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陷阱突围记 -- 云南游 之三 丽江

(2016-02-04 08:22:38) 下一个

     1  丽江----丽江古城,清晨的美丽

古城丽江的美是要在清晨欣赏的。没有喧嚣,没有人群。第一缕阳光裹着晨雾穿梭在悠长的巷子中,洒在光洁的石板路上,染在青黛色的瓦檐上。小城像一幅褐色的照片被着了色似的,慢慢鲜活分明起来。

古城大研镇始建于元初,至今仍然依稀可见昔日的繁华,古城以“家家临溪,户户垂柳”而闻名于世,被誉为“东方威尼斯”、“高原姑苏”。

丽江古城曾毁于大火,现在我们看到的古城是1997年重建的,仿古不错,一条条青石板路,一扇扇略有斑驳的红木门,仿佛都曾穿越过时间的沧桑。清晨的丽江是安祥的,带着历经岁月的从容和韵致。

在丽江最难做到的是不迷路。小巷纵横交错,大同小异,沿四方街放射开来,每条街都仿佛是孪生姐妹,店铺里的货物更是大同小异,街名也标得含糊。在这些小巷中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地漫游,想象着自己是迷失在一个岁月悠远的真正的古城里也是一件乐事。远离商业区的民居小巷里,常有纳西族老人三三两两坐在家门口聊天,夕阳斜照,一付岁月悠然。

远处,被称为“中国音乐活化石”的纳西古乐飘过,一群纳西族老太太围成圈随着乐曲挪动脚步。那舞步绝不带一点老人的蹒跚。

丽江非常干净,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中国城市,街角路边没有任何碎屑,穿城而过的河水清亮洁净。国内几乎所有的景点包括黄山、颐和园故宫,随时可以看到戴着口罩握着扫帚的清洁人员,成为各景点不可缺少的一道风景。那些地方的干净多是清洁员的功劳。能派人随时打扫是一个层次,游客和市民能自我约束自觉维持则是更高的层次。在美国,不论市区景区,什么时候看到过背着簸箕提着扫帚的清洁员?良好的卫生习惯和自觉维护才是根本。丽江做到了。没有卫生专管员,没有罚单。游客也好象突然文明起来,随手扔垃圾的习惯不翼而飞,好习惯是在环境的催化下形成的,可惜不少人离开丽江又故态复萌。

游丽江古城主要是看街景和店铺,购物为主。就是不买,看看那些各具特色的小店也是乐事。纳西文字是象形文字,对于我们这样不认识它的人来说,它就是图画,抽象而简洁,很美。这些具有抽象和神秘双重美的文字被刻在木块上、印在T-恤上、染在蜡染布上,是最受欢迎的纪念品。女儿对木头石块这些自然的东西本来就情有独钟,刻上了这些美丽的象形文字更让她爱不释手,买了一大堆。当然也问清了文字的意义,都是些“幸福安康” “全家和美” 的吉祥话。后来我们干脆不再关心它们代表的意义。对于抽象线条,你理解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

丽江的夜晚热闹非凡,头上火树银花,店堂明暗闪烁,河水在孩子们放的盏盏五彩河灯的映照下也缤纷起来。游人好象比白天还多了数倍,有些是专来看夜景的。

在大理只看到白族人,但丽江则多样化一些,纳西族居多,也有彝族、藏族的妇女走过街头。少数民族妇女的服装都一色一式,校服般的整齐。纳西族妇女是海昌蓝大袄,外套紫色背心,胸前一律交叉两根白带子。以前那是两根草绳,在后背连接一块生牛皮,背筐用的,命中注定辛劳的一生从服装上就可见一斑。现在变成了白带子,牛皮也成了一块布,变为纯装饰。

丽江的饭馆或临河而建,或藏在小巷深处的木楼中。风味菜有丽江烤鱼、丽江烤肉、丽江粑粑。丽江粑粑就是发面饼,丽江烤鱼味道不错,而烤肉则太肥。

在丽江我们终于住进了有着纳西民居风味的客栈,木王府客栈。二层木楼围着传统的三坊一照壁的四合院,门窗镂花,古色古香。中间天井里有石桌椅,花草茂盛,整洁干净。我们住在二楼,门的插销和锁都是老式样的。尤其锁,还是我很小的时候在奶奶家见过的长长的、带横梁的黄铜锁。被褥干净,服务有种家庭式的亲切。离开丽江那天起早赶车,来不及吃早饭,客栈特为我们给准备了面包鸡蛋矿泉水,包得整整齐齐。

 

2. 丽江----交通工具的陷阱 --- 互不信任 

-----长江第一弯

据说纳西族的妇女特别勤劳,家里家外一把手,田里的粗重活也是她们做。男的则抽烟聊天就把日子打发过去了。丽江的出租车司机以女的为多,汉话说得非常好,站在街上,拉起客来干脆利落不由分说。我们要去长江第一,长途车时间不顺,决定包个出租。在长途车站一直锲而不舍地跟着我们的众多司机一拥而上,我们便随意定了离我们最近的一位妇女的车。

“顺便带上个我的亲戚,行吧?”我们说没问题。拐了个大弯,拉上了她的亲戚外加几个大麻袋,我们就直奔长江第一弯了。到了以后,女司机很通情达理地说,我不跟着你们,你们该玩不实落了。你们玩多久都行,咱们手机联系。

金沙江沿青藏高原一路南下,到达丽江辖下的石鼓镇。在这里,江水突然以90度转弯改变流向,向北东流去,就此形成“长江第一弯”。在地理学上,历来有对金沙江转向有不同说法,而当地人对此的解释却是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本是三姐妹,父亲令她们西嫁,三姐妹不从,于是偷偷逃出家门,相约一同前往东海。父亲发现后,令她们的兄长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前去阻拦,澜沧江和怒江在沙松碧村见到两位哥哥,自知无路可逃,改变主意,选择了南下。而金沙江不能放弃奔向东海的决心,一直冲向两位哥哥,终于撕破了玉龙和哈巴两座雪山的巨大屏障,转身冲向东海。长江第一弯就是“金沙转身”留下的景观。不过要从高空看才能看出金沙甩身而去的气势。站在地面,它就是条普普通通正在拐弯的河。

游客不多,除我们外,还有三个人。我们看了会儿,没觉出有什么意思。这时那三个人过来和我们打招呼。一听口音,是老乡,大家便聊了起来。他们曾是大学同学,其中两人是夫妻,在北美居住,还多次到我们在美国的家所在城市出过差。真是越聊越近,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们自己开辆SUV旅游,非常热情,建议我们坐他们的车一起到对面山头俯视长江第一弯。上了他们的车,刚发动,我们租的女司机的车好似从天而降一般横在了马路上(这让我们很纳闷,明明看见她开走了)。“去哪?”“就到对面山头。”女司机非常不信任地看着我们,一再叮嘱必须回来坐她的车回丽江。

路上我们聊得很热闹。这三个人性格爽朗幽默,待人诚恳,和他们虽萍水相逢,却有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绕了很多弯,开不到对面山头,便爬上附近一座小山,有个纳西族男孩自告奋勇给我们带路。脚下的长江很平静,没有传说中的“金沙转身奔东海”那种毅然决然的气势。这期间那女司机给我打了无数次电话,追问我们到了哪里。我突然明白大理那个出租司机为什么形影不离地跟着我们了。这里的包车规矩是一天结束了才给钱。他们怕我们跑了。我告诉那女司机别担心,我是讲信用的人,肯定不会跑掉的。我们的行李还在丽江旅馆…。她不听,声音越来越急,说你们都遇到朋友了。你们朋友的车那么好,我上哪追你们去呀?我跟大家说,别让她着急了,赶紧回去吧。

一见我们走过来,女司机立即把满脸的僵硬堆成笑容。

“是不是有人包了车中途没给钱跑了,所以你才着急?”回丽江途中我问她。

“怎么没有?前几天就有一个。他包了我们邻居三天的车去泸沽湖,到那就没了。我们在泸沽湖和丽江的旅馆挨个找也没找到。”女司机满腔都是气。

“你们找得到吗?”

“差不多都能找到。旅馆饭店哪哪我们都有人,谁也别想逃掉。就让那个人跑了。”

“如果找到了,你们怎么办?”我问。

“先狠教训一顿,再加倍罚钱。”女司机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冷。她自己可能也觉察了,立即回头笑了一下,把声调缓和成甜蜜蜜,“大姐你一看就是个说话算数的好人。刚才我老打电话,不是我不相信你,是我不相信你那几个朋友。看他们开的车,那好!”

我对女司机的一肚子不满慢慢消了。互不信任,究竟是谁的责任呢?

 

3. 丽江----交通工具的陷阱之二  真假小公交车

-------玉龙雪山

去丽江,冰封雪雕的玉龙雪山是非去不可的地方。包出租车去玉龙的比较多,一天200--300人民币不等。包车很容易,满街都是缠着游客兜售包车的妇女。 女儿热爱环保,尽量坐公车,旅游前必做深度钻研,她说,古城边的红太阳广场,有“七路” 公共汽车直发玉龙雪山,15分钟一班,只要八元,於是我们一早就直奔红太阳广场。远远就看见一排挂着七路车牌的小巴停在广场边。一个30多岁的黑瘦男人迎上来问我们是否要坐七路去玉龙。我们问了一下价钱,“八元一位,” 他答得干脆,和旅游书上介绍的一样,我们放心释虑,上了他的车。等了好一会儿,又来了一对青年男女,我们就出发了。

车向着玉龙雪山开去。云很低。司机说,晴天时,可以看见雪山。今年气温高,雨多,山头的雪都化得差不多了。开车的是那个面色黝黑的男子,他的侄子当助手。他们是纳西族,汉话讲得十分好。一路上叔侄俩非常热情,不断介绍沿途景色。这车的玻璃差不多染成黑色,向外看十分费劲。也许是为了遮挡高原紫外线,我心里猜。的确,纳西人的脸上都有着分外明显的阳光痕迹。到后来才明白黑玻璃另有妙用。

忽然,车停了下来。司机回过头,满脸是笑地说,“咱们商量个事。你们肯定知道,这玉龙不便宜,门票120块,大索道160(这是2005年的事,2005年的价)。咱们这样,你们每人给我80,我把你们带进去。你们省点,我们也赚点。行不行?” 我们楞了一下。那对青年男女说,进去以后万一碰到查票的呢?

“不会的,” 司机胸有成竹,“只要进去就没人查了。我带进去好多人了。”

同车的人都同意了,一直没开口的女儿说话了,对着我说的,“不行!这样做不对。玉龙雪山是国家的公园,就该买门票。为什么要欺骗?”

“他们也不容易,让他们赚点钱有什么?” 我回答。

“给小姑娘可以再减点,50元。”司机插进来说。女儿其实已经是大学生了,但看起来像棵豆芽菜。

      “这不是钱的问题。It is not about money. It is morally wrong. 这样做是欺骗!” 女儿一贯认真,这时认真劲儿又上来了。这句话虽然她说的是英文,但那叔侄俩从她的语气上感觉到了,和善热情迅速从他们的脸上退去,黑黑的刀条脸顿时狠了起来。“小姑娘不愿意?好说!下去吧!”叔侄俩站在打开的车门边瞪着我们。

从车门向外看去,云已经散了,太阳亮得象刀刃。四周一片空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这离玉龙售票处五里路,”司机嘿嘿一笑。

“为什么下去?我们是去玉龙的。现在我们还是要去玉龙。”女儿很镇静,用中文说。

“你可别跟他们顶。这些人都是地头蛇,不能惹,” 我赶紧用英语对女儿说。女儿不屑地撇了撇嘴。

“你怎么把我们带进去?”同车的男青年问。

“你们趴在后两排椅子底下,拿毯子把你们盖上。”

“什么?什么?”男女青年同时叫了起来,看了看后面椅子上又黑又脏的毯子。

“没事。在玉龙剪票口我跟他们说我进去接人。有一次我一次带进去七个人呢。”

“七个人?摞着?”

“那有什么?几分钟的事! ”

“我们不去了。我们现在就下车。” 那两个年青人说。

“什么?不去了?” 司机很意外。

“不去了。大姐,你们自己小心!” 俩人不由分说下了车。

“那你们俩呢?” 司机悻悻地转向我们。我看了看女儿,说,“我们还去玉龙,自己买门票。你按原来说好的,把我们拉到云杉坪。我会多付你们车费。” 那叔侄俩很不高兴,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发动了车向玉龙雪山开去。回头看,那两个年青人正穿过草地,去截返程汽车。

在玉龙雪山入口处,我们按原价买了票,女儿是学生票,80元。售票员兼剪票员沿车窗向车的后几排椅子反复张望,边看边问,“后座上有人吗?” 这时我们才明白这辆车的玻璃为什么漆得那么黑。过了售票处,沿盘山道向云杉坪开去,司机缓和了下来,“你们也是的。能省点干吗不省?小姑娘国外长大的吧?认死理。每年都能碰上几个这样外国长大的小孩,认死理!”

下午从玉龙雪山回古城时,仍坐的是七路小巴,这回真的是公共汽车,玻璃是透明的,车上各色乘客,还有背着玉米鸡肉做生意的小贩。女儿高兴地说,“就是真的有七路车吧?世界上不都是骗子吧!? ”

 

4  玉龙雪山----云杉坪白水河

白水河紧靠云杉坪,下了七路小巴几步就到,是这条路上玉龙雪山的必经之地。河水由高山雪水汇成,清澈冰冷,流至云杉坪撞上几道弧形喀斯特岩坝,因此有了起伏,因此成了景点。

几个当地妇女冲过来,不由分说一把抓住我挂在手腕上的相机,惊得我几乎叫出声。定神一听,原来她们在给照相摊子拉生意。靠山吃山,千方百计把游客架上牦牛背拉入白水河和玉龙雪山合影是当地人的赚钱渠道之一。拉客人的方法算得上匠心独具,直奔游客手中的相机而去,先一把抓住游客的相机,不怕你跑了。知道的是在强行推销旅游服务,不知道的准以为是光天化日之下行抢。“骑牛下河照相吧。用我们的相机照,用您自己的也行。我们会用数码相机,我们的也是数码的。”河中心几个骑在牛背上的游客正在做跃牛扬鞭状。雪白的牦牛,搭着鲜红的毯子,河水碧清,细浪微漾,背衬着苍翠巍峨戴着雪帽的玉龙雪山,的确是幅好画面。家长纷纷点头,孩子们分别上了牦牛背。穿着皮裤、胸前挂着高档数码相机的当地人拉着牦牛下了河,略走数米,站住,照两张相,回头说话了,刚才的价钱是在这河边照的价。要到河心照,还要加钱若干…。说话时满脸是笑,和气中透着稳操胜券的得意,不怕你家长不同意,孩子还在河里呢。家长没话说,只好加钱,白水河照相这才正式开始。牦牛被牵到河中心,跃牛扬鞭、旗开得胜、仰天大笑、胜利归来…,照相机卡卡响得像机枪连发,边照还边命令牦牛上的骑客做出种种豪迈雄姿。

我女儿照相最不喜欢摆姿势,于是和照相的僵持在了河中心。我可着嗓门喊过去,“别让她摆姿势了,凑合照吧!”照完,再骑着牦牛往河的上游走一圈。回到岸上,女儿说最带劲的是骑着牦牛向玉龙雪山走去这一段。还说,这些照相的纳西人满嘴英文,摆个pose, show victory, cheese…,不管跟谁,都这几个词。

“知道吗,这儿的喀斯特岩坝是人工的,就是前几年造的。”女儿忽然说。“什么什么?”我忙转头再去看那些喀斯特岩,确实齐整的不正常。我的吃惊正中女儿的期待。她早就知道,故意到这时才告诉我。国内造假成风,但谁会想到会在玉龙雪山脚下动土?商业之风确实厉害,简直无孔不入,质朴不再,天然难存 ,在开发旅游的招牌下,一草一木都成了摇钱树,更何况名声远扬的玉龙雪山!不只自然风景,进了云南境内,就没碰到过一个不收费的地方,连野地里三根木棍加两块草席围的野厕所也不例外,但交了钱也别指望进去能有块放心下脚的地方。

 

5 玉龙雪山----乘着歌声的翅膀

我和女儿骑马上玉龙雪山。当然不能任我们信马由缰,一对母子为我们母女牵马。路很崎岖,且连日多雨,非常泥泞。骑在马背上如浪里行船。女儿善骑且胆大,怡然自得。我则紧张万分,不知胳膊腿儿怎么用力才能免遭颠覆之灾。牵马的妇女不时回头和我说几句话,我紧张得早已成了聋子,只盼着这段女儿向往已久的骑马登雪山的路早点到头。忽然林中传来一阵歌声,浑厚中带着野性,音色很美。我绷得紧紧的肌肉不由得放松了一下,弯成罗锅状的腰背居然也伸直了一些。凝神细听,歌声自然悠扬,毫无矫饰。歌声穿林而来,林中蕴绿,那音韵好象也浸满了浓浓的绿意。好一会儿,乘着歌声,从林中走出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看到我们,停了一下,笑着对给女儿牵马的男孩说,“嘿!好呀!给个漂亮妹妹牵马。”说着,和大家打个招呼,他又边唱边飞快地走了。我注意到他穿着双三接头的黑皮鞋,鞋子自然沾满了泥。

“唱得真好!怎么不试试歌舞团?” 我由衷地夸他。

“试哩!试哩!他是我们孩子他爸的侄子。”从牵马妇女絮絮叨叨的话中,我明白了,前两年电视台的什么“一块儿唱歌”(大概是“同一首歌”)来这拍节目,他当上了观众演员。那次镜头前的难忘经历激起了他对外部世界的渴望。他要用歌声走出这重重叠叠的大山。“魔怔了。整天穿个皮鞋,不想别的了。” 那妇女叹道。

为什么不呢?他当然应该有梦。在他年轻的心里,皮鞋是外部世界的符号。他应该乘着他歌声的翅膀飞向更广阔的天空。

玉龙雪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yuan222 回复 悄悄话 赞你的女儿。坚持原则,不贪小便宜。我的女儿去中国旅游时也碰到了类似的情况,很能坚持原则 。

不得不称赞美国的教育制度,培养出了这样的一大群傻大姐!赞!
文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Brisa:
丽江不错,附近的虎跳峡尤其好,可一同去。 我们去时,因连日暴雨,路冲毁了,没能去虎跳峡,也是一遗憾。
谢谢夸奖!我女儿确实有个性。
LaBrisa 回复 悄悄话 真是一个美丽有古韵的地方!后悔上次因为时间有限而决定去昆明而不是丽江。

您的女儿不肯听从“摆个pose, show victory, cheese…”的提示去照俗不可耐的照片,很有个性,很有品味。
文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fonsony:
我们先坐缆车,然后骑马。当然上不了玉龙雪山顶,也就沿着个山坡转。
文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惜福666 :
谢谢阅读! 在云南不能跟团,时间都花在被强迫购物的商店里了。 自由行,虽然碰到不少瞎忽悠甚至企图欺行骗的人,但也是一种见识,也有趣。
文也 回复 悄悄话 RE 惜福666 : 谢谢阅读! 在云南不能跟团,时间都花在被强迫购物的商店里了。 自由行,虽然碰到不少瞎忽悠甚至企图欺行骗的人,但也是一种见识,也有趣。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我和女儿骑马上玉龙雪山=========== are u sure 上了玉龙雪山?
惜福666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你女儿很好,认死理。 娘俩自由行还会遇到这么多欺骗的事, 到了旅游团更身不由己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