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男人

回忆往事就像水墨画,不经意的一滴墨掉在纸上,慢慢化开。又滴上一滴,化开,和原来的混在一起构成一幅画。往事就这样成了历史的一片。
正文

我最早的档案(1963 - 1965)

(2020-05-30 13:23:50) 下一个

     小时候念书,总希望自己快长大,最好和外婆一样,什么都懂。外婆就笑我,人老了有什么好?如今我到了她那时的年龄,翻出自己当时念书的记录--《学校,家庭联系册》,这些都是上世纪60年代的东西。不知为何,我一直以为叫学生手册。

                                        

      上面二本是我太太的,保存的比较干净。下面二本是我的,当年书包里乱塞,字迹基本还能看出。文学城有许多认识的朋友,名字就做了处理,抱歉。我们俩应该都是好学生,里面的成绩和老师的评语都还不错,以后有机会秀一下。

    很凑巧的是我的母亲和我太太的母亲都把我们的学生手册保留下来了,但1965到1966学年的手册,二个人都没有,估计学校没有发给我们。里面记有我们当时念书的成绩,有阅读,写字,算术,体育,图画,音乐等课程成绩记录,有每学期老师的评语,还有身体发育记录:视力,身高,体重,疫苗,奖惩记录等,当然还有是否升级的决定。

    50多年了,往事历历在目。特别是又看到当年老师的名字,忘不了我的启蒙老师周老师。1966年和她的先生支援内地,离开了上海,一直没有联系上,当年不过20岁出头,师范刚毕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上海大男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常态' 的评论 :
我也不“老”啊。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我的也在,没这么老。高考准考证和成绩单也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