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石头记真相大揭秘 第21章 绣春囊之秘密嫁祸事件 (下)

(2019-12-11 07:57:14) 下一个

名侦探柯南番外篇:绣春囊之秘密嫁祸事件(下)

-

让大家久等了。在上一集我们推断出了三点:

1)绣春囊是有人故意放在山石上的。

2)绣春囊放上去的时间并不长,很可能看到傻大姐过来,就放在了那里。

3)绣春囊是故意让傻大姐捡到的,目的是想让贾母知道,引发大观园的特大风暴。

但仅凭这三点,还不足以找不出幕后的黑手。请继续跟随柯南和小兰,对绣春囊事件的终极揭秘,因为,真相只有一个!

小兰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柯南:小兰姐姐,你怎么空着手回来了?我要的咖喱饭呢?

小兰:这什么大观园嘛,分明像个监狱,角门的老婆子根本就不准我出去!

柯南:古代都是这样子,哪像你们现在的女孩子,一点都不矜持,去酒吧、逛夜店,半夜都不回家。

小兰:这都怪你们男孩子只知道在家里玩游戏、看球赛,女孩子无聊才去逛街的嘛。如果男孩子都像贾宝玉那样陪着,谁愿意去逛街。

柯南:我知道了,你是怪新一哥哥老是不陪你。

小兰:小鬼,你知道什么啊。

柯南(背后工藤新一的声音):小兰,以前我没时间陪你,是我不好,如今变成了柯南,我们倒是天天在一起,真是造化弄人呢。等我破了这个案子,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以后,我每天都陪你逛街。

小兰:柯南,你又在想什么啊?样子古里古怪的。

柯南:没……没什么啦。我在想这个案子……小兰姐姐,你说这个绣春囊,到底是园子里的,还是从外面带进来的?

小兰:应该是从外面带来的吧,园子里的小姐丫鬟婆子们,不可能绣这样的东西啊。

柯南:很有道理。连王熙凤都说这是外头的货色。既然是外面带进来的,那什么人才可以带进来呢?

小兰:应该是那些可以出入园子里的人,才能带进来。

柯南:小兰姐姐越来越聪明了。

小兰:每天跟大侦探柯南在一起,当然会有长进啊。不过,也有可能是别人帮忙传进来的哦,那个后面的张妈,不经常从外头给丫鬟们传递东西进来嘛。

柯南:别的东西,可以让别人传带,这样的东西,谁敢传递?

小兰:说的也是,这么说是作案人亲自从外头把绣春囊带进来的?

柯南:没错!这样的话,我们就将范围大大的缩小了,作案人一定是可以随便出入大观园的人!

小兰:对啊,刚才我要出去,看园门的就说我没有资格出门,我撒谎说我是林姑娘的新丫头,她们说,就是林姑娘史姑娘迎春探春惜春她们都不能随意出园子。

柯南:那就首先可以排除掉这些小姐和她的丫鬟们,原本迎春的丫鬟司棋最有嫌疑,但前面我们已经分析得很清楚了,绣春囊与她无关。

小兰:嗯,姑娘们没有嫌疑了,那就看太太们,李纨住在院子里,她和她的丫鬟,是不可能有这种东西;王熙凤自己解释得很清楚了,不会随身带这种货色的东西,就连平儿她也是打了包票的。

柯南:这样看起来只剩下怡红院的贾宝玉了……

小兰:宝二爷不会带这种东西进来吧。

柯南:贾宝玉没有理由带这种玩意进园子,充其量弄点《西厢记》这样的书来看看,他不是那种肌肤滥淫之徒,他房里的丫鬟们就更不可能了。

小兰:那还会有谁呢,大观园里住的就是这些人:宝玉、黛玉、宝钗、湘云、迎春、探春、惜春、李纨,还有个妙玉,她是个不问世事的槛外人。

柯南:(直摇头)不对,不对。我们只算了园子里,但没有算住在园子外、却也能进园子的人。

小兰:是哦。

柯南:住在大观园里的,不论小姐还是丫鬟,都是轻易不能出园子的,她们不可能从外头弄来绣有春宫图的绣春囊。而外面的人也轻易进不来,特别是男人。就连宝玉的贴身小厮茗烟,也不能进园子,有事情都是在园子外的后面等着。但有两类人是可以随便进入大观园的。

小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类就是太太奶奶们,一类就是太太奶奶的丫鬟们。

柯南:小兰姐姐好棒哦。

小兰:哎,被一个小学生夸赞,我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柯南:好了,既然圈定了范围,我们就一个一个排除。首先是老太太,这不用说了,她身边的几个丫鬟:鸳鸯、琥珀等人,还有这个傻大姐,都是经常进入大观园的,但她们并没有可怀疑的地方。

小兰:邢夫人、王夫人以及她们的丫鬟们,也可以排除,邢夫人就算是和王夫人怎么明争暗斗,也断不会使这种手段。

柯南:(点点头)这里说的是荣国府的,别忘了还有东府宁国府的人。贾珍贾蓉这对极品父子,将宁国府弄得****不堪,就像柳湘莲说的: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小兰:这么说来,尤氏也有嫌疑。他们东府里像绣春囊这样的玩意,想必是有的。

柯南:尤氏是有作案的条件,但她有没有作案的动机呢?

小兰:动机?

柯南:就是这件事能给她带来什么好处。尤氏跟王熙凤是有过节的,会不会弄出这一招来整治王熙凤?但一个绣春囊怎么能扳倒王熙凤?王熙凤又不住在园子里,她是结了婚又有了小孩的人,家里就算有绣春囊之类的玩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只能让王熙凤出一番糗而已。

小兰:这样也够了啊。

柯南:不,作案人显然有更大的野心,一个绣春囊,怎么样也整不到凤姐头上,但足以搞乱整个大观园,将大观园的水搅浑,那些平时刁钻古怪、不安分的鱼儿,自然就冒头了。

小兰:你说的不安分的鱼儿,是指司棋、芳官、晴雯……她们?

柯南:没错。而搞乱大观园,对尤氏并没有什么好处。就算不让凤姐管事了,还有探春,还有邢夫人,还有李纨,怎么样也轮不到尤氏来染指大观园。她们东府的事情,她都管不好呢,贾珍当时还请王熙凤去料理。

小兰:也就是尤氏有作案的条件,但没有作案的动机,或者说不会采用绣春囊这样的下三滥手段。

柯南:这种下三滥手段,也只有下三滥的人使得出来。

小兰:贾府里谁是下三滥的人物?

柯南:还真不少,其中最有名的当数那个最不像主子的主子和她生的那个下流坯子。

小兰:你是说赵姨娘和贾环?

柯南:除了他们还有谁?单看他们的名字,就不像好人。

小兰:你这是姓名歧视!

柯南:这怪不得我,红楼梦的作者就是这样设计的。你看,赵姨娘,就是肇事的小婆娘,经常没事找事;贾环,家患,迟早是贾家的祸患。

小兰:也有道理。但你不能因为他们的名字,就说是他们干的吧。

柯南:当然不会,只是他们最有作案动机。

小兰:这倒是,这对母子,唯恐天下不乱,大观园里出乱子,他们是最高兴的。你看上次赵姨娘还请马道婆施咒魇凤姐和宝玉呢。他们还有什么事干不出?

柯南:赵姨娘和贾环虽然有作案动机,但似乎缺少作案条件。

小兰:怎么缺少条件了?他们可是能进出大观园的。

柯南:我是说他们从哪弄得到这种绣春囊呢?

小兰:也许是贾环从外头弄来的,他小小年纪就学会跟彩霞鬼混了。

柯南:那不过是小孩子一时的玩性。就在绣春囊事件的前些天,旺儿家的要将彩霞强娶为儿媳,赵姨娘唆使让贾环去讨要彩霞,可是贾环压根不在乎,认为不过是个丫鬟,以后有的是。可见贾环年纪实在太小,不通男女情事,还没到玩绣春囊的年龄。

柯南:(继续说)再说这种事,赵姨娘真去做,也不会把自己儿子牵扯进来,上次请马道婆施咒,也是瞒着贾环的。一来怕小孩子嘴不严,二来一旦败露,宝贝儿子跟着遭殃。

小兰:这么说贾环也可以排除了,那便是赵姨娘一个人的行为了。可她有什么办法从外头弄到绣春囊?

柯南:真想弄或许也是会弄得到的,她的内侄钱槐,就不是个好东西,可以帮她弄到。只是……

小兰:只是什么?

柯南:只是以赵姨娘的智商,怎么可能想出这样的高招?赵姨娘虽然可恶,但好在她很愚蠢,每次无事生非,最后丢脸的反而是自己,连芳官这样的戏子,她都斗不过。唯一一次背地害人,那还是马道婆在背后策划,她自己是想使坏但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人,只会撒泼骂街,每次气冲冲地去,最后灰溜溜地回来。否则,以她的歹毒,再加上高智商,十个宝玉都被害死了。

小兰:或许这次也有高人在背后指点?

柯南:不会,在绣春囊事件的前一晚,她还跟贾政住一起,没见她跟外头什么人来往,更不敢将绣春囊这样的东西私放在身上。

小兰:这么说连赵姨娘也排除了?

柯南:如果没有新的证据,也只能排除。

小兰:(叹了口气)这样看来,住在园子里的没有嫌疑,住在园子外的也没有嫌疑,所有人都排除了。我们研究了这么久,又回到了原地。

柯南拿起树枝,在地上画圈圈,先是画了个同心圆环,后来又画了两个相交圆。

柯南:(小声嘀柯南:咕)园子里,园子外;园子里的不能随便出去,真的是所有人都不能出去?

有没有例外?

小兰:(指着两个相交圆的交集)这个交集不就是例外吗?

柯南:没错,是谁住在园子里,但也经常从园子里出去的?有没有这样的人?

小兰:有啊,宝姐姐住在大观园的蘅芜苑,但她母亲哥哥住在园子外,她倒是经常出去看望她母亲的。可是宝姐姐……怎么可能嘛。

柯南:impossibleisnothing!你不能因为她长得端庄丰美,就认为她不会做坏事,这同样是以貌取人。

小兰:连宝姐姐这样的如果也是腹黑女,那这世界也太黑暗了吧。

柯南:我看过兰国居士前面的分析,薛宝钗这个人,未必像看起来的那么好,她是个说话行事都很有目的性的人,作者对她是明褒暗贬,前面扑蝶嫁祸、燕窝藏毒,就是最好的证据。

小兰:她同时具备作案条件和作案动机两大要素吗?

柯南:我们先看作案条件。薛宝钗当然自己不会去做绣春囊,但她有个花花太岁的哥哥薛蟠,薛蟠可是藏了不少这样的春物。还记得“庚黄”的笑话吗?薛蟠将“唐寅”春宫画上的题目,认作了“庚黄”。显然他收藏了不是唐寅的画作。

小兰:你是说她偷偷拿了她哥哥的绣春囊,带进大观园来?

柯南:很有可能。阿笠博士通过时光机给我传来一份资料,是传说中的癸酉本中一段文字。是在第六十七回,说管总的张大爷给薛蟠送来两箱东西,薛蟠说是给母亲和妹妹买的,但薛姨妈和宝钗都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样捆着绑着的?”这段文字,在通行本都是有的。但吴本里写到薛宝钗回到自己房里,一一过目哥哥送给她的东西时,多出了一段文字:

忽见薛蟠进来道:“妹妹见我的锦盒子没有,快拿给我。”

宝钗拿起一个精致的锦盒问道:“是这个吗?”

薛蟠从他手里夺去,转身走了,宝钗便知那里头定是些见不得人的东西,笑了笑,仍低头查看。

-

小兰:你是说宝钗从她哥哥的锦盒里偷偷拿走了一个绣春囊?

柯南:很有可能。67回薛蟠神秘兮兮地托人从苏州采购了两箱子东西回来(画春宫图的唐伯虎是苏州人),73回就发生了绣春囊案件,中间间隔时间并不长。更主要的,薛宝钗比黛玉、湘云、袭人、宝玉他们年龄都要大,再加上有这么个哥哥在家里,耳濡目染,她家又是商人家庭,什么世面没见过?在男女情事方面,她了解得比其他的姐妹要多得多。单凭薛蟠一个眼神动作,她就能轻松得知锦盒里藏的是什么东西,而且像没事人一样,脸都不红一下,一副见惯不怪的模样。

小兰:听你这么一说,薛宝钗还真有点……呢,你看她曾经故意在贾宝玉面前露出丰润雪白的胳膊,她知道宝玉眼馋她的丰色。

柯南:(嘻嘻坏笑)如果你也向她学学,说不定新一哥哥就会更喜欢你喏。

小兰:柯南!

柯南:开个玩笑啦。总而言之,宝姐姐是完全有作案条件的,她能得到绣春囊,也能轻易地带进大观园。

小兰:那作案动机呢?

柯南:作案动机嘛,也很好解释,就是想通过这件事,将贾宝玉赶出园子,从此远离林黛玉等一班姐妹。

小兰:绣春囊怎么会牵扯到贾宝玉呢?

柯南:你想想看,宝二爷是大观园里的唯一男子,要是在大观园发现了绣春囊,那不正好说明了贾宝玉在园子里天天跟姐妹、丫鬟们鬼混嘛,还弄出这么不堪的事情。那王夫人还会让他呆在大观园吗?

小兰:也有道理。

柯南:还记得袭人跟王夫人告状吗?袭人也曾跟王夫人说过,让贾宝玉搬出去,说是姐妹们一天天大了,宝玉还跟姐妹们厮混在一块,只怕会出问题,传出去也不好听。袭人是宝钗之副,袭人的心思也是宝钗的心思。但王夫人认为再等个一两年也不迟。可薛宝钗等不了了,她一方面加紧谋害林黛玉,一方面要尽快将宝玉赶出院子,远离林妹妹。

小兰:可是计划并没有成功啊。

柯南:也成功大半了。绣春囊事件间接导致了“骚鞑子”芳官被逐,宝玉最喜欢的丫鬟、也是黛玉之副晴雯的惨死。接下来宝钗搬走了,迎春出嫁了,后来探春也嫁了,史湘云也很少来了,大观园彻底冷清了。晴雯死后,贾宝玉再也没敢和任何姐妹丫鬟们厮玩嬉闹了。

小兰:但还是有些证据不足。

柯南:接下来宝钗的行为也很可疑。

小兰:你是说她突然搬离大观园的事?

柯南:没错。大观园出了这么多事,特别是绣春囊引发抄检大观园,闹得人人都不开心。按理说,她应该留下来和姐妹们共同面对这一困难期,可她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搬走了。

小兰:是啊,这一点我也想不通,她是那么通情理的。

柯南:当时园子里所有人都抄检了,唯独没有检查她薛宝钗的蘅芜苑。王熙凤的理由很牵强“因为她是亲戚家”,那林黛玉难道就不是亲戚?

小兰:如果去搜一搜宝钗那里,反倒可以让她洗脱嫌疑。

柯南:或许王熙凤怕真的抄出什么东西来,那王夫人的面子往哪里搁?所以王熙凤不愿意冒这个险。或者是她也隐约看出薛宝钗也是个极有心计的,毕竟她母亲也是王家人,王家的女人们个个猴精的、机关算尽。

小兰:薛宝钗搬走,不是说她母亲病了嘛。

柯南:那只是借口。李纨都说了,你娘病了,去照顾两天就好了,但为什么薛宝钗会一去不返?其次,搬离蘅芜苑这么大的事,怎么只向尤氏和李纨来辞行?她们两个向来不管事的人,薛宝钗突然来向她们辞行,难怪尤氏和李纨都意味深长地对视冷笑。当初姐妹们进大观园,都是元妃娘娘钦定的,如今要离开了,怎么说也得跟主人家说说吧,要跟贾母王夫人交代吧。再不行也得跟管事的王熙凤说罢。就算都不说,那也得跟宝玉、林妹妹探春等姐妹们道个别吧。就连和她同住在蘅芜苑的史湘云,临走时都没告诉她,而是到了李纨这里一并告诉的。她是那么通情达理的人,怎么这事做得这么奇怪?而且还走得那么急不可耐?

小兰:越说越觉得可疑了,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地方,竟然也有这么可怕的事情。

柯南:我们再看看薛宝钗辞行的那段文字:

李纨因笑道:“既这样,且打发人去请姨娘的安,问是何病。我也病着,不能亲自来的。好妹妹,你去只管去,我自打发人去到你那里去看屋子。你好歹住一两天还进来,别叫我落不是。”宝钗笑道:“落什么不是呢,这也是通共常情,你又不曾卖放了贼。

柯南:真是太奇怪了,薛宝钗竟然自称为贼,而且铁了心以后不回大观园。难道真的是做了什么心虚的事?

柯南:接着探春和湘云来了。探春说话不好听,出口就是冷笑。宝钗来向李纨辞行这一段,几乎个个都有冷笑,或者是假笑,李纨、尤氏、探春,都有对薛宝钗冷笑。我们在回顾下探春那段话:

正说着,果然报:“云姑娘和三姑娘来了。”大家让坐已毕,宝钗便说要出去一事,探春道:“很好。不但姨妈好了还来的,就便好了不来也使得。”

尤氏笑道:“这话奇怪,怎么撵起亲戚来了?”

探春冷笑道:“正是呢,有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亲戚们好,也不在必要死住着才好。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象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

-

小兰:虽然疑点很多,但说到底,我们这都是有罪推论,并没有直接证据。

柯南:直接证据只能在红楼梦真本八十回以后里找了,但八十回以后已经没有了,那个传出的癸酉本,一直不被坊间认可。

小兰:就算不认可,我们也看看癸酉本是怎么说的,看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柯南:好吧,我让阿笠博士发来。

-

(不一会儿,阿笠博士发来了几段文字)

吴本81回:

说那回抄检大观园,查出司棋诸多信物,绣春囊尤是疑案,皆说系司棋同潘又安幽约误失之物,司棋虽百般争辩,亦无人能信。王夫人令周瑞家的带走司棋去那边受罚。邢夫人暂将司棋关押守看,想着不过打一顿配人罢了。等中秋节诸事理清过后,便派了周瑞家的带几个婆子把司棋从下房里提出,带至议事厅审问。司棋关押多日,瘦的脸尖嘴缩,无精打采,恢恢秧秧的被人推搡了来,低首站在一边。

这一段说的是司棋打死也不认绣春囊是自己的,这也证实了王熙凤当初的判断,觉得很可异。绣春囊的确不是司棋的。甚至最后被打了四十大阪、撵了出去,她也没有屈打成招。

-

吴本98回:

薛蟠道:“不值一提。是我那年在苏州买的香袋,搁箱子里几年了(楼主按:就是那次张总管托人送来的),都没有拿出来过。兄弟们没有见过,我这就回去拿来给他们一观。”说着要倪二扶着出了园子往紫檀堡而来。

薛蟠回到山庄,一进了屋子就翻个不住,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怕见了兄弟们不好说,又叫他们说嘴,不觉动了气,喝问宝蟾道:“这箱子你开过没有,怎么那个十锦香袋不见了?谁拿去了?”

忽见金桂掀帘子进来道:“还不是你那人见人敬的好妹妹拿的。那年巴巴的放在贾家园子山石上,闹了一场风波。你们也不知安的什么心,做出来的事都够使了。”

薛蟠听了发了个怔道:“又有你说嘴的了,没有了就没有了,以后再买罢了。你那时又没有嫁到咱家,怎会知道这个?”推着金桂往外赶。

金桂冷笑道:“你忘了那****喝多了,要拿给我看,说要助助咱们的兴来者,我去找,莺儿偷偷告诉我说那年已被你妹妹取走,不知做什么用场了,我听贾府的婆子们说抄捡大观园就是因一个香袋而起,我估量着你们得不到宝玉,就去陷害别人。你们做的事怕别人知道,我偏要嚷出来,看你们还怎么哄人!”

----

看完了资料,柯南和小兰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小兰:(叹气道)唉,真没想到,人见人敬的宝姐姐竟然是这样。

柯南:(也叹气)唉,我还以为穿越到大观园,该有怎样的风花雪月,没想到,却破解了一段狗血的女人内斗剧。还不如看《甄嬛传》好了,至少没有这么伤脑筋。

小兰:看来这里并不适合我们,柯南,我们还是回21世纪吧。

柯南:是啊,我现在好想吃内田学姐做的柠檬派……

小兰:这、这不是新一最爱吃的吗?你、你是新一?

柯南:什么?新衣?我不喜欢新衣服,我就喜欢身上这套旧西装……

小兰:可恶,又在逃避,别跑,等等我,新一!柯南!

至此,关于薛宝钗腹黑的解读告一段落,其实书中还有不少证据,有的我们在后面穿插着说。

(本章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