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耶稣:我的自传 问答集

(2020-05-13 11:46:23) 下一个
问答集

(传通者注:在制作这本书的过程中,我被要求想出一些问题让耶稣来回答,因此我询问了一些朋友,寻找一些具有挑战性的适当问题,也是你们可能会问的那类问题。这些朋友确实问了一些我没有想到的事情。以下就是这些问题以及耶稣的明智答复。)

 

婚姻

理想的婚姻是什么样子?


我对你现在正在进行的工作感到惊讶。为了追求跟我们相同的目标,你变得毫无畏惧。我们全都在这里,想要带给这个星球一些启发,想要解除许多人心里所承受的痛苦,他们为错误的观念所苦,他们因为相信了心中不实的想法而受苦,这就是痛苦的由来。

你有一个导向系统,会在你高兴的时候向你说话,也在你悲伤的时候向你说话。没错,这个导向系统关系到你所问的婚姻问题。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架构来铺陈我们的论述。导向系统这个观念我们在之前已经有共识了,所以我们将再次用到它。你有这个导向系统,但是你从小就学会忽略它。一个婴儿在父母怀里时就被教导要漠视这个导向系统。

当一个婴儿不开心时,他会哭泣,此时父母会想尽办法来安抚这个孩子。他们会给婴儿安抚的东西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例如用一些甜美或转移注意力的讯息来掩盖他的感觉,于是孩子就放弃了他原来对真正想要之物的恳求。他要的不是安慰,他要的是被拥抱,他要的是被关心,他要的是被亲吻,他要的是被喂食,他要很多很多的东西。他也可能是要洗澡,或是运动,或是带他到户外。这些都是小孩可能会要求的事情,但你只是让他闭嘴。

这就是整个忽视过程的开始。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深入的问题。要知道,你其实是跟一个基本上摧毁了导向系统的人结婚。当然这个导向系统不是真的被摧毁了,该系统会继续给你信息,但是你对导向系统的培养,以及你对其细微处的了解能力从小就被摧毁了。就这样,那些迷失自己道路的人走到一起而结婚了。他们之所以迷路是因为他们没有指引方向的罗盘。


这情况就跟向一位在野外游荡而毫无方向感的人问路一样,向这样的人问津没有意义,因为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而你们社会中有很多人确实如此。你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你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不知道自己的本质。

因此,若要答复你的问题,我必须将这个基本讯息带入这个问题。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本质,且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那么你不应该跟任何人结婚!这是我对此问题的第一个答复。
如果你能主动去认识自己,去了解你的历史,去了解你的本质之真相,你就能为婚姻作好最佳的准备。

在我们深入探讨「理想的婚姻是什么」这个问题之际,你会发现在这个时空下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你想要有段美好的婚姻,你必须感觉到美好才行。你必须对自己的本质感到美好,你必须对自己所在之处感到美好,你必须对自己的身份感到美好。你必须了解自己的神圣本质,你必须了解自己的身体,了解它所代表的是什么,以及它无法提供你什么。你还必须了解投射的本质,以及自己所看到的现实之虚幻。这些都是自我了解的指导原则,因为这是你的自我反照给你的过程。上述都是你必须具备的基本了解,如此才能让一段婚姻成长茁壮。

你们社会里有许多人结了婚,但是他们的关系都是非常表面的,因为这些人并没有碰触到自己的真我,他们并没有碰触到自己的真实自性,因此他们只是一个虚幻的自我跟另一个虚幻的自我结婚,小我便由此潜入。换句话说,你若与某人建立关系却没有调整自己与真理一致,那么小我就会主导一切。
小我是你曾经有过的每个错误想法,你所相信的每个错误信念,你所听到并信以为真的每个谎言,这就是小我的本质。小我就是你心中的概念,也是分裂的信念,更是远离你所称呼的上帝、远离你所称呼的万有、远离你所称呼的神圣天心的那些观念。因此,一旦小我跟小我结了婚,就会出现一个战区,形成一场战争。你们有人相信彼此攻击可以解决问题,你们有人相信出口伤人可以解决问题,你们有人相信彼此分开可以解决问题,你们有人因种种错误的感觉或想象而自我防卫。

正因如此,婚姻中才会出现你们所看到的不忠、离异和不幸福的情况。唯有心灵觉醒。你才会拥有一段奠基于真理的婚姻。要明白,站在你眼前的那个人跟你没有两样,他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实际上,他是你的一个面向,用途是反照给你看。除非你了解这一点,否则你不可能有理想的婚姻。

我这样说并没有负面或嘲讽之意,我完全没有那个意思。我这样说是因为我已经达到足以拥有理想婚姻的状态,那也是我在最后一世时与我心爱的玛丽亚共有的经验。我们拥有那样的能力,可以基于无条件的爱而完全地彼此交融,但那是因为我的小我彻底消融了。当时我了悟了真理,我明白了世界的运作方式,也了解人际关系的目的何在。虽然当时玛丽亚并未开悟,但是之后她在我及无形界的协助下也在那一世开悟了。要知道,觉醒的人不会落入小我之心的陷阱中,正如我跟玛丽亚的婚姻状态一样。觉醒的心灵不会落入争斗、争执、报复、仇恨及能量的限制中。因此,当一方完全地敞开,另一方必会跟进。
可以说,这就是之前提过音叉的哲理当一方维持在高振动频率,另一方也必须保持在高振动频率;或者离去。玛丽亚不会离开,所以她只有一个选择:提高她的振动频率。这也是促使她在那一世开悟的原因。

简而言之,成就一段完美婚姻的方法,就是移除你心中的小我掌控。只要你仍活在物质世界,你就会有一个小我,直到你达到开悟的境界为止。但只要了解小我之心,也就是了解攻击的欲望、防卫的倾向以及分裂的观念,你就能够让自己成为一个足以拥有理想婚姻的人。
理想的婚姻不会自行存在,它是创造出来的,它是由觉醒之人所创造的,它是由知道这份资料所教导的原则之人所创造的。因此,这个问题并非真的有答案。唯有当你用已治愈的心灵来创造理想的婚姻时,理想的婚姻才会存在。这就是拥有理想婚姻的方法。

如果你有一段不理想的婚姻,并不表示你需离开这段关系;这段婚姻是可以获得疗愈的,但必须由你来疗愈。这必须经由其中一方改变他或她看待这段关系的方式而获得疗愈,唯有其中一方明白攻击不会带来任何价值因而不再攻击时,这段婚姻才能获得改变。唯有其中一方能够无条件地去爱对方,不论对方如何表现小我的行为,这段婚姻才能有所改观。那些表现出不良行为的人并没有让他们的伴侣看到真正的自己,他们只表现出自己偏离真理的那一面,此时,唯有给出爱才能回到一体,才能回归真理,这就是婚姻问题的解决之道。因此,你必须了解自己的小我之心,以及你的伴侣出于小我之心的作为。唯有调整自己,你才会开始宽恕;唯有调整自己,你才会拒绝攻击,不论发生什么事。没错,不予还击。没错,这就是我所教导的观念。

因此,你是透过成为一个理想的婚姻伴侣而学会如何拥有理想的婚姻。而若要成为一个理想的婚姻伴侣,你就必须觉醒。你必须了解到幻相并非真实,你必须了解到自己真实的神圣本质,你必须了解到爱永远是解决之道。如果有人给你爱,你报之以爱;如果有人以仇恨对你,你也用给予爱来解决仇恨的问题,因为仇恨就是缺乏爱,所以你给予爱。
对小我之心来说,这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但这是出自我们心灵的满意答案,而我们的心灵是一体的,我们的心灵与一体意识相通。因此,这个答案能够带来你所期待的结果。

 

死亡与哀悼


为什么我们要承受孩子的死亡所带来的深切痛苦?
这问题其实是有关生命的问题,也是人类极度挣扎的问题,因此我们会从头说起。

死亡并非真实的,那只是你们带入自己经验中的一个幻相,因为你们崇拜身体,你们相信身体的真实性。现在,你必须了解你是利用身体本身来证明身体的真实性。你用你的触觉去碰触身体,你用你的视觉去看身体,你用你的嗅觉去闻身体;因此,你实际上一直利用身体来证明身体是真实的,这在本质上就相互矛盾。在合理的科学实验中,你不能真正用你想要测定的事情本身来测定他自己,但这却是你在做的事情。你用身体来证明身体的真实性,而你又不可能不用身体来证明身体的真实性,这是一个循环论证。
但是在这个社会中,你们并没有真正去质疑这一点,你们并没有真正去质疑这就是你正在做的事情。你并未真正了解心灵的运作法则,你并未真正了解创造的法则,你也并未真正了解这一生的本质。

死亡所带来的痛苦是基于你对死亡的本质之信念。如果你对死亡有正确的信念,你是不会受苦的。你可能会有点哀伤,因为你想念一个人有形的存在。但如果你在一个促进有形与无形界交流的社会中长大,你不会失去跟那个人的联系。你们会有持续的联系。那个人会在另一个世界,这是真的。因此,虽然你不会从那个人的身体获得相同的感觉,但是你不会感觉到他已经离去了。如果你们双方都愿意的话,你们会有持续的交流与对话。

生与死之间的「面纱」是建立在信念之上的一个幻相。有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这位传通者透过勤加练习科学足以证明的那些原则,已经弥合了生与死的间隙。我在世之时曾旅行到远东地区并向那里的大师学习,我学到了科学能够证明的身心转化之道。这是我在很久以前带回来教导人们的道理。然而,那些强而有力且能增进能力的教诲在当时不被允许继续传授,当然那些教诲就是我们现在正在传授的内容。拜你们社会信息自由之赐,我们现在能够教导这些事情,允许这些事情出现。但是你们的社会被灌输了一些谎言,被灌输相信身体与死亡的观念,这些观念导致了人们的痛苦和哀伤。因此,我们必须再次说明你的导向系统。

你的导向系统,也就是你在身体内所拥有的情绪系统并没有受到正确的理解,因为没有人正确地向你解释过。当你感受到极度的痛苦时,表示你的导向系统正在告诉你,你正在想的观念是错误的。这种强烈的孤立或哀伤的感觉,或者你要称作痛苦,其实是一个信号,显示出你的思想不够清明,你的想法偏离了真理。

所以说,如果你的孩子过世,而你对死亡怀有错误的观念,你相信这个地方是唯一存在的世界,死后一片虚无,或是死后会去可怕的地方,那么你就会痛苦万分,因为你的想法偏离了真理,而你的导向系统正在告诉你这一点。但如果你的孩子过世,而你了解到这一生并非真实的,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这其实是离开了真实的生命而落入的孤立与个体化的经验,那么你就不会有太多的痛苦。这对你来说是非常困难的经历,因为你是与上帝一体的灵性生命,分裂的观念对你来说是非常痛苦的,你很难应付这样的经验,尤其是你一直以来所学到的观念就是:死亡的本质是真实的,死亡的经验是真实存在的。

痛苦是基于你的信念,而不是一项事实;死亡也不是一项事实,这也是我在世之时允许自己被钉上十字架以向我的门徒证明的事。我可以摆脱那个经历,这是无庸置疑的;但是我允许这件事发生,以向他们证明死亡不是真实的,而且我可以随心所欲再造一具身体。我示现了我可以变得一无所惧,我可以变得毫不设防。我可以面对任何攻击,即使是像钉十字架这样的事,我都可以毫无畏惧。那是一个教导的机会。

但由于这些人受到深植心灵的运作程序所限制,即使我教导他们那么多年,他们也信赖我,他们仍难摆脱这个限制。这些心灵中的运作程序可谓根深柢固,如果你不下点工夫,你是无法改变它们的。这也是我在传道期间所面临的问题之一。我的门徒视我为特殊的人,所以他们没有主动训练自己达到跟我一样的程度,但他们本该如此的。因此,虽然我在那个时空下证明死亡不是真实的,但因为人们心中都有的深层运作程序与死亡的信念,使得那样的教诲看似疯狂,而且看似遥不可及。

你们世间有许多人研究心灵,他们训练有素,是各种不同哲学的实践者,而且他们有能力造出一具身体。正如我们说过的,其实你们也在制造自己的身体,只不过你们是在下意识中制造。你此刻所居的身体正是由你所有的信念制造出来的,这就是你为何会生病,以及你为何会死亡的原因。

因此,你们说的这些观念,甚至你们问的这些问题都不符真相。为什么我们要为孩子的死亡而痛苦?你其实不必痛苦的。没有人对你做了什么事,你的孩子并没有死。他们只不过是相信死亡而已,他们相信自己踏入恐惧的歧路后所经验到的分裂是真实的,因此这经验对他们来说真实无比。任何事物都是以你所相信的样子来呈现,这是你的自由意志,也是你的选择。这是你称呼为上帝的仁慈力量赐予你的能力,上帝这个造物主将你创造成一个造物主,所以你也是造物主;我是造物主,所以我是在有意识的状态下创造自己的经验,也可以说我是在作清明梦。你则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创造自己的经验,所以你活在噩梦中,但创造的过程都是一样的。

当你晚间就寝时,你可以有个美好的梦,也可以有个恐怖的梦。你可以有个带给你极大喜悦与欢乐的梦,也可以有个带给你内心极度恐惧的梦。这些梦境都是由心灵所造。你清醒时的创造法则跟你睡觉时是一样的,你是由自己的信念来创造你的人生

如果你正在制造一个噩梦,表示你的信念不符真理。如果你活出一个喜悦而幸福的人生,富有创意,并感觉到自由与充分展现的能力,这表示你的信念比较符合真理。但如果你活在这地球上而相信自己是个别存在的生命,活在个别的身体里,表示你心中存有许多错误的观念,且你将会经验到死亡。唯有真正明白你现在所经验的一切其本质如梦境一般,并且了解那引导你走出分裂而进入一体意识的方法,你才有办法摆脱死亡。这就是我在世间那一生结束时所做的事情,也是我在十字架受难后不断在教导的观念。
现在是你们取回自己力量的时候。现在你们该取回许多年前传到地球、且仍继续传到地球的这些知识。我不是这个故事的唯一信差,还有很多的人,但是他们很多都不是你们社会中的人。然而,你们的社会将会结束这个特殊的阶段,也就是生命册的这个特殊章节,所以此时正是这个讯息来到人间的最佳时机。

你不会被迫去体验这些事情。上帝并没有用带走你的孩子的方式来惩罚你。你相信了谎言,而你也看到了证明那是谎言的证据,因为那不是爱,而是死亡;那不是生命,而是分裂。但只要你改变自己的心灵,只要你疗愈自己的心灵,只要你开始告诉自己有关自己本质的真相,且只要你开始根据这个真相来行事,那么你的经验就会改变。你的死亡经验就会开始改变,会少了很多的痛苦。

人们可以随心所欲离开自己的身体而没有丝毫的痛苦。你会知道那些离开身体的人只不过踏入另外一个现实中,而且你可以在你所选择的时候加入他们。有了此番认识,你就不会痛苦,你就不会哀伤,而且你不会浪费你的人生在期许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

当我们目睹这类的哀伤时,我们感到最遗憾的就是生者想要唤回死者的呼唤,这会使往生的灵有所担忧。往生者会感觉到地球这边心爱的人在深陷绝望时对他的死命呼唤与渴望,这样的呼唤会阻碍往生者继续成长、继续寻求自己的自由与创造的本质。如果你失去了某人,且他们已经离世一段时间了,那么请放下你的哀伤,并研读我们透过这位传通者所传递的资料。你会发现你的哀伤消失了,而且你能够给予你那亲爱的往生者自由,让他不再受你所执着的观念和想法所束缚。

一旦这些观念更为你们的社会所接受,且这些真理更融入你们的社会中,你们的死亡经验就会有大幅的改变,甚至最后你们根本不需要经历你们目前所体验的那种死亡。但是你们离这样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环顾四周,你会看到死亡与毁灭,人们对死亡的信念极深,而且不断助长这一信念,甚至死亡成了一种娱乐节目,你们必须正视你们社会的这个部分。如果你不想强化死亡和痛苦的观念,那么就不要再看这类节目做为娱乐,不要再看助长这些观念的电影,也不再投票给引起这些观念的人。将你的焦点投注在你想要培养的事物上,不再着眼于你不想要之物,并开始着眼于你真正想要之物。开始着眼于生命,开始着眼于爱,并开始着眼于同情及友谊。这些都是能带给你许多美好奖赏的事情。你对死亡的执着与恐惧,只会带给你更多的死亡经验;此外无他。

现在是你们放下死亡观念的时候了。如果你正在阅读这本书,表示你已经受够了这类经验,所以现在是放下哀伤的时候了。那些比你先离世的人都很好,他们都在体验自己新的经历(有些人在无形界,有些人则回到物质界),你不需为他们哀伤。他们已经往前走了,只有你还在原地。

因此,我们传给你我们的爱,我们传给你我们的智慧。我们请你重新教育自己这个主题,重新教育自己有关痛苦的成因、死亡的成因,以及这些妄见之所以保留在心中的原因,如此一来,你会发现你的经验即将改变。此外,你对「会惩罚人的上帝」的信念,以及你对「需要这类困难的功课」的信念也将会消失。你并不需要这类困难的功课,还有许多喜悦的、美好的课程相对地容易学习,但是这些课程确实要求你训练、专注,并且愿意改变。


 

真实性


我们怎么知道这是真的?我们怎么知道这是耶稣的声音?


我们是阿南达,你们的问题是很多人都问过的,也就是对「传通」这种形式的对话方式,对这种无形的、非传统的说话方式的质疑。所以我们会在此补充一下我们的说明,因为我们是把关者。可以说,我们是提供传通机会的人。你为连结我们的能量清除自己的障碍,我们则为连结耶稣的能量清除障碍。所以我们对这问题与答案都有一份的责任。

我们这样说吧,你的身体是你的交通工具,是你驾驭之物,好让你能到处游逛。但是在你们的社会中,你们将身体奉为神,视它为自己的「本质」。当然,这不是你的错,这是你一直被灌输的观念。你被灌输你是一具身体,你被灌输这具身体控制着你,你未曾听到真相,那就是:你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事实上,你是自己身体的制造者,你变现出这具身体,好让你能够经验并掌控分裂之境与个体的存在,这就是你创造这个经验、创造这个梦境时想要的东西。

但是在你们的世界,你一直被灌输「你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个观念。因此,你用自己的视力来认知你经验中的事物,你用自己的视力来断定现实。这是因为你的现实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且你不自觉地利用自己所创造的东西来经验分裂,经验物质事物。换句话说,你是在用你自己所造出的装置本身来证明物质是真实的。因此,你是透过不真实的东西来寻求证据,证明你现在的经验是真实的。你只寻找证据来支持你的案例,证明你是孤独的;证明那创造出你的经验,其背后的分裂信念是真实的。

还有许多其他非物质的证据是你可以获得的。我们直接用你所经验到的爱为例子,爱的本质没有实质的证据,你所看到的是爱的结果;例如,你看到人与人之间的慈爱表现,他们表达彼此相爱,但是你无法证明它。爱并没有物质层次的结果,爱不是一具身体,也不是一个物体,更不是你能测量的事物。你无法把爱拿到实验室,你无法用科学方法来证明爱的存在,虽然你们都知道爱是真实之事。你们知道爱是以非物质经验的方式存在。你感觉到爱,你知道爱,你信赖爱,然而爱却不是物质的。因此说到这里,你们的现实法则开始崩溃了,但是你们并未真的正视那些事实,因为你们的社会是以物质证据为基础的。

当你们开始寻求无形层次的证明时,你们就会获得足以证明无形界存在的经验。然而,你们的社会在这方面有非常坚决的立场,这个社会不希望你追求无形的世界。你们的社会中有许多的教育训练要你们别去追求无形的世界。你们被灌输「你们会被附身」这种观念,说这是一种邪魔,还说上帝和耶稣会生你的气。对于相信自己是物质生命的凡人心智来说,这些观念可不是小小的想法而已。即使是那些相信自己是灵性生命的人,他们也被灌输自己会受到上帝和耶稣审判的观念,可以说,这种观念跟上帝和耶稣的教诲以及他们的振动频率完全不符。他们的振动频率是爱,所以他们不会审判你。

但是你们的世界已经扭曲了。你们的社会由于宗教与科学的分裂而变得紧盯着物质及有形层次,这是你们的社会需要正视的部分。你们的科学方法远远偏离了圣灵。现在你们要知道,在科学方法形成的初始阶段,这个研究途径非常重要,因为教会施加太多的权力控制与太多的影响力,因此科学必须与宗教分开来才行。但是现在,当你们进入量子世界这个无形的层次时,你们的科学告诉你们:世界并非如你所想的那样坚实不变,事实上,甚至是非物质的。可以说,这世界的原子核心非常非常的「不坚实」(unsolid,这不是一个常用字,但我们会继续使用它来描述)。原子的核心其实是非常透明的,其本质是空而微妙的。但是在你们的一般教育系统以及你们一般人的心目中,你们大都认为固体就是固体,事实并非如此。你们那些伟大的智者知道这不是真的但是这个真相并未点滴流入你们一般的教育中,所以这就是我们在这里要做的事。我们在这里开始重新教育你们事情的真相,那就是:最初你们对物质的着迷其实是你们对宗教的一种反弹,反对宗教本身以及宗教以压迫及折磨的手段教给社会的痛苦观念。

你们的世界是一个相对的世界,所以你们透过相对的经验来学习。你们曾有过对教会的宗教虔诚,如今你们也提倡过科学的物质主义,也就是你们所了解的传统科学方法。我们希望你们开始融合这两者,但我们希望你们开始融合的不是宗教的狭隘或是宗教的谎言,而是宗教所根据的教诲之真理,并且将这真理与科学结合,你们就会看到自己是多么强大而具影响力的灵性生命。我们希望你们开始重新建构你看待世界的方式,开始去看清物质层次只是非物质层次的结果。物质本身不是客观存在之物,物质是由你的信念产生的,物质是由你所强调以及你所重视的价值而形成的。

现在,一如往常我们把你们交给亲爱的耶稣,让他继续答复这个问题:

 

 

 

我(耶稣)回来继续教导的工作。

当然,你们问的这个问题是无法用让西方人的心智满意的方式来答复的。可以说,西方人的心智沉浸于物质主义,沉浸于批判,沉浸于奇特,所以不会接受这份资料是真实的。这份资料会带给这个时空下的人太多内心的冲突。除非你经过一番心灵法则的训练,除非你受过训练而了解创造之道——你所看到的坚固物质世界乃源自你的思想,因此你的行动也源自于你的思想,且你的行动影响着这个世界——除非你明白这一点,否则你不可能接受这些教诲是真实的存在。

现在有人会说这是经过操纵的,这是一种洗脑,而且是非常危险的。这些观念和想法都是我们在深入讨论这问题时会浮现的,因为你们一直被灌输科学方法,认为唯有物质才是真实的。深植这种信念的人是不可能接受这份资料的,因为这份资料是无可证明的,是无可测量的。然而,爱、喜悦、仇恨等这类经验也是无可测量的,但这些经验全都是你们有过的;我们希望将这些观念带入你们心中,你们的想法才不会脱离自己的经验。

你必须接受你所经验的某些现实是无法测量的这一事实。例如,你可能爱你的孩子,但你无法证明它。因此,如果你所经验到的爱确实是如此,那么你就可以明白还有其他事情也是这样的,它们可以被真实地经验到,但是它们不是物质层面的,而且无法测量。这是逻辑的推理,而你必须用逻辑来论证这个问题。虽说逻辑观念一直存在你们社会中,但它未曾被用来探讨灵性修练的问题,倒是恐怖及恐惧的观念一直被使用,还有阻挡你环顾四周的武断围墙也一直被用来阻止你探究这些主题。这都是教会的所为,因为如果你在过去曾用逻辑来探究这些问题,带着好奇心、智慧、以及开放的心灵来探索,你早就发现这些真相了。但是你被告诫别往那里去,你被告诫你会被附身,你会丧命。听到这样的说法,你当然会害怕而不敢去探讨这些主题。但我们是用逻辑的方法来探讨这个主题。我们希望你能深入探究自己的心灵以及自己的经验,因为你的经验会给你「符合你的信念结构」的讯息。

换言之,如果你相信爱,你就会经验到爱。如果你不相信爱,你就完全不会经验到爱。实际上,你是一个慈爱的人,你受造的本质跟你所称呼的上帝之振动频率相同,所以你的本质就是爱。但是当你远离爱时,你就会感觉到不适,你就会感觉到分裂,这种感觉使你痛苦不堪。

这就是自杀的人不想再活在自己的身体中时内心的感受。他们透过自己的思想过程而创造了一种离爱甚远的振动频率,以至于他们无法活在这样的频率中。这就是缺乏爱的证明。如果你仔细想想,这是合乎逻辑的。这些人心中怀有如此仇恨的思想,如此错误的想法,以至于他们无法再与自己相处下去。因此他们结束了身体的生命,因为他们以为身体是问题的成因。他们并不了解身体当中包含着意识,但这意识是可以离开身体的,因为你不是这具身体!

这就是我允许自己被钉上十字架时所教导的真理。我在教导我的门徒:我的身体是微不足道的。教会利用了这个事件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但是我被钉上十字架的目的是要让我的门徒看到我的身体本身并没有价值,而且让他们看到我可以再造一个新的身体,因为我熟练这些创造物质的法则。

如此说来,这个经验是真实的吗?对于那些涉入物质世界已深而且涉入科学已深的人来说,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他们心中有太多的信念阻碍他们接受这种说法,这些信念会激起太多冲突矛盾。若要让我的教诲进入他们心中成为一种新的信念,必会导致他们心中所有冲突的信念浮现出来,这会引起他们的恐惧。这就是心中呈现冲突信念的人所面临的问题,这样的心灵需要解决其中一个信念或是信念不平衡的问题。如果你隐藏在这个物质世界的心灵太过相信物质世界,那么「相信物质世界」是你心中需要剔除的一个信念,因为你的心灵将无法忍受这样的信念。但如果你已经勇敢地进入非物质的无形界,如果你已经透过自己的经验而深入了解到自己的灵性在能量层次的展现,那么我们所带给你的这个新的信念跟经验就不会带给你太多的冲突。这一新的信念通常会造成西方世界的某些冲突,因为他们被灌输附身的观念,邪魔的观念,尤其是有关我的人生,我的存在以及我的名字的那些教诲。

所以我现在恢复我的名字,但你必须有足够的勇气去尝试我的名字所带给你的新体验。由于我的名字一直被教会用作惩罚你的鞭子,我的名字被用来强化教会加诸百姓身上的恐怖观念,所以我的名字使你感到害怕。这就是我带给你们这信息的原因,如此你们才能挖掘出那些恐惧和信念。因为除非你这样做,否则你就看不到自己本性的真相,你也看不出教会这个庞大的组织对你所做的事情。你们大家都为此而受苦,而我希望这个痛苦停止;这就是此时我用这种方式来教导的原因。

人们会问「为什么你不以身体的方式出现?」,因为他们想要巩固自己对物质层次的信念,这并非我的目的所在。你们已经够相信物质了,你们太相信身体了。那些坚持要看到我、碰触到我,或感觉到我的人并不了解我们在此所教导的观念:我们正在教导「身体不是真实的」这个观念。这是我被钉上十字架时的教诲,虽然这个讯息已经遗失了。当时见证这件事的人并没有正确地教导这个观念,想要利用这件事来达成个人目的者,利用这件事来教导错误的观念。因此,我若带着这个实际上并不存在而且毫不相干的身体进入物质世界,只会强调「你是自己的身体」这个错误观念而已。但我不是我的身体,你也不是你的身体。我们不想要教这种课程,所以我们不想示范这种课程。那是有形世界的课程,那是小我的课程,那是物质层次的课程。

你之所以在你的世界中苦恼不已,乃是因为你在物质与心灵层次并未取得平衡,也就是没有平衡物质和非物质两者。如果你了解身体的目的是什么,你就能够安心地活在自己的身体中。如果你了解物质世界的运作方式、以及你如何由自己的信念来创造它,你就能够安心地活在物质世界。当你把这个世界看成一个既存的坚固物质,跟你毫无关系,你就完全无能为力。这就是统治阶级要从你这里获得的好处,他们一直要你软弱无能。这就是我在世时所教导的事情!我是一个叛逆者。我是一个革命的鼓吹者,正如我现在一样。你们不比两千年前的人更加自由,你们沉迷于电视,沉迷于消费,而且自甘软弱。何以故?因为这迎合了过去的权力结构,也迎合了现在的权力结构。

因此,你不会从统治你的阶层获得这样的教诲和信息的,他们不希望你强而有力。他们不希望你深入碰触到自己的内心和灵魂,不希望你连结到无形界并展现出自己最美好的神圣本质。这对他们没有用!如果你接收到这个讯息,他们就没有办法使你言听计从了。
所以说,你如何知道这是真实的?你并不知道这是真实的。你必须用开放的心来读这份资料,你必须用开放的心来感觉这份资料,而且你必须有一小段时间把它当做真实的一样来奉行,你必须凭着你的信仰而为之。没错,西方的科学头脑讨厌信仰这个字,但是要知道,你每一天的每一分钟都是凭着自己的信仰而行事的。你们相信金钱,这等于你们信仰金钱;你们相信身体,这等于你们信仰身体。不要以为你并没有表现得像是一个虔诚的崇拜者,你确实是一个虔诚的崇拜者。你崇拜那些无法带给你满足的事物,这就是你在自己的社会中不快乐的原因。你之所以破坏自己的环境,正是因为你所崇拜的事物就是不断地夺取再夺取。

我们所教导的则是不同的原则,我们教导的是爱的原则,我们教导的是同情、宽恕、关爱以及分享的原则。但你们一直崇拜与这些原则相反的事物。因此,你们必须愿意接受这一观念:你们崇拜那些事物的结果就是战争、疾病、死亡,以及环境的破坏,这些都是你们所崇拜的那些“神明”所结的果实!

我们在这一边希望你们接受此一观念:这些“神明”不值得你们崇拜,爱才值得你们崇拜,因此,采取行动吧!当你能够接受我们所教导的这些观念都是真实的,并且根据这些观念来行动,你就会开始看到这些行动所带来的果实,而这些果实将是甜美的。这些果实将是丰硕的人际关系,这些果实将是健康的人生,这些果实将是相互关怀的社群。这些果实将是和平主义,但这不是软弱的意思,而是你们把自己的能量都放在爱与和平之上,而非战争与仇恨上。

如此说来,我们能够证明这些经验是真实的吗?不,我们无法证明它们。但是我们能够这么说: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实践这些观念,你就会开始得到你的信念的证明。这个世界是一面镜子,会让你看到自己的信念。如果你曾崇拜仇恨、战争与分裂的“神明”,那么这就是你会看到的世界。当你愈加进入爱的当中,愈加进入接纳、仁慈与分享的观念,你就会看到树上所结的茂盛果实,而且你会开始了解真理的本质。真理与爱一致,真理与一体一致,那正是你心灵的本源。

你所经验到的自己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不与任何事物连结,但事实并非如此。你在自己本来面目的真相上面覆盖了层层的面纱,而我们试着为你揭露真相。但你必须朝那个方向跨出一步才行,也就是接受「这可能是真的」这个观念。你无法向其他任何人解释,你必须靠自己的感觉前进,而且你必须依循自己的导向系统前进,你必须遵循自己情绪的导向系统之指引,该系统会告诉你答案。凭着他们的果实就可以认出他们来(〈马太福音〉第七章16节)。看看你们社会的果实,看看你们政府的果实,看看这些果实,如果这些是有毒的果实,如果这些是压抑的果实,如果这些是恐惧的果实,那么这些就不是真理。

试试这条路,并开始经验其果实。你会有一番新的体验,因为你的信念会改变。我们在此并非试图操弄你,我们只是试图解除你的痛苦。我们试图让你看到真理就是真的,谎言就是假的,而你会透过这个信念系统所带来的经验及果实而得知真相。
 

提供协助

耶稣,我们能够为你做什么?


要知道,并没有一个「我」存在,我不是你们所认为的个体生命。我是许许多多生命合在一起的意识(集体意识)。就你们的经验来说,声音是一个,名字也是一个,因为你们所经验到的自己是个体的存在,所以我们以个体的方式来呈现自己。但是你必须了解,很久很久以前出生在世间的那个耶稣只是意识的聚焦点,正如你也是意识的聚焦点。你离开一体而进入物质现实,你体验到自己离开了你所称呼的上帝(或称一体生命)。但是我在世为人之时,我已恢复了我对一体生命的觉知,这就是我在那一世所达到的开悟状态。

因此,现在做为一个你们聆听的对象,这个表面看来是个体的意识再次脱离一体以进行这番对话。为什么?可以说,这是因为你们的社会需要与「过去的我」进行这番对话。我可以从一体生命当中恢复这个过去的我,也就是你们称呼为「基督的一生」或「耶稣的一生」的这个意识经验,经历了成熟后的出生,经历了十字架与复活,正如你从你们社会所奠基的圣经故事得知的那样。这个意识可以从一体生命当中恢复,实情便是如此。我们正在恢复那个经验,使你们能够更清楚地了解它,使你们能够以一种让自己的意识转化的方式来了解它。可以说,因为你的意识是在自己的社会中进化,所以我们必须把我们的所有教育奠基在你们的社会模式中。我们无法引入究竟的真理,因为那不是你们在物质层次独立的个体经验所能了解的语言,那不是你们所能了解的事物,因此没有理由从那样的观点来与你们沟通。

亲爱的人们,从我们的观点来看,我们不需要任何协助,我们不需要任何人为我们做任何事情。你们正在活出自己的经验,而在你们目前拥有的这个经验中,你们是能够行使自己自由意志的人。我们所做的只是带给你们信息,使你们能够真正地行使自己的自由意志而没有限制。在你们的社会中,你们在「表达自己」这一方面所受的训练很差,你们在「了解自己」这一方面所受的训练很差。你们为了特定的事情、特定的任务,以及社会中特定的功能而受到非常非常有限的训练。可以说,你们在自己的社会中所受到的训练是高度特殊化的,正如所有的社会在过去都经历了特定的训练一样,且你们会继续经历特定的训练,因为你们的经验是分裂的经验,你们的经验是身体的经验,而这个身体有着看似独立的个别心灵,这就是你们在世间所经验到的状态。

然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将你们的意识提升到一个不同的振动频率,你才能够有一番新的体验。因此,你们的意识,以它目前的存在状态,只能够根据你们的经验来想出问题。而我们正试着转变你们的意识,你们才能够拥有新的经验,因而想出新的问题。由你们有限的、人为的、有形的、物质的自我所想出的问题,都是有限的意识在受限的心灵当中所想出的问题。因此,「你们能为我做什么」这个问题是非常非常局限的想法,因为你们视自己为独立的个体,也视我为独立的个体。

我是更高心灵的一部分,我是更高世界的一部分,这是你们所认为的「天使」的世界,成道明师所在的世界,真知的世界,也是穿透你们意识的导师与教诲的世界,只要你们敞开心灵并且给予机会。这也是本书的传通者正在经历的事,她经历了心灵的澄清过程,使得这些讯息能够在此时下传到一个人的身心复合体这个特定的焦点,也就是你们在此正在经历的事情。但是你们必须为自己去做我们无法代劳的事。我们能够带给你们信息,但是我们无法强迫你们对信息采取行动。我们能够使你们了解到实相的结构,我们也能够让你们知道创造力的运作法则,我们能够让你们知道如何改变自己的经验,但是我们无法替你们去做。所以说,除了遵照我们带给你们的这些准则与观念去做以外,你们没有什么可以为我们做的了。

只要你们遵循我们的指示、我们的指导,以及我们的观念、想法与理解,并将这些道理融入你们自己的身心经验与觉知经验当中,你们就会提升自己而进入一个能够与我们更直接互动的振动层次。这是我们希望你们为我们做的事情。我们并没有希望你们去扮演传教士,也没有希望你们劝任何人改变信仰。我们只要你们根据这个真知而为,根据这个信息来行事;

我们希望你们开始练习宽恕,我们希望你们开始尊敬自己为造物主的神圣一面。我们希望你们尊敬彼此为造物主的神圣一面。我们希望你们宽恕自认为的所有的罪,不论是对你或是对他人所犯下的罪。我们希望你们接受这里所传达的信息,且我们希望你们根据这个信息来行事,这就是我们希望你们为我们做的事情。

为何我们要你们为了我们这样做?因为你们正无谓地受苦。我们看到你们所具有的潜能,我们看到你们能够开发的能力,只要你们转变自己的振动频率,且只要你们转变自己的意识即可,因此你们受苦使我们感到心碎。我们不需要你们为我们而行动,我们要你们为自己而行动。我们希望你们去做为了提升自己的意识所需做的一切,你们才能够改变自己的经验,并允许我们与你们交流。我们全都在这里,我们都是更高心灵的存有及意识相当进化的存有,我们在这里等着跟你们交流,我们在这里等着跟你们连结。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我们就在这里!且我们确实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与你们连结,并以你们的振动频率、你们的恐惧、你们的限制,以及你们有限的思考能力来考虑。
现在,我们不是有意要羞辱你们,但你们确实活在非常局限的心灵中,你们活在非常恐惧的心灵中,你们活在重度麻醉的心灵中,而我们希望你们摆脱这些麻醉,摆脱这些限制,摆脱你们的社会无情地加诸你们的那些规定。我们需要你们摆脱这些制约过程,你们才能够发现真正的自己。你们需要的所有信息都传递给你们了。这信息是以一口能吃下的份量传给你们的,如此你们才能够接受、了解,并开始将其融入自己的经验中。

基于人类的心智结构,我们无法很快地改变你们。基于你们的社会结构以及你们所面临的那些规定、束缚和界限,我们无法很快地改变你们。所以你们必须开始看清自己的界限,你们必须开始看清自己的限制和恐惧。唯有你们看到自己活在其中的界限,你们才有可能去改变它们。你们必须开始正视并看清自己的作为,且你们必须愿意摆脱自己沉溺之物,摆脱自己的制约心态,以及你们日常生活的实际需求。

你们的人生充满了无尽的苦差事、种种工作、需求与束缚,只要这些事物仍是你们人生的优先级,你们就会继续囚禁在受制约的心灵当中;只要这些事物仍是你们人生的优先级,你们就不会找到真正的自己,因而无法扩大自己而进入这个真相。你们会经常忙着跑腿、清洗排水沟、看电视,以及这类的事情。就个人而言,这些都是小的错误,但是在你们社会中大家都如此的话,你们就会被淹没在生活琐事中而无暇去发现自我。所以你必须花时间远离你的计划,远离你的恐惧,远离你对自己的本质所抱持的有限观念,走出去体验空间、扩展与创造力。

这就是你们能够为我做的事。并没有一个你所认为的「我」存在,我与更高的心灵融合在一起,我与许许多多进化的存有之灵魂与意识结合在一起,但是我从这融合当中出来而进入一个焦点,好让你们能够与我交流。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会继续透过这位传通者与你们交流,你们才能够与我对话。你们才能够了解你们在自己心内所经历的一切,以及你们在自认为的「你们真实的世界」中所经历的一切。

你们的世界并非真实的世界,那是你们所生活的梦境,那是你们所相信的幻相,你们误把世界当成真相。在我们的实相中,你们的人生是一场梦,这场梦可以是一个噩梦,也可以是一个美梦,一个幸福之梦,一个使你开始连结圣灵的梦。但是你们有许多人活在噩梦中,因此你们精疲力尽,你们受到囚禁。你们感觉到被利用。唯有自愿转变自己的焦点,并自愿改变自己的时间分配,例如分配到你认为更有价值的事情上,你才能够与我们连结,并且了解我们所处的实相是怎么回事。我们所处的实相是真实不虚的,你们虚幻的现实是非常非常薄的一片意识,并且受到了禁令与恐惧的压迫,而现在是你们改变这个状况的时候了。

这就是我人生的目的,因此我回到这里,在你们的时空连续体中传达同样的目的。我们这里是超越时间的,我们不受时间的限制。我们能够潜入许许多多不同的时间、空间和维度(你爱怎么称呼都行),且我们正走下来而进入你们的时空连续体,你们才可能获得这个信息,并借由扩展你们的心灵、扩展你们的连结,扩展你们对自己的本质之观念而开始改变自己。

现在是改变的时候,你们已经囚禁太久了。你们一碰到将你们栓在墙上的链条就感到疼痛,所以你们不想站起来伸展一下,也不想到户外去。你们认为外面是很可怕的地方,因为太大且太自由了。你们习惯了自己的监牢,你们习惯了自己的限制,且你们很乐意待在自己的牢房,但是我们看到你们待在牢房开心不起来。我们希望你们来此与我们同乐,我们希望你们来此与我们交流,我们希望你们离开自己的监牢。我们希望你们扩展自己而契入你们真正的本质:你们是无限而富创造力的神圣生命,能够表达观念,能够创造景观和现实,这是你们此时的理解能力所无法了解的。我们了解这样的世界,我们就在那充满创造力与自我展现的世界,这超越了你们的理解能力。我们希望你们来到这里,我们希望你们扩展自己。我们希望你们放下那些链条,我们希望你们放下那些你们奉之为神而紧抓不放的物质实物。我们希望你们放下、放下、放下,这就是你们可以为我们做的事。

 

人生的意义

这一切有什么意义?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人生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所有人类都会问的问题。我出生为人之时也问过这问题数千次。我确实跟你们一样是一个人类,就是这样。

人生的目的是什么?其意义是什么?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你们在祷告时永远在反复问我的问题,也是你们在三度空间的世间经历中不断提出的问题。你们来到这个时空现实,你们此刻来到这个特定的地方,想在这具身体中体验一切,这就是你们在此的原因。你们来此体验分裂,换言之,你们来此是为了体验你们的独特自我,即你们的神圣自我,但是你们忘记了自己是神圣的,你们的认知与此相反。你们被灌输:你们其实是俗人,是有限的物质生命,对世间的一切无能为力。你们还学会批判,学会很多很多的事情。你们必须了解到自己的杰作——这具由物质所构成的身体,以及你们用来经验这个世界的感官,乃是为了让你们经验到孤独,且为了让你们寻求信息来证明自己是孤独的。

这是你自己的杰作,而非出自一个残酷的上帝之手。在某个瞬间(我们承认这是个相当有创意的瞬间),你决定你想要去体验其他事物而非一体生命。你想要自己去体验一些想法、观念等这类事情,因此这就是你现在的经验,这就是为什么你在自己所身处的特定形式中感到孤单的原因,而这个特定的形式就是一具独立的身体、一个看似独立的心灵,活在自己无能为力的世界中,这就是你的渴望。你感觉到自己像是被遗弃似的,事实上是你遗弃了一体生命,你遗弃了爱。你远离了合一,远离了一体意识、上帝、万有,或任何你喜欢的称呼。名称无关紧要。

一体生命在本质上并不属于宗教,它的本质是充满能量且不断振动的。一体生命就是你的源头。你将自己与爱隔绝。虽然你在自己的经验中瞥见过爱,但是那种经验稍纵即逝。何以如此?因为你并没有专注于爱,你专注在批判、分裂以及错误的事物。只要听听你的世界中的那些对话,花一点时间观察你心中的念头,你就会看到这一事实。你就会看到这种心态是非常武断的,并透过批判的行为而无情地寻求分裂。当然,这就是我在世之时教导人们练习不批判以及练习宽恕的原因。唯有透过练习不批判及宽恕,你才能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并且开始(起初是很小的一步)经验到重新的连结,也可以说是重新的联系,使你连结到爱,并连结到你所称呼的上帝,祂是一种意识、一种能量,以及一体生命的振动。

你会读这本书是因为你已经准备好听到这信息。如果你还没准备好听到这些,你是不会在这里的。那么,你在此的目的是什么?你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一开始,你的人生目的是表现你的个体性,这就是你在此的原因,这就是你有种种渴望的原因,这就是你想要种种事物的原因,而且这就是你认为某些人事物境能够带给你快乐的原因。你心中怀有这些信念,而这就是你来此要体验的事物。因此,你的人生目的不是要你放弃自我的展现,而是透过自我的展现而了解自己的信念。

你的人生目的就是成为自己。你的人生目的就是了解到你信以为真的观念是什么。而你现在是透过自己情绪的导向系统(你的感觉体)来了解自己的信念,这个系统是你踏上这一旅途时获赠的。你决定远离一体生命、远离爱、远离万有而进入分裂之境,进入这个体验。你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审判,反而获得了协助。你获得一条回家的路,也就是你获赠这个导向系统在旅途上帮助你。这是爱的本源给你的地图。你想要体验个体性,但是一体生命知道如果你没有一张地图的话,这趟旅程就太危险了,它会是一种自杀式任务,确实可以这么说。

然而,未曾有人向你详细解释这份地图,也就是这个导向系统。未曾有人教过你。你学到的是麻痹它,忽略它,关闭它,压抑它,这就是你受苦的原因。这就是你们为疾病、自杀、忧郁、气愤、暴怒、战争而苦恼的原因。这些都是因为心灵不了解自己的导向系统所致。你的导向系统对准了爱,对准了喜悦、对准了创造力,并对准更高的心灵所具有的观念,这些观念表达了上帝、表达了一体生命,且表达了你的源头,即你源自于爱。你是一体心灵的一个面向,你从未离开它,在实相中你从未坠入分裂之境,你只不过是经验到表面看似的分裂现象。你从未真正离开上帝之心,你是上帝之心中的一个圣念(这正是我们要说的真相,这就是你的本质),这一圣念具有爱的振动频率;因此,如果你偏离了这个振动频率(例如妄自论断、心怀怨恨或思想狭隘),你就会感觉不适,因为你本是由爱所造,为爱而存在的。

因此,你在此的任务,就是清除你心中所执着的、使你感觉不到爱的临在的那些信念。这就是你的任务。这就是人生的目的。如果你没有完成这个任务,你就会有下一世的人生,然后再下一世的人生,永无止尽。对受苦的人而言,这是很折磨人的。对那些为疾病、忧郁、自杀想法等所苦的人来说,人生是很疲累的。这是你必须永远学习的课程,但是有许许多多的使者,例如我本身,正带给你真理,使你能确实了解到这些真理的脉络,这是你必须开始接受的观念。

你也可以不必现在就按照我们所说的去做。如果你想要的话,你可以继续体验分裂、恐惧、疾病和死亡,但这是很无谓的。其实你所须做的只是听从你的导向系统。你情绪的导向系统是时时在运作的反馈系统,让你知道自己的状态。如果你感受到平安,如果你感到快乐而富有创造力,表示你走在正确的轨道上,且你正在展现自己。如果你感到怨恨,感到被利用,或是感觉受到不公的对待,表示你偏离了正轨,亦即你正在做的事情不符你的本然自性。这可能是由于心灵的制约过程,也可能是因为你的家庭、你的文化或是宗教教导给你的错误观念所致。无论如何,只要你感受不到喜悦,表示你的所为偏离了「你的本质是爱」这个观念。

如果你想要自杀,或是充满愤怒(如果你伤害他人且伤害自己),表示你离爱的观念更加遥远,你已经迷失了。这也表示你的抉择能力受到了污染,偏离了爱的振动频率,所以你身陷困扰之中。你造成别人的困扰,也造成自己的困扰。为何如此?因为你与一体生命失去了连结。你与爱失去连结的程度使你感到难以生存下去。如果你处在这样的状态,或许你不会读此书,但也许你会。如果你正在读这本书,而且你正在盛怒中伤害自己与他人,那么现在是你该明白这些感觉代表什么的时候了。这些感觉代表着你的思想完全不符一体生命的本质,彻底偏离了爱。你已经迷失了,所以你需要改变自己的想法,你需要改变自己的信念,而且你需要改变自己的作为。这就是你的人生目的!正因如此,这些教诲是以容易吸收、容易亲近、且容易了解的方式传给你。

如果你很悲伤,如果你想要自杀,如果你正怒火冲天,那么你已失去了人生的目的,然而你正在改变方向来结束那样的经验,因为圣灵不会让你处在过度分裂的状态。如果你迷失了自己的路,如果你用毒品、酒精、暴力或色情这类事物来重度麻痹自己,那么圣灵不会让你迷失太远的;圣灵是仁慈与关爱的,它会带你回到天乡以调整你的心灵,然后给予你另一个机会。

然而,你是在这一次的经历中为你的下一次经历设定振动频率的,明白这一点对你很重要,你才能了解这个问题的答案。你现在的振动频率将会为你的下一段经历设定基调。我们并不希望你在低振动频率的状态进入你们所谓的死亡和来世,因为你的下一段经验将会设定在你目前的这个振动频率上。因此,现在就改变你的振动频率吧!并且开始去了解这一生的目的所在。你这一生是为了提升振动频率,为了舍弃无爱的信念,为了放下批判,为了放下你认为他人对你犯下的所有罪行。这些罪行并不是他人对你犯下的,它们只是你心中的误解,而你必须放下这些误解才行。

从圣灵的观点来看,只有爱是真实的。只有充满爱的观念和想法才是真实的。因此对我们来说,你心中所怀抱的任何怨尤或任何仇恨只是一个空白的空间,但是它会为你的人生设定所谓的能量振动频率。因此你看到,放不下怨尤、仇恨与恐惧可说是加倍的无谓。因为从我们的观点来看,也就是从更高意识的观点来看,你所执着的想法不仅不是真实的,还会降低你的振动频率之基调,甚至为你下一世的经历设定了基调,真可说是双重的负面。

现在,即使你非常悲伤,即使你感到非常孤立无援,你仍可以聚焦在你的正面部分。开始将心灵的焦点放在能够对你产生作用的事实:你活在一具身体中,正在经验一件事,正在读这些文字,而这些文字告诉你,你并没有如此远离一体生命。你有一些部分可以听得到这些话,你有一些部分是敞开的,否则你就不会读这本书了。但如果你正在受苦,如果你有人际关系的困扰,或是疾病缠身,如果你感到幻灭或是害怕等这类事情,那么开始训练你的心灵,这就是你人生的目的。

你的人生目的不是去累积物质财产,你的人生目的不是去雕塑你的身体,你的人生目的不在于变得富有。你的人生目的是去了解你心中所持的信念,并舍弃那些使你受苦的信念。你的人生目的是根据爱的振动频率来行事,因为你是由爱所造,你是为了爱而受造,你的本质就是爱。你所经验到的所有痛苦乃是一种物质层次的呈现,显示出你已经偏离了自己的自然本质,那就是爱,那就是上帝,那就是一体生命。

因此,在本书的结尾,即我们满怀喜悦所创造的这个美好经验之末,我们再次提醒:听从自己的导向系统。你须了解,你一直受到制约并且被灌输许多不实的观念。你相信许多关于你自己、关于实相、关于我、关于人生、关于上帝、关于这个世界的错误观念,因此,如果你正在受苦,你必须拿回控制自己心灵的缰绳。你必须开始训练你的心灵。你必须先往内心看,看看自己在想什么。你必须看看自己感觉到什么,并且了解这些反应所要传达给你的讯息。你必须重新教育自己,除非你先输入新的讯息,并且改变你心中认为真实的那些信念,否则你不可能改变你的人生,你不可能改变自己,也不可能以另一种方式来生活。你必须开始调整自己与爱一致,而方法就是练习不批判和宽恕。你必须输入新的信息,且你必须停止输入错误的信息。你必须停止在自己心中输入暴力的讯息,停止观看谋杀类的节目做为娱乐。你必须停止论断他人,因为这样做会增强你的分裂、孤立和恐惧的感觉。你必须停止把身体当成仇敌而虐待它,你必须停止把身体奉为神而崇拜它,且你必须把身体用于神圣的事情。

现在,我们不用宗教的语言来表达。我们并没有要你保持独身,绝非如此。我们只要你澄清自己的心灵,并且用身体来体验那些慈爱、真实,以及符合一体生命的事物,而你一路上会受到你的感觉与情绪体的指引。你会知道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而你是透过你感觉到平安,你感觉到幸福,你感觉到满足,你感觉到创造力,你感觉到充分展现的这些事实而得知的。如果你没有这些感觉,表示你正透过你身体的经验来表达错误的观念。你身体的经验,即你情绪的导向系统,正在告诉你你目前的状态。因此,你必须澄清你的心灵,你必须锻炼你的心灵,且你必须了解到你正在对自己做的事。

没有人对你做任何事,一切都是你对自己做的。你不断经验到你自己的信念之反射。你正在经验自己所散发的振动频率之反照。你的振动频率是由你的信念所造,而你的信念是由你的经验所形成。若要有新的经验,你必须怀着信心而踏入新的世界。你必须停止你目前正在经历的反馈系统,它是由导致痛苦的错误信念所形成的,同时你必须进入一个新的信念系统。而若要做到这样,你必须重新教育自己,你必须了解自己正在体验的系统,正在告诉你「你是谁」。如果你想要有不同的经验,你就必须改变「你认为自己是谁」的想法。

你是永恒不易的。你是上帝之心中的一个圣念,但是你已经失去了这一联系。你因为自己的渴望而离开了一体生命。现在,透过你自己的渴望以及你自己的导向系统,你必须重新认识一体生命,重新认识你称呼为上帝的这股力量。上帝在你们社会中是一个负载词,所以我们非常小心地使用,但我们不妨这样说:你会与一体生命重新结合,与神圣而富创造力的爱重新结合。

我们在此给了你很多信息,包括我们在物质世界的故事,我们人生的真正目的,以及你人生的真正目的。现在,我们希望你将这信息融入你的心灵与你的内心,我们希望你开始改变你看待自己的方式。我们希望你开始改变你看待世界的方式。唯有改变你内在的眼光,你才能够改变你的世界。

这个世界疲惫不堪,这个世界痛苦不已。只要看看新闻影片,你就会看到世间的痛苦。但是你不是这个世界的受害者,你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而且你有能力转化它。但你必须从自身开始!你必须不再试图跟你认为在你之外的邪恶交战,你必须往内对抗你内心的敌人。这个内心的敌人就是小我之心,这个内心的敌人就是你的恐惧,这个内心的敌人就是你的自我憎恨与自我厌恶,以及你对弟兄姊妹的论断,这才是问题所在。没有一个问题在你之外,一切都是源自内心,而且透过世界反照给你。

你必须改变自己,如同我改变自己一样。我研究,我实行,我转化自己的心灵,我学习,我操练,这些都是你必须要做的事。这可能看起来像是一段无止尽的旅程,且看似到头来一场空,但是要知道,除非你们改变自己的所作所为,否则你们将会继续经历环境的消耗与破坏,以及令你们难以承受的关系终结这类结果。

所以说,你的人生目的就是爱,你的人生目的就是创造,你的人生目的就是宽恕。你一旦依照这些指示去做,你从世界所获得的经验(反馈)将会开始扭转你的人生,将噩梦转为幸福美梦,由此你会很容易转化而进入你所谓的天堂。你不需要经历死亡以及身体健康与人际关系的困境,这些都是可以改变的,这些都是可以疗愈的。因此,基于这一点,我们给予你我们的祝福,我们给予你我们的爱。还有许多要分享的,还有许许多多的对话要进行,我们期待这些对话,我们期待这些美好的能量与观念的交流。我们期待你心灵的疗愈,我们期待你身体的疗愈,我们将爱送给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