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五湖以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镇人世:糊涂的活,糊涂的死

(2019-02-04 10:09:15) 下一个

她人称李二姐,也是父母的同龄人,就住外婆家的斜对面。

李二姐母亲很早就守寡,独自抚养着他们兄妹三人。她哥哥五十年代参军入伍去了北方,升官后娶了当地女子并安了家,好几年才回来探亲一次。她幺弟在62年也参了军,之后娶了一个本镇的女子,是镇集体餐馆坐柜台卖餐卷的。她哥哥弟弟都有不错的出路,按说她的生活也应该过得去,但现实情况却完全两样,皆因为当初的一次任性。

58年初全国大办钢铁时,县里也成立了炼铁厂,基建时需要不少青年劳动力。年轻不到20的李二姐当时无事可做,就报名去了炼铁厂,后来还认识了从本镇乡下去的青年郑某。不知是因为老乡关系,还是生活太寂寞,反正两人凑到一起了,后来李二姐还有了身孕。没想到不久后炼铁厂下马,两人都没了工作,郑某回乡下,李二姐回到镇上家中。她脾气不好的母亲看她和农村的来往,还怀上人家的小孩,要她去断绝关系。李二姐也不是个服软的,大吵大闹后跑到乡下的郑家,不久后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华儿。后来到62年,还生了一个女儿,这时李婆婆看拗不过她,才让她们三人回镇上来。

66年文革,开始时是破四旧,收旧书,砸老古董,然后是斗地富反坏右。街对面的李方永是小地主,六十多岁,长年戴一顶爪皮帽。掉了几颗牙齿的嘴巴扁扁的,上面一撮山羊胡子,活脱脱一个从电影<半夜鸡叫>出来的地主,连妆都不用化。他被人带到镇公场批斗,然后挂上一块小木牌,上面黑字写着地主份子李方永。从此每天一清早天没亮,他就和镇上其他5类份子一起扫大街,一直扫到六九七零年才停止。

到了夏天,四旧也破了,5类份子也批斗了,想不出接下来该轮到谁了。一天早晨吃早饭时,听见外面人声嘈杂,以为又是来揪斗地主李方永的。出门一看, 是镇中学的初中学生们,但他们没围着地主李方永家,而是堵在斜对面李二姐家门前。里面吵闹声很大,其中一个女声一听就是李二姐的,然后就看几个中学生架着推着李二姐想把她推出来,而她抓住屋里可抓住的东西不放,还一边喊为啥子要抓我。她刚被推出门,外面等着的一个手拿剪刀的男生冲上去,抓住她的头发就是几剪。开始不明白是咋回事,男生松开手后看见李二姐头上黑一块白一块,乱鬅鬍的难看极了,事后才知道叫阴阳头。然后另一个学生冲上去,用墨笔在她的花布衣服上写了三个大大的黑字,缩叶子。这是当地骂人的土话,本意指破了的在掉竹叶子的竹叶破斗笠,就是于破鞋的意思。

后来知道和李二姐有来往的,是镇粮站一个家室在外地的男人,但他只受到批评处分,而李二姐很抓到游街示众。李二姐做那事,有社会,也有个人的原因。当时生活困难的不少,但其他人打小工,人力拉货或扫大街,也在挣扎着过活。而李二姐有哥哥弟弟在部队上,他们稍微接济她一家,也不至于去做那事。但她还是走上了那条路,真是家事难说呀。

那件事后不久,李二姐从镇上消失了,听说去了新疆。那个年代,镇上犯了小案的,或无事可做的常常跑新疆。据说那边管卡松,可以重新开始生活。李二姐的儿子女儿留在镇上,和外婆一起生活,也就是有口饭吃。李婆婆很不喜欢他们,特别是老大,所以他经常跑走,一走几个月,也不知靠啥生活。

到了六九年,社会生活正常了一些,李二姐回来了,她儿子华儿也在街上游荡,据说还在蓬场天趁人多摸农民的口袋。一个蓬场天偷人东西时被发觉了,几个农民暴打了华儿一顿,最后怕打出人命才送到镇公安关起来。李二姐没马上去取人,说关久点,让政府帮助教育教育。她的话最后应了验,一年后严打时华儿又被抓起来,还判了十年徒刑,送去劳教了。

到72年我上初中,然后75年上高中,77年上大学,关心镇上八卦的时间少了。八十年代初的一个署假,我回镇上看望外婆,当时我们家已搬进县城。闲聊时,外婆说对面的李二姐死了。我不敢相信,她才四十出头,身体又健康。外婆说车祸死的,去川北广元参加女儿婚礼后回家的路上。她女儿也没读啥书,但也没学坏,成人后经人介绍在川北广元找了一个人家,算是有了一个归宿,所以李二姐很高兴。参加婚礼后回来时不知是为了省钱,还是错过了公交车,李二姐上了运粮的货车,坐在包装粮食的麻袋包顶上。广元在秦岭南坡,山高路弯,转一个急弯时李二姐手没抓牢,人飞了出去。没想到生活刚有点盼头,人就没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秋影萍踪' 的评论 : 那几年风云变幻,所以故事也多。祝秋影春节快乐!
秋影萍踪 回复 悄悄话 旧时的记忆,仍是那么栩栩如生。顺祝新年快乐!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其实我没想那么多,只是感觉当年那些小人物受时代捉弄,伤人或被伤,觉得不写不得心安。豆兄春节好!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想想薄熙来周永康等暴露出来的事件,哎,真的不值得为那个文明体系中的特权阶层做任何辩护……时代不一样,手段不一样,但恐惧感不安感是一样的。

新年好,五湖哥。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我就是想那个年代周围发生的事记述下来,是好是坏,都是一个见证。祝思韵新年快乐i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五湖写的系列蛮好看的: 人间百态,苍生低微。今天我们能用慈悲的心讲述这些普通人的故事,是人类的进步。希望世界更美好,还有长长的路...

给五湖兄全家拜年,祝新年快乐!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祝圆圆春节快乐!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也给菲儿拜年,祝春节快乐!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国铁树' 的评论 : 南国说得对,我写这些就是想放下这些过去看到的,希望不再发生。祝南国春节快乐i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苦命的人啊。。
过来给五湖拜年,祝你春节快乐,猪年万事如意!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国铁树' 的评论 : +1

大年夜给五湖拜个年,猪年快乐,阖家安康!:)
南国铁树 回复 悄悄话 希望那些日子成为永远的过去吧。
给五湖拜年,猪年快乐,阖家安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