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2021-11-24 11:32:20) 下一个

女孩名字中带“芳”字的挺多,我知道的王姓小芳就有三个,一个是电影《英雄儿女》里的那个。姑娘苗条的身姿,娟秀的面容,一身戎装的英气,都给人印象深刻。第二是我同学的妹妹,比同学小十五岁,同学说妈妈身体衰弱,又不宜大补,有老中医建议她再生个孩子,做好月子,有可能把身子补一补。于是家里就多了个小五。不过这个肩负重任的小芳,从未谋面,除了和电影里那个小芳同名没啥别的印象。第三个是我大学老师,比我还小几个月,当时却已经是公派海归了。她漂亮,家境好,又赶上国家公派出国,老公疼爱的不行,可以说是过年的祝愿,万事如意。后来夫妇二人又归海,仍是幸福满满:儿女双全,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几个“芳”姑娘有时也会想起,但都转瞬即逝。让我心里久久萦绕,挥之不去的却是村里那个叫小芳的姑娘,那年,听说她十六岁。

 

当年我被所在单位“委以重任”派到农村工作一年。其实原来领导想派另一同事去。可这同事刚生了小孩,还在哺乳期,当即严辞拒绝。我现在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记得是我自荐代她前往的。给领导们解决了大难题,领导们自然欣喜万分,特地命所有后勤为我准备全新的铺盖和其它日用品。

 

我当时刚参加工作,年纪不到20岁,白丁一个,即不是官,也没工作经验,说是工作,其实也就是跟着同去的工作队长,队员们开开会,也下地劳动劳动,充其量也就是帮个人场。对村里那些家族之间的矛盾,村里和外村之间因花插地造成的争执都只能当旁观者并作沉思状,一点解决办法也贡献不出来。就这么着混了好些日子,有一天,下地劳动的时候认识了村里的小芳。

 

小芳姓姜,也就是跟一邦大妇女混在一起干活的一个小丫头。注意到她是因为她说话声音响,特别是一笑起来,声音像串串银铃声一样传得远。那时还没那么多噪音污染, 一群人在地里边干活边打闹,这声音可以传出一里地去。小芳个子不算高,可身材丰腴,均匀,每天在露天干农活,胖嘟嘟的小脸晒得红扑扑的,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特别可爱。下地时一般没过门农村妇女怕晒黑都包着颜色鲜艳的头巾,还经常穿着从城里商店买回来的“的确良”“成衣”,而小芳却穿着带补丁且旧得看不出颜色衣服,在一群得花枝招展的村姑中间反倒显得很出挑。小芳口齿伶俐,爱闹爱笑,每每干着干着农活就和其她妇女们笑闹成一团,带队干活的队长姑娘不得不吆喝着,别闹了,快干完早收工哈。

(照片来自网上)

 

一天我跟妇女们一快下地干活,休息时小芳有些腼腆地走到我跟前,忽然操着我家乡城市的方言对我说,她们都说你像那个王芳。 当地农村虽然离我住的城市只有一百多华里,但所用方言根本不同。小芳纯熟地使用着我说的方言,跟她平时跟村里人说话的口音有很大差别,这着实让我吃了一惊,而且她说的话也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一时语塞,不知怎么作答。这时候身边干活的一个同来的女同事明白了,捂着嘴笑起来--小芳说你像《英雄儿女》里那个王芳,同事笑得直不起腰来。前些日子跟村里妇女干活的时候她们对我指指点点,当时没在意,原来是说这个哈,我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照照镜子看着自己晒得黧黑,但也健康的大脸盘,怎么也看不出跟“王芳”哪里相像,唯一像的可能是我为了干活时管住密密的长发而戴的一顶男式的军帽--这是后话,--当时听了有点尴尬,也有一丝小小的得意,毕竟有人把我跟个漂亮演员相比较。

 

后来跟村里妇女们聊天时得知,小芳原先也是城里人,跟她老爸来到村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她老爸和姐姐都是干农活的好手。只是她老爸是戴着坏分子的帽子被从城里遣送回老家的,不许干农活,只负责清理全村的厕所。因为老爸是“坏分子”,不能住大房子。小芳家的房子是全村最小的房子,也是唯一一座经历八级地震却没倒塌的民房-这座房子在地震后倒成了村里最高大的建筑,因为其它的临时凑合搭起来的住房都很低矮,建筑材料也大都是苇席之类。

 

后来见到小芳的父亲和姐姐。她父亲是一个个子高高,身材健硕的老头。低眉顺眼,背有些弯,我看了,不知怎么没有阶级立场地心里有些心疼。小芳姐姐比小芳大不少,长得跟小芳父亲更像些,人特能干,白天下地干完农活,晚上还挑灯夜战织苇席增加收入,是村里闻名的织席快手。小芳姐当时有二十大几了,还没定下人家。也许是因为家里成分高,也许自己不肯将就,也许还有回城的企盼。。。

 

和小芳在一起的这短短一年转瞬即逝。那以后几十年过去了。这一年里认识的人和他们的名字都久久不能忘怀。现在有时候还会在网上搜索那个村子和村里人的消息。村名字还找得到,村里人的名字打进搜索引擎却似泥牛入海。后来也就放弃了。只有小芳的影子时不时地还在眼前晃动,而且总在想,社会大环境变了,她和家人一定是回到城里,她和姐姐一定都有了好的归宿,毕竟她们当时还年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4j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不知小芳爸爸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遣送回乡的。当地人对这些好像没啥概念,村里人都比较温和,村子里只有小芳爸爸和一个富农分子是被管制的。富农已经很老了,不怎么下地干活,小芳爸爸除了清理全村厕所,也没别的什么管制措施。小芳和她姐姐跟村民相处不错,没人歧视她们。可无论怎样,我都觉得她们并不属于那里,她们一定会回到她们城里的家的。但愿她们现在幸福安康。
谢谢来访,也祝你节日快乐,健康平安!
l4j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udstone' 的评论 : 相信每个人过去的日子里都有个“小芳”。

谢谢来访,节日快乐!
l4j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凉好秋' 的评论 :在小芳她们村子的那一年,生活很艰苦,但的确是满满的美好回忆,当地人民风淳朴,大都善良,拿我们当亲人一样对待。因为时间短,也因为不知道结局,所以现在常常想起。

谢谢来访,节日快乐!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故事感人,希望小芳有一个好生活。当年很多右派们的青春都被浪费了,是一种损失。感恩节快乐,平安是福。
budstone 回复 悄悄话 赞, 我的村里也有一个小芳
天凉好秋 回复 悄悄话 生动的故事,美好的回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