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绪国

原创长篇武侠小说《欢乐牛逼武侠梦》
正文

《武侠梦》第二十一回、梅开二度:累觉不爱骗自己,枯木逢春发新芽(5)

(2015-04-02 19:31:44) 下一个


事到如今,唯有硬着头皮上了。美夕娇喝道:“看我擒你!”一招“太鸠章命”,四根筷子分别指向焦山口头顶的太阳穴,脐上鸠尾穴,腋中线的章门穴,和身后命门穴。心想,你的盾牌能挡刺向太阳穴和鸠尾穴的筷子,看你如何挡刺向身侧的章门穴和身后命门穴的筷子?

焦山口不慌不忙,右手盾牌挡住前面的两根筷子,左手一挥,已将刺向身侧和身后的筷子拨开。

焦山口的盾牌之坚,物莫能陷也。美夕筷子之利,物无不陷也。

以美夕之筷子,陷焦山口之盾,何如?

 “叮……”

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伴之以火花四溅,更兼山摇地动之感。

“叮……”

于无声处听惊雷!每一声莫不让人心惊胆寒!

“叮……”

为什么只有“叮”的一声,而非“叮叮”两声或者“叮叮叮”三声?自是因为多根筷子同时接触盾牌,不分先后,不差分毫。

倘若是光头纲用盾牌来挡筷子,美夕的筷子击在盾牌上,至少也会将他震得重伤倒地。偏偏焦山口比美夕内力更深厚,美夕这一击反而震得自己小手发麻,筷子差点拿捏不住。

焦山口的感觉比美夕好不到哪里去,也被震得虎口些微发麻,不禁吃惊不已。赞道:“东方小妹的内力,比之以前大有长进。佩服、佩服!”

清明节前,二人曾在长安城交手。当日美夕先跟西海六龙和冷酷师太鏖战多时,焦山口到来时,她已快筋疲力竭。在焦山口眼中,美夕那时的内力便微不足道,至少也比他差了好大一截。半年光景,对手的内力竟进步至斯。焦山口焉能不吃惊?

其实,美夕内力的增长,焦山口贡献良多。当初他为美夕驱毒时,为了博得美人芳心,曾输入大量真气到美夕体内。美夕虽曾被他输入的至阳至阴真气困扰多时,却也因此而内力大进。此消彼长,二人内力上的差距已变得极小。加之今日美夕精气正足, 二人差不多便是个平手,美夕略微吃亏一点。

筷子神功一出手便是四招,同时攻击对手身上相距极远的四个部位,但巨大的盾牌却几乎将焦山口全身罩住。焦山口右手执盾,可以挡住二至三根筷子,左手刚好对付余下的筷子,美夕的筷子神功便难以奏效。不论美夕筷子神功的招式多么精妙,也不论美夕使出筷子神功的哪一招,都无法将焦山口刺伤。美夕连攻数招,都寸功未建。不过,焦山口虽有效地防住了美夕,却也被巨大的盾牌束缚住了手脚,冰火两重天掌法便也无法施展。盾牌便像一堵高墙一样拦在二人之间。如此一来,招式上就无法分出胜负,此时比拼的便是内力。二人你来我往,谁也占不了上风。

只是美夕的内力毕竟较焦山口为弱,如此胶着鏖战下去,难免落败。

旁观众人被巨大的金属撞击声震得烦躁不安,几欲发狂,更别说上前相助美夕。只得远远地、焦急地看着二人鏖战。

倘若真的败给倭寇,以后还有谁叫我“天下无敌的东方大侠”?美夕大急,一边进攻,一边琢磨破敌之策。

焦山口倒是丝毫也不着急。美夕白衣飘飘的曼妙身姿让他看得心旌摇荡。他多希望这场比武可以永远进行下去!

筷子神功讲求内力四分,是极耗费内力的功夫。“叮……”了三百多声后,渐渐地,焦山口感觉筷子扎在盾牌上的力道越来越弱,这才发现美夕早已香汗淋漓,娇喘连连。焦山口将美夕的焦急之态看在眼中,心中也在盘算:如此比下去,自己的确可以赢得这场比武,但会否因此让她更恨我?只怕自此以后,永远没有机会得到她的谅解。

好男人怎可让心爱的姑娘丢失颜面?

待美夕的筷子再次刺来时,焦山口用盾牌挡了一下,假装一个趔趄,差点要摔倒的样子。随即收起盾牌,拱手一礼道:“东方小妹的筷子神功大大的厉害。焦某不敌。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言罢,便要抛下盾牌撤退。

焦山口为了给足美夕面子,这一招假败演得相当逼真,旁观众人自然看不出来,连美夕竟然也没有看出来。她想,莫非我的内力已经超过这个倭寇,倭寇的内力先我而竭?那岂能让倭寇活着离开。美夕娇喝一声道:“倭寇休走!”反而挥舞筷子朝焦山口猛攻,力求在短时间内将倭寇刺倒。

焦山口急忙之间脱身不得,只得挥舞盾牌继续迎战。有意让她,却被她当了真。似她这般猛攻,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虞,现在想让都不敢再让了。恐怕非要分出胜负来不可。自己绝不愿她受伤。这可如何是好?

又拆了数十招,美夕终于明白,对手的内力非但没有耗竭,反而因为自身消耗太巨,筷子神功使出来已变得力不从心。筷子所点的四个穴道,常有两三个刺偏。只不过筷子神功出手便是四招,即便用得不好,其威力亦不容小觑。美夕心想,原来刚才他是故意让我。自己借机罢手就好了,既“战胜”对方,保全了天下无敌的名号,又显得自己胸襟宽广。现在弄巧成拙,今日这一败,实是自己招致的。却如何结束这场打斗?

危急时刻,美夕终于想出破解之法。四根筷子指向焦山口左右肩井穴、膻中穴以及脑后风池穴,正是一招“仙人指路”。

焦山口一凛,这招有些古怪!这四个穴位全部集中在人体上部,跟筷子神功的大多数招式不同。不用盾牌,单用双手也可将四根筷子挡开。眼见筷子已到身前,不及细想,本能地将盾牌上举,迎着筷子而去。

这招的确是筷子神功中的奇招。跟筷子神功“攻击相距极远的四个部位”的要义相违背。从命名上便可以看出来。倘若跟其他招式一样,该当叫做“肩肩膻风”才对,可它为什么叫“仙人指路”呢?

原来,“仙人指路”是用筷子的不雅习俗之一,意指用大拇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指捏住筷子,而食指伸出。在北方人眼里又叫“骂大街”。因为在吃饭时食指伸出,总在不停地指别人。北方人一般伸出食指去指对方时,大都带有指责的意思。所以说,用筷子吃饭时用手指人,无异于指责别人,这同骂人是一样的,是不被允许的。这招在筷子神功里,却是腾出右手食指,凌空一点,出其不意地击倒对手。四根筷子,则基本上都是没有内力的虚招。

美夕此时右手食指正指向焦山口右下肢三阴交穴。焦山口盾牌上举后,把筷子封住了,却也遮蔽了自己的视线。焦山口陡觉三阴交穴一麻,朝右后跌坐下去。美夕随即飞身而上,已用筷子制住焦山口。

焦山口略显有些慌乱,随即惨然一笑,道:“恭喜东方小妹。你赢了。是杀是剐,悉听尊便!”

美夕收起筷子,背负双手,冷冷地道:“刚才本大侠已经说过,今日放你一马。快快去吧,以后别让本大侠再看见你。”

“多谢东方小妹高抬贵手。”

美夕见焦山口仍坐在地上不动,喝道:“还不快走?”

焦山口红着脸道:“可否请东方小妹替我解开穴道?”

美夕本以为焦山口可以像上次一样,自己用内力冲开穴道。却没想到自己跟对方内力差距缩小之后,对方已无法自行冲开穴道逃走。美夕心中暗自得意,右手食指凌空点出,解开了焦山口的穴道。

焦山口缓缓站起身来,有些留恋地转身离去。

夕阳的余晖将美夕苗条的倩影长长地映在地上。

望着美夕的影子,焦山口心中凄然,却不知何时才又能看到心上人的身影?天将黑,我的归宿在何方?待得见到群雄对他怒目而视,方才惊觉自己尚处在敌方的包围圈中。虽然这些人都拦不住他,但无疑已将他看成败军之将,眼神中除了愤怒之外,都有一丝幸灾乐祸、鄙夷的味道。焦山口自己倒不是十分在意名声。能让心上人得意开心,自己受辱,又算得了什么?不过,他也不敢停留,赶紧展开轻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美夕心想,这个畜生对我真不错。今日就且饶他一次,也算还清了人情。下次,下次会怎么样呢?只怕下次还是会饶了他……直到焦山口的身影都已从自己的视野中消失,美夕仍然呆呆地站在原地。

“祝贺妹妹的内力已达小成境界!”玉箫师太走上前来,先恭喜美夕,接着不解地问道:“妹妹,怎地将倭寇放走了呢?” 她亲见美夕跟焦山口拼死打斗,却哪里知道二人有那么复杂的过去?

“啊!”美夕先是一惊,随即醒悟过来,脸微红,忙道:“小妹中毒后,他曾救过小妹一次。这次是还他人情,下次一定不会放过他。”在美夕心中,可不是还人情那么简单。这个倭寇,实是百年难遇的英雄豪杰。难得他对自己这么好,而自己却数次伤他之心,心中渐渐生出一丝不忍来。

“原来如此!倭寇把《顺风相送》一书放哪里去了?”

“哎呀,忘啦!”美夕一拍自己的小脑袋,居然把这么重大的事给忘掉了!待要追去,焦山口却早已不见了踪影。美夕怕玉箫师太追问她跟焦山口之事,忙转移话题道:“姐姐,咱们去看看光头纲几位的伤势吧。”华克之被焦山口一掌逼退,而光头纲被焦山口撞出两丈开外,不知二人伤势如何?美夕不愿提起华克之的名字,便以“光头纲几位”代指。

玉箫师太刚才一直在旁边观战,心中之紧张实不在美夕之下,也没抽出空来查看光头纲和华克之的伤势。对手如此厉害,连华克之也挡不住他的一掌。美夕虽然武功高强,但能否挡住倭寇,一开始玉箫师太并不抱太大希望。及至看到美夕取出四根筷子,要施展威震武林的筷子神功时,才又精神大振。当她看到焦山口用盾牌护住全身、美夕久攻不下时,又开始替美夕担心。焦山口那个假败,玉箫师太还是有些起疑——她分明看到美夕累得气喘吁吁,而焦山口仍举止若常,却怎地反而败了?美夕最后一招“仙人指路”,玉箫师太也没看清。美夕的动作极快,要看清四根筷子的伸缩已殊为不易,如何还能看见她单独伸出了食指?而且,食指激射出的内力也是无形的,在震耳欲聋的金属撞击声下,只能隐约听到极微弱的“噗”的一声闷响。

此时听美夕提起,玉箫师太才想起疏忽了受伤的二人。赶紧和美夕来到北二俗身边,只见光头纲有气无力地躺在长毛谦的怀里,显是难受至极。长毛谦双眼红肿,睫毛上仍有泪渍。华克之也和北二俗在一起,精神状态不错,似乎并未受什么内伤。

玉箫师太先问华克之道:“华掌门没事吧?”

“多谢师太关心。倭寇实在厉害。华某侥幸没事。”

“那就好。”玉箫师太又关切地问光头纲道:“纲大侠的伤势如何?”

长毛谦替光头纲答道:“纲儿弟刚受伤时,精神尚可。没想到越来越萎顿。怕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玉箫师太道:“谦大侠替他疗伤没有?”

长毛谦道:“疗过,鄙人内力耗竭,也没有将纲儿弟治好。没想到倭寇如此厉害!”

玉箫师太本想说“让贫道来试试”,但考虑到自己的内力虽较北二俗为高,但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恐怕非得东方大侠亲自出手不可。只是东方大侠刚历一场大战,也已精疲力竭。怎可再劳累她?

美夕自己虽疲累不堪,但侠义之心更盛,豪爽地道:“我来替纲大侠疗伤。”

光头纲虽然伤痛难忍,头脑却很清醒,闻言忙道:“不……不可,不……可。倘若……倘若再遇强敌,还要……要仰仗东方大侠……大侠的神功退……敌。等……等东方大侠……稍事……稍事休息后再……再替在下疗伤吧。鄙人……人还能坚持!”

没想到光头纲人虽俗气,却也通情达理,考虑事体还算周详。美夕虽不相信刚赶走了焦山口,马上就又有强敌来犯。但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美夕此时也真想好好休息一下。略一沉吟后,说道:“好,我先恢复一下,等会再替纲大侠疗伤。”又对玉箫师太道:“姐姐,天色已晚,咱们就在这里歇息吧。”

“好!”玉箫师太立即传下令去,吩咐队伍停止前进,就地安营扎寨,埋锅造饭。玉箫师太率峨眉派刚下山时,沿途都入住客栈。队伍壮大后,小城镇的客栈已无法容纳如此多的英雄豪杰。于是,群雄便都露宿野外。如在以往,美夕自然不习惯这种简朴困苦的野外生活。但她中毒后,吃过常人没有吃过的苦,此时随队住在野外,也早已习以为常。只不过,作为天下无敌的大侠,美夕的待遇却非其他人可比。她和玉箫师太一人一个大帐篷。其他人等,则是多人挤在一起。

这时,张润土已将光头纲的盾牌拾回来。长毛谦便将光头纲安置在盾牌上。光头纲未受伤之时将盾牌背在身后,美夕就觉得他像是背了个乌龟壳。此时见光头纲躺在盾牌上,便像一个仰面朝天的乌龟。尤其是盾牌不够长,光头纲被迫将光头缩回盾牌内。两条腿也露在盾牌之外,感觉伤痛时,两条腿便乱蹬,就像急切想翻身,却怎么也翻不过来的乌龟。画面太美,美夕不敢多看,一看便想笑。

突然,远处有数人同时惊叫道:“蜗牛!”“啊,好多蜗牛!”声音极度恐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刘绪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阳响' 的评论 :
存稿已发完,后面会很慢,更新时间不定,但一定不会太监。谢谢支持!
刘绪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的日志' 的评论 : 谢谢兄弟!
阳响 回复 悄悄话 好看好玩
弱弱地问一句,啥时候会有更新?
心的日志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是原创里面,我最为喜爱的作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