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男人

回忆往事就像水墨画,不经意的一滴墨掉在纸上,慢慢化开。又滴上一滴,化开,和原来的混在一起构成一幅画。往事就这样成了历史的一片。
正文

美军水壶如何到我被窝里

(2016-04-20 07:01:44) 下一个

   整理旧物,发现这几个水壶。小时候没注意,主要是不懂英文。水壶有年头了,表面坑坑洼洼。

    二个军用水壶一扁一厚,上面的标记都还清晰。第一个是US L.F.& C的产品,1918年,不知是制造年月还是其它意思。扁的一个是UNIVERSAL 标记, LANDERS FRARY & CLARK 产品,实际是一个公司,都是铝制品。

  我家用这水壶当然不是为了出外行军野营,而是当暖水袋用,上海叫做“烫婆子”。上海的冬天温度不算低,最多大概就是零下几度,但潮湿奇冷。当年燃料紧缺,政府规定好像黄河以南地区冬天不供暖,这苦了南方人。在北方,室外冰天雪地,寒风刺骨,但一进室内,那是温暖如春。在家乡上海,外面零度,即使屋里门窗紧闭,温度也高不了几度。记忆中,小伙伴手脚没有不生冻疮的,苦不堪言。最可怕的是晚上睡觉,要钻进冰冷的被窝,没有一点勇气,实在是比“上老虎凳”还吓人。小时候和小我二岁的弟弟睡一个被窝,冬天晚上,几乎每天都要嘀咕争吵半天,威胁利诱,耍赖哭闹,谁都不想第一个钻进去。

    这烫婆子真是好东西,但要大人烧水再灌进去,父母晚回来我们就硬挺。水壶的口很小,所以灌水难度较大,但密封性很好,记忆中没有漏过水。

     这么多年了,看得出橡胶老化程度并不厉害。壶盖设计合理,壶盖和壶身用链条连着,打仗时要考虑各种因素防止遗失,民用就绰绰有余了。上网查了e-Bay, 现在每个大约是几十元的样子。不是一次冲压成型,当时的工艺很好,焊接处至今不漏。跌在地上无数次,就是不漏,想想也是,水壶为战场情形设计,有时一壶水可以救几条人命,岂能马虎。

  这是我家久经考验的水壶外貌。。

    冬天有烫婆子的被窝真好!至今记得和弟弟在被窝里,用脚互相“抢”烫婆子的事。上半夜水太热,不敢近身。到了下半夜就可抱在怀里,压在屁股下,舒服极了。我和弟弟一个被窝睡两头,经常是一个人在被窝里钻到那一头,还把脑袋缩在被窝里,让父母也不知道我俩的小脑袋在哪一头。早晨,我有时会把脚丫子伸出被窝,直抵老弟的鼻子,让他闻闻我的脚,他人矮,脚丫子够不到我的脸,只能乱踹我。那都是50多年前的事了。

  最后上一张水壶标记的近景照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研究一下这种水壶的历史。当年产量肯定极大,只要有美军的地方,就有这水壶出现。曾经被挎在士兵身上,也出现在上海中央商场地摊上,最后钻进我的被窝。

    弟弟来,谈起小时侯的趣事,回忆往事好幸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上海大男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ach1960' 的评论 : 一说想起来来了,家里还有一个美国空军的皮质旅行袋,皮革老化的厉害,母亲没扔掉,下次回去找找看。
lzr 回复 悄悄话 也是一个很有历史的公司了.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我上大学时的蚊帐是美国陆军用品,我哥哥的箱子(软箱包)是美国空军专用品。。。用到实在破旧不能用时就丢掉了。物尽其用,不知道该不该惋惜?:))
上海大男人 回复 悄悄话 是军用水壶。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我小时也用汤婆子。我爸爸说,抗战胜利后,上海有卖美军留下的军用物资,不知这个水壶是不是军用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