不知,則未有不隨生而存,隨死而亡者,沉溺惡道,出沒無期。

生則是第八識神阿賴耶主之,死亦是第八識神阿賴耶主之。投胎則此識先來,捨身則此識後去。故曰:去後來先作主公。經頌曰:善業從下冷,惡業從上冷,二皆至於心,一處同時舍。當此之際,如生龜解殼,活蟹落湯,地水火風,各自分散。

而神既離形,但看世界,與潑墨相似,東西莫辨,上下不知。只見有緣之處,一點妄明。見明色,發明見,想成流,愛為種。納想為胎,入母中官,稟氣受質。氣則頓具四大,漸成諸根,心則頓具四蘊,漸成諸識。

十月胎完,及期而育,地覆天翻,人驚胞破,如行山巔蹶什之狀。頭懸足撐而出。囫圇一聲,天命真元,著于祖竅。晝居二目,而藏於泥丸;夜潛兩腎,而蓄於丹鼎。乳以養其五臟,炁則沖乎六腑。骨弱如綿,肉滑如飴,精之至也;視而不瞬,哮而不嘎,和之至也。此乃赤於混沌,純靜無知,屬陰?坤卦。

自一歲至三歲,長元炁六十四銖,一陽生乎?複卦。

至五歲,又長元炁六十四銖,二陽生乎?臨卦。

至八歲,又長元炁六十四銖,三陽生乎?泰卦。

至十歲,又長元炁六十四銖,四陽生乎?大壯。

至十三歲,又長元炁六十四銖,五陽生乎?夬卦。

至十六歲,又長元炁六十四銖,六陽是為乾?卦。

盜天地三百六十銖之正炁,原父母二十四銖之祖炁,共得三百八十四銖,以全周天之造化,而為一斤之數也。

此時,純陽既備,微陰未萌,精炁充實,如得師指,修煉性命,立可成功矣。

自此以後,欲情一動,元炁即泄,不知禁懇,貪戀無已。故由十六至二十四歲,耗元炁六十四銖,應乎?姤卦。一陰初生,品物咸章,淳澆樸散,去本雖未遠,愎霜之戒,己見於初,又若勤修煉,可謂不遠複者矣。

至三十二歲,耗元炁六十四銖,應乎?遁卦。二陰浸長,陽德漸消,欲慮蜂起,真源流蕩,然而血氣方剛,志力果敢,若勤修煉,則建立丹基,亦易為力。

至四十歲,又耗元炁六十四銖,應乎?否卦。天地不交,二氣各複其所,陰用事于內,陽失位於外,若勤修煉,則危者可安,亡者可保。

至四十八歲,又耗元炁六十四銖,應乎?觀卦。二陽在外,而陽德微,重陰上行,而陰氣盛,若勤修煉,則可抑方盛之陰柔,扶向微之陽德。

至五十六歲,又耗元炁六十四銖,應乎?剝卦。五陰並升乎上,一陽將反乎下,陰氣橫潰,陽力僅存,若勤修煉,如續火於將窮之木,布雨於垂槁之苗。

至六十四歲,卦氣已周,所得天地父母之元炁三百八十四銖、而為一斤之數者,耗散已盡,復返於坤?。純陰用事,陽氣未萌,若勤修煉,時時采藥,時時栽接,則陰極而能生陽,窮上而能反下,革柔為剛,還老為強矣。

於此時不遇至人,汲汲修煉,雖保餘年,皆籍穀精以培後天之精氣,無複有先天之元炁矣,安能長生不死哉?

此所以虛化神、神化氣、氣化血、血化形、形化嬰、嬰化童、童化少、少化壯、壯化老、老化死、死複化為虛、虛複化為神、神複化為氣、氣複化為物,化化不間,猶環之無窮。

夫方物非欲生,不得不生,萬物非欲死,不得不死。任他塵生塵滅,萬化萬生,不能脫離苦海,劫劫生生,輪回不絕,無終無始,如汲井輪。三界凡夫,無一不遭此沉溺。

故世人莫知生從何來,蓋參父母未生前;死從何來,知來然後知生處。世人莫問死從何去,蓋參魂遊魄降後;生從何去,知去然後知死處。死之機由於生,生之機原於死。無死機不死,無生機不生。生死之機兩相關,世人所以有生死,生死之機不相關,至人所以超生死。有生死者,身也;無生死者,心也。敦複則心生迷,迷複則心死。

故仙佛湣之,說一切眾生,具有本來一靈真覺,但昏惑不見,使天命之性,浪化遷流,轉轉不悟。而世世墮落,失身於異類,透靈於別殼,至真性根,不復於人。

我當以聖道,令眾生永離妄想,能致自身如仙家之長生、佛氏之不死云。

邪正說[编辑]

大道生天、生地,天地生人、生物。天、地、人、物一性同體。天有陰陽,地有剛柔,物有牝牡,人有男女。

有陰陽斯有日月星辰,有剛柔斯有山川草木,有牝牡斯有胎卵濕化,有男女斯有配偶生育。

眾生因配偶有淫欲,因生育有恩愛。有淫欲、恩愛,故有魔障、煩惱。有魔障、煩惱,故有一切苦厄。有一切苦厄,故有生老病死。

是乙太上蘊好生之德,開度世之門,著經立法,教人返樸還淳。無欲觀妙,有欲觀竅。致虛守靜,歸根複命。早複重積,深根妙蒂。得一守中,虛心實腹。弱志強骨,挫銳解紛,和光同塵。專氣致柔,抱一無離。知雄守雌,知白守黑。閉門塞兌,被褐懷玉。窅窅冥冥,其精曰生,恍恍惚惚,其精不泄。日生則日長,不泄則不竭。精能化氣,氣能化神,神能還虛。五行不能盜,陰陽不能制。與道為體,超出天地。此乃老子清靜無名之道也。

至漢魏伯陽真人禮金碧經而作參同契,始有龍鉛虎汞之名。愛及唐宋,諸仙疊出,丹經燦然。橫說豎說,種種異名,載於丹書,不可勝數。究竟本來,無非吐露同出異名之一物耳。

蓋聖師闡教,敷楊備細詳說,實欲人人領悟、個個成真,殊不知名愈深而事愈繁,書愈多而道愈晦。況多為庚辭隱語,孔竅其門,使學者無罅縫可入,往往目眩心搖,望溟之歎。

幸吾師尹真人出,欲續大道之一絲,以複無名之古教。於是剪除繁羌,撮其樞要,掃除譬喻,獨露真詮,標摘正理,按圖立象,不可施于筆者,筆之不可發於語者。語之直指何者是鉛汞,何者是龍虎,何者是鼎爐,何者是藥物,何者謂之採取,何者謂之抽添,何者謂之溫養,何者謂之火候,何者是真種子,何者是真性命,何者是結胎,何者是了當,歷歷發明,毫髮無隱。後之有志於道者,再不為丹經所惑也。

況丹經子書,汗牛充棟,講理者多,留訣者少。初無下手入門,次無采藥結胎,末無極則歸著。後人不識次序,如何湊泊得來?不免有攙前越後之差,首顛尾倒之亂。學道一生,不得其門而入者多矣。間有入門者而不知升階,有升階者而不知登堂,有登堂者而不知入室。是以次第工夫乃修真之首務,豈可缺焉?

予最愛藏經中四句偈曰: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邊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世尊亦曰:度盡眾生,然後作佛。區區由是,發一念慈悲,罄將師投秘訣徹底掀番,滿盤托出,籲徠後之有緣,複返天界而不沉溺於苦海中者。此予之心也。

其一曰:涵養本原,救護命寶。

其二曰:安神祖竅,翕聚先天。

其三曰:蟄藏氣穴,眾妙歸根。

其四曰:天人合發,采藥歸壺。

其五曰:乾坤交媾,去礦留金。

其六曰:靈丹入鼎,長養聖胎。

其七曰:嬰兒現形,出離苦海。

其八曰:移神內院,端拱冥心。

其九曰:本體虛空,超出三界。

於中更有煉形、結胎、火候等諸心法,以全九轉還丹之功。

大道口訣,至此吐露盡矣。今之道者,峨冠方袍,自足自滿,不肯低情下意,求師指授大道次第,惟只以盲弓盲,趨入旁蹊曲徑。豈知道法三千六百、大丹二十四品皆是傍門,獨此金丹一道是條修行正路。除此以外,再無別途可以成仙作佛也。

故法華會上,世尊指曰:唯此一事實,餘二即非真。

尹真人曰:九十六種外道,三千六百傍門,任他一切皆幻,只我這些是真。

雲房真人曰:道法三千六百門,人人各執一苗根,誰知些子玄關竅,不在三千六百門。

蓋玄天大道,難遇易成而見功遲。傍門小術,易學難成而見效速。是以貪財好色之徒,往往迷而不悟。其中有好爐火者,有好彼家者,有視頂門者,有守臍蒂者,有運雙睛者,有守印堂者,有摩臍輪者,有搖夾脊者,有兜外腎者,有轉轆轤者,有三峰采戰者,有食乳對爐者,有閉息行氣者,有屈伸導引者,有三田還返者,有雙提金井者,有晒背臥冰者,有餌芝服術者,有納氣咽津者,有內視存想者,有休糧辟穀者,有忍寒食穢者,有搬精運氣者,有觀鼻調息者,有離妻入山者,有定觀鑒形者,有熊經鳥伸者,有餐霞服氣者,有長坐不臥者,有打七煉魔者,有禪定不語者,有齋戒斷味者,有夢遊仙境者,有默朝上帝者,有密咒驅邪者,有見聞轉誦者,有食己精為還元者,有捏尾閭為閉關者,有煉小便為秋食者,有采女經為紅鉛者,有抉陽用胞衣而煉紫河車者,有開關用黑鉛而鑄雌雄劍者,有閉目冥心而行八段錦者,有吐故納新而行六字氣者,有面壁而志在降龍伏虎者,有輕舉而思以駕風驂者,有吞精咽華以翕日月者,有步罡愎鬥以窺星辰者,有依卦爻之序而朝屯暮蒙者,有售黃白之術而燒茆弄火者,有希慕長生不死者,有馳志月日飛升者,有著相執而不化者,有著空流而不返者,有持戒定慧而望解脫者,有祛貪嗔癡而思清靜者,有生而願超西域者,有死而願登天堂者,似此泯泯棼棼,難以悉舉。

道釋者流,執此一術一訣,便謂金丹大道,止於是矣。吁!此輩如管中窺豹,井底觀天,妄引百端,支離萬狀,卒將至道,破段分門,以迷指迷,盲修瞎煉。不肯自思已錯,更將錯路教人。

是以王良器作破迷歌,陳泥丸作羅浮吟,鐘離翁作正道歌。曆舉傍門諸術之非,以救錯行邪徑之失也。

於中亦有數條,可以攻疾病,救老殘,益算延年,住世安樂。間或亦有超脫者,不過成個蓬島仙羅漢果耳。

故傅大士云:饒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此乃小乘功夫,不合大道全體。

故張平叔云:學仙須是學天仙,唯有金丹最得端。

蓋金丹之道,簡而不繁。以虛無為體,以清靜為用。有作以成其始,無為以成其終。從首至尾,並無高遠難行之事。奈何世人,道在近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難,背明投暗,不亦感乎?

夫金者,堅之稱;丹者,圓之喻,是人毗盧性海乾元面目。世尊名之,空不空,如來藏。老君號之:玄又玄,眾妙門。以此而言道,謂之無上至尊之道;以此而言法,謂之最上一乘之法。三教聖賢皆從此出修行正路。孰有正於此哉?

子之本懷,正欲乘此皇極昭明之世,與群生同種乾元之因,共結龍華之伴,故作此說而挽邪歸正,並吾師所授諸圖訣竅明明指出,使諸學者印證丹經,一覽而無疑矣。

普照圖
 
普照圖
反照圖
 
反照圖
時照圖
 
時照圖
內照圖
 
內照圖

如此大法,萬神圭旨是也!

人之元氣逐日發生。子時複氣到尾間。丑時臨氣到背堂。寅時泰氣到玄樞。卯時大壯氣到夾脊。辰時書氣到陶道。已時乾氣到玉枕。午時垢氣到泥丸。未時豚氣到明堂。申時否氣到膻中。酉時觀氣到中浣。戍時剝氣到乾闕。亥時坤氣而歸於氣海矣。

人身有任督二脈,為陰陽之總。任脈者,起於中極之,下循腹裏,上關元至咽喉,屬陰脈之海。督脈者,起於下極之。腧穿脊裏,上風府,循額至鼻,屬陽脈之海。鹿運屬閭,蓋能通其督脈也。龜納鼻息,蓋能通其任脈也。人能通此二脈,則百脈皆通而無疾矣。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肺者,相傳之官,治節出焉。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樂出焉。脾者,倉稟之首,五味出焉。大腸者,傳道之官,變化出焉。小腸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腎者,作強之官,技巧出焉。

腦者,髓之海,諸髓皆屬之,故上至泥丸,下至尾骶,俱腎主之。膻中,在兩乳間,為之之海,能分佈陰陽,為生化之源。故名之曰海膜,在肺下與助腹周圍,相著如幕,以遮濁氣,使不薰蒸上焦。幽門在大小腸之間,津液滲入膀胱。滓穢流入大腸,變化出矣。

普照圖之上一層者,直指心源性海之竅;中一層者,直指黃中正位之竅;下一層者,直指關元氣海之竅。此謂前三關也。

反照圖之下一層者,指出尾閭太玄之竅,中一層者,指出夾脊雙關之竅,上一層者,指出天穀泥丸之竅。此謂後三關也。丹陽云:前三三,後三三,收拾起,一擔擔,是此義也。

時照圖者,發明陽升陽降之機,四象環中之妙。

內照圖者,指示五臟六腑、二十四椎、任督兩脈,使內觀者知有下手處。若人不明竅而言修,猶人未能立而言行也。從古諸仙皆口口相傳、心心相授,不敢明將此竅示人,是懼泄天機之故耳。吾師尹公開佛之正知見,等眾生如一子,繪此四圖接引後之迷者,意在普度有緣,同出生死苦海。

太極圖
 
太極圖

此○者,釋曰圓覺,道曰金丹,儒曰太極。所謂無極而太極者,不可極而極之謂也。凡人始生之初,一點靈光而所以主張乎形骸者,太極也。父母未生以前,一片太虛而所以不屬乎形骸者,無極也。度師曰:欲識本來真面目,未生身處一輪月。

尹公曰:太極有二理,自運行而言則曰時候。雖天地不外乎一息,自凝結而言則曰真種。雖一黍可包乎天地,宿蟄、歸根、晏息、杳冥是為時侯太極。孕字、結實、交媾、結胎,是為真種太極。人能保完二極而無失,則可以長生不化,豈止盡年,令終而已哉。

太極發揮

大哉!吾身之太極。生生化化,與天地終。長生不化,超出天地。戒傷生,忌惡化,可以盡年,可以令終。絕其生,斷其化,可以長生,可以不化。盡年令終,與凡夫異;生長不化,與仙佛同。兩者皆從太極中出,而作用不同。

人皆知太極在未有天地萬物之先,而不知既有天地萬物,各有太極具焉。太極有時候、有真種。

未有天地萬物之太極,在戌亥二會。有此二會,太極斯有一元造化。每年太極在九月、十月,有此兩月太極,斯有一年造化。每月太極在二十六至三十,有此五日太極,斯有一月造化。每日太極在戌亥二時。有此二時,太極斯有一日造化。一時太極在窈窈冥冥二候,有此二候太極,所有一時造化。

動物太極在宿蟄孕字,植物太極在歸根結實,人身太極在晏息、窈冥、交媾、結胎。交媾有時,調養有法,不傷太極,此盡年令。終斷淫欲,時入窈冥,保完太極,此乃長生不化。盡年令終之道,亦有毀壞。長生不化之道,可以成仙,可以作佛,終無毀壞。豈直異於凡夫,別於草木禽獸云乎哉?

中心圖
 
中心圖

此圖專指人心虛靈不昧一竅而說。這個竅原是廓然無際,神妙莫測的,原是渾然大中、不偏倚的,原是粹然至善、純一不雜的。昭昭乎本是圓明洞徹而無礙。以為有不睹不聞,奚所有也;以為無至靈至神,未嘗無也,本無方所亦無始終。

未有天地萬物之先,這個原是如此;既有天地萬物之後,這個只是如此,至無至有、至有至無,乃乾坤之靈體,元化之玄樞,人人性命之本原,天下萬物、萬事之大本。太易所謂太極四象、八卦皆由此出。大舜之謂中,孔子之謂一。帝王之授受,聖賢之相傳。明此便是克明峻德,知此便是知易,見此便是見道,立此便是立天下之大本,通此,性由我盡、命由我立,造化盡在我矣。

火龍水虎說[编辑]

火龍水虎圖
 
火龍水虎圖

夫黑鉛、水虎者,是天地發生之根,乃有質而有氣也。紅鉛、火龍者,是天地發生之本,乃有氣而無質也。有質者,真鉛也,大陰月之精也,為天地萬物育形之母。無質者,真汞也,太陽日之光也,為天地萬物發生之父。鉛汞之體,互相孽胤,迴圈不絕,可謂生天、生地,生萬物之祖宗也。

古之至人,知神物隱於此,假法象而採取太陰之精,設鼎器而誘會大陽之氣,使歸神室,混混相交,交合不已,孽產無窮,而水中生魂,金中生魄,魂魄凝然,化為鄞鄂,交結百寶,名曰金液還丹。

日烏月兔說[编辑]

日烏月兔圖
 
日烏月兔圖

日者,陽也。陽內含陰,象砂中有汞也。陽無陰,則不能自耀其魂,故名曰雌火,乃陽中含陰也。日中有烏,卦屬南方,謂之離女。故曰:日居高位反為女。

月者,陰也。陰內含陽,象鉛中有銀也。陰無陽,則不能自瑩其魄,故名曰雄金,乃陰中含陽也。月中有兔,卦屬北方,謂之坎男。故曰:坎配蟾宮卻是男。

無漏云:鉛求玉兔腦中精,汞取金鳥心內血,只驅二物結成丹,至道不繁無扭捏。

悟真云:先把乾坤為鼎器,次搏烏免藥來烹,既驅二物歸黃道,爭得金丹不解生。

二物者,一體也。

大小鼎爐說[编辑]

大小鼎爐圖
 
大小鼎爐圖

凡修金液大丹,必先安爐立鼎。鼎之為器,非金非鐵;爐之為具,非玉非石。黃庭為鼎,氣穴為爐。黃庭正在氣穴上,縷絡相連,乃人身百脈交匯之處。鼎卦曰:正位凝命是也。此謂之小鼎妒也。

乾位為鼎,坤位為爐。鼎中有水銀之陰,即火龍性根也。爐內有玉蕊之陽,即水成命蒂也。虎在下,為發火之樞機;龍居上,起騰雲之風浪。若爐內陽生陰降無差,則鼎中天魂地魄留戀,青龍與白虎相拘,玉免與金烏相抱。火候調停,煉成至寶。故青霞子曰:鼎鼎非金鼎,爐爐非玉爐。火從臍下發。水向頂中符。三姓既會合,二物自相拘。固濟胎不泄,變化在須臾。此謂之大鼎爐也。

內外二藥說[编辑]

內外二藥圖
 
內外二藥圖

凡修煉者,先修外藥,後修內藥。若高上之士,夙植靈根,故不煉外藥,便煉內藥。內藥無為無方。為外藥有為有以,為內藥無形無質。而實有外藥,有體有用。而實無外藥,可以治病,可以長生。久視內藥,可以超越,可以出有入無。外藥外陰陽往來,內藥內坎離輻輳。以外藥言之,交感之精,先要不漏,呼吸之氣,更要微微,思慮之神,貴在安靜。以內藥言之,煉精者,煉元精,抽坎中之元陽也,元精固,則交感之精自不洩漏;煉氣者,煉元氣,補離中之元陰也,元氣住,則呼吸之氣自不出入;煉神者,煉元神,坎離合體而複乾元,元神凝則思慮之神自然泰定。

內外兼修,成仙必矣。

順逆三關說[编辑]

順逆三關圖
 
順逆三關圖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此所謂順去生人、生物。今則形化精、精化氣、氣化神、神化虛,此所謂逆來成仙、成佛。初關煉精化炁者,要識天癸生時,急急來之。采時須以徘徊之意,引火逼金行,顛倒轉自然,鼎內大丹凝。中關煉氣化神者,乘此火力熾盛,駕動河車,自太玄關逆流,至天穀穴,炁與神合,然後下降黃房。所謂乾坤交媾罷,一點落黃庭。上關煉神還虛者,守一抱元,以神歸於毗盧性海。

蓋三關自有為入無為者,漸法也。修上一關,兼下二關者,頓法也。若徑作煉神還虛者,工夫列虛極靜篤時,精自化炁,炁自化神。即關尹子忘精神而超生之上旨也。

盡性了命說[编辑]

盡性了命圖
 
盡性了命圖

丹田喻日,心中元性喻月。日光自返照月,蓋交會之後實體乃生金也。月受日氣,故初三生一陽者,丹既居鼎,覺一點靈光自心常照而無晝夜。一陽生於月之八日而二陽產矣。二陽者,丹之金氣少旺,而元性又少現。自二陽生之於望而三陽純矣,三陽純者是所謂元性盡現而如月之圓矣。十六而一陰生,一陰者,性歸於命之始也。自一陰生至於月之二十三而二陰產矣。二陰者,乃性歸於命三之二也。自二陰生於月之三十日而三陰全矣。三陰金,乃性盡歸於命也。方其始也,以命而取性。性全矣,又以性而安命。

此是性命雙修大機括處。

真土根心說[编辑]

真土圖
 
真土圖

夫天之氣之所從生者,蓋蘊於天地之土中而無盡藏也。人之氣所從生者,蓋蘊於人身之土中而無盡藏也。故仁義禮智之根,根之心;猶草木之根,根於土。草木之根根于土,自然暢茂,而條達仁義禮智之根根于心,自然生色而啐面。孟子曰:居移氣,養移體。大學曰:心寬體胖。心既廣矣,體複胖矣,而謂病之不去體者,妄也。至若枝葉之或憔悴而枯槁也,則又如之何?亦唯直從於其根焉。而培之,而溉之,培之溉之而生意有不復息乎?蓋草木之根,病則枝葉病。若人之心猶草木之根也,心病則身病,心不病則身不病。故身病由於心病。而體胖,數語乃去病之聖藥也。

魂魄說[编辑]

魂魄圖
 
魂魄圖

鬼云為魂,鬼白為魄。云者,風,風者,木;白者,氣;氣者,金。風散故輕清,輕清者,魄從魂升。金堅故重濁,重濁者,魂從魄降。故聖人以魂運魄,眾人以魄攝魂。魂晝寓目,魄夜舍肝。寓目能見,舍肝能夢。夢多者,魄制魂;覺多者,魂勝魄。蓋因魄有精,因精有魂,因魂有神,因神有意,因意有魄。五者運行不已,所以我之偽心流轉造化幾億萬歲未有窮極。然核芽相生不知其幾萬株。天地雖大,不能芽空中之核;雌卵相生,不知其幾萬禽,陰陽雖妙,不能卵無雄之雌。是以聖人,萬物之來,對之以性而不對之以心。性者,心未萌也,無心則無意,無意則無魄,無魄則不受生,而輪回永息矣。

蟾光說[编辑]

蟾光圖
 
蟾光圖

太虛寥廓,皓月粲然,雪浪翻騰,金蟆吐耀。人見月之所以明而曰:金精盛則月明焉。孰知金之所以生者,自月而產也。人見金之產於月,而不知月之明本出於日也。月者,喻元性也。水,喻坎宮也。金蟆者,喻一點真陽之竅也。元性,喻月性之用也。性之初見,圓陀陀,光燦燦,狀似流星。蓋氣質之性稍息,而元神真性就見,如雲開則月現,霧散則陽暉。才見此物,分明便是元氣產矣,速急採取。譬之,見賊便捉,毋令再逸。收歸於鼎器之中,則一點元氣蟾光終,不可得而出矣。

降龍說[编辑]

降龍圖
 
降龍圖

離日為汞,中有己土,強名曰龍。其形獰惡,主生人殺人之權,專成佛成仙之道,威能變化,感而遂通,雲行雨施,品物流行,乾之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子曰:龍德而正中也。世人不悟此龍生生之功,每服其害。若人悟而畏之,調而馭之,則能降此獰惡之龍而積至精之汞。降之者,制其心中真火,火性不飛,則龍可制而有得鉛之時。

故曰:不積汞,何以取其鉛,不降龍,無以伏其虎。且真鉛真汞未易相投,而真虎真龍亦難降伏。學道者若能了得這個字,其他事皆未務也。

伏虎說[编辑]

伏虎圖
 
伏虎圖

坎月為鉛,鉛中有戊土,強名曰虎,其形倡狂,雖能傷人殺人,卻蘊大乘氣象,舉動風威,叩之則應,舍弘光大品物資生文。

王重陽曰:履虎尾,不咥人。

亨又曰:愎道坦坦,幽人貞吉。

孔子曰:素愎之往,獨行願也。

若人悟而畏之,馴而調之,則能伏此倡狂之虎,以產先天之鉛。伏之者,伏身中真水,水源至清,則虎可伏而無咥人之害。

故歷代聖師以降龍為煉已,以伏虎為持心。是以純陽翁云:七返還丹在人,先須煉己待時。

紫陽翁云:若要修成九轉,先須煉己持心。皆此義也。

三家相見說[编辑]

三家相見圖
 
三家相見圖

身、心、意謂之三家。三家相見者,胎圓也。精、氣、神謂之三元。三元合一者,丹成也。攝三歸一,在乎虛靜。虛其心,則神與性合。靜其身,則精與情寂。意大定,則三元混一。

情合性謂之金木並,精合神謂之水火交,意大定謂之五行全。

然而精化為炁者,由身之不動也。炁化為神者,由心之不動也。神化為虛者,由意之不動也。心若不動,則東三南二同成五也。身若不動,則北一西方四共之也。意若不動,則戊己還生數五也。

身,心、意合,則三家相見,結嬰兒也。

和合四象說[编辑]

和合四象圖
 
和合四象圖

四象者,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龍木生火,同矚乎心。心者,象帝之先靈妙,本有中之真無也。心若不動,則龍吟雲起。朱雀斂翼,而元氣聚矣。虎金生水,同系乎身。身者,曆劫以來清靜,自無中之妙有也。身若不動,則虎嘯風生。玄龜潛伏,而元精凝矣。精凝氣聚,則金木水火混融於真土之中,而精神魂魄攢簇于真意之內。真意者,乾元也。乃天地之母,陰陽之根,水火之本,日月之宗,三才之源,五行之祖,萬物賴之以生成,千靈承之以舒慘。意若不動,則二物交、三寶結、四象和合、五行攢簇,俱會八中宮而大丹成矣。故紫陽云:五行全要八中央。蓋此之謂也。

取坎填離說[编辑]

取坎填離圖
 
取坎填離圖

鉛汞者,太極初分,先天之炁也。先天炁者,龍虎初弦之炁也。虎居北方坎水之中,而坎中陽爻原屬於乾。劫運未交之先,乾因顛蹶馳驟誤陷於坤。乾之中爻損而成離。離本汞居,故曰,坎內黃男名汞祖也。龍居南方離火之內,而離中陰爻原屬於坤,混沌顛落之後,坤因含受孕育,得配於乾。坤之中爻實而為坎,坎本鉛會,故曰離中玄女是鉛家也。似此男女異室,鉛汞異爐,陰陽不交,則天地否矣。聖人以意為黃婆,引坎內黃男,配離中玄女。夫妻一媾,即變純乾,謂之取坎填離,複我先天本體。故悟真篇云:取將坎內中心實,點化離宮腹內陰,正此義也。

念觀音咒說[编辑]

觀音密呪圖
 
觀音密呪圖

此咒是觀音菩薩微妙心印。若人書寫六字大明咒者,即同書寫三藏法寶;若人得念六字大明咒者,則同諷誦七軸靈文。又能開智慧門,能救百難苦,三世業冤,悉皆清靜,一切罪障,盡得消除,解脫生死,安樂法身。然而念咒亦有密訣。故第一聲中叫唵之,乃以呼吾身毗盧遮那佛也。第二聲東而嘛之,乃以呼吾身不動尊佛也。第三聲南而呢之,乃以呼吾身寶生佛也。第四聲西而叭之,乃以呼吾身無量壽佛也。第五聲北而咪之,乃以呼吾身不空成就佛也。第六聲複上返於喉而作吽者,乃以呼吾身大勢至金剛也。久則五炁歸元,即成就不思議功德而證圓通也。

九鼎煉心說[编辑]

九鼎煉心圖
 
九鼎煉心圖

日也者,天之丹也,黑而蕩之,則日不丹。心也者,人之丹也,物而霾之,則心不丹。故煉丹也者,煉去陰霾之物,以複其心之本體天命之性之自然也。天命之性,吾之真金也,人人之所必有者。氣質之性,金之濁渣也。上智之所不無者,若以人倫日用之火而日煉之,則氣質之性日除。氣質之性日除,則天命之性自見矣。故五帝三王君也,而以君道而日煉其心;伊博周召相也,而以相道而日煉其心,孔曾思孟師也,而以師道而日煉其心。無時而不心在於道,無時而不以道而煉其心,此乃古大聖大賢為學之要法,百煉、煉心、煉性之明訓也。

八識歸元說[编辑]

八識歸元圖
 
八識歸元圖

釋氏謂,人之受生,必從父精母血與前生之識神三相合而後成胎。精氣受之父母,神識不受之父母也。蓋從無始劫流來,亦謂之生滅性。故曰:生滅與不生滅和合而成八識也。蓋造化間有個萬古不移之真宰,又有個與時推移之氣運。真宰與氣運合是謂天命之性。天命之性者,元神也。氣質之性者,識神也。故儒家有變化氣質之言,禪宗有返識為智之法。今人妄認方才中有個昭昭靈靈之物,渾然與物同體,便以為元神在。是殊不知此即死死生生之本,非不生不滅之元神也。噫,識識易,去識難,若不以天命元神戰退無明業識。終在生滅場中,未見有出頭日也。

五氣朝元說[编辑]

五氣朝元圖
 
五氣朝元圖

一氣初判而列二儀,二儀定位而分五常,五常異地而各守一方,五方異氣而各守一子。青帝之子名龍煙,受甲乙木德之三氣。赤帝之子名丹元,受丙丁火德之二氣。白帝之子名皓華,受庚辛金德之四氣。黑帝之子名玄冥,受壬癸水德之一氣。黃帝之子名常存,受戊己土德之五氣。故金得土則生,木得土則旺,水得土則止,火得土則息。唯聖人知回幾之道、得還元之理。於是攢五、簇四、會三、合二而歸一也。蓋身不動則精固而水朝元,心不動則氣固而火朝元,真性寂則魂藏而木朝元,妄情忘則魄伏而金朝元,四大安和則意定而土朝元。此謂五氣朝元,皆聚於頂也。

待詔說[编辑]

待詔圖
 
待詔圖

九年面壁之後。靈台晶瑩,覺海圓明,性命混融,形神俱妙。與天地合德,與太虛同體,此同丹道已成而積功累行不可缺也。蓋道之與德猶陰之與陽,行之與功猶日之與足。鐘離翁云:有功無行如無足,有行無功目不全。功行兩圓足自備,誰云無分作神仙?是以古仙上聖金丹事成,溫養事畢,遊戲人間,和光混俗,隨力建功,隨方解縛,扶危拯厄,救劫匡時,普渡群迷,接引後學,道上有功,人間有行。功行滿足,潛伏俟時,只待天書降詔,玉女來迎,駕霧騰雲,直入三清聖境。如張紫陽翁悟真篇云:德行修逾八百,陰功積滿三千,寶符降詔去朝天,穩駕瓊輿鳳輦。

飛昇說[编辑]

飛昇圖
 
飛昇圖

仙有五等,佛有三乘,修持功行不齊,所以超脫稍異。飛升沖舉者上也,坐化屍解者次也,投胎奪舍者又其次也。乘龍上升者,如黃帝、茅蒙、王玄甫、韋善俊是也。駕雲上升者,如楊羲、李笈、藍采和、孫不二是也。控鯉上升者,如子英、琴高是也。驂鸞上升者,如子晉、鄧鬱是也。跨鶴上升者,如桓問、屈處靜是也。御風上升者,如葛由、武夷君是也。拔宅飛升者,如何候、尹喜、淮南王、許旌陽是也。白日沖舉者,如蔡瓊、馮長、馬成子、浮丘伯是也。嘗考到仙譜傳,始知從古至今成仙者十萬餘人,拔宅者八千餘處。所以純陽翁于景福寺壁間題一聯云:莫道神仙無學處,古今多少上昇人。

====================

 

 

====================

亨集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一節口訣[编辑]

涵養本原救護命寶

涵養本原圖
 
涵養本原圖

(內附退藏沐浴、玉液煉形二法)

欲修長生,須識所生之本;欲求不死,當明不死之人。故曰:認得不死人,方才人不死。那不死的人,道家呼為鐵漢,釋氏喚作金剛,即世人本來妙覺真心是也。

此心靈靈不昧、了了常知,其體不生不滅,其相無去無來。究之,於先天地之先,莫知其始;窮之,於後天地之後,莫知其終。高而無上,廣不可極;淵而無下,深不可測。乾坤依此而覆載,日月依此而照臨,虛空依此而寬廣,萬靈依此而變通。

三教大聖,教人修道,是修這個;成仙成佛,也是這個;戴角披毛,也是這個。

聖凡二路,由此而分。出生死,再無別途;登涅槃,唯此一法。然世間萬彚,未有一物不被無常所吞,獨有這個,無生滅可縛,無色相可窺,端端正正,停停當當,分分曉曉的,而人不悟其所本來也。

不悟者何,為有妄心。何為妄心?蓋為一切眾生從無始已來,迷卻真心,不自覺知,故受輪轉,枉入諸趣,原夫真心無妄,性智本明,妙湛元精。由妄瞥起,俄然晦昧,則失彼元精,粘湛發知,故轉智為識,形中妄心,名之曰識。

心本無知,由識故知;性本無生,由識故生。生身種子,萌蘖於茲,開有漏華,結生死果。今人妄認方寸中,有個昭昭靈靈之物,渾然與物同體,便以為元神在是。殊不知此即死死生生之識神,劫劫輪回之種子耳。

故景岑云:學道之人不悟真,只為從前認識神,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

嗟夫!世人以奴為主而不知,認賊為子而不覺。是以世尊教人:先斷無始輪回根本者此也。此根既斷,則諸識無依,複我元初常明本體。

然而大道茫茫,當從何處下手?是以齊襟必舉領,整網要提綱。昔尹師指出:修行正路一條。教人打從源頭上做起。若源頭潔淨,天理時時現前,識念自然污染不得。譬如昊日當空,魍魎滅跡,此一心地法門,是古今千聖不易之道。

故老子曰:若夫修道,先觀其心。觀心之法,妙在靈關一竅。人自受生感氣之初,禀天地一點元陽,化生此竅,以藏元神。其中空空洞洞,至虛至明,乃吾人生生主宰。真所謂有之則生,無之則死,生死盛衰,皆由這個。

儒曰:靈臺。

道曰:靈關。

釋曰:靈山。

三教同一法門,總不外此靈明一竅。

釋教曰: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論其所也。

玄教曰:大道根莖識者稀,常人日用孰能知,為君指出神仙窟,一竅彎彎似月眉。論其形也。

蓋此竅乃神靈之台,秘密之府。真淨、明妙、虛徹、靈通、卓然而獨存者也。眾生之本原,故曰心地。諸佛之所得,故曰菩提。交徹融攝,故曰法界,寂靜常樂,故曰涅槃。不濁不漏,故曰清淨。不妄不變,故曰真如。離過絕非,故曰佛性。護善遮惡,故曰總持。隱覆含攝,故曰如來藏。超越玄秘,故曰密嚴國。統眾德而大備,爍群昏而獨照,故曰圓覺。其實皆一竅也。背之則凡,順之則聖。迷之則生死始,悟之則輪回息。

欲息輪回,莫若體乎至道。欲體至道,莫若觀照本心。欲照本心,應須普眼虛鑒,常教朗月輝明,每向定中慧照。時時保得此七情未發之中,時時全得此八識未染之體。外息諸緣,內絕諸妄。含眼光,凝耳韻,調鼻息,緘舌氣,四肢不動,使眼耳鼻舌身之五識,各返其根,則精神魂魄意之五靈各安其位。

二六時中,眼常要內觀此竅,耳常要逆聽此竅,至於舌准常要對著此竅,運用施為念念不離此竅,行住坐臥心心常在此竅。不可刹那忘照,率爾相違,神光一出便收來,造次弗離常在此。即子思所謂不可須臾離者是也。

先存之以虛其心,次忘之以廓其量,隨處隨時,無礙自在,正合龍虎經云:至妙之要,先存後忘。此又口訣中之口訣也。

然要進除六識,尤在知所先後。意雖為六識之主帥,眼實為五賊之先鋒。故古德云:心是樞機,目為盜賊。欲伏其心,先攝其目。蓋弩之發動在機,心之緣引在目。機不動則弩住,目不動則心住。

陰符經曰:機在目。

道德經曰:不見可欲,而心不亂。

魯論曰:非禮勿視。

朱子曰:制於外所以養其中也。

金笥寶籙曰:眼乃神遊玄牝門,抑之於眼使歸心。

眼守此竅不離,即如來正法眼,合涅槃心之秘旨,故楞嚴經云:作是觀者,名為正觀;若他觀者,名為邪觀。

又觀經觀心品云:三界之中,以心為主。能觀心者,究竟解脫;不能觀者,畢竟沉淪。

道德首章云:常有欲以觀其徼者,觀此竅也。常無欲以觀其妙者,觀此竅中之妙也。

昔黃帝三月內觀者,觀此也。

太上亦曰:吾從無量劫來,觀心得道,乃至虛無。

觀心非易,止念尤難。是以念頭起處,系人生死之根。

古仙云:大道教人先止念,念頭不住亦徒然。

圓覺經云:居一切時,不起妄念于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辨真實。

起信論云:心若馳散,即便攝來,令住正念,念起即覺,覺之即無,修行妙門,唯在於此。

虛靖天師云: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念起是病,不續是藥。

當知妄念起於識根,闘境成妄,實非有體。在眾生時,智劣識強,但名為識。當佛地時,智強識劣,但名為智。秪轉其名,不轉其體。初一心源廓然妙湛,由知見立知,妄塵生起,故有妄念。若知見無見,則智性真淨,複還妙湛,洞徹精了,而意念消。

意念既消,自六識而下莫不皆消。即文殊所謂一根既返元,六根成解脫。既無六根,則無六塵。既無六塵,則無六識。既無六識,則無輪回種子。既無輪回種子,則我一點真心獨立無依,空空蕩蕩,光光淨淨,而萬劫常存,永不生滅矣。

此法直指人心,一了百當。何等直截,何等簡易。但能培養本原,觀照本竅,久則油然心新,浩然氣暢,凝然不動,寂然無思,豁然知空,了然悟性。此所謂皮膚剝落盡,一真將次見矣。

工夫至此,自然精神朗發,智慧日生,心性靈通,隱顯自在。自然有一叚清寧闔闢之機,自然有一叚飛躍活動之趣。自然有一點元陽真炁從中而出,降黃庭,入土釜,貫尾閭,穿夾脊,上沖天穀,下達曲江,流通百脈,灌溉三田,驅逐一身百竅之陰邪,滌蕩五臟六腑之濁穢。如服善見王之藥,眾病咸消。若奏獅子筋之弦,群音頓絕。所以云:一心療萬病,不假藥方多。

是知一切諸聖,皆從此心方便門入,得成祖佛,為人天之師。凡夫不能證者,由不識自心故。故曰: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六道群蒙皆此門出,曆千劫而不返,一何痛哉。

所以諸怫驚入火宅,祖師特地西來,乃至千聖悲嗟,皆為不達唯心出要道耳。

如寶藏論云:夫天地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秘在形山,識物靈照,內外空然,寂寞難見,其謂玄玄。巧出於紫微之表,用在於虛無之間。端化不動,獨而無雙。聲出妙響,色吐華容。窮睹無所,寄號空空。唯留其聲,不見其形。唯留其功,不見其容。幽顯朗照,物理虛通。森羅寶印,萬象真宗。其為也形,其寂也冥。本淨非瑩,法爾圓成。光超日月,德越太清。萬物無作,一切無名。轉變天地,自在縱橫。恒沙妙用,混沌而成。誰聞不喜,誰聞不驚。如何以無價之寶,隱于陰入之坑。哀哉!哀哉!其為自輕。悲哉!悲哉!晦何由明?其寶也煥煥煌煌,朗照十方,闃寂無物,應用堂堂。應聲應色,應陰應陽。奇物無根,妙用常存。瞬目不見,側耳不聞。其本也冥,其化也形。其為也聖,其用也靈。可謂大道之真精,其精甚靈,萬有之因。凝然常住,與道同倫。

天下最親,莫過心也。百姓日用,而不知心;如魚在海,而不知水。故佛經云:一切眾生,從曠劫來,迷倒本心,不自覺悟。妄認四大為身、緣慮為心。譬如百千大海不認,但認一小浮漚。以此迷中複迷,妄中起妄,隨境流轉,寓目生情。取捨萬端,無時暫暇。至使起惑造業,循環六道,密網自圍,不能得出。究竟冥初,皆一妄迷真之咎耳。

故靈潤曰:妄情牽引何時了,辜負靈台一點光。夫靈台一點光者,即真如靈知心也。最玄最妙,通聖通靈。極高明,極廣大。化萬法之王,為群有之體。堅徹三界,橫亘十方。自混飩未辟之前,而已曾有。雖天地既壞以後,而未嘗無。一切境界,皆是心光。若人識得心,大地無寸土。故曰:三界唯心。

迷人心外求法,至人見境是心。境是即心之境,心是即境之心。對境不迷,逢緣不動,能所互成,一體無異。若能達境唯心,便是悟心成道,覺盡無始妄念,攝境歸心,出纏真如,離垢解脫,永合清淨本然,則不更生山河大地諸有為相。如金出礦,終不更染塵泥;似木成灰,豈有再生枝葉。一得永得,盡未來際,永脫樊籠,長居聖域矣。

雖然,此最上一乘大道,若根器利者,一超直入如來地。若根器鈍者,將如之何?必由下學而上達的功夫,漸次引入法門可也。使之行一步,自有一步效驗,升一級,自有一級規模。亦是行遠自邇,登高自卑之意。

若不知入門下手功夫,安能遽到了手極則地位?若未能盡心,而安能知性?未能明心,而安能見性?夫明心盡心之要者,時以善法扶助自心,時以赤水潤澤自心,時以境界淨治自心,時以精進堅固自心,時以忍辱坦蕩自心,時以覺照潔白自心,時以智慧明利自心,時以佛知見開發自心,時以佛平等廣大自心。

故知明心是生死海中之智楫,盡心是煩惱病中之良醫。若昧此心,則永劫輪回而遺失真性;若明此心,則頓超生死而圓證涅槃。始終不出此心,離此心別無玄妙矣。後面雖有次第工夫,不過是成就這個而已。

噫!莫看易了,至人難遇,口訣難聞。故張平叔云:只為丹經無口訣,教君何處結靈胎?殊不知經中口訣自載,大都秘母言子,不肯分開說破,使人湊泊不來。況多為譬辭隱語,使學者眩目惑心,以致中途退步。余甚憫之,今將丹經梵典中之口訣,一一拈出,留與後人,為破昏黑的照路燈,辨真偽的試金石。

太玄真人云:

父母生前一點靈,不靈只為結成形。成形罩卻光明種,放下依然徹底清。

空照禪師云:

這個分明個個同,能包天地運虛空。我今直指真心地,空寂靈知是本宗。

自然居士云:

心如明鏡連天淨,性似寒潭止水同。十二時中常覺照,休教昧了主人翁。

智覺禪師云:

菩薩從來不離真,自家昧了不相親。若能靜坐回光照,便見生前舊主人。

三茅真君云:

靈台湛湛似冰壺,只許元神在裏居。若向此中留一物,豈能證道合清虛?

天然禪師云:

心本絕塵何用洗,身中無病豈求醫。欲知是佛非身處,明鑒高懸未照時。

主敬道人云:

未發之前心是性,已發之後性是必。心性源頭參不透,空從往跡費搜尋。

無心真人云:

妄念才興神即遷,神遷六賊亂心田。心田既亂身無主,六道輪回在目前。

高僧妙虛云:

惺惺一個主人翁,寂然不動在靈宮。但得此中無掛礙,天然本體自虛空。

太乙真人云:

一點圓明等太虛,只因念起結成軀。若能放下回光照,依舊清虛一物無。

華嚴經頌云;

有數無數一切劫,菩薩了知即一念。於此善入菩提行,常勤修習不退轉。

海月禪師云:

六個門頭一個關,五門不必更遮攔。從他世事紛紛亂,堂上家尊鎮日安。

水庵禪師云:

不起一念須彌山,待立當頭著眼看。拈一縷絲輕絆倒,家家門底透長安。

大溈智頌云:

真佛無為在我身,三呼三應太惺惺。若人不悟原由者,生劫茫茫認識神。

無垢子謁云:

五蘊山頭一段空,同門出入不相逢。無量劫來賃屋住,到頭不識主人翁。

惟寛禪師云:

勸君學道莫貪求,萬事無心道合頭。無心始體無心道,體得無心道也休。

志公和尚云:

頓悟心原開寶藏,隱顯靈蹤現真相。獨行獨坐常巍巍,百億化身無數量。

獃堂禪師云:

應無所住生其心,廓徹圓明處處真。直下頂門開正眼,大千沙界現全身。

指玄篇云:

若得心空若便無,有何生死有何拘。一朝脫下胎州襖,作個逍遙大丈夫。

段真人云:

心內觀心覓本心,心心俱絕見真心。真心明徹通三界,外道天魔不敢侵。

張遠霄云:

不生不滅本來真,無價夜光人不識。凡夫虛度幾千生,雜在礦中不能出。

薛道光云:

妙訣五千稱道德,真詮三百頌陰符。但得心中無一字,不參禪亦是工夫。

無垢子云:

學道先須識自心,自心深處最難尋。若還尋到無尋處,方悟凡心即佛心。

逍遙翁云:

掃除六賊淨心基,榮辱悲歡事勿追。專炁至柔窺內景,自然神室產牟尼。

弄丸集云:

天機奧妙難輕吐,顏氏如愚曾氏魯。問渠何處用工夫,只在不聞與不睹。

張三丰云:

真心浩浩無窮極,無限神仙從裏出。世人耽著小形骸,一顆玄珠迷不識。

解迷歌云:

若要真精無漏泄,須淨靈台如朗月。靈台不淨神不清,晝夜工夫休斷絕。

北塔祚云:

切忌隨他不會他,大隨此語播天涯。真淨性中纔一念,早是千差與萬差。

橫川拱云:

洞水無緣會逆流,見他苦切故相酧。西來祖意寔無意,妄想狂心歇便休。

草堂禪師云:

斷臂覓心心不得,覓心無得始安心。心安後夜雪庭際,滿目瑤花無處尋。

佛國禪師云:

心心即佛佛心心,佛佛心心即佛心。心佛悟來無一物,將軍止渴望梅林。

華嚴經偈云:

若人欲識佛境界,當淨其意即虛空。遠離妄想及諸取,令心所向皆無礙。

寶積經頌云:

諸佛從心得解說,心者清淨名無垢。五道鮮潔不受染,有解此者成大道。

圓悟禪師云:

佛佛道同同至道,心心真契契真心。廓然透出威音外,地久天長海更深。

世奇首座云:

諸法空故我心空,我心空故諸法同。諸法我心無別體,只在而今一念中。

張拙秀才云:

光明寂照遍河沙,凡聖原來共一家。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才動被雲遮。

中峰禪師云:

從來至道與心親,學到無心道即真。心道有無俱泯絕,大千世界一閑身。

張無夢云:

心在靈關身有主,氣歸元海壽無窮。

白沙先生云:

千修千處得,一念一生持。

彭鶴林云:

神室即是此靈合,中有長生不死胎。

永明延壽云:

有念即生死,無念即泥洹。

胡敬齋云:

無事時不教心空,有事時不教心亂。

道玄居士云:

一出便收來,既歸須放下。

羅念庵云:

毋以妄念伐其心,母以客氣傷元氣。

莎衣道人云:

心若在腔子裏,念不出總持門。

白樂天云:

自從苦學空門法,消盡平生種種心。

淨業禪師云:

動不忘於觀照,靜不忘於止息。

韜光集云:

心在是念亦在是,動如斯靜也如斯。

沖妙云:

身不動而心自安,心不動而神自守。

徐無極云:

性從偏處克將去,心自放時收拾來。

佛印云:

一念動時皆是火,萬緣寂處即生春。

陶宏景云:

修心要作長生客,煉性當如活死人。

無着禪師云:

明即明心空寂,見即見性無生。

華嚴經云:

若能諦觀心不二,方見毗盧清淨身。

華嚴頌云:

始從一念終成劫,悉依眾生心想生。

馬丹陽云:

若能長守彎彎竅,神自靈明氣自充。

丘長春云:

當時一句師邊得,默默垂簾仔細看。

慧日禪師云:

一念照了一念之菩提也,一念晏息一會之涅槃也。

以上數語,皆成仙作聖之要、入道入德之門也。首阿難多聞總持積歲不登聖果,息緣返照,暫時即證無生。蓋凡夫之心,終日趣外,愈遠愈背。唯返照者,檢情攝念,攝念安心,安心養神,養神歸性。即魏伯陽所謂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是也。咦!煉礦成金得寶珍,煉情歸性合天真。相逢此理,交談者千萬人中無一人。

退藏沐浴工夫

洗心退藏圖
 
洗心退藏圖

易之洗心退藏於密這句話頭,唐宋神仙謂之沐浴,近代諸人標為艮背,總只是這個道理,這個竅妙。原夫心屬乎火,而藏之以背之水者,洗之之義也,心居乎前,而藏之以背之後者,退之之義也。

故初機之士,降伏其心,束之太緊,未免有煩燥火炎之患,是以暫將心火之南而藏背水之北,水火互相交養,自然念慮不生。即白玉蟾所謂洗心滌慮為沐浴是也。

然沐浴雖為洗心之法,艮背雖有止念之功,二理是則是矣,皆未到實際之地。此向上一著,千聖秘而不傳後世。學徒所以罕聞、罕遇。人若明得此竅,真可以奪神功,改天命。

古仙有言曰: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徑路此為尊。以其上通天穀,下達尾閭,中通心腎,召攝靈陽,救護命寶。此非修行徑路而何?吾人未有此身,先有此息,此身未滅,此息先滅,此又非修行正路而何?

原人受生之初,在胞胎內隨母呼吸,受氣而成此縷,與母聯屬,漸吹漸開,中空如管,通氣往來,前通於臍,後通於腎,上通夾脊泥丸,至山根而生雙竅,由雙竅下至準頭,而成鼻之兩孔,是以名曰鼻祖。

斯時,我之氣通母之氣,母之氣通天地之氣,天地之氣通太虛之氣,竅竅相通,無有隔閡。及乎氣數滿足,裂胞而出,剪斷臍帶,?地一聲,一點元陽落於立命之處。自此後天用事,雖有呼吸往來,不得與元始祖氣相通。人生自幼至老,未有一息駐於其中。凡夫塵生塵滅,萬死萬生,只為尋不著來時舊路耳。

太上立法,教人修煉而長生者,由其能奪天地之正氣。人之所以能奪天地之正氣者,由其有兩孔之呼吸也。所呼者自己之元氣從中而出,所吸者天地之正氣從外而入。人若根源牢固,呼吸之間,亦可以奪天地之正氣而壽綿長。人若根源不固,精竭氣弱,所吸天地之正氣隨呼而出,身中元氣不為己之所有,反為天地所奪。何也?蓋為呼吸不得其門而入耳。

一切常人,呼吸皆從咽喉而下,至中脘而回,不能與祖氣相連,如魚飲水而口進腮出,即莊子所謂,眾人之息以喉是也。

若是至人,呼吸直貫明堂而上,至夾脊而流入命門,得與祖氣相連,如磁吸鐵,而同類相親。即莊子所謂,真人之息以踵是也。踵者,其息深深之義。既得深深,則我命在我,而不為大冶陶鑄矣。

今之人,有調息、數息、抑息、閉息,皆是隔靴搔癢,不得到于玄竅。

此竅初凝,就生兩腎,次生其心。其腎如藕,其心如蓮,其梗中通外直,拄地撐天。心腎相去八寸四分,中餘一寸二分,謂之腔子裏是也,乃心腎往來之路,水火既濟之鄉。

欲通此竅,先要存想山根,則呼吸之氣漸次通夾脊,透混元,而直達於命府,方才子母會合,破鏡重圓,漸漸擴充,則根本完固,救住命寶,始可言其修煉。按了真子曰:欲點常明燈,當用添油法。尹師曰:涵養本原為先,救護命寶為急。又曰:一息尚存,皆可複命。人若知添油之法,續盡燈而複光明,即如得返魂之香,點枯荄而重茂盛。所以云:油乾燈滅,氣絕身亡。然非此竅則不能添油,非添油則不能接命,命不接則留性不住,性不住忽一旦無常到來,則懵懵然而去矣。故呂公曰:嗇精宜及早,接命莫教遲。果然是接之則長生,不接則夭死。

蓋人稟天地氣數有限,不知保養,自暴自棄,如劉海蟾云:朝傷暮損迷不知,喪亂精神無所據;細細消磨漸漸衰,耗竭元和神乃去。闔辟之機一停,呼吸之氣立斷。嗚呼!生死機關,其速如此,世人何事而不肯回心向道耶?

況此著工夫最是簡易,不拘行住坐臥,常操此心,退藏夾脊之竅,則天地之正氣可扯而進,與己混元真精凝結丹田,以為超生之本。蓋以天地無涯之元炁,而續我有限之形軀,不亦易乎?

學者只要認定此竅,守而不離,久久純熟,則裏面皎皎明明,如月在水相似,自然散其邪火,銷其雜慮,降其動心,止其妄念。妄念既止,真息自現,真念無念,真息無息。息無則命根永固,念無則性體恒存。性存命固、息念俱銷,此性命雙修之第一步也。

嗟乎!人生如無根之樹,全憑氣息以為根株,一息不來,命非己有。故欲修長生者,必固其氣。氣固則身中之元氣不隨呼而出,天地之真氣恒隨吸而入。久之,胎息定,鄞鄂成,而長生有路矣。

此段當與第三節蟄伏藏氣穴同看。

玉液煉形法則

玉液煉形圖
 
玉液煉形圖

初學之人,平素勞碌,乍入圜中,一旦安逸。逸則四肢不運動,安則百節不流通。以致脈絡壅塞,氣血凝滯,此通關蕩穢之法不能無也。

此法先用行氣主宰,照在玄膺一竅。此竅可通氣管,即黃庭經所謂,玄膺氣管受精符是也。少傾,則津液滿口,如井水然,微漱數遍,徐徐以意引下重樓,漸達膻中、尻尾、中脘、神闕,至氣海而止。就從氣海分開兩路,至左右大腿,從膝至三裏,下腳背及大拇指,又轉入湧泉,由腳跟腳彎循大腿而上至尾閭,合作一處,過腎堂、夾脊、雙關,分送兩肩、兩膀、兩臂至手背,由中指轉手掌,一齊旋回過手腕,由胸旁曆腮後,從腦灌頂,複下明堂、上齶,以舌迎之,至玄膺而止。此為一轉畢。稍停又眼前行功,則壅滯之處漸次疏通,不唯貫穿諸經,亦能通達諸竅。即心印經所謂,七竅相通,竅竅光明是也。

蓋吾人靈明一竅,六合而內,六合而外,本無不周,本無不照,其不能然者,為形所礙耳。直要煉到形神俱妙,方才與道合真。

夫行氣用眼者何也?故施肩吾曰:氣是添年藥,心為使氣神;若知行氣主,便是得仙人。昔人謂,目之所至,心亦至焉。心之所至,氣亦至焉。斯言確之矣。

煉形用液者何也?道家謂之蕩穢。玉液是津,玉池是口。黃庭內景云:口為玉池太和官,漱咽靈液災不幹,體生光華炁香蘭,卻滅百邪玉鍊顏。審能修之登廣寒。蓋液中有氣,氣中有液,液氣相生,日充月盛,為金液之基,作潤身之寶。況能穿關透節,無處不到。古歌曰:華池神水頻吞咽,紫府元君直上奔,常使氣通關節透,自然精滿穀神存。

夫玄膺一竅,乃是津液之海,生化之源,灌溉一身,皆本於此。故太上云:舌下玄膺生死岸,子若遇之升天漢。法華經頌云:白玉齒邊流舍利,紅蓮香上放毫光,喉中甘露涓涓潤,心內醍醐滴滴涼。此乃小玉液煉形法也。

人之孔竅,所以通乎其虛,達乎其氣,而周流於一身之內焉,一或有所蔽塞,則為瘀痰、為壅血,而一身脈絡不能相通,便生疾病。今以此法日行三、五次,但得氣血流通,百脈和暢,病即去矣。止而勿行。此與退藏救護是為表裏,二段並行而不相悖。

夫涵養本原雖是去情識,實除生滅心。心無生滅,身無生滅定矣。欲除生滅心,必自無念始,無念之積習純熟,足可致無夢。無念之靜定純熟,足可致無生。無夢乃現在之大事也,無念乃末後之大事也。無生則不造,無夢則不化,不造不化,即不生不滅也。

夫學道之士,不患不成,唯患不勤。苟能專精而勤,未有學而不得也。設使立志不堅,信道不篤,朝為而夕改,始勤而中輟,悅於須臾,厭于持久,欲望與天齊壽,不亦難乎?

內觀經云:知道易,信道難;信道易,行道難;行道易,得道難,得道易,守道難。若使不難,則滿市皆神仙矣。安足為異耶?

蓋修道者,如農夫之去草一般,務拔其根,則吾心天真種子自然發生矣。況此一字法門,徹首徹尾,甚易行,甚有驗。小而試之,可以卻病延年,大而用之,可以超凡入聖,在學者用功深淺何如耳。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二節口訣[编辑]

安神祖竅翕聚先天

安神祖竅圖
 
安神祖竅圖

(內附法輪自轉、龍虎交媾二法)

祖竅真際,舉世罕知,不得師傳,儼似暗中射垛。

蓋祖竅者,乃老子所謂玄牝之門也。悟真篇云:要得穀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所以紫陽言:修煉金丹,全在玄牝。於四百字序云:玄牝一竅,而採取在此,交媾在此,烹煉在此,沐浴在此,溫養在此,結胎在此,至於脫胎神化,無不在此。修煉之士,誠能知此一竅,則金丹之道盡矣,所謂得一而萬事畢者是也。

然而丹經大都喻言,使學者無所歸著。前輩指為先天主人、萬象主宰、太極之蒂、混沌之根、至善之地、凝結之所、虛無之穀、造化之源、不二法門、甚深法界、歸根竅、複命關、中黃宮、希夷府、總持門、極樂國、虛空藏、西南鄉、戊己門、真一處、黃婆舍、守一壇、淨土、西方、黃中、正位、這個、神室、真土、黃庭,種種異名,難以悉舉。

然此一竅在身中求之,非口、非鼻、非心、非腎、非肝,非肺、非脾胃、非臍輪、非尾閭、非膀胱、非穀道、非兩腎中間一穴、非臍下一寸三分、非明堂泥丸、非關元氣海,然則果何處耶?

純陽祖師云:玄牝玄牝真玄牝,不在心兮不在腎,窮取生身受氣初,莫怪天機都泄盡。且以生身之理言之,父母一念將媾之際,而圓陀陀、光燦燦,先天一點靈光撞於母胞,如此○而已。懦謂之仁,亦曰無極。釋謂之珠,亦曰圓明。道謂之丹,亦曰靈光。皆指此先天一氣、混元至精而言,實生身之原、受氣之初、性命之基、萬化之祖也。及父母交罷,精血包羅於外,如此◎而已,即吾儒所謂太極是也。由是而五臟,由是而六腑,由是而四肢,由是而百骸,由是而能視、能聽、能持、能行,由是而能仁、能義、能禮、能智,由是而能聖、能神、能文、能武,究竟生身本原,皆從太極中那一些兒發出來耳。

參同契云:人所稟軀體,本一無。元精雲布,因炁托。初炁一疑定,玄牝立焉。上結靈關,下結氣海。靈關藏覺靈性,氣海藏生氣命。性命雖分龍虎二弦,而性命之根則總持于祖竅之內。

故老子曰: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何以謂之玄牝之門而曰天地根也?豈非吾身之天地、吾身之玄牝耶?吾身天地之根、吾身玄牝之根耶?吾身玄牝之門、吾身天地之門耶?而天地之門之所從出者,獨不有所謂先天地生而為天地之根乎?故天地之根,乃天地之所由以分天而分地也,而玄牝之門之所從出者,獨不有所謂先玄牝生而為玄牝之根乎?故玄牝之根,乃玄牝之所由以分玄而分牝也。

何以謂之玄也?豈非從有名之母中發出來也?何以謂之玄之又玄?豈非從無名之始中發出來也?

無名之始,釋氏指為不二法門;子思曰其為物不二,則其生物不測;莊子曰昭昭生於冥冥,有倫生於無形。而欲悟性以見性者,其將求之昭昭而有倫乎?抑亦求之冥冥而無形乎?

冥冥無形,莫窺其朕。吾儒所謂無聲無臭,釋氏所謂威音王已前是也。然則何以謂之王,而其所以主張威音者,太極也,故謂之王。

余於是而知學仙學佛者,但覓其王之所在而尊之爾,即尊王矣,而又且並其王而無有之,是遡太極而還於無極也。無極者,真中也。故曰聖聖相傳在此中,此中就是堯舜久執之中、孔子時中之中、子思未發之中、易之黃中通理之中、度人經之中理五炁之中,釋迦之空中之中,老子之守中之中。

然中字有二義。若曰中有定在者,在此中也。若曰中無定在者,乾坤合處乃眞中也。以其可得而久執也,故曰有定在。然豈特在此一身之內為然也?是雖一身之外,而遍滿天地,亦皆吾心之中也。又豈特在此天地之內為然也?是雖天地之外,而遍滿虛空,亦皆吾心之中也。

易曰:周流六虛。然周流於六虛之外,而非不足,退藏於一身之竅,而非有餘。故曰一竅能納太虛。空中道經云:天之極上處距地之極下處,相去八萬四千里。而天地之中,適當四萬二千里之中處也。若人身一小天地也,而心臍相去亦有八寸四分,而中心之中,適當四寸二分之中處也。此竅正在乾之下、坤之上、震之西、兌之東,八脈九竅、經絡聯輳、虛閑一穴,空懸黍珠,是人一身天地之正中,乃藏元始祖炁之竅也。

若知竅而不知妙,猶知中而不知一。昔人有言曰:心是地而性是王,竅是中而妙是一。一有數種,有道之一、有神之一、有氣之一、有水之一、有數之一、有一貫之一、有協一之一、有精一之一、有唯一之一、有守一之一、有歸一之一。歸一者,以其一而歸乎其中也。守一者,以其一而守乎其中也。有中則有一,一而非中,則非聖人之所謂一也。有一便有中,中而非一,則非聖人之所謂中也。故孔子之一,以其中之一而貫之也。堯舜之中,以其一之中而執之也。伏羲氏之河圖而虛其中者,先天也,乃吾身祖竅之中也。

孔子曰:先天而天,弗違。

老子曰:無名天地之始。

即釋氏所謂:茫乎,無朕一片,太虛是也。

神禹氏之洛書而實其中者,後天也,乃吾身祖竅之一也。

孔子曰:後天而奉天時。

老子曰:有名,萬物之母。

即道家所謂,露出端倪,一點靈光是也。

然而河圖中矣,中而未始不一。洛書一矣,一而未始不中。中包乎一,一主乎中,豈非精微之妙理、無為之神機耶?

道德經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洞玄經曰:丹書萬卷,不如守一。一者,生生不息之仁也。

中庸曰:修道以仁。

論語曰:天下歸仁。

禮記曰:中心安仁。

周易曰:安土敦仁。

予常譬之果實之仁,中有一點者,太極也。而抱之兩者,一陰一陽也。

易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故易也者,兩而化也。太極也者,一而神也。以此一點之神而含養于祖竅之中,不得勤,不得怠,謂之安神祖竅,非所以複吾身之乾元乎?以此一點之仁,而敦養於坤土之中,而勿忘,而勿助,謂之安土敦仁,非所以立吾身之太極乎?

又若蓮子之屬中,有一條而抱之兩片者,非所謂一以貫之邪?一而二、二而三、三生萬物。故張紫陽云:道是虛無生一炁,便從一炁產陰陽,陰陽再合成三體,三體重生萬物昌。

昔文始先生問于老子曰:修身至妙至要,載于何章?老子曰:在於深根固蒂,守中抱一而已。

何謂守中?曰:勤守中,莫放逸,外不入,內不出,還本源,萬事畢。故老子所謂守中者,守此本體之中也。儒之執中者,執此本體之中。釋之空中者,本體之中,本洞然而空也。

老子所謂抱一者,抱此本體之一也。釋之歸一者,歸此本體之一也。儒之一貫者,以此本體之一而貫之也。

唯精唯一者,易之所謂精義入神者是也。久執厥中者,記之所謂王、中心、無為、以守至正者是也。曰王、中心者,蓋以一點之仁,主此中心之中,而命之曰王,所謂天君者是也。夫何為哉?以守至正而已矣。命由此立,性由此存,此兩者同出異名,原是竅中舊物。如今複返竅中,則蒙莊所謂南海之倏,北海之忽,相遇於混沌之地矣。

修丹之士,不明祖竅,則真息不住而神化無基,藥物不全而大丹不結。蓋此竅是總持之門、萬法之都,亦無邊傍,更無內外,不可以有心守,不可以無心求。以有心守之則著相。以無心求之則落空。若何可也?受師訣曰:空洞無涯是玄竅,知而不守是工夫。常將真我安止其中,如如不動、寂寂惺惺、內外兩忘、渾然無事,則神戀氣而凝,命戀性而住,不歸一而一自歸,不守中而中自守。中心之心既實,五行之心自虛,此老子抱一守中、虛心實腹之本旨也。

張紫陽云:

虛心實腹義俱深,只為虛心要識心。

劉海蟾云:

中央神室本虛閑,自有先天真氣到。

呂純陽云:

守中絕學方知奧,抱一無言始見佳。

徐佐卿云:

倏忽遨遊歸混沌,虎龍蟠距入中黃。

正陽翁云:

要識金丹端的處,未生身處下功夫。

如如居士云:

坤之上,乾之下,中間一寶難酬價。

李清庵中和集云:

兩儀肇判分三極,乾以直專坤辟翕。天地中間玄牝門,其動愈出靜愈入。

王玉陽雲光集云:

穀神從此立天根,上聖強名玄牝門。點破世人生死穴,真仙於此定乾坤。

譚處端水雲集云:

陰居於上陽居下,陽氣先升陰氣隨。配合虎龍交媾處,此時如過小橋時。

河上公過明集云:

杳杳冥冥開眾妙,恍恍惚惚葆真竅。斂之潛藏一粒中,放之彌漫六合表。

張紫陽悟真篇云:

震龍汞自出離鄉,兌虎金生在坎方。二物總因兒產母,五行全要入中央。

張景和枕中記云:

混元一竅是先天,內面虛無理自然。若向未生前見得,明知必是大羅仙。

葛仙翁玄玄歌云:

乾坤合處乃真中,中在虛無甚空闊。簇將龍虎竅中藏,造化樞機歸掌握。

羅公遠弄九集云:

一竅虛無天地中,纏綿秘密不通風。恍惚杳冥無色象,真人現在寶珠中。

天來子白虎歌云:

玄牝之門鎮日開,中間一竅混靈台。無關無鎖無人守,日月東西自往來。

張鴻蒙還元篇云:

天地之根始玄牝,呼日吸月持把柄。隱顯俱空空不空,尋之不見呼之應。

高象先金丹歌云:

其一之道何所云,莫若先敲戊己門。戊己門中有真水,真水便是黃芽根。

丁野鶴逍遙遊云:

三教一元這個圈,生在無為象帝先。悟得此中真妙理,始知大道祖根源。

蕭紫虛大丹訣云:

學人若要覓黃芽,兩處根源共一家。七返九還須識主,工夫毫髮不容差。

李靈陽祖竅歌云:

個個無生無盡藏,人人本體本虛空。莫道瞿曇名極樂,孔顏樂亦在其中。

陳致虛轉語偈云:

一者名為不二門,得門入去便安身。當年曾子一聲唯,誤了閻浮多少人。

薛紫賢虛中詩云:

天地之間猶橐籥,橐籥須知鼓者誰。動靜根宗由此得,君看放手有風無。

呂祖純陽文集云:

陰陽二物隱中微,只為愚徒自不知。實實認為男女是,真真說做坎離非。

李道純無一歌云:

道本虛無生太極,太極變而先有一。一分為二二生三,四象五行從此出。

壽涯禪師語錄云:

陀羅門啟妙難窮,佛佛相傳只此中。不識西來真實義,空穿鐵履走西東。

馬丹陽醉中吟云:

老子金丹釋氏珠,圓明無欠亦無餘。死戶生門宗此竅,此竅猶能納太虛。

曹文逸大道歌云:

借問真人何處來,從前原只在靈台。昔年雲霧深遮蔽,今日相逢道眼開。

劉長生仙藥集云:

一竅虛空玄牝門,調停節候要常溫。仙人鼎內無他藥,雜礦銷成百煉金。

李道純中和集云:

乾坤闔辟無休息,離坎升沉有合離。我為諸君明指出,念頭復处立丹基。

劉海蟾見道歌云:

函谷關當天地中,往來日月自西東。試將寸管窺玄竅,虎踞龍蟠氣象雄。

無心昌老秘訣云:

自曉穀神通此道,誰能理性欲修真。明明說向中黃路,霹靂聲中自得神。

玉蟾白真人云:

性之根,命之蒂,同出異名分兩類。合歸一處結成丹,還為元始先天炁。

緣督趙真人云:

虛無一竅正當中,無生無滅自無窮。昭昭靈靈相非相,杳杳冥冥空不空。

紫陽張真人金丹序云:

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氣穴,內有坎離精。

瑩蟾李真人道德頌云:

闔辟應乾坤,斯為玄牝門。自從無出入,三界獨稱尊。

司馬子微云:

虛無一竅號玄關,正在人身天地間。八萬四千分上下,九三六五列循環。大包法界渾無跡,細入塵埃不見顏。這個名為祖炁穴,黍珠一粒正中懸。

以上口訣,皆發明祖竅之妙。

老子曰: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

莊子曰:樞得其環中,以應無窮坤。

曰:正位居體鼎。

曰:正位凝命艮。

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而孟子亦曰:立天下之正位,惟此正位也。以言乎其大,則足以包羅乎天地而無外。故謂之廣居而大道從此出矣。

毛詩曰:秉心塞淵。

太玄經曰:藏心於淵,美厥靈根。

參同契曰: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曰塞、曰藏,潛而守之之義也。然而浮游二字不可不知也。浮游者,優遊也。即孟子之所謂勿忘勿助也,釋氏所謂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亦此義也。

法輪自轉工夫

法輪自轉圖
 
法輪自轉圖

三教法門,同途異轍,跡雖分三,理則一也。如此着工夫,釋家謂之法輪,道家謂之周天,儒家謂之行庭。

易曰: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行庭者,天行健之之行也。天之行也,日一周天,何其健與。若吾身亦一小天地者,周天之行健也。

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然吾身中之黃庭太極立焉,而天則旋乎其外而往來之不窮矣。艮曰時止則止,太極立焉。時行則行,周天行焉。

又不觀之系辭乎,系辭曰: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又曰:寒暑相推而歲成焉。又曰:屈伸相感而利生焉。此行庭之心法也。

何為立極?即前所謂心中之仁安於中心之中而為土。中者,以敦養之,自有消息真機。而身心性命相為混合矣。

一屈一伸,一往一來,真有若日月之代明,寒暑之錯行,其殆天運之自然,是亦吾身之一天地也。

始而有意,終於無意。起初用意引氣旋轉由中而達外,由小而至大,口中默念十二字訣曰:白虎隱於東方,青龍潛於酉位。一句一圈,數至三十六遍而止。及至收回,從外而旋內,從大而至小,亦念訣曰:青龍潛于酉位,白虎隱於東方。亦數三十六遍,複歸太極而止,是為一周天也。久則不必用意,自然璇璣不停,法輪自轉,真個有歇手不得處。

全陽子云:與日月而周回,同天河而輪轉。輪轉無窮,壽命無極。

鳴道集云:安閒自得長生道,晝夜無聲轉法輪。

韓逍遙云:法輪要轉常須轉,只在身中人不見,駕動之時似日輪,日輪向我身中轉。

又云:法輪轉得莫停留,念念不離輪自轉。

當其轉也,滃然如雲霧之四塞,颯然如風雨之暴至,恍然如晝夢之初覺,渙然如沉屙之脫體。精神冥和,如夫婦之交接;骨肉融和,如澡浴之方起。

易曰: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肢。斯言信矣。

龍虎交媾法則

龍虎交媾圖
 
龍虎交媾圖

夫人也,坎離交則生,分則死,此理之必然,無一人不如此者。

蓋離三為陽,而居南,外陽而內陰也,謂之真汞。坎三為陰,而居北,外陰而內陽也,謂之真鉛。故紫陽真人云:日居離位反為女,坎配蟾宮卻是男。此言坎之男、離之女,猶父之精、母之血也;日之鳥、月之兔也;砂之汞、鉛之銀也;天之玄、地之黃也。此數者,皆指示龍虎二氣也。

參同契曰:離已日光,坎戊月精。故離之已象龍之弦氣也,坎之戊象虎之弦氣也。夫戊與己是黃庭真土之體,因太極一判,分居龍虎二體之中。修丹之士,若欲返其本,複其初,使龍虎歸於鼎中,情性歸於竅內,當用龍從火裏出、虎向水中生之二訣。則炎烈火中出飛龍之矯矯,泓澄水底躍走虎以耽耽,始得龍虎相交,向鴻蒙而潛歸混沌。繼則夫妻合體,從恍惚而竟入虛無、共至黃房,互相吞啖,兩情留戀,二氣交加,有如天地之媾精、日月之交光,盤旅于祖竅之間,自然複此先天未判之氣而成混元真一之精。為大藥之根原,作還丹之基本也。

原夫龍之情性常在於戊,虎之精性常在於已。只緣彼此各有土氣,二土合併而成刀圭,是以坎離交而地天泰,龍虎交而戊合己也。戊己合為一體,則四象會合而產大藥也。

易曰:天地氤氳,萬物化醇;男女媾精,萬物化生。天地以陰陽交媾而生物,丹法以陰陽交媾而生藥。蓋未有不交媾而用以成造化者也。

玉芝書云:玄黃若也無交媾,爭得陽從坎下飛。是乃作丹之大端,修仙之第一義也。若天地之氣不氤氳,則甘露不降,坎離之體不災並,則黃芽不生。龍虎二弦之氣不會合,則真一種子不產。真一種子不產,則將何者為把柄而凝成金液大丹耶?

然交媾之理有二,有內交者,有外交者。坎離、龍虎交,內交也,產藥也。乾坤子午交,外交也,結丹也。此二法天淵不同,學者有細辨之。

張紫陽云:既驅二物歸黃道,爭得金丹不解生。是此義也。

呂純職云:二物會時為道本,五行全處得丹名。是此義也。

陳抱一云:戊已乍交情性合,坎離才媾龍虎降。是此義也。

張用成云:虎躍龍騰鳳浪粗,中央正位產玄珠。是此義也。

張平叔金丹四百字云:龍從東海來,虎向西山起,兩獸戰一場,化作一泓水。亦此義也。

夫龍虎交媾者乃三元合一之法也,所以會乾坤、交坎離、簇陰陽、合性命,使二者複變而為一。以至九宮、八卦、七政、六位、五行,四象、三才之生於二者,莫不皆歸於二矣。一者,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是也。大哉!一乎!以其流行謂之炁,以其凝聚謂之精,以其妙用謂之神。

始因太極一判分居二體之中,日遠目疏,卒至危殆。是以聖人,則天地之要,知變化之源,取精于水府,召神于靈關。使歸玄牝竅中,得與祖炁聚會,三家相見,合為一體。先則凝神於混沌,次則寂照含虛空。抱一無離,是為返本還原之妙道也。

書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唯精惟一,允執厥中。蓋言心與精而為一,而會歸於黃中之中。而允執之者,此堯舜之所以開道統之傳,而為萬古聖學之宗也。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三節口訣[编辑]

蟄藏氣穴眾妙歸根

蟄藏氣穴圖
 
蟄藏氣穴圖

(內附行、住、坐、臥四法)

前節言翕聚乃守中抱一之工夫,此節言蟄藏則深根固蒂之口訣。翕聚、蟄藏相為表裏,非翕聚則不能發散,非蟄藏亦不能發生,是此二節一貫而下,兩不相離者也。

此決無他,只是將祖竅中凝聚那點陽神下藏於氣穴之內,謂之送歸土釜,牢封固。又謂之凝神入氣穴。此穴有內外兩竅,外竅喻桃杏之核,內竅譬核中之仁。古仙有曰:混沌生前混沌圓,個中消息不容傳,劈開竅內竅中竅,踏破天中天外天。

此竅中之竅,釋尊標為空不空,如來藏。老君名之玄又玄。眾妙門海蟾亦曰無底,曰橐有孔,曰籥中間一竅。無人摸著,此指竅中之竅而言也。是竅也,為陰陽之源,神氣之宅,胎息之根,呼吸之祖。

胎者,藏神之府。息者,化胎之源。胎因息生,息因胎住。而竅中之竅,乃神仙長胎住息之真去處也。然天地之大辦一胎也。而日月之往來,斗柄之旋轉者,真息也。又不觀三氏之書乎?易經曰:成性存存,道義之門。道德經曰:玄之又玄,眾妙之門。遺教經曰:制之一處,無事不辨。皆直指我上真人呼吸處言之。

然則真人呼吸處果何處耶?吾昔聞之經曰:藏元精之窅冥府,結胎息之丹元宮,上赤下黑,左黑右白,中央黃暈之間,乃真人呼吸之處。正當臍輪之後,腎堂之前,黃庭之下,關元之上,即黃庭經所謂上有黃庭下關元,後有幽闕前命門是也。

廖蟾暉云:前對臍輪後對腎,中間有個真金鼎是也。即識此處,即將向來所凝之神而安於竅中之竅,如龜之藏,如蛇之蟄,如蚌之含光,如蟾之納息,綿綿續續,勿忘勿助,若存而非存,若無而非無,引而收之。于無何鄉,運而藏之,於闔辟處少焉。呼吸相含,神氣相抱,結為丹母,鎮在下田。外則感召天地靈陽之正氣,內則擒制一身鉛汞之英華。如北辰所居,眾星皆拱。久則神氣歸根,性命合一,而大藥孕於其中也。

然凝神調息皆有口訣,不然恐思慮之神妄交於呼吸之氣,結成幻丹,而反害藥物矣。所以仙翁云:調息要調真息息,煉神須煉不神神。

黃帝陰符經曰:人知其神之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不神者,性也。蓋性者,神之根也。神本於性,而性則未始神。神中炯炯而不昧者,乃是真性也。

仙姑大道歌曰:我為諸君說端的,命蒂從來在真息。真息者,命也。蓋命者,氣之蒂也。蒂本於命,而命則未始氣。氣中氤氳而不息者,乃是真命也。

這個不神之神,與那個真息之息,他兩個方才是真夫妻、真陰陽、真龍虎、真性命。紐結做一團,混合為一處,打成作一片,煆煉在一爐,或名之曰牛女相逢、又曰牝牡相從、又曰烏免同穴、又曰日月同宮、又曰魂魄相投、又曰金火混融,究而言之,不過凝神合氣之法耳。

是以神不離氣,氣不離神,吾身之神氣合,而後吾身之性命見矣。性不離命,命不離性,吾身之性命合,而後吾身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見矣。崔公入藥鏡曰:是性命,非神氣,權而言之則二,實而言之則一。神氣固非二物,性命則當雙修。而雙修之旨,久失其傳,以至玄禪二門,五爭高下。

劉海蟾云:真個佛法便是道,一個孩兒兩個抱。

清和翁曰:性命雙修教外傳,其中玄妙妙而玄。簇將元始歸無始,逆轉先天作後夭。

此端奧妙,非師罔通,口訣玄微,詳載於後。今姑就諸仙所證者而言之,便於初機而易得悟入也。

按白玉蟾云:昔日遇師親口訣,只要凝神入氣穴。氣穴者,內竅也。蟄神于中,藏氣於內,以如來空空之心,合真人深深之息,則心息相依,息調心淨。蓋蘊一點真心於炁中,便是凝神入氣穴之法。神既凝定氣穴,常要回光內照。照顧不離,則自然旋轉,真息一降一升,而水火木金相為進退矣。

仙諺曰:欲得長生,先須久視。久視于上丹田,則神長生;久視于中丹田,則氣長生;久視于下丹田,則形長生。

夫日月之照於天地間,蚌吸之則生珠,頑石蓄之則產玉,何況人身自有日月,豈不能回光內照,結自己之珍珠。產自已之美玉哉?

然而神即火也,氣即水也。水多則火滅,火多則水幹。中年之人,大抵水不勝火者多矣。所以,命宜早接,油要早添。添油之法已載前教護命寶之下。今複進言,則天人一氣之旨盡露矣。

夫天人之際,唯一氣之相為闔辟,相為聯屬已爾,而非有二也。故我而呼也,則天地之氣於焉,而發而散。我而吸也,則天地之氣於焉,而翕而聚。此天人相與之微,一氣之感通者然也。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呼吸於其內也。人能效天地呼吸於其內,亦可與天地同其長久。

曹仙姑云:元和內運即成真,呼吸外施終未了。以口鼻之氣往來者,外呼吸也。乾坤之氣闔辟者,內呼吸也。

蕭了真云:老子明開眾妙門,一開一闔應乾坤。果於罔象無形處,有個長生不死相。此指內呼吸也。

張平叔云:玄牝之門世罕知,休將口鼻妄施為。饒君吐納經千載,爭得金烏搦兔兒。此斥外呼吸也。

外呼吸乃色身上事,接濟後天以養形體。內呼吸以法身上事,栽培先天以養穀神。

蓋內呼吸之息,原從天命中來,非同類之物不能相親。是以聖人用伏炁之法,奪先天地之沖和,逆上雙關。前返乎後,以達本根。使母之氣伏子之氣,子母眷戀於其間,則息息歸根,而為金丹之母矣。

前輩云:伏炁不服氣,服氣須伏炁。服氣不長生,長生須伏炁。炁之積於下者,無地可透,自然升之而上至髓海。積於上者,無處可奔。自然降之而下至海氣。二氣相接,迴圈無端。古先達人得濟長生者,良由有此逆用之法也。

此法自始至終丟他不得。起手時有救護補益之功;第二節有流戊就己之功;第三節有添油接命之功;第四節有助火載金之功;第五節火熾而有接濟之功;第六節胎成而有沐浴之功;第七節溫養而有乳哺之功。嬰兒救出於苦海,此時到岸不須船,這著功夫才無用矣。

且人始生也,一剪肚臍而幾希性命即落在我之真人呼吸處矣;既之而在於天地之間;又既之而在於肉團之心;又既之而散於耳目口鼻四肢百骸。日復一日,神馳氣散,乃死之途也。

故神仙以歸伏法度人,必先教之返本。返本者何?以其散之於耳目口鼻四肢百骸者而複返於肉團之心,謂之涵養本原。又將以肉團心之所涵養者而複返之於天地之間,謂之安神祖竅。又將以天地間之所翕聚者而複返之于真人呼吸處,謂之蟄藏氣穴。日復一日,神凝氣聚,乃生之途也。

古仙曰:屋破修容易,藥枯生不難。但知歸伏法,金寶積如山。此時補完乾體,接續氣數,以全親之所生,以全天之所賦,真汞才有八兩,真鉛始足半斤,若嬰兒心同赤子,陰陽吻合,混沌不分,出息微微,入息綿綿,漸漸入而漸漸柔,漸漸和而漸漸定,久則竅中動息兀然自住,內氣不出,外氣反進,此是胎息還元之初,眾妙歸根之始也。

呂知常曰:一息暫停,方可奪天地造化。

程伊川曰:若非竊造化之機,安能長生?

翁葆光曰:一刻之工夫,可在天地一年之氣數。

此三老者豈虛語哉?益胎息妙凝之時,入無積聚,出無分散,體相虛空,泯然入定。定久,內外合一,動靜俱無,璿機停輪,日月合壁,萬里陰沉春氣合,九霄清澈露華凝。妙矣哉!其陰陽交感之真景象于斯時也。元精吐華,而乾金出礦矣。此系重開混沌,再入胞胎,開無漏花,結菩提果,非夙有仙骨者,不能知此道之妙也。

後有密戶前生門,出日入月呼吸存。此老氏黃庭外景經之口訣也。

只就真人呼吸處,放教姹女往來飛。此李長源混元寶章之口訣也。

內交真炁存呼吸,自然造化返童顏。此許旌陽醉思仙歌之口訣也。

西方金母最堅剛,走入壬家水裏藏。此石杏林還元篇中之口訣也。

要知大道希夷理,太陽移在月明中。此薛紫賢複命篇中之口決也。

先賢明露丹台旨,幾度靈鳥宿桂柯。此劉海蟾還金篇中之口訣也。

兩般靈物天然和,些子神機這裏求。此陳默然崇正篇中之口訣也。

古佛之音超動靜,真人之息自遊絲。此釋鑒源青蓮經中之口訣也。

一息漸隨無念窅,半醒微覺有身浮。此羅念庵胎息篇中之口訣也。

出息不隨萬緣,人息不居蘊界。此般若尊者答東印度國王口訣也。

水銀實滿葫蘆裏,封固其口置深水。此萼綠華氣穴圖中之口訣也。

萬物生皆死,元神死複生。以神歸氣穴,丹道自然成。此石杏林之口訣也。

歸根自有歸根竅,複命寧無複命關。踏破兩重消息子,超凡入聖譬如閑。此李清庵之口訣也。

心思妙,意思玄,臍間元氣結成丹。穀神不死因胎息,長生門戶要綿綿。此群仙珠玉口訣也。

專氣致榮神久留,往來真息自悠悠。綿綿迤邐歸元命,不汲靈泉常自流。此海蟾翁口訣也。

一條直路少人尋,風虎雲龍自嘯吟。坐定更知行氣主,真人之息又深深。此陳致虛口訣也。

圓不圓來方不方,森羅天地暗包藏。如今內外兩層白,體在中央一點黃。此大成集口訣也。

息調心淨守黃庭,一部渾全圓覺經。悟劫此身猶是幻,蒲團坐上要惺惺。此抱樸子口訣也。

經營鄞鄂體虛無,便把元神裏面居。息往息來無間斷,聖胎成就合元初。此陳虛白口訣也。

諦觀三教聖人書,息之一字最簡直。若於息上做功夫,為佛為仙不勞力。思緣達本禪之機,息心明理儒之極,息氣凝神道之玄。三息相須無不克。此李道純中和集中之口訣也。

胎息訣

袁天綱胎息訣

夫元氣者,大道之根,天地之母,一陰一陽,生育萬物。在人為呼吸之氣,在天為寒暑之氣。能改移四時之氣者,戊己也。

春在巽,能發生萬物。夏在坤,能長養萬物。秋在乾,能成熟萬物。冬在艮,能含養萬物。

故學道者,當取四時正氣,納人胎中,是為真種,積久自得,心定,神定,息定,龍親虎會,結就聖胎,謂之真人胎息。太始民胎息訣

夫道,太虛而已矣。天地、日月皆從太虛中來。故天地者,太虛之真胎也。日月者,太虛之真息也。

人能與太虛同體,則天地即我之胎,日月即我之息,太虛之包羅即我之包羅。豈非所謂超出天地、日月之外而為混虛。氏其入歟。

達摩祖師胎息經

胎從伏氣中結,氣從有胎中息。氣入身中為之生,神去離形為之死。知神氣可以長生。固守虛無以養神氣。神行則氣行,神住而氣住。若欲長生,神氣相注,心不動念,無來無去,不出不入,自然常住。勤而行之,是真道路。

張景和胎息訣

真玄真牝,自呼自吸,似春沼魚,如百蟲蟄,灝氣融融,靈風習習,不濁不清,非口非鼻,無去無來,無出無入,返本還原,是真胎息。

王子喬胎息訣

奉道之土,須審子午卯酉四時,乃是陰陽出入之門戶。定心不動,謂之曰禪。神通萬遍,謂之曰靈。智周萬事,謂之曰慧。道元合炁,謂之曰修。真炁歸元,謂之曰煉。龍虎相交,謂之曰丹。三丹同契。謂之曰了。

有志於道者,知此根源,依法修行,自可入于長生大道矣。

許棲嚴胎息訣

凡修道者,常行內觀,遺去三屍,驅除六賊,納氣于丹田,定心於覺海。心定則神寧,神定則氣住,氣住則胎長矣。胎之長者,由於息之住地,無息不胎,無胎不息,住息長胎,聖母神孩。故曰:胎息定而金木交,心意甯而龍虎會也。

王方平胎息訣

凡所修行,先定心炁。心炁定則神凝,神凝則心安,心安則氣升,氣升則境忘,境忘則清靜,清靜則無物,無物則命全,命全則道生,道生則絕相,絕相則覺明,覺明則神通。

經曰:心通萬法皆通,心靜方法皆滅。此我佛如來真定法門者也。學者果能定心氣,凝胎息,則還丹不遠,金液非遙。

赤松子胎息訣

氣穴之問,昔人名之為生門死戶,又謂之天地之根。凝神於此,久之,元氣日充,元神日旺。神旺則氣暢,氣暢則血融,血融則骨強,骨強則髓滿,髓滿則腹盈,腹盈則下實,下實則行步輕健,動作不疲,四肢康健,顏色如桃,去仙不遠矣。

性空子胎息訣

我之本體本自圓明,圓明者是我身中天地之真胎也。我之本體本自空寂。空寂者,是我身中日月之息也。唯吾身之天地有真胎矣,而後天地之胎與我之胎相為混合而胎我之胎,唯吾身之日月有真息矣。而後日月之息與我之息相為混合而息我之息,唯吾身之本體既虛空矣。而後虛空之虛空與我之虛空相為混合而虛空我之虛空。

幻真先生胎息銘

三十六,一咽為先,吐唯細細,納唯綿綿,坐臥亦爾,行立坦然,戒於喧雜,忌以腥膻,假名胎息,實曰內丹,非只治病,決定延年,久久行之,名列上仙。

以上口訣,舉其大略,余者載於丹經,不可得而盡述。此蟄藏工夫其用大矣。謂人之元神,藏於氣穴,猶萬物藏於坤土。神入也,中天氣降而至於地氣,與神合,猶地道之承於天。

參同契曰:恒順地理,承天布宣。

易曰:至哉!萬物資生。

蓋亥月純坤用事之時,時當草木歸根,蟄蟲入戶,閉塞成冬,冬雖主藏,然次年發育之功實胚胎於此。

蓋一陽不生於複而生於坤,坤雖至陰,然陰裏含陽,大藥之生實根只於此。藥將產時,就與孕婦懷胎相似,保完真種,不敢放肆。慎起居,節飲食,忌酒色,戒惱怒。外不役其形骸,內不勞其心志。至於行、住、坐、臥,各各有方,行則措足於坦途,住則凝神於太虛,坐則調丹田之息,臥則抱臍下之珠。故曰行、住、坐、臥不離這個。

行禪圖、立禪圖
 
行禪圖、立禪圖
坐禪圖
 
坐禪圖
卧禪圖
 
卧禪圖

坐不必跌跏,當如常坐。夫坐雖與常人同,而能持孔門心法則與常人異矣。所謂孔門心法者,只要存心在真去處是也。

蓋耳目之竅,吾身之門也。方寸之地,吾身之堂也。立命之竅,吾身之室也。故眾人心處於方寸之地,猶人之處於堂也,則聲色得以從門而搖其中。至人心藏於立命之竅,猶人之處於室也,則聲色無所從入而窺其際,故善事心者,潛室以頤晦而耳目為虛矣。禦堂以聽政,而耳目為用矣。若坐時不持孔門心法,便是坐馳,便是放心。

壇經曰:心念不起名為坐,自性不動名為禪坐,禪妙義端不外此。

古人有言,修道易,煉魔難,誠哉是言也。然色魔、食魔易於制伏,獨有睡魔難煉,是以禪家有長坐不臥之法。蓋人之真元常在夜間走失,苟睡眠不謹,則精自下漏,氣從上泄,元神無依亦棄軀而出,三寶各自驅散,人身安得而久存哉?

至人睡時,收神下藏丹窟,與氣合交,水火互相拘鈐,則神不外馳而氣自安定矣。

今以常人言之,神則寄於目矣。而夜寐既熟,則藏之於腎,至夙興之時,而目之神有不爽然清乎?藉其不夜而腎神豈能清?

今又以天道言之,日則麗之於天矣,而夜淪地中則藏之於海,至啟明之侯,而天之氣有不爽然乎?藉其不夜而海氣豈能清?

此則崔公入藥鏡所謂水火交,永不老是也。

今之人懵而睡,忽然而醒,是何物主之而使之覺也?夫魂與神並則覺,魄與屍合則昏。昏者,死之根。覺者,生之兆。魂屬陽而喜清虛,魄屬陰而好馳騁。魄者,鬼也。魂者,神也。

神則日接之於物,夜形之於夢。黃粱未熟,南柯未寤,一生之榮辱富貴,百歲之悲憂悅樂,備嘗於一夢之間。使其去而不還遊,而不返則生死路隔,幽冥之途絕矣。

由是觀之,人不能自生而其所以生者,夢中之人為之也,不能自死而其所以死者,夢中之人為之也。然不知所以夢,則亦不知所以死,不知所以覺,則亦不知所以生。夢中之有覺者,以夢之中而自有真覺者在焉。死中之有生者,以死之中而自有長生者在焉。是故,因覺知生,因夢知死,知斯二者,可以入道矣。

夫人之覺也,耳其有不能聽乎,目其有不能視乎,手其有不能持乎,足其有不能行乎,心其有不能喜、不能怒乎。而人之睡也,耳固在也,何其不能聽乎?目固在也,何其不能視乎?手固在也,何其不能持乎?足固在也,何其不能行乎?心固在也,何其不能喜、不能怒乎?由此觀之,則其死也,似為無知而無覺矣。

而人之睡而夢也,而夢之時,亦有耳能聽矣,而其聽也,何其不屬於人之耳乎?亦有目能視矣,而其視也,何其不屬於人之目乎?亦有用能持矣,而其持也,何其不屬於人之手乎?亦有足能行矣,而其行也,何其不屬於人之足乎?亦有心能喜、能怒矣,而其喜也、怒也,何其不屬於人之心乎?由此觀之,則其死也,似為有知而有覺矣。

然死生通乎晝夜之道、夢覺之常者乎?古之真人,其覺也,無憂;其寐也,無夢。故無夢地位,非道成之後不能到也。然初機之士,煉心未純,昏多覺少,才一合眼,元神離腔,睡魔入舍,以致魂夢紛飛,無所不至,不惟神出氣移,恐有漏爐迸鼎之患。

若欲敵此睡魔,須用五龍盤體之法。訣曰:東首而寢,側身而臥,如龍之蟠,如犬之曲,一手曲肱枕頭,一手直摩臍腹,一隻腳伸,一隻腳縮,未睡心,先睡目,致虛極,守靜篤,神氣自然歸根,呼吸自然含育,不調息而息自調,不伏氣而氣自伏。依此修行,七祖有福。陳希夷己留形于華山,蔣青霞曾脫殼于王屋。此乃臥禪的旨,與那導引之法不同。功夫到時,自然寢寐神相抱,覺悟候存亡,亦能遠離顛倒夢想。即漆園公所謂,古之真人,其覺也,無憂;其寢也,無夢是矣。

然雖睡熟,常要惺惺,及至醒來,慢慢輾轉,此時心地湛然,良知自在,如佛境界。正白樂天所云:前後際斷處,一念未生時,此際若放大,靜一場效驗。真有不可形容著。昔尹師靜室中有一聯云:覺悟時切不可妄想,則心便虛明。紛擾中亦只如處常,則事自順遂。

李真人滿江紅詞云:好睡家風,別有個睡眠三昧。但睡裏心誠,睡中澄意,睡法既能知旨趣,便於睡裏調神氣。這睡功,消息睡,安禪少人會。

又敵魔詩云:坐中昏睡怎禁它,鬼面神頭見也麼。昏散皆因由氣濁,念緣未斷屬陰多。漸來水面侵堤岸,風定江心絕浪波。性寂情空心不動,坐無昏散睡無魔。

上古之人,有息無睡。故曰:向晦入晏,息若一覺。睡熟陽光盡為陰濁所陷,就如死人一般,若知晏息之法,當向晦時。耳無聞,目無見,口無言,心無累,鼻息無喘,四肢無動。那一點元神真氣相依相戀,如爐中種火相似。久久純熟,自然神滿不思睡,氣滿不思食,精滿不思欲,元炁自聚,真精自凝,胎嬰自棲,三屍向滅,九蟲自出,所謂睡魔不知從何而去矣。其身自覺安而輕,其心自覺虛而靈,其氣自覺和而清,其神自覺圓而明。若此便入長生路,休問道之成不成。

紫中道人答問

客問:坐禪一事如何?

予答曰:咽津納氣,是人行有藥,方能坐化生鼎內。若無真種子,猶將熱火煮空鐺。釋氏云:此是守屍鬼魔磚作鏡的工夫。其言相是而不相非,粵自晉之伯陽、宋之紫陽,絕唱斯道,厥後纘其緒也,即海瓊、紫瓊、黃房、緣督、上陽諸真疊繼,則金丹之草一絲之脈,至今不斷,代不乏人,以接紹三教一源之道統。若言守靜兀坐,乃最下小乘之法,外道惑人之邪徑耳。

客複問:然則畢竟如何?

予曰:子肯大施法財,告天萌願,即當為汝言。

客跽而請曰:弟子曆劫難遇,今生遭逢,原師慈悲,恩莫大焉乎。

曰:子來,吾語汝。子今信誓旦旦,予將妄言之,子勿妄聽之;予以實言之,子勿妄信之,當告汝言。夫精、氣、神三寶,則撐持宇宙,總括陰陽。天地得之而含蓋乾坤,人心得之則修仙做佛。唯有內有外,知之者可以兼而修之,不知者獨修一物。獨修者,乃頑冥之漢也;兼修者,能證仙佛之果也。緣其亂統,則說到此地,未有不望洋而退舍者矣乎。果無疑,當以告子,凡言內外兼修者,其精在遝冥恍惚之中。此精姓金,喚九三郎,諱元晶,號曰金華商夫君,居玉池之西,出入跨虎,乳名嬰兒,晚則喚為金公。凡到鄰家,便稱主人,其情嗜交梨。此乃先天地之精,卻為人之至寶。其炁乃虛無中來,此炁姓白,喚太乙郎,名元炁,號曰:宇宙主宰素練郎君。寄居西川,出入騎白虎,乳名喚真種子,晚則呼白頭老子。到鄰家,便稱父母,好食烏龜而多情。此為先天地之真炁,即是人之至寶。故上陽子曰:既自虛無中來,卻非天之所降,地之所出,又非我身所有,亦非精、亦非血、非草木、非金石,是皆非也。誰得而知之乎?然以先天地之神而言,其神號無位真人,佛云紇利陀耶。佛若認得此神,卻有妙用。此神專主殺人、專主生人。修仙作佛者,必要此神主之,方得。而內經故曰:人身中殆有兩精者,一魂一魄是也。夫隨精往來者,神即是也。白祖云:唯人,頭有九宮,中一宮名曰穀神。神常居其穀,日則接於物,夜則接於夢,神不能安其居也。南柯未斷,黃粱未熟,一生之榮辱富貴,百歲之優悲悅樂,備嘗於一夢之間,使之遊而不返,去而不還,則幽冥之途、隔生死之路絕矣。由是觀之,人不能自生而神生之,人不能自死而神死之。若神長居其谷,人烏得而死乎?紫陽曰:煉神須煉不神神。蓋謂此耳。天穎子曰:雖久學定身,心無五時七候者,促齡穢質,色謝歸空。自云:慧覺複,稱道成,實所失。然可謂謬矣。若言坐禪之士,予所厭聞,故上古聖仙之貴,當于人類中修之,如或未然,乞勿開口,未當醒悟。

============================

 

 

 

 

 

========================

利集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四節口訣[编辑]

天人合發采藥歸壺

採藥歸壺圖
 
採藥歸壺圖

(內附閉任開督,聚火載金二訣)

聞之師曰:人受天地中氣以生原有真種,可以生生無窮,可以不生不滅,但人不能保守,日日消耗,卒至於亡。間知保守,又不知鍛煉火法,終不堅固,易為造化所奪。苟能保守無虧,又能以火鍛煉,至於凝結成丹,如金如玉,可以長生,可以不化。

蓋欲煉此丹,雖以藥物為主,欲采藥物,當在根本用功。何謂根本,吾身中太極是也。

天地以混混沌沌為太極,吾身以窈窈冥冥為太極。天地以此陰陽交媾而生萬物,吾身以此陰陽交媾而生大藥。大藥之生於身,與天地生物不異,總只是陰陽二氣。二施一化而玄黃相交,一稟一受而上下相接,混而為一。故曰:混沌。混沌,乃天地之郛郭窈冥,亦是大藥之胞胎也。

南華經云:至道之精,窈窈冥冥。

道德經云:窈兮冥兮,其中有精。

其精甚真,唯此真精,乃吾身中之真種子是也。以其入於混沌,故名太極,以其為一身造化之始,故名先天,以其陰陽未分,故名一氣;又名黃芽;又名玄珠;又名真鉛;又名陽精。

此精若凝結於天地之間。或為金,或為石,曆千百年而不朽。人能反身而求之,于自己陽精凝結成寶,則與天地相,為無窮金石。奚足比哉。

然此陽精不容易得。蓋人之一身徹上徹下,凡屬有形者,無非陰邪渣濁之物。故雲房真人曰:四大一身皆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

緣督子曰:一點陽精,秘在形山,不在心腎,而在乎玄關一竅。

趙中一曰:一身內外盡皆陰,莫把陽精裏面尋。

丘長春曰:陽中雖是房中得之,而非禦女之術。內非父母所生之軀,外非山林所產之寶。但著在形體上摸索皆不是,亦不可離形體而向外尋求。

若此等語何異水中撈月,鏡裏攀花,真正智過顏閔,實難強猜,是以祖師罕言之,而世人罕知之。不獨今之為然,然古人亦有難知之語。

如玉鼎真人云:五行四象坎和離,詩談分明說與伊。藥生下手功夫處,幾人會得幾人知。

紫陽真人云:此個事,世間稀,豈是等閒人得知?

杏林真人云:神氣歸根處,身心複命時,這些真孔竅,料得少人知。

伯陽真人云:一者,以掩蔽世人莫知之。一者何物也,就是那末發之中,不二之一,即前所謂先天一氣是也。

翠虛篇云:大藥須憑神氣精,采來一處結交成。丹頭只是先天氣,煉作黃芽發玉英。

複命篇云:采二儀未判之氣,奪龍虎始媾之精。閃入黃房,煆成至寶。

崇正篇云:寒淵萬丈睡驪龍,頷下藏珠炯炯紅。謹密不驚方采得,更依時日法神功。

蓋采者,以不采而采之,取者以不取而取之,在於靜定中有非動作可為也。昔黃帝遺其玄珠,使知索,使離珠索,使吃詬索,索之皆不得,乃使罔象,罔象得之。罔象者,忘形之謂也。必忘形罔象,然後先天一氣可得。

擊琅集先天吟云:一片先天號太虛,當其無事見真腴。

又云:若問先天一字無,後天方要著工夫。

何謂先天?寂然不動,窈窈冥冥,太極未判之時是也。何謂後天?感而遂通,恍恍惚惚,太極已判之時是也。

混元寶章云:寂然不動感而通,窺見陰陽造化功。信乎,寂然不動,則心與天通而造化可奪也。

翠虛篇云:莫向腎中求造化,卻煩心裏覓先天。

當其喜怒未發之時,睹聞不及之地,河海默然,山嶽藏煙,日月停景,璿璣不行,八脈歸源,呼吸俱泯,既深入於窈冥之中,竟不知天之為蓋,地之為輿,亦不知世之有人,己之有軀。少焉,三宮氣滿,機動簌鳴,則一劍鑿開混沌,兩手擘裂鴻蒙,是謂無中生有。

甯玄子詩云:不在塵勞不在山,直須求到穹冥端。何謂穹冥端?虛極靜篤之時也。心中無物為虛,念頭不起為靜。致虛而至於極,守靜而至於篤,陰陽自然交媾。陰陽一交,而陽精產矣。

故陳圖南曰:留得陽精,神仙現成。蓋陽梢日日發生,但世人不知翕聚,以致錯而為周身之氣。至人以法追攝,聚而結一黍之珠。釋氏呼為菩提,仙家名曰真種。修性者若不識這個善提子,即圓覺經所謂種性外道是也。修命者若不識這個真種子,即玉華經所謂枯坐旁門是也。

張紫陽曰:大道修之有易難也,知由我,也由天。人若不知藥生,不知採取,不知烹煉,但見其難,不見其易。誠知藥生時候,採取口訣,烹煉功夫,但見其易,不見其難。此兩者在人遇師與不遇師耳。故曰:月之圓存乎口訣,時之子妙在心傳。然時之子,卻有兩說,有個活子時,有個正子時。

昔聞尹師曰:欲求大藥為丹本,須認身中活子時。

又偈云:

因讀金丹序,方知玄牝竅。因讀入藥鏡,只知意所到。

大道有陰陽,陰陽隨動靜。靜則入窈冥,動則恍惚應。

真土分戊己,戊已不同時。已到但自然,成到有作為。

烹煉坎中鉛,配合離中汞。鉛汞結丹砂,身心方入定。

曰動靜,曰窈冥,曰真土,皆是發明活子時之口訣也云。

何謂之動靜?曰寂然不動,返本複靜坤之時也,吾則靜以待之。靜極而動,陽氣潛萌複之時也,菩則動以應之。當動而或雜之以靜,當靜而或間之以動,或助長於其先,或忘失於其後,則皆非動靜之常矣。

夫古之至人,其動也,天行其靜也。淵默當動則動,當靜則靜,自有常法。今之學者,不知丹法之動靜有常。或專主乎動,或專主乎靜。其所謂動者,乃行氣之動;其所謂靜者,乃禪定之靜。二者胥失之矣。

指玄篇不云乎:人人氣血本通流,榮衛陰陽百刻周,豈在閉門學行氣,正如頭上又安頭。曷嘗以行氣為動哉。

翠虛篇不云乎:唯此乾坤真運用,不必兀兀徒無言,無心無念頭已昏,安得凝聚成胎仙?豈以禪定為靜哉。

凡人動極而靜,自然入於窈冥。竊冥即是寐時,雖入於無天、無地、無我、無人境界,卻不涉於夢境。若一涉夢境,即有喜怒、驚恐、煩惱、悲歡、愛欲種種情況,與晝間無異,且與穹冥時無天、無地、無人、無我景絕不相似。似窈窈冥冥,唯晝間動極思靜,有此景象,若夜間睡熟,必生夢境。安得有此?晝間每有窈冥時候,人多以紛華念慮害之而求其時入窈冥者,蓋亦鮮矣。

崔公入藥鏡云: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一日之內,意到不止一次,來藥亦不止一次。張平叔所謂一粒複一粒,從微而至著是也。

大抵藥物,當以真意求之,故曰:好把真鉛著意尋。又日:恒向華池著意尋。蓋人身真意,是為真土。真土之生有時,不由感觸,自然發生,雖與中馬上一切喧鬧之地不能禁止,故曰真土。具土有二,戊已是也。土既有二,則意亦有二必矣。所謂二者,一陽一陰是也。謂之真者,無一毫強偽,若有一毫強與偽,即是用心揆度謀慮,便屬虛假,非真意也。

有此真意,真鉛方生。何謂有此真意?真鉛方生?蓋動極而靜,真意一到,則人窈冥,此意屬陰,是謂己土。陰陽交媾,正當一陽爻動之時,自覺心花發現,暖氣沖融,陰陽年交,真精自生,真精即是真鉛,所謂水鄉鉛,只一味是也。

陰陽交媾,將判未判,恍恍惚惚,乃是靜極而動,此意屬陽,是為戊土。此時真鉛微露,藥苗新嫩,此乃有物有象之時,與平旦幾希一般。撥動關戶,急忙用功採取,則窈冥所生真精方無走失。

所謂採取功夫,即達摩祖師形解訣,海蟾祖初乘訣。二訣大略相同,不外乎吸舐撮閉四宇。純陽祖師云:窈窈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結成團。正是此訣。雖則是有為之法,然非真土,一生何以施功?是非采鉛。由於真土生也,故曰真土擒真鉛。鉛升與汞配合,汞得鉛自不飛走,故曰真鉛制真汞。鉛汞既即真土,則身心自爾寂然不動,而金丹大藥結矣。

是以一時之內,自有一陽來複之機。是機也,不在冬至,不在朔旦,亦不在子時,非深達天地陰陽、而曉身中造化者,莫如活子時如是其秘也。既曰一日十二時,凡相媾處皆可為,而古仙必用半夜子陽初動之時者,何也?其時太陽正在北方,而人身氣到尾閭關,蓋與天地相應,乃可以盜天地之機,奪陰陽之妙,煉魂魄而為一,合性命而雙修。唯此時乃坤複之間,天地開闢於此時,日月合壁於此時,草木萌孽於此時,人身之陰陽交會于此時,神仙于此時而采藥,則內真外應,若合符節,乃天人合發之機,至妙至妙者也。

陳泥丸云:每當天地交合時,盜取陰陽造化機。

陰符經云;食其時,百骸埋;盜其機,萬化安。何者謂之機?天根理極,微今年初盡處時,日起頭時,此際易得,意其間難下詞。人能知此意,何事不能知?此際正是造化真機妙處。盡真機之妙者,周易也。盡周易之妙者,複卦也。盡複卦之妙者,初爻也。故曰複其見天地之心乎?

蓋此時,天地一陽來複,而吾身之天地亦然,內以採取吾身之陽,外以盜取天地之陽,則天地之陽有不悉歸於我之身中而為我之藥物乎?然而天地雖大,造化雖妙,亦不能越此發機之外矣,此感彼應理之自然。

人若知此天人合發之機,遂於中夜靜坐,凝神聚氣,收視返聽,閉塞其兌,築固靈株,一念不生,萬緣頓息。渾渾淪淪,如太極之未分;溟溟沁沁,如兩儀之未兆。湛兮!獨存如清淵之印月,寂然不動;如止水之無波,內不覺,其一身外不知其宇宙。夫亥之末,子之初,天地之陽氣至則急采之,未至則虛以待之,不敢為之先也。

屈原遠遊篇云;

道可受兮,不可傳。

其小無外兮,其大無限。母滑而魂兮,彼將自然。

一氣孔神兮,於中夜存。虛以待之兮,無為之先。

許旌陽三藥歌云:存心絕慮候晶凝。

指玄篇云:塞兌垂簾默默窺。皆是藏器待時之謂也。嗚呼!時辰若至不勞心,內自相交自結凝。八室按時須等著,一輪曦馭自騰升。豈可為之先也哉。

夫金丹大藥,孕於先天,產於後天,其妙在乎太極將判未判之間。靜已極而未至於動,陽將複而未離乎陰。斯時也,冥冥兮,如煙嵐之罩山,濛濛兮,如霧氣之籠水,霏霏兮,如冬雪之漸凝漸聚;沉沉兮,如漿水之漸碇漸清。俄頃,癢生毫竅,肢體如綿,心覺恍惚,而陽物勃然舉矣。此時陽氣通天,信至則瓊鐘一扣,玉洞雙開,時至氣化,藥產神知,地雷震動巽門開,龍向東潭踴躍來。此時玄關透露而精金出礦之時矣。

邵康節云:恍惚陰陽初變化,氤氳天地三迴旋。中間些子好光景,安得功夫入語言。

白玉蟾云:因看斗柄運周天,頓悟神仙妙訣。一點真陽生坎位,補卻離宮之缺。自古神仙,這些離坎日日無休歇。今年冬至,梅花依舊凝雪。

先聖此日閉關,不通來往,皆為群生設物。物總含生育意,正在子初亥末,造物無聲,水中火起,妙在虛危穴。如今識破,金鳥飛人蟾窟。所謂虛危穴者,即地戶禁門是也。其穴在於任督二脈中間,上通天谷,下達湧泉。故先聖有言:天門當開,地戶永閉。蓋精氣聚散常在此處,水火發端也在此處,陰陽變化也在此處,有無入也在此處,子母分胎也在此處。

翠虛篇云:有一子母分胎路,妙在尾箕斗牛女。此穴千涉最大,系人生死岸頭,故仙家名為生死窟。

參同契云:築固靈采者此也,拘束禁門者此也。

黃庭經云:閉塞命門保玉都者,此也,閉了精路可長活者此也。

益真陽初生之時,形如烈火,狀似炎風,斬關透路而出,必由此穴經過。因閉塞緊密,攻擊不開,只得驅回尾閭,連空焰起人天衢,望上奔,一撞三關,直透頂門,得與真汞配合,結成丹砂。非拘束禁門之功而誰歟。

呂組純陽文集中之口訣:

無中出有還丹象,陰裏生陽大道基。

李清庵火候歌之口訣:

極致清虛守靜篤,靜中一動陽來複。

鐘離權破迷正道歌口訣:

一點最初真種子,入得丹田萬古春。

白玉蟾方法歸一歌口訣:

一陽方動大丹成,片晌工夫造化靈。

瑩蟾子煉虛歌口訣:

虛極只虛元氣凝,靜之又靜陽來複。

劉海蟾還金篇口訣:

渺邈但撈水裏月,分明只采鏡中花。

許旌陽石涵篇記口訣:

恍惚穹冥二氣精,能生萬象合乾坤。

張紫陽悟真篇口訣:

恍惚之中尋有象,穹冥之內覓真精。

還陽子見性篇口訣:

日精若與月華合,自有真鉛出世來。

張用成悟真篇口訣:

若問其鉛何物是,蟾光終日照西川。

諸真玄奧廣集口訣:

真鉛不產五金內,生在穹冥天地先。

李道純原道歌口訣:

坎水中間一點真,急須取向離中輳。

李清庵中和集口訣:

三物混融三性合,一陽來複一陰消。

劉奉真白龍洞中之口訣:

些兒須問天根處,亥子中間得最真。

梅志仙采藥歌口訣:

陰蹺泥丸,一氣迴圈。下穿地戶,上撥天關。

石杏林口訣:

萬籟風初起,千山月三圓。急須行政生,便可運周天。

瑩蟾子口訣:

可道非常道,行動是外功。些兒真造化,恍惚穹冥中。

石得之口訣:

藥取失天氣,火尋太陽精。能知藥取火,定裏見丹成。

呂純陽口訣:

要覓長生路,除非認本元。都來一味藥,剛道數千般。

金碧經口訣:

元君始煉汞,神室含洞虛。玄白生金公,巍巍建始初。

彭鶴林口訣:

得訣歸來試煉看,龍爭虎戰片時間。九華天上人知得,一夜風雷撼萬山。

上陽子口訣:

虎之為物最難言,尋得歸來玄又玄。一陽初動癸生處,此際因名大際先。

陳泥丸口訣:

半斤真汞半斤鉛,隱在靈源太極先。須趁子時當採取,煉成金液入丹田。

呂純陽口訣:

捉得金精固定基,日魂東畔月華西。于中煉就長生藥,服了還同天地齊。

徐神翁口訣:

燦燦金華日月精,溶溶玉液乾坤髓。夜深天宇間無塵,唯有蟾光照神水。

陳默然口訣:

兌金萬寶正西成,桂魄中秋倍樣明。便好用功施採取,虛中以待一陽生。

玄奧集口訣:

一泓神水滿華池,夜夜池邊白雪飛。雪裏有人擒玉兔,趕教明月上寒枝。

陳圖南口訣:

窈冥才露一端倪,恍惚未曾分彼此。中間主宰這些兒,便是世人真種子。

陳翠虛口訣:

只取一味水中金,收拾虛無造化窟。促將百脈盡歸根,脈住氣停丹始結。

龍盲子口訣:

先天一氣號其鉛,莫信迷徒妄指傳。南北滋張緣朕兆,一靈飛走賴拘鈐。

鐘離權口訣:

塞兌垂簾寂默窺,滿空白雪亂參差。殷勤收拾無令失,貯看孤輪月上時。

薛道光口訣:

無不為之有以為,坎中有白要歸離。水源初到極清處,一點靈光人不知。

呂洞賓口訣;

奠怪瑤池消息稀,只緣人事隔天機。若人尋得水中火,有一黃童上太微。

瑩蟾子李翁口訣:

玄關欲透作工夫,妙在一陽來複。天癸方生忙下手,采處切須虔篤。

邵康節口訣:

忽然夜半一聲雷,萬戶千門次第開。若識無中含有象,許君親見伏羲來。

上陽子口訣:

元來一味坎中金,未得師傳枉用心。忽爾打開多寶藏,木非土也不成林。

陳翠虛口訣:

父精母血結胎成,尚自他形似我形。身內認吾真父母,方才捉得五行精。

陳泥丸口訣:

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記得古人詩一句,曲江之上鵲橋橫。

玄奧集中口訣:

煉丹仔細辨功夫,晝夜殷勤在藥爐。若遇一陽才起複,覺時須采老時枯。

張三峰口訣:

佛印指出虛而覺,丹陽訣破無中有。捉住元初那點真,萬古千秋身不朽。

珠玉集中口訣:

水鄉鉛,只一味,不是精神不是氣。元來即是性命根,隱在先天心坎內。

上陽子口訣:

恰恰相當絕妙奇,中秋天上月圓時。陽生急采無今緩,進火功夫要慮危。

陳泥丸口訣:

寓坎名為水火精,本是乾坤二卦成。但取坎宮點離穴,純乾便可攝飛瓊。

玄奧集口訣:

憂惚之中有至精,龍吟虎嘯最堪聽。玄珠飛趁昆侖去,晝夜河車不暫停。

薛紫賢口訣:

軋軋相從響發時,不從他得豁然知。桔槔說盡無生曲,井底泥蛇舞柘枝。

許宜平口訣:

返本還原已到乾,能升能降號飛仙。一陽生是興功日,九轉周為得道年。

陳翠虛口訣:

日烏月兔兩輪圓,根在先天採取難。月在望中能採取,天魂地魄結靈丹。

金丹撮要口訣:

一氣團成五物真,五物團成一物靈。奪得乾坤真種子,子生孫兮又生孫。

回穀子口訣:

精神氣血歸三要,南北東西其一家。天地變通飛白雪,陰陽和合產金華。

王果齋口訣:

精神氣,藥最親,以此修丹尚未真。修丹只要乾坤髓,乾坤髓即坎離仁。

陳泥丸口訣:

鉛汞相傳世所稀,朱砂為質雪為衣。朦朧只在君家舍,日日君看君不知。

李清庵口訣:

先天至理妙難窮,鉛產西方汞產東。水火二途分上下,玄關一竅在當中。

王陽明口訣:

閑觀物態皆生意,靜悟天機入穹冥。道在險夷隨地樂,心忘魚鳥自流行。

邵康書口訣:

天心複處是無心,心到無時無處尋。若謂無心便無事,水中何故卻生金。

李清庵中和集中之口訣:

煉汞烹鉛本沒時,學人當向定中推。客塵欲染心無著,天癸才生神自知。

性寂金來歸性本,精凝坎去補南離。兩般靈物交並後,陰盡陽純道可期。

李道純中和集中之口訣:

火將容易藥非遙,天癸生如大海潮。兩種汞鉛知採取,一齊物欲盡捐消。

掀翻萬有三元合,煉盡諸陰五氣朝。十月脫胎丹道畢,嬰兒形兆渴神霄。

陳楠口訣:

奪取天機妙,夜半看辰杓,一些殊露。阿誰運列稻花頭,便向此中採取。

宛如碧蓮含蕊,滴破玉池秋萬籟。風初起,明月一沙歐。

以上皆諸真得藥口義,各引數言,以便印證者。

聚火載金訣法

聚火載金圖
 
聚火載金圖

起先運南方離宮之火,以煉北方水中之金,是為以紅投黑,則凝神入坤臍而生藥。如今運北方水中之金,以制南方火中之木,是為以黑見紅,則凝神入乾頂而成丹。

故紫陽悟真篇云:

依他坤位生成體,種在乾家交感宮。

崔公入藥鏡云:產在坤,種在乾。乾居上為鼎,坤居下為爐。非猛烹極煆則藥不能出爐,非倒行逆旋則藥不能升鼎。鉛者,其性沉重之物也,若不得火,何由而飛?汞者,其性飛揚之物也,若不得鉛,何由而結?是以聚火之法最為緊要也。

何謂聚火之法?此法即達摩、海蟾二祖師吸、舐,撮、閉四字訣是也。吸者,鼻中吸氣以接先天也。舐者,舌拄上齶以迎甘露也。撮者,緊攝穀道內中提,明月輝輝頂上飛也。閉者,塞兌垂簾兼逆聽,久而神水落黃庭也。

胡翠湖云:下不閉則火不聚而金不升,上不閉則藥不凝而丹不結。是以聚火之法,乃採取烹煉之先務也。其恍恍惚惚是採取時候,猛烹極煉是採取功夫,吸、舐、撮、閉又是烹煉之的旨也。

夫採取之法,貴乎知時,不可太早,太早則藥嫩易升。亦不可太遲,太遲則藥老成質。必鉛華吐白,玄珠成象,方是採取時節。

張紫陽云:鉛遇癸生須急采,金逢望遠不堪嘗。

張三丰云:電光煉處尋真種,風信來時覓本宗。

電光煉處,則穹冥之後,恍惚之間,一陽爻動之時,珠落畢池之際。此時節用參同契拘束禁門訣,緊塞太玄,閉任開督。即忙鼓之以橐籥,吹之以巽風,煆之以猛火。火熾則水沸,水沸則駕動河車,載金上升,泥丸與真汞配合,汞得鉛降,亦不飛走。如此漸漸抽添,漸漸凝結,自然鉛日減,汞日添。久之鉛盡汞自乾,陰盡陽自純,至此則金丹大藥成矣。

煉此大藥,別無他術,只是採取先天一點祖炁,以為金丹之母耳。受之師曰:煉大梵之祖炁,飛時後之金晶,存帝一之妙相,返三素于黃庭。此是口訣中之口訣也。

學者徒知以鉛汞交結為丹,而不知採取、抽添、烹煉、火候各有次序法度。蓋採取以作其始,抽添以成其終,於中調停,全仗火候。

所以紫陽云:

縱識朱砂及黑鉛,不知火候也如閑。

朱晦翁云:

神仙不作參同契,火候工夫哪得知。

薛道光云:

聖人傳藥不傳火,從來火候少人知。莫將大道為兒戲,須其神仙仔細推。

火候之法,有文有武,不可一律齊也。靜中陽動,金離礦地,下雷轟,火逼金。此第四節之火候也。謾守藥爐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此第六節之火候也。陽文陰武無令失,進退抽添有馭持。此第五節之火候也。成性存存者,儒家之火候也。綿綿若存者,道家之火候也。不得勤、不得怠者,釋家之火候也。三月不違者,顏子之火候也。吾日三省者,曾子之火候也。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者,夏之火候也。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子思之火候也。必有事焉而無正心,勿忘而勿助長者,孟子之火候也。發憤忘食,孔子之武火也。樂以忘憂,孔子之文火也。不知老之將至云爾者,至誠無息而火候純也。火候純,大丹成,而作聖之功畢也。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五節口訣[编辑]

乾坤交媾去礦留金

乾坤交媾圖
 
乾坤交媾圖

(內附卯酉周天口訣)

予前以性命之統乎其中者而言之,乃上乘法也。予今以性命之歸乎其根者而言之,乃最上乘法也。

夫以性命之統乎其中者,此道寥寥,自鐘呂而下世鮮知矣。況乎性命之歸乎其根者耶,而世之知之者為尤鮮矣。似此竅妙之奧、性命之微,若不復語重言,則學者難於悟入。

原人自父母之生以前,本體太虛而已矣。其餘之所謂無極者乎?既而父母媾精,而後一點靈光而已矣。其餘之所謂太極者乎?而一點靈光,原從太極中來者,我之元神也。由是而氣,由是而形,唯知有此形氣已爾。美衣美食以奉養此身也,功名富貴以尊崇此身也。如此而生,如此而死,自以為得矣。而子思之所謂天命之性者,非唯不能知,亦且不願知也。而其所以不願知者,豈非孟子所謂不可以已而失其本心者乎?

若能知所以,反而求之,以複還我太虛一炁之本初,一點靈光之舊物者,非此金丹大道不可也。

然而金丹大道之秘密在性命兩字。性者,天也,常潛於鼎,故頂者,性之根也。命者,海也,常潛於臍,故臍者,命之帶也。經云:性在天邊,命在海底是也。

蓋天中之竅圓而藏性,能通於地中之竅。故其貫也則自上而下,直養而無害也。地中之竅方而藏命,能通於天中之竅,故其貫也則自下而上,直養而無害也。

孔子曰:智者,動天圓之象也。仁者,靜地方之象也。天圓者何?圓陀之義也。乃性之所寄,為命之根矣。地方者何?方寸之義也。乃命之所系,為性之根也。性命混成,實非有兩,潛天而天,潛地而地,優優洋洋,無體無方。在眼日見,在耳日聞,在鼻辨香,在口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悟者知是佛性,迷者喚作精魂。

蓋怫性者,本性也。而所謂本性者,豈非是我本來之所自有之真性歟。真性者,天命之性也。以其不落邊際,故謂之中。以其一直無妄,故謂之誠。以其與物同體,故謂之仁。以其至尊無對,故謂之獨。混淪一個,無欠無餘。及乎太極一判,兩儀始分,則輕清者騰而在上,重濁者碇而在下。於是坎宮有鉛,離官有汞,而向之所謂一物分為二,能知二者名。

這二者之名,丹經不敢漏泄,巧喻多端,萬字千名,不可勝計。如論頂中之性者,喻之曰汞也、龍也、火也、根也、日也、魂也、離也、乾也、己也、天也、君也、虛也、兔也、無也、主也、浮也、朱砂也、扶桑也、姹女也、昆侖也;如論臍中之命者,喻之曰鉛也、虎也、水也、蒂也、月也、魄也、坎也、坤也、戊也、地也、臣也、實也、烏也、有也、賓也、沉也、水銀也、華岳也、嬰兒也、曲江也。至於陰中含陽,陽中藏陰,千言萬論,不過引喻二者之名耳。

故元皇訣曰:鉛汞鼎中居,煉成無價珠。都來兩個字,了盡萬家書。

鐘離翁曰:除卻汞鉛兩味藥,其他都是誑愚迷。

高象先曰:夢謁西華到九天,真人授我指玄篇。其中簡易無多子,只要教人煉汞鉛。

馬丹陽曰:鉛汞是水火,水火是龍虎,龍虎是神氣,神氣是性命。

總來只是這兩個字,兩個字只是一個理。故盲修者岐而二之,若真修者合而一之。合一者,煉炁而凝神,盡性而至命,烹鉛而幹汞,取坎而填離。

蓋離中靈物號曰流珠,寓神則營營而亂,寓精則持盈而難保。所以葛仙翁作流珠歌歎其難馭而易失也。豈不觀魏伯陽云乎:太陽流珠,常欲去人,卒得金華,轉而相因。又曰:河上姹女,靈而最神,將欲制之,黃芽為根。曰金華,曰黃芽,皆指真鉛而言,真鉛者,乃太陰之精也。曰流珠,曰姹女,皆指靈汞而言,靈汞者,太陽之氣也。

然此靈汞,其唯猛烈,見火則飛走無蹤,不得真鉛,何以制伏?故紫陽曰:要者須制伏覓金公。金公者,鉛字也。蓋鉛自曲江而來,穿夾脊、徹玉京,斡旋沂流直上泥丸。雖名抽鉛添汞,實是還精補腦。

翠虛篇云:

天有七星地七寶,人有七竅權歸腦。

太古集云:

金丹運至泥丸穴,名姓先將記玉都。

法寶遺珠云:

識得本來真面目,始知生死在泥丸。

黃庭經云:

泥丸百節皆有神。

又云:

腦神精根字泥丸。

又云:

一面之神宗泥丸,泥丸九真皆有房。方圓一寸處此中,但思一部壽無窮。

所謂方圓一寸者,即釋迦摩頂受記之處也。此處乃玄中之玄,天中之天。郁羅蕭台,玉山上京。腦血之瓊房,魂精之玉室,百靈之命宅,津液之山源。此正在兩耳交通之穴,前明堂後,玉枕上,華蓋下,絳宮北極太淵之中,乃真一元神所居之室也。

昔黃帝上峨嵋山,見天真皇人於玉堂,請問真一之道。皇人曰:此道家之至重其經,上帝秘在昆侖五城之內。藏以玉函,刻以金紮,封以紫泥,印以中章。吾聞之精云:在北極太淵之中,前有明堂,後有玉枕。上有華蓋,下有絳宮。巍巍華蓋,金樓穹窿。左罡右魁,激波揚空。紫芝被崖,朱草朦朧。白玉嵯峨,日月垂光。曆火過水,經玄涉黃。城門交錯,帷帳琳琅。龍虎烈衛,神人在旁。不施不與,一安其所。不遲不疾,一安其室。能暇能預,一乃不去。守一存真,一乃通神。少欲約食,一乃留息。白刃臨頭,思一得生。知一不難,難在於終。守之不失,可以無窮。此真一秘旨之略也。

故道德經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穀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王侯得—以為天下。貞所謂神以知來,知以藏往也。所謂大而化之之謂聖,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也。分之為二,陰陽之根底也。分之為五,五行之樞紐也。又分為八,八八六十四而為河圖之數也。又分為九,九九八十一而為洛書之數也。又散之為萬,生生化化萬物之綱維也。

羲文得其一,而周易興焉;禹箕得其一,而洪範疇焉;周茂叔得其一,而太極圖焉;邵堯夫得其一,而經世作焉;老子得其一,而萬事畢焉;釋迦得其一,而萬法歸焉。歸根者,歸此也。複命者,複此也。

西升經曰:人能守一,一亦守人。思一至饑,一與之糧。思一至渴,一與之漿。

靈樞經曰:天穀元神,守之自真。

又曰:子欲長生,抱一當明。

又曰:抱一守真,神自通靈。

人能握神守一于本宮,則真炁自升、真息自定、真精自朝、靈苗自長、天門自開、元神自現。頂竅開而竅竅齊開,元神居而神神聽命。神既居其竅而不散,則人安得而死乎?即黃庭經所謂,子欲不死,修昆侖是也。

故丘處機云:

久視昆侖守真一,守得摩尼圓又赤。清虛浩曠陀羅門,萬佛千仙從此出。

還元篇云:

悟道顯然明廓落,閑閑端坐運天關。

此是根本功夫,頭腦學間,撥天關之手段,脫死籍之靈章。此道上蒼所秘,古今仙佛皆不敢明言。真所謂千人萬人中一人兩人知者也。玄哉!玄哉!更有言不盡的口訣。

再一叮嚀,當其真鉛入鼎之時,須要驅除雜念,奮速精神,口視頂門,用志不分,霎時龍虎交戰,造化爭弛,雷轟電掣,撼動乾坤,百脈悚然,九宮透徹,金晶灌頂,銀浪沖天。

紫陽所謂:以黑而變紅,一鼎雲氣濃。少頃玉鼎湯溫,金爐火散,黃芽遍地,白雪漫天,夫唱妻隨,龍吟虎嘯,陰戀陽魂,陽抱陰魄,鉛精汞髓,凝結如珠。

玉蟾所謂:夫婦老相逢,恩情自留戀,此際玄珠成,象礦去金存。而一點金液複落于黃庭舊處矣。

斯時也,溶溶然如山雲之騰太虛,霏霏然似膏雨之遍原野,淫淫然若春雨之滿澤,液液然像河水之將釋。百脈衝和而暢乎四體,真個是拍拍滿懷都是春也。見此效驗,急行卯酉周天,進陽火,退陰符,使東西會合,南北混融,則四象五行攢族一鼎,混有靈于天穀,理五氣於泥丸也。

高象先云:

玄珠飛到昆侖上,子若求之憑罔象。

河東歌云:

兩物擒來共一爐,一泓神水結真酥。

指玄篇云:

必知會合東西路,切在沖和上下田。

陳泥丸云:

白虎自茲相見後,流珠哪肯不相從。

段真人云:

四象五行攢族處,乾坤日月自然歸。

漸悟集云:

因燒丹藥火焰下,故使黃河水逆流。

純粹吟云:

子午爐前分進退,乾坤鼎內列浮沉。

玄奧集云:

金消木性相交合,黑汞結鉛自感通。

雲房真人云:

驅回斗柄玄關理,斡轉天關萬象通。片響龍虎頻鬥罷,二物相交頃刻中。

指玄篇云:

奔歸氣海名朱驥,飛入泥丸是白鴉。昨夜虎龍爭戰罷,雪中微見月鉤斜。

醒眼詩云:

木金間隔各西東,雲起龍吟虎嘯風。二物寥寥天地回,幸因戊己會雌雄。

陳泥丸云:

子時氣到尾閭關,夾脊河東透甑山。一顆水晶入爐內,赤龍舍汞上泥丸。

翠虛篇云:

醉倒酣眠夢熟時,滿船載寶進曹溪。一方識破丹基後,放去收來總是伊。

古仙歌云:

水銀一味是仙藥,從上傳流伏火難。若遇河東成紫粉,粉霜一吐化金丹。

玄奧集云:

移將北斗過南辰,兩手雙擎日月輪。飛赴昆侖山上出,須臾化作一天雲。

陰長生云:

夜深龍吟虎嘯時,急駕河東無暫歇。飛精運上昆侖頂,進火玉爐烹似雪。

張元化云:

沂流一直上蓬萊,散在甘泉潤九垓。從此丹田沾潤澤,黃芽遍地一齊開。

原道歌云:

妙運丹田須上下,須知一體合西東。幾回笑指昆山上,夾脊分明有路通。

玄奧集云:

獨步昆侖望穹冥,龍吟虎嘯甚分明。玉池常滴陰陽髓,金帛時烹日月精。

群仙珠玉云:

一點丹陽事回別,須向坎中求赤血。捉來離位制陰精,配合調和有時節。

金丹集云:

河東搬運上昆山,不動纖毫到玉關。妙在八門牢閉鎖,陰陽一氣自迴圈。

無一歌云:

此到一複忘一可,可與元化同出沒。設若執一不能忘,大似癡貓守空窟。

白玉蟾云:

汞心煉神赤龍性,鉛身凝氣白虎命。內外渾無一點陰,萬象光中玉清鏡。

純陽文集云:

盜得乾坤祖,陰陽是本宗。天魂生白虎,地魄產青龍。

運寶泥丸住,搬精入上宮。有人明此法,萬載貌如童。

抱一子顯道圖云:

造道原來本不難,工夫只在定中間。陰陽上下常升降,金水周流自返還。

紫府青龍交白虎,玄宮地軸合天關。雲收雨散神胎就,男子生兒不等閒。

玄奧集云:

要識玄關端的處,兒女笑指最高峰。

最高峰,秀且奇,彼岸濛濛生紫芝。

只此便是長生藥,無限修行人不知。

許宣平玄珠歌云:

天上日頭地下轉,海底蟬娟天上飛。乾坤日月本不運,皆因斗柄轉其機。

人心若與天心合,顛倒陰陽只片時。龍虎戰罷三田靜,拾起玄珠種在泥。

群仙珠玉歌云:

鉛思汞,汞思鉛,奪得乾坤造化權。性命都來兩個字,隱在丹經千萬篇。

卯酉周天口訣

周天璇璣圖
 
周天璇璣圖

前段乾坤交媾,收外藥也。此段卯酉周天,收內藥也。外交媾者,後上前下,一升一降也。內交媾者,左旋右轉,一起一伏也。兩者迴圈,狀似璿璣。

故魏伯陽云:循據璿璣,升降上下,周流六爻,難以察睹。世人只知有乾坤交媾,而不知卯酉周天,是猶有車而無輪,有舟而無舵,欲望遠載,其可得乎?

故還元篇云:輪回玉兔與金烏,道在人身人自迷,滿目盡知調水火,到頭幾個識東西。東者,水性也。西者,金情也。一物分二,間隔東西。今得斗柄之機幹旋,則木性愛金,金情戀木,兩相交結,而金木交並矣。金本交並,方成水火全功。丹經謂之和合四象者此也。

故張全一鉛火秘訣云:

大藥之生有時節,亥末子初正半夜。精神相媾合光華,恍恍惚惚生明月。

媾罷流下噴泡然,一陽來複休輕泄。急須閉在太玄關,火逼藥過尾閭穴。

采時用目守泥丸,垂下左上且凝歇。謂之瞻理腦升玄,右邊放下複起折。

六六數畢藥生乾,陽極陰生往右遷。須開關門以退火,目光下矚守坤田。

右上左下方凝住,三八數了一周天。此是天然真火候,自然升降自抽添。

也無弦望與晦朔,也無沐浴共長篇。異各剪除譬喻掃,只斯兩句是真詮。

其法在乾坤交媾後行之,則所結金丹不致耗散也。先以法器頂住太玄關口,次以行氣主宰下照坤臍。良久,徐徐從左上照乾頂。少停,從右降下坤臍。是為一度。又從坤臍而升上乾頂,又從乾頂而降下坤臍。如此三十六轉,是為進陽火。三十六度畢,並關以退火,亦用下照坤臍,從右上至乾頂,左邊放下坤臍,是為一度。如此二十四轉,是為退陰符。二十四度畢。

故張紫陽云:

鬥極建四時,八節無不煩。鬥極實兀然,魁杓自移動。

只要兩眼皎,上下交相送。須向靜中行,莫向忙裏送。

所以用兩眼皎者,何也?蓋眼者,陽竅也。人之一身皆屬陰,唯有這點陽耳。我以這一點之陽,從下至上,從左至右,轉而又轉,戰退群陰,則陽道日長,陰道日消。

故易曰: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又能使真氣上下迴圈,如天河之流轉,其眼之功可謂大矣。

蓋人初結胎時,天一生水,先生黑睛,而有瞳仁屬腎,地二生火,而有兩皆屬心。天三生木,而有黑珠屬肝;地四生金,而有白珠屬肺;天五生土,而有上下胞胎屬脾。由此觀之,則五臟精華皆發於目也。

因師指竅之後,見婦人小產,半馬落胎,並抱雞之蛋,俱先生雙目而臟腑皆未成形。予始知目乃先天之靈,元神所遊之宅也。

皇極經世書云:天之神,棲於日;人之神,發於目。大矣哉!人之神發於目也。生身處,此物先天地生;沒身處,此物先天地沒。水、火,木、金、上之五行,攢簇於此,肝、心、脾、肺、腎之五臟,鐘靈於此,唾、涕、精、津、氣、血、液之七物,結秀於此。其大也,天地可容,其小也,纖毫不納。茲非吾一身中之大寶也歟。

內指通玄訣云:

含光便是生長藥,變骨成金上品仙。

上陽子云:

玄微妙訣無多吉,只在眼前人不顧。

崇正篇云:

搬運有功連晝夜,斡旋至妙體璿璣。

火候歌云:

欲透玄玄須謹獨,謹獨工夫機在目。

陳泥丸云:

真陰真陽是其道,只在眼前何遠詞。

薛道光云:

分明只在眼睛前,自是時人不見天。

劉海蟾云:

下降上升循殼軸,左旋右複合樞機。

王子真云:

昨宵姹女啟靈扉,窺見神仙會紫微。北斗南辰前後布,兩輪日月往來飛。

蕭紫虛云:

如龍養珠常自顧,如雞孵卵常自抱。金液還丹在眼前,迷者多而悟者少。

陳翠虛云:

不是燈光日月星,藥靈自有異常明。垂簾久視光明處,一顆堂堂現本真。

翠虛篇云:

莫謂金丹事等閒,切須勤若力攢研。殷勤好與師資論,不在他途在目前。

玄坤集云:

青牛人去幾多年,此道分明在目前。欲識目前真的處,一堂風冷月蟬娟。

陳泥丸云:

大道分明在眼前,時人不會娛歸泉。黃芽本是乾坤氣,神水根基與汞連。

玄學統宗云:

幾回抖搜上昆侖,運動璿璣造化分。晝夜周而還複始,嬰兒從此命常存。

觀吾判感歌云:

這骨董,大奧妙,妙在常有觀其竅。此竅分明在目前,下士聞之即大笑。

金丹賦云:

呼龍虎吸,魂吞魄吐。南北交媾於水火,卯酉輪還於子午。

總括乾坤之策,優遊變化之主。母子包羅于匡廊,育養因依於鼎釜。

郡仙珠玉山云:

覺中覺了悟中悟,一點靈光無遮護。放開烈焰照娑婆,法界縱橫獨顯露。

這些消息甚幽微,木人遙指白雲歸。此個玄關口難說,目前見得便忘機。

南穀子云:

至道不遠兮,恒在目前竅。竊天地之機兮,修成仙胎。

純陽子云:

有人問我修行法,遙指天邊日月輪。

以上諸仙雅言,皆發明行氣主宰之義也。

蓋此節工夫與第四節同是一理,承上接下,端如貫珠,採取藥物於曲江之下,聚火開之而上升於乾,乾坤交媾於九宮之上,周天運之而凝結於鼎。

張紫陽云:

都來片餉工夫,永保無窮逸樂。

輕清者凝於泥丸,重濁者流歸氣穴。逐日如此此抽添,如此交媾,汞漸多,鉛漸少,久則鉛將盡,汞亦幹,結成一顆摩尼,是為金液大還丹也。

故馬宜甫云:

收得水中金,采得菩提子。運得昆侖風,長壽無生死。

蓋坎中之鉛,原是父之真精;離中之汞,原是母之真血。始因乾體一破,二物遂分兩弦。是以常人日離日分,分盡而死。所以至人法乾坤之體,效坎離之用,奪神功,改天命,求坎中之鉛,制離中之汞,取坎中之陽,填離中之汞。陰盡陽純,複成乾元本體。

故張紫陽云:

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官腹內陰。自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六節口訣[编辑]

靈丹入鼎長養聖胎

靈丹入鼎圖
 
靈丹入鼎圖

(內附火侯)

原初那點精金渾然在礦,因火所逼,遂上乾宮,漸采漸積,以烹以熔,損之又損,煉之又煉,直至煙消火滅,礦盡金純,方才成此一粒龍虎金丹。圓陀陀,活潑潑,如露如電,非霧非煙,輝煌閃爍,光耀昆侖。放則迸開天地竅,歸兮隱人翠微宮。

此時藥也不生,輪也不轉,液也不降,火也不炎。五氣皆朝于上陽,三華俱聚於乾頂。陽純陰剝,丹熟珠靈。

紫陽翁曰:

群陰剝盡丹成熟,跳出樊籠壽萬年。

是以唐宋屍解諸仙多於此處分路,隨意生身,出沒自由,不肯於百尺竿頭而再進一步。故有七趣之譏,落空之誚。蓋為不知重立我之性命,再造我之乾坤,變種性為佛性,化識神為元神,自造自化之妙也。

若命宗人不知所以自為造化,就是枯坐旁門,而道非其道也。若性宗人不知所以自為造化,就是頑空外道,而釋非其釋也。

此法乃仙真佛祖之所深秘,即自從金元以來而學道之人少有知之者。獨吾師尹公曰:鼎中有寶非真寶,重結靈胎是聖胎。

然而珠在昆侖,何由得下而結聖胎?必假神廬,竊靈陽真氣以催之。太陽真火以逼之,催逼既久,則靈丹應時脫落,吞入口中,化為金液,而直射于丹房之內,霎時雲騰雨施,電掣雷轟,鏖戰片餉之間,銷盡一身陰渣,則百靈如輻之輳殼,七寶若水之朝宗,皆聚於此矣。

昔無上元君謂老子曰:

神丹入口壽無窮也。

故老子修之是為道祖。

許宣平曰:

神居竅而千智生,丹入鼎而萬種化。

陳虛白曰:

我初凝結聖胎時,百脈俱停氣不馳。

施肩吾曰:

天人同一氣,彼此感而通。

陽自空中來,抱我主人翁。

然我既得靈丹入鼎矣,而內外交修,煉之而複煉之,而必至於天地合德,則太虛中自然有一點真陽以與我之靈丹合而為一。蓋吾身之靈感天地之靈,則內真外應,渾然混合。

金碧經云:磁石吸鐵,隔礙潛通。大同此意。這段功夫全以至靜為主。

老子云: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當其兩陽乍合,聖胎初凝,必須常常覺照,緊緊護持。如小龍之乍養珠,似幼女之初懷孕。牢關神室,不可使之滲漏。

故太白真人曰:固濟能不泄,變化在須臾。更于一切時中,四威儀內,時時照顧,念念在茲,混混沌沌,如在母胞,終日如愚而不違,不久須臾間斷也。

葛仙翁云:

息息歸中無間斷,天真胎裏自凝堅。

張用成云:

一粒靈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石得之云:

將來掌上霞光燦,吞入腹中宮殿新。

趙緣督云:

神丹飛落黃金室,嬰兒降生極樂國。

呂純陽云:

刀主餌了丹書降,跳出塵籠上九天。

朱文公云:

刀圭一入口,白日生羽翰。

李清庵云:

一顆寶珠吞入腹,作個全真仙眷屬。

陳希夷云:

邈無蹤跡歸丹房,潛有機關結聖胎。

薛紫賢云:

四象包含歸戊己,辛勤十月產嬰孩。

悟真篇云:

果生枝上終期熟,子在胞中豈有殊。

醉中吟云:

寶珠笑舞辭天穀,才脫胞胎又入胎。

張紫陽云:

嬰兒是一含真炁,十月胎圓入聖基。

呂純陽云:

天生一物變三才,交感陰陽結聖胎。

白玉蟾云:

雞能抱卵心常聽,蟬到成形殼始分。

俞石澗云:

虎嘯一聲龍出窟,鸞飛鳳舞入金城。

群仙珠玉云:

一粒餐兮天地壽,死生生死不相干。

張紫陽云:

相吞相咽卻相親,始覺男兒有孕身。

鐘離翁云:

胎內嬰兒就,勤加溫養功。時時照丹房,刻刻守黃中。

陳泥丸云:

男兒懷孕是胎仙,只為蟾光夜夜圓。奪得天機真造化,身中自有玉清天。

陳抱一云:

大道無私感即來,神仙此語豈虛哉。苟非著意求鉛汞,爭悟天機結聖胎。

玄奧集云:

閬苑蟠桃自熟時,摘來服餌莫教遲。幾回下手潛偷處,無限神仙總不知。

龍眉子云:

形如雀卵團團大,間似驪珠珠珠圓。龍子脫胎吞入口,此身已證陸行仙。

紫虛真人云:

初煉還丹須入室,婦人懷孕更無殊。聖胎凝結圓成後,出入行藏豈有拘。

白紫清云:

和將戊己作丹妒,煉得紅丸化玉酥。慢守火符三百日,產成一顆夜明珠。

張真人贈白龍洞主歌云:

從此根苗漸長成,隨時灌溉抱真精。十月脫胎存入口,不覺凡身已有靈。

白玉蟾云:

怪事教人笑幾回,男兒今也會懷胎。自家精血自交媾,身裏夫妻是妙哉。

黃元吉云:

鼎內金丹燦爛光,無由摘爾到黃房。忽然夜半天風便,吹送靈兒歸故鄉。

陳翠虛云:

道要無中養就兒,個中別有真端的。都緣簡易妙天機,散在丹書不肯泄。

王重陽云:

閑中偶爾到天臺。忽見霞光五色開。想是金丹初變化,取歸鼎內結嬰孩。

上陽子云:

玉皇若也問丹材,偃月爐中取下來。馳騁英雄吞一粒,男兒懷了一年胎。

陳致虛云:

饑餐渴飲困來眠,一道分明體自然。十月聖胎完就了,一聲霹靂出丹山。

至於釋教教人亦不外此。如楞嚴經曰:行如佛同受佛氣,分如中陰身自求。父母陰信冥通入,如來種名生貴住。既遊道胎,親奉覺乳,如胎已成人相。不缺名方,便具足住。容貌如佛,心相亦同。名正心住,身心合成,日益增長,名不退住,十身靈相,一時具足,名童真住。形成出胎,親為佛子,名法王子住。表以成人,如國大王,以諸國事分委太子,彼刹利王。世子長成,陳列灌頂,名灌頂住。夫入如來種者,以種性而為如來之種子,以自造化如來也。故曰道胎,又曰覺乳,其與婦人之乳兒,玄門之胎仙,亦何以異?及至形成出貽,親為佛子,豈不是真人出現,大神通從此,天仙可相賀耶?

蓋丹書梵典,皆有次序口訣,但人不知。而驀直看過去了正,是珠在路旁人不拾。惜哉!予今略摘此數條表而出之,以引古之是而證今之非也。

火候

火候崇正圖
 
火候崇正圖

火候最秘,聖人不傳,令則露之。藥非火不產,藥熟則火化矣。火非藥不生,火到則丹成矣。且火候之奧,非可一概而論。

故未得丹時,須借武火以凝之,既得丹時,須藉文火以養之。文火者。結實之火也。其養之法,節其寒溫消息是也。

故參同契曰:候視加謹慎,審察辨寒溫。審其火之未燃也,須藉巽風以吹之。察其火之既燃也,須資神水以活之。若太過,則損之;若不及,則益之,俾得中和而無火燥、火寒之病矣。

蓋火之寒燥,全在意念上發端。

陳虛白曰:念不可起,念起則火燥;意不可散,意散則火冷。唯只要一念不起,一意不散,含光默然,真息綿綿,圓明覺照,常自惺惺,此長養聖胎之真火候也。

故白玉蟾曰:

采藥物於不動之中,行火候于無為之內。

張三峰曰:

以默以柔存火性,勿忘勿助養靈胎。

劉海蟾曰:

兀兀無為融至寶,微微文文養潛龍。

張紫陽曰:

自有天然真火育,不須柴炭及吹噓。

又曰:

謾守藥爐著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

此四翁乃列仙中之錚錚者,皆以天然真火、自然妙用而成無上至真之道。又何嘗用卦爻斤兩,年月日時哉?

今時之人,錯會仙師本意,泥象執文,認指為月,而必欲推算卦體之策數,求合卦書之陰陽。吾恐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倏然疲斃,而不知其歸處。

豈不見張平敘云:

此中得意須忘象,若究群爻謾役情。

高象先云:

晝夜屯蒙法自然,焉用孜孜看火侯。

陳沖素云:

火雖有侯不須時,些子機關我自知。

彭真一云:

從來真火無形象,不得師傳亦大難。

蕭子虛云:

藥物調和,悟者甚易。火候消息,行之恐難。

一十月功夫存杳杳綿綿之息,三萬年氣數在來來往往之間。所以養丹田之寶,此寶常在在丹鼎之珠。此珠複還,駕動河車。離塵世尾閭之海,移居天穀上昆侖蓬島之山。前數句謂成丹之時脫胎而入日,末一句謂功成之後脫胎而出殼,中間兩句謂溫養子珠,長養聖胎。

張三峰曰:

年月日時空有著,卦爻斤兩亦支離。若存會得綿綿意,正是勿忘勿助時。

白紫清曰:流俗淺識。未學凡夫豈知元始天尊與天仙地仙,日日采藥物而不停,藥物愈采而無窮也。又豈知山河大地與蠢動含靈,時時行火候而無暫助,火候愈行而不歇也。神凝則精氣聚而百寶結者,結胎之藥物也。真息往來而未嘗少有間斷者,溫養之火候也。

陳虛白曰:火候之要,尤當以真息求之。

丘長春曰:一念不離方寸是真空。此養胎之真火也。夫真火者,我之神也,而與天地之神、虛空之神同其神也。真候者,我之息也,而與天地之息、虛空之息同其息也。

左元放曰:

火候無為合自然,自然真火養胎仙。但存神息居丹扃,調變先天接後天。

王重陽曰:

聖胎既凝,養以文火。安神定息,任其自如。

此以神感,彼以神應。天機妙用,自然而然。

予於是而知神息者,火候也。而孟子之所謂勿忘勿助、老氏之所謂綿綿若存、釋氏之所謂不得勤不得怠者,是皆神息之自然火候之微旨也。

故曰:

神仙不肯分明說,說得分明笑殺人。

長養聖胎圖

 

 

 

 

==================================

 

 

 

 

============================================

貞集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七節口訣[编辑]

嬰兒現身出離苦海

(內附真空煉形法則)

前面火候已足,聖胎已圓,若果之必熟,兒之必生,彌曆十月,脫出其胞。

釋氏以此謂之法身,又曰實相。玄門以此謂之赤子,又曰嬰兒。嬰兒當移胎換鼎之時,躍然而出,潛居氣穴之間,又重開一混沌也。

蓋此穴原是神仙長胎住息之鄉,赤子安身立命之處。因是熟境,順路而歸。嬰兒既宴坐靜室,安處道場,須藏以玄玄,守以默默。始則藉坤母黃芽以育之,繼則聚天地生意以哺之。此願彼應,發邇見遠。其中自呼自息,自闔自開,自動自靜,自由自在,若神仙逍遙于無何鄉,似如來禪定於寂滅海。

到此大安樂處,仍須密守關元,無令外緣六塵魔賊所侵,內結煩惱,奸臣所亂。若坐若臥,常施瑩淨之功。時止時行,廣運修持之力。遂得六門不漏,一道常通,真體如如,永固丹基者矣。日夕如此衛護,如此保顧,如龍養珠,如母育子,不可頃刻暫忘,刹那失照。

鐘離翁曰:

孩兒幼小未成人,須藉坤娘養育恩。

又曰:

已證無為自在心,更須溫養保全真。

李清庵曰:

丹從不煉煉中煉,道向無為為處為。息念息緣調祖炁,忘聞忘見養嬰兒。

呂純陽曰:

腹內嬰兒養已成,且居塵世暫娛情。無端措大剛饒舌,卻入白雲深處行。

嬰兒現形圖
 
嬰兒現形圖

蓋溫養育嬰乃作仙之一大事,若養育失調,嬰兒就有棄殼離巢之變。此時著實提防,不可輕縱出去,則一出而迷途,遂失舍而無歸。

故白玉蟾有重整釣魚杆,再斫秋筠節之歎。

上陽子云:

既達返還九與七,此即木金三五一。炁全神壯換胎時,照護嬰兒休遠出。

防護之訣,密固三要為緊。

參同契曰:

耳目口三寶,閉塞勿發通。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

其法是以眼觀眼,以耳聽耳,以鼻調鼻,以口緘口,潛藏飛躍,在正一心。則外無聲色臭味之牽,內無意必固我之累。自然方寸虛明,萬緣澄寂,而我本來赤子怡怡然安處其中矣。

雖然外固三要,尤要內遣三害。三害者,邪念、煩惱、嗔恚是也。故道覺禪師曰:修此戒定慧,斷彼嗅貪癡。蓋貪癡易於制伏,唯有嗔毒難降。

聖胎訣云:嗔恚之火一燃,胎真去如奔馬。直待火滅煙消,方才歸於廬舍。

宋儒亦曰:忿火不懲,必有燎原之患,欲水不窒,豈無潰川之災?

圓覺道場修證儀云:一念嗔起,具八方障門,今欲去嗔之法,唯宗老子之日損、周易之懲忿、世尊之覺照。

高憎妙普曰:嗔火正燃時,我以覺照之。猶如湯消冰,了了無分別。緣此嗔火非實有體,皆從無名而來。

猶寶積經偈云:如鑽木出火,要假眾緣力。若緣不和合,火終不得生。是不悅意生,畢竟無所有。知聲性空故,嗔也不復生。嗔不在於聲,亦不身中住。因緣和合起,離緣緣不生。如因乳等緣,和合生酥酪。嗔目性無起,因於粗惡事。愚者不能了,熱惱自燒燃。應當如是知,究竟無所有。嗔性本寂靜,但有於假名,嗔恚即實際。以依真如起,了知如法界。是名嗔三昧。

寶積經又云:求自然智破無名殼,則無名變成慧炬,而嗔火化作心燈,嗔之一毒既消,八萬四千煩惱亦滅。

佛經云:諸魔平等,煩惱為先。

又云:現住菩薩魔,煩惱無所有。

文云:智者于苦樂,不動如虛空。善觀察煩惱,我我所俱離。

又云:無障大悲,觀諸眾生,所有煩惱皆從虛假妄想而失。知諸煩惱,體性自離。如是隨覺,即是菩提。煩惱之性,即菩提性。

又云:煩惱境是佛境界,觀煩惱性空是正修行。

又云:欲除煩惱,當行正念。

四祖亦云:一切煩惱業障,本來空寂。

細觀佛祖經旨大概,謂煩惱性空勿為窒礙,觀如夢幻,不用介懷。設使觸景情動,如回應聲,既應即止。若此,則煩惱塵勞不待斷而自滅,胎真赤子弗假修而自靈。

又有經云:

以智慧劍破煩惱賊,以智慧刀裂煩惱綱,以智慧火燒煩惱薪。

僧圓照云:

對治煩惱魔,清淨常歡喜。

龐居士云:

諦現四大本空,煩惱何處安腳。

晁文元云:

身同夢幻非真有,事比風雲不久留。既能洞達須剛斷,煩惱魔空過即休。

張紫陽云:

可謂道高龍虎伏,堪言德重鬼神飲。已知壽永齊天地,煩惱無由更上心。

六祖壇經云: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

故纓珞經云:佛言我從本來不得一法,究竟定意,始知所謂無念。若得無念者,觀一切法,悉皆無形,因此得成無上正真之道。

又云:世人不能成道而脫生死者,良由妄念為輪回種子耳。

蓋妄念起處,即是生災。妄念息處,即是真元。故玄門以止念為本,釋教以無念為宗。

無念者,為無邪念,非無正念。念有念無即名邪念,不念有無助名正念。念善念惡即名邪念,不念善惡即名正念。乃至苦樂、生滅、取捨、冤親、憎愛,井名邪念,不念苦樂等是名正念。但事來不受一切處,無心即是無念也。無念之念,謂之正念。

佛經云:善男子我等住於無念法中,得如是金色三十二相,放大光明,照無餘世界。

高峰禪師云:

慈氏受一生成佛之功,不出一念無生性海。

智常禪師云:

真如無念。非念法能階實相,無生豈生心。能至無念念者,即念真如;無生生者,生乎實相。

李之才云:

念之天理則明月之當空,念之人欲則浮雲之蔽日。

寒山子云:

旋乾倒岳鎮常靜,一念萬年永不移。

天隱子云:

不睹不聞存覺性,無思無念養胎仙。

寶積經中所說菩薩安住無所住之念,非憶非忘所安住念,即名法界。是知從上若佛、若祖、若聖、若仙,皆因冥心息念而得妙道。

故尚書曰:唯狂克念作聖,然克念之功須要躬行實踐,方有進步。不然,一片太虛,途路甚遠,少一步定是到不得。

昔人所謂工夫不到不方圓,工夫若做到極,則處自然入於無念。既得無念真常,則玄竅嬰兒寂寂然而無撓擾之患矣。

劉虛穀云:

大功欲就三千日,妙用無虧十二時。

陳朝元云:

含養胞胎須十月,育嬰乳哺要千朝。

泥丸翁云:

片響工夫修便現,老成須是過三年。

三年功夫已完,溫養事畢。即悟真所謂,一霎火焰飛,真人自出現。真人既現,必出太玄而升天穀,再加冥心滅盡之功,則有通靈變化之妙。

劉海蟾曰:

卦行火侯周天畢,孕個嬰兒鎮下田。霹靂一聲從地起,乾戶肇開光萬里。翻身推出太玄關,這回方是真仙子。

真空煉形法則

真空煉形圖
 
真空煉形圖

普照怫心曰:

異端有白我其觀,卻歎人從甕裏盤。最上一乘含蓄遠,好從玄竅覓天寬。

蓋真空煉形之法,譬喻運甕相似。若處甕內,焉能運之,必也處於甕外。身處甕外者,即釋氏所謂外其身而虛空之是也。

故老子曰:

外其身而身修,忘其形而形存。

薛道光曰:

若人空此幻化身,親授聖師真規則。

張全一曰:

太虛是我,先空其身。其身既空,天地亦空。

天地既空,太空亦空。空無所空,乃是真空。

清靜經曰: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視其形,形無其形。形無其形者,身空也;心無其心者,心空也。心空無礙,則神愈煉而愈靈;身空無礙,則形愈煉而愈清。直煉到形與神而相涵,身與心而為一,方才是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者也。

古仙曰:形以道全,命以術延。此術是竅無涯之元炁,續有限之形軀。無涯之元炁,是天地陰陽長生真精靈父聖母之炁也。有限之形軀,是陰陽短促濁亂凡父凡母之氣也。故以真父母之炁變化凡父母之身為純陽真精之形,則與天地同壽也。

按孫陀羅尊者云:世尊教我觀鼻端白,我初諦觀,經三七日,見鼻中氣出入如煙,身心內明,圓洞世界,遍成虛淨,猶如硫璃煙相漸消,鼻息成白,心開漏盡,諸出入息化為光照,照十方界,得阿羅漢。

朱元晦云:

鼻端有白,我其觀之。

莫認真云:

平生姿韻愛風流,幾笑時人向外求。萬別千差無覓處,得來原在鼻尖頭。

夫人未生之先,一呼一吸,氣通於母。人之既生之後,一呼一吸,氣通於天。天人一氣,聯屬流通,相吞相吐,如扯鋸焉。天與之我,能取之得其氣,氣盛而生也。天與之天,複取之失其氣,氣絕而死也。

故聖人觀天之道,抉天之行,每於義馭未升,腸谷之時,凝神靜坐,虛以待之,內含意念,外舍萬緣,頓忘天地,粉碎形骸。自然太虛中有一點如露如電之陽,勃勃然,入玄門,透長穀,而境上泥丸,化為甘霖而降於五內。我即鼓動巽風以應之,使其驅逐三關九竅之邪,掃蕩五臟六腑之垢,焚身煉質,煆滓銷霾,抽盡穢濁之軀,變換純陽之體。累積長久,化形而仙。

陳翠虛曰:

透體金光骨髓香,金筋玉骨盡純陽。煉教赤血流為白,陰氣消磨身自康。

丘長春曰:

但能息息常相顧,換盡形骸玉液流。

張紫瓊曰:

天人一氣本來同,為有形骸礙不通。煉到形神冥合處,方知色相即真空。

薛複命曰:

不知將謂氣,得後自然真。

董漢醇曰:金用礦消,形由炁煉。煉形之法,總有六門。其一曰玉液煉形,其二曰金液煉形,其三曰太陰煉形,其四曰太陽煉形,其五曰內觀煉形。若此者總非虛無大道,終不能與太虛同體。唯此一訣,乃曰真空煉形。雖曰有作,其實無為,雖曰煉形,其實煉神,是修外而兼修內也。

依法煉之,百日則七魄亡形,三屍絕跡,六賊潛藏,而十魔遠遁矣。煉之千日,則四大一身,儼如水晶塔幹,表裏玲瓏,內外洞徹,心華燦然,靈光顯現。靈光者,慧光也,故曰惹光生處覺花開。蓋慧覺花開非煉形入微與道冥一者不能有此。

故生神經曰:身神並一,則為真身;身與神合,形隨道通。隱則形固於神,顯則神合於氣。所以蹈水火而無礙,對日月而無影。吾亡在己,出入無間。或留形住世,或脫質升仙。有白日而飛肉屍者,黃帝之謂也。有留形在世者,彭祖之謂也。有受命而居天職者,張天師之謂也。有拔宅而上升者,許施陽之謂也。有示疾而終者,王重陽之謂也。有入仕而臣者,東方朔之謂也。至於老子為柱史,辛鈃為大夫,尹喜為關令,伯姬為卿上,唐典隱昆陵,孑休治漆園,帝者師四,皓輔漢惠,仇生仕殷,輔光仕漢,馬舟仕晉,海蟾仕燕,正陽棄官,純陽應舉,常有執鞭,琴高執笏。若此者,多不可以枚數。

噫!神仙之隱顯去留,豈世之凡夫所能測度者哉。更若憑虛禦風之,列子折蘆過江之,達摩非若淘質煉形之功,又安能如此輕舉之身乎?此形神俱妙之道,非坐脫立亡者之所能知。所以不免有拋身入身之失爾。

故學仙佛之流,若獨以煉神為妙,不知煉形為要者,所謂清靈善化之鬼,何可與高仙為比哉?大抵溫養煉形,無分彼此,雖然在兩處發明,其實是一個道理。內外兼修,不相違背。若十日功夫無間,乃懸崖撒手時也。自然言語道斷,心思路絕。能所兩亡,色空俱泯,無滯無礙,不染不著,身似翔鴻不可籠,心如蓮華不著水。火光淨淨,瀟瀟灑灑,騰騰任運,任運騰騰,做一個無事無為、自在消逼之散漢也。此際嬰兒漸露其形,與人無異,愈要含華隱曜,鎮靜心田,若起歡忻,就要廣境。

如陳泥丸云:

我昔功夫行一年,六脈已息氣歸根。有個嬰兒在丹田,與我形貌亦如然。

嬰兒既長,穴不能居,自然裂竅而出、貫頂而升。此之謂出離苦海而起彼岸也。

永明壽禪師云:

身在苦海中,賴此鐵羅漢。苦海既脫離,舍筏登彼岸。

觀吾陳真人云:

此岸波濤已脫離,到彼方知壽可躋。一得歸來宜永得,渡河筏子上天梯。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八節口訣[编辑]

移神內院端拱冥心

出離苦海圖
 
出離苦海圖
端拱冥心圖
 
端拱冥心圖

始則有作有為者,采藥結丹以了命也;終則無作無為者,抱一冥心以了性也。

悟真篇云:

始則有作人爭覺,及至無為眾始知。但見無為為道妙,不知有作是根基。

證道歌云:

到無為處不無為,方知吾道是希夷。

今之在象凡夫、出家外道,只知有這邊道理,不知有那邊境界,只知有此間之妙,不知有彼岸之玄;只知無事,而不知稀有之事;只知無為,而不知有為之法。此乃知其一不知其二。修其性不修其命者也。

故丹道未成之先,若不知下學之有為,而著於空焉,則謂之落空漢。丹道已成之後,若不知上達之無為,而著於相焉,則謂之守屍鬼。

石杏林曰:

有物非無物,無為合有為。

陳泥丸曰:

我聞前代諸聖師,無為之中無不為。

陰長生曰:

無為真人居上界,空寂更無塵可礙。有為功就又無為,無為也有功夫在。

所謂真人居上界者,即嬰兒出離苦海、移居天谷之時也。空寂冥心者,即呂祖向晦冥息真心合道之法也。

施肩吾曰:達摩面壁九年,方超內院世尊。冥心六載,始脫樊籠。

夫冥心者,深居靜室,端拱默然,一塵不染,萬慮俱忘,無思無為,任運自如;無視無聽,抱神以靜,無內無外,無將無應,離相離空,離迷離妄,體含虛寂,常覺常明,但冥此心,萬法歸一,則嬰兒安居于清靈之境、棲止於不動之場。色不得而礙之,空不得而縛之,體若虛空,安然自在矣。

故達觀禪師云:

色不縛兮空不礙,曇息冥心觀自在。大千萬有總歸無,世界壞時渠不壞。

譚長真云:

嬰兒移在上丹田,端拱冥心合自然。修到三千功行滿,憑他作佛與升仙。

此處是純一不雜的工夫,豈能空纖毫情想,但起希仙作佛之心,便直生死竅中,不能得出。

所以關尹子云:若有厭生死心,超生死心,只名為妖,不名為道。

益清靜體中,空空蕩蕩,晃晃朗朗,一無所有,一切無住。

故心要訣云:

冥心本乎無住無,住心體圓融不測。

如金剛經云: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

金剛齊菩薩云:我不依有住而住,不依無住而住,如是而住。

憎肇云:聖人之心,住無所住,其住坐忘。

論云:不依一法,而心常住。

了心經云:心無所住,住無所心,了無執著,無住轉真。

淨名經云:一切法以無住為本,安住無為,名之為住,住無方所,故名無住。無住心者,是為真心。

禪源集云:言心者是心之名,言知者是心之體。

菏澤云:心體能知,知即是心,心本空寂,至虛至靈。由空寂虛靈而知者,先知也。由空寂虛靈而覺者,先覺也。不慮而覺者,謂之正覺。不思而知者,謂之真知。

故祖師云:空寂體上,自有本智能知,即此空寂之知,便是達摩所傳清淨心也。心常寂是自性體,心常知是自性用。

所以六祖云:一切萬法,不離自性,自性自知,自性自見,自性自悟,自悟自度。悟性還易,了心甚難。故了心也者,了此心也。了心,則心無其心矣。無心之心,是謂真心。真心是性,真性是心。

太上云:了心真性,了性真心,空無空處,無處了真。此謂真空不空,空無所空,即是了見本心也。

龐居士云:

十方同聚會,個個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

與夫空覺極圓,空所空滅,即是了見本性也。

華嚴經云:

法性本空寂,無取亦無見。性空即是佛,不可得思量。

原夫性體本空,心體本定。無空無無空即名畢竟空,無定無無定即名其如定。雖修空,不以空為證,不作空想,即是真空也。雖得定,不以定為證,不作定想,即名真定也。空定衡極,通達無礙,一旦天機透露,慧性靈通,乍似蓮花開,恍如睡夢覺,忽然現出天然境界,充滿於上天下地而無盡藏也。此是心性常明,炯炯不昧,晃朗宇宙,照徹古今,變化無方,神妙莫測。雖具肉眼而開慧眼之光明,非易凡心便同佛心之知見,乃是見性見到徹處,修行修到密處。故得—性圓明六通頓足。

何謂六通?按玉陽大師曰:坐到靜時,陡然心光發現,內則洞見肺腑,外則自見鬚眉,智神踴躍,日賦萬言,說妙談玄,無窮無極,此是心境通也。不出廬舍,預知未來事情。身處室中,又能隔牆見物。此是神境通也。正坐之間,刹時迷悶,混沌不分,少頃心竅豁然大開,地理山河,猶如掌上觀紋,此是天眼通也。能聞十方之音如耳邊音,能憶生前之事如眼前事,此是天耳通也。或晝或夜,入於大定,上是天堂,下見地獄,觀透無數劫來宿命所更,此是宿信通也。神通變化,出如自如,洞鑒十方眾生,知他心內隱微之事。他雖意念未起,了了先知,他雖意念未萌,了了先覺,此是他心通也。

子思曰:心之精神之謂聖。故心定而能慧,心寂而能感,心靜而能知,心空而能靈,心誠而能明,心虛而能覺。

四祖道信曰:一切神通作用,皆是自心感現。

瓔珞經曰:神名天心,通名慧性。天然之慧徹照無得,故名神通。神通具足,愈加默耀,韜光慧而不用,若露圭角,恐染邪魔。

古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正定之時,或聞種種善惡之聲,或現種種違順之境,總是魔障,不可著他。又須反觀一身,四大皆是假,合如夢幻,全體非身。但在此心,魔自消滅。

古語云:見怪不怪怪自亡,見魔非魔魔自滅。或腦中有霹靂之聲,或眼內有金星燦耀,或頂下紅霞了繞,或眉間湧出圓光,此皆幻景,心莫受他,但行工夫,休證效驗。

所以古仙云:項下有光猶是幻,雲生足下未為仙。又於靜中忽見樓臺珠翠、女樂笙簧、異草奇花、觸目如畫,彼人不悟,將謂是到天宮,不知自身內院,認作真境,因循而不出。入此際須用虛空觀而擴充之,則我天穀之神升入太虛,合而為一也。

其虛空觀者,應觀自心。心本不生,自性成就,本來空寂,光明遍照,猶如虛空瑩徹,清淨廓然,周遍圓明,皎潔成大月輪,量等虛空,浩然無際。複應觀察自身,則心之虛空而通於身之虛空,身之虛空而通於天地之虛空,天地之虛空而通於太極之虛空,虛虛相通,共成一片,豈不與太虛混之而為一耶?

始而虛其心也,既而虛其身,又既而虛天地,虛而無虛,無虛而虛,虛也不知,無虛也不知,則我陽神沖虛出入而無障礙矣。然後方可與天地合德,太虛同體,而為混虛氏之人歟。

此處只言到太虛之階梯,未曾造到太虛之實際。謂之煉神則可,謂之出神則未也。

欲要高奔帝境,當煉演谷神,常以靈和寂照,為心虛空不住,為觀抱本還原歸太極,由此進進不已,及其無上可上,玄之又玄,無象可象,不然而然,則一靈之妙有遍法界,而圓通貫雲漢,以高躋與穹冥而俱合,此天穀元神煉到至極至妙之處也。

故章思廉曰:得太極全體,見本來面目,先天一點真,後天卻是屋。

瑩蟾子曰:煉陽神了出陽神,自色界超無色界。既然證成妙道,須要混俗和光。雖處凡塵,而不可流俗;雖居濁世,而莫測行藏。日唯銷隱,匿積陰功,開誠心,施法乳,汲引後學,普度眾生,上報佛恩,下資群品。

金剛經曰: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故世尊成道之旦,發普度眾生之悲,乃曰:先度眾生,然後作佛。

肇法師曰:性本無生,故亦無滅,此實千聖同然之真心。眾生度盡,方入涅槃,此亦千聖同歸之實際。

王方平曰:

鸞鶴來時乘紫霧,玉皇有敕登仙路。九玄七祖盡升天,度了群生方自度。

噫!試觀古佛高仙何等運心之普,如今人有一法一訣者,秘密珍藏,猶恐漏泄,較之古人,可不愧死。

予之無念也久矣,但未得自度,先要度人,一念存心,不能自釋,今之此作,盡泄天機,唯末後一著,尚未發明。今再言之,道書曰:陰神能見人,陽神使人見。蓋獨修一物者,所出乃陰神也。陰神則有影無形,世所謂鬼仙是也。若雙修性命者,所出乃陽神也。陽神則有影有形,世所謂天仙是也。故曰:道本無相,仙貴有形。然而出神太早,丹經之所深訶既得,其母當返其始。常留神于天穀,複歸如嬰兒,不識不知,唯深唯寂,陽光無漏,則愈擴愈大,彌遠彌光,自然變化生神。生之再生,則生生而無盡;化之又化,則化化而無窮,又生孫百千萬億。

張紫陽曰:

一載生個兒,個個會騎鶴。

陳泥丸曰:

一載胎生一個兒,子又孫兮孫又枝。

白玉蟾曰:

一體遍多猶朗月,而影分千水多身。

入一著明鏡,而光寓萬形。

仙家謂之分身,佛氏謂之化身。如世尊之不離菩提樹下,而遍升天宮說法。又如善財之不出莎羅林,曆二百十城而遍參諸友。

東華帝君曰:

法身剛大通天地,真性圓明貫古今。若未頂門開具眼,休教散影與分形。

分形散影非不妙也,奈何還滯幻軀中,尚未超脫,欲千變萬化,豈不反傷於本體耶?直到九載功完純,亦不宜忽然跳出五行之外,返於無極之初。證實相妙之,更妙得真功全之,又全成金剛不壞之體,作萬年不死之人。自覺覺他紹隆佛種三千功滿,而白鶴來迎,八百行圓,而丹書宣詔飛升金閣,返佩帝鄉。

即鐘離翁云:

九載功成人事盡,縱橫天地不由親。

蕭紫虛云:

功成須是出神經,內院繁華無累身。會取古仙超脫法,飄然跨鶴觀三清。

諸仙奔殼,各有不同。有從寶塔出者,有從紅樓出者,有看月而出者,有對鏡而出者,有沖頂門而出者。

所以玄奧集云:

塞斷黃泉路,衝開紫府門。如何海蟾子,化鶴出泥丸。

中和集云:

成就頂門開一竅,個中別是一乾坤。

蓋頂門一竅豈易開哉。先發三昧火透之,不通。次聚太陽火沖之,略啟。二火騰騰,攻擊不已。刹時,紅光滿界,紫焰彌天,霹靂一聲,頂門開也。

故呂純陽曰:

九年火候直經過,忽爾天門頂中破。真人出現大神通,從此天仙可相賀。

真人出現,乘雲氣,禦飛龍,升玉京,游天闕,飄飄雲際,翱翔太空。鳳篆金書,朝赴九陽之殿;蟋桃玉液,位登萬聖之筵。適意則鸞輿前引,登雲則龍駕前迎。紫府鼇宮欲去,而頂中鶴舞,丹台瓊苑擬遊,而足下雲生。劫火洞燒,我則優遊於真如之境;桑田變海,我則逍遙于極樂之天。聚則成形,散則成氣,隱顯莫測,變化無窮。人水火而不溺不焚,步日月而無形無影。刀兵不能害,虎兕不能傷。陰陽不能變遷,五行不能陶鑄。閻羅不能制其死,帝釋不能宰其生。縱橫自在,出入自由。信乎!

紫陽云:

一粒靈丹吐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此大丈夫得意之秋,功成名遂之日也。人生到此,寧不快哉?

上陽子云:

總皆凡世播英雄,做盡功名到底空。唯有金丹最靈妙,大羅天上顯神通。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九節口訣[编辑]

本體虛空超出三界

化身五五圖
 
化身五五圖
跨鳳凌霄圖
 
跨鳳凌霄圖
陽神出現圖
 
陽神出現圖

按梓童化書云:予之在朝也,以聞方外之言,辭榮而歸道。逢隱者指,予以心印授,予以正訣曰,此西方大聖人歸寂法也。子能念而習之,可度生死,死而不亡,終成正覺。若能中道而廢,則猶能擇地而處,亦可為神仙。予於是曆觀漢、唐諸仙,多在此處超脫而去者,豈非化書所謂中道而廢耶?

又覽龍牙頌云:學道如鑽火,逢煙未可休。予又曆觀宋、元諸仙,多在此處戶解而去者,豈非龍牙所謂逢煙而休耶?

雖則仙去,然卻缺末後一段工夫,畢竟有些欠穩處。猶傅大士云:僥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亦不知壽命有限而不及修耶,抑亦不知不得此法而不能修也。

命宗人只知煉精化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而止,竟遺了煉虛合道一段。

是以無上師曰:養得金丹圓似月,未免有圓還有缺。何如煉個太陽紅,三界十方俱洞徹。

蓋聖修詣極自是少此一段不得。緣丹經子書皆不曾言及末後一著。唯李清庵曾說到這裏。

如門人問:脫胎後還有造化麼?

清庵曰:有造化在。聖人云,身外有身,未為奇特,虛空粉碎,方露全真。所以脫胎之後,正要腳踏實地,直待與虛空同體,方為了當。

又云:更有煉虛一著,當於言外求之。其見趣可謂度越諸仙矣。

但不肯說個實際出來,云何煉虛,作何歸著,竟自朦朦朧朧虛應過去。亦不知是不會祖師意而不能說耶,抑亦不知是怕洩漏天機而不敢說也。

故水丘子歎曰:打破虛空消億劫,既登彼岸舍舟楫。閱盡丹書萬萬篇,末後一句無人說。

蓋此秘藏心印,皆佛佛授手、祖祖相承,迄至六祖衣缽止,而不傳諸佛,秘藏於茲塞矣。自此而下鮮有知者。故曰:七祖如今未有人。

直到吾師尹公,以其夙植靈根,更得教外別傳之旨。忽一日禪關參透,豁然貫通,而千佛秘藏又複開於今日矣。

故悟道偈云:把個疑團打破時,千佛心華今在茲。下大竿頭取進步,虛空真宰天人師。

我今又承師旨而得此法,如獲無價寶珠。即劍南和尚云:自從說得此明珠,釋梵輪王俱不要。然佛之地步甚高,而必至於虛空本體。本體虛空方成無上正等在覺而入涅槃。

故邵康節曰:聖人與太虛同體,與天地同用。今人求其義而不得,乃噫之曰:體太虛之體以為體,用天地之用以為用。此言大似隔窗窺日,不過見其光影而已。若言體太虛之體以為體,便是有個太虛在而著於體矣,何以能太虛?若言用天地之用以為用,便是有個天地在而著於用矣,何以能天地?然而太虛其知有體乎?其不知有體乎?天地其知有用乎?其不知有用乎?太虛不知有體而天地之用在於太虛之體,天地不知有用而太虛之體在於天地之用。體其所體者體其所用也,用其所用青用其所體也。乃至於粉碎虛空方為了當,何以故?

益本體,本虛空也。若著虛空相,便非本體虛空。本粉碎也,若有粉碎心,便不虛空。故不知有虛空,然後方可以言太虛天地之本體,不知有粉碎,然後方可以言太虛天地之虛空。究竟到此已會窺破虛空之本體,但未得安本體於虛空中。

即華嚴經云;法性如虛空,諸佛於中住。到這裏自知道虛空是本體,本體是虛空。必須再加功而上,上勝進進不已,直到水盡山窮,轉身百尺竿頭。至必至於不生不滅之根源。終必終於不生不滅之覺岸。于中方是極則處。此處無他,不過是返我於虛,複我於無而已。返複者,回機也。

故曰:一念回機,便同本得。究竟人之本初原自虛無中來,虛化之為神,神化之為氣,氣化之為形,順則生人也。今則形複返之為氣,氣複返之為神,神複返之為虛,逆則成仙也。

古德云:何物高於天,生天者是。何物大於虛實,運虛空者是。蓋大道乃虛空之父母,虛空乃天地之父母,天地乃人物之父母。天地廣大,故能生萬物;虛空無際,故能生天地;空中不空,故能生虛空。而曰:生天地、生萬物,是皆空中不空者之有以主之也。以其空中不空,故能深入萬物之性,以主張萬物而方便之。毋謂空中不空,能深入萬物之性,以主張萬物而方便之也;抑亦能深入天地之地,以主張天地而方便之也。汝毋謂空中不空,能深入天地之性以主張天地而方便之也,抑亦能深入虛空,以主張虛空而方便之也。

夫空中不空者,真空也。真空者,大道也。今之煉神還虛者,尤落在第二義,未到老氏無上至真之道也。煉虛合道者,此聖帝第一義,即是釋氏最上一乘之法也。

華嚴經云:雖盡未來際,遍游諸佛刹。不求此妙法,終不成菩提。

此法只是複煉陽神,以歸還我毗盧性海耳。所以將前面分形散影之神攝歸本體,又將本體之神銷歸天穀,又將天穀之神退藏于祖竅之中。如龍養額下之珠、若雞抱巢中之卵,緊緊護持,毋容再出,並前面所修所證者,一齊貶向無先國裏。依滅盡定而寂滅之,似釋迦掩室於摩竭,如淨名杜口於毗耶。此其所以自然造化而複性命之而複虛空之之不可以已也。而複性命,而複虛空,至此已五變化矣。變不盡變,化不盡化,非通靈變化之至神也。

故神百煉而愈靈,金百煉而愈精,煉之而複煉之,則一爐火焰煉虛空,化作微塵萬頃冰。壺照世界大如黍米。少焉,神光滿穴,暘焰騰空,自內竅達於外竅外,大竅九而九竅之中,竅竅皆有神光也。小竅八萬四千,而八萬四千竅之中,竅竅皆有神光也。徹內徹外,透頂透底,在在皆有神光也。如百千燈照耀一室,燈燈互昭,光光相涉,而人也,物也,莫不照耀於神光之中矣。是則是已尤非其至也。

然不能塞乎天地之間,則未滿東魯聖人乾元統天之分量也。又斂神韜光,銷歸祖竅之中,一切不染,依滅盡定而寂滅之。寂滅既久,則神光如雲發電,從中竅而貫於上竅,大竅小竅,竅竅皆有神光也。光明洞耀,照徹十方,上徹天界,下徹地界,中徹人界。三界之內,處處神光。若秦鏡之互照,猶帝珠之相含,重重交光,歷歷齊現。而神也,鬼也,莫不照耀於神光之中矣。妙則妙已,尤非其至也。

然不能遍入塵沙法界,則未滿西竺聖人毗盧遮那之分量也。再又斂神韜光,銷歸祖竅之中,一切不染,依滅盡定而寂滅之,寂滅既久,而六龍之變化全,則神光化為舍利光矣。如赫赫日輪,從祖竅之內一湧而出,化為萬萬道毫光,直貫於九天之上。若百千昊日,放大光明,普照於三十大千世界。而聖也,賢也,及森羅萬象,莫不齊現於舍利光之中矣。

故大覺禪師云:一顆舍利光熠熠,照盡億萬無窮劫。大千世界總皈依,三十三天咸統攝。

而舍利光既遍滿於三千大千世界內,尤未盡其分量。又自三千大千世界中複放無量寶光,宜充塞於極樂世界。既而又升於袈婆幢界,又升於音聲輪界,複直沖于勝蓮華世界,得與賢勝如來相會也。

自從無始分離,今日方才會面。彼此舍利交光,吻合一體,如如自然,廣無邊際。

所以經頌云:諸佛似一大圓鏡,我身猶若摩尼珠。諸佛法身入我體,我身常入諸佛軀。王祖弘忍云:一佛二佛千萬佛,總是自身無別物。昔年親種善根來,今日依舊得渠力。荷澤禪師云:本來面目是真如,舍利光中認得渠。萬劫迷頭今始悟,方知自性自文殊。

自性清靜,便是無垢佛。自性如如,便是自在佛。自性不昧,便是光明佛。自性堅固,便是不壞佛。各各諸佛,自身俱有。說亦不盡唯一性,爾性即是心,心即是佛。新佛舊成,曾無二體,以報身就法身,如出模之像,像本舊成,一體無異。新成舊佛,亦無二形,以法身就報身,如金成像,昔未成象金,故今成像,竟諸佛如已成像之金仙。眾生如未成像之金礦,成與未成,似分前後,則金體始終更無前別。

故圓覺經曰:既已成金,不重為礦,經無窮時,金性不壞。原此金性,人人本有,個個不無。至於十方眾生,皆我金剛佛性。而天地萬物,咸囿我如來之法身矣。到此地位,方知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遍法界是個如來藏,盡大地是個法王身。實際無差,與三世佛而一時成道;真空平等,共十類生而同日涅槃。法身其大也,虛空且難籠其體,真心其妙也,神鬼亦莫測其機。窮未來際為一晝夜,盡微塵海為一刹那。前千古而後乎今,無不是這個總持,上乎天而下乎地,無不是這個充塞。

二祖慧可曰:囫囫圇圇成這個,世世生生不變遷。太上所以云:天地有壞,這個不壞。

這個才是真我,這個才是真如,這個才是真性命,這個才是真本體,這個才是真虛空,這個才是真實相,這個才是菩提道場,這個才是涅槃實地,這個才是不垢不淨,這個才是非色非空,這個才是自覺聖智,這個才是無上法輪,這個才是本性虛無、虛無實體,這個才是常住真心、隨心自在,這個才是佛之妙用、快樂無量,這個才是煩惱業淨、本來空寂,這個才是一切因果、皆無夢幻,這個才是生滅滅己、寂滅為樂,這個才是金剛不變、不壞之真體,這個才是無始不生、不滅之元神,這個方是不可量、不可稱、不可思議、無邊功德,這個才是清淨法身、圓滿報身、千百億化身、毗盧遮那佛。

偈曰: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世界所有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

毗盧證果圖
 
毗盧證果圖
超出三界圖
 
超出三界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