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似鹿葱

像文人一样爱写,像文盲一样犯傻;像女人一样爱美,像男人一样爷们;横眉对老公,俯首为朋友
个人资料
花似鹿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威风凛凛大舅来我家

(2022-01-15 06:14:59) 下一个

1991的冬天,我们接到大舅的一封来信,说他趁身体尚好想到哈尔滨旅游。

大舅是婆婆的大哥。当年已经年近八旬。他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国民党军官。历经抗战,内战,最后没有跟随军队撤退台湾,而是解甲归田,定居在大舅妈的故乡四川泸州。在一家日杂商店当会计,直到退休。

大舅从小习武,师从武当派,据说功夫好生了得,尤善杨氏太极拳。这样一位有传奇色彩的老人要来我家,自是兴奋异常。

接到抵达电报后,我先生一早就去火车站接回了大舅。打开门,走进一位身穿蓝布棉大衣、头戴蓝布棉帽的老人:背后背着一把大刀,腰间挎着一把长剑。东北的房间都很暖和,我赶紧为老人脱下大衣,不料他腰间还围着一把软剑!

这一身装扮威风凛凛,真让我们开了眼,尤其是儿子,立马拜服在舅爷爷脚下!

大舅随身拎着一个当年最流行的旅行包,人造革,深灰色,包的表面印着白色的图案,有的还写着“北京”或者“上海”的字样。人高马大的先生悄悄说,这包死沉死沉,好像装了一袋子砖头!打开来看,基本都是书。

大舅说,此次出行,不仅是旅游探亲,还想遍访国内同道高人,旅行要从东北开始。

大舅在我家住了大约两个月。当时婆婆也在我们家小住,接待大舅的事情其实都是婆婆在操办,我这人大大咧咧,不觉得家里多了一个老人会怎么样。反正所有事情婆婆在管起来,兄妹之间更方便吧?加之我们两个人整天忙忙碌碌,我因为刚刚从大学调到新单位,出差很多。大舅每天都在做什么,到哪里去过,记忆里都很模糊了。

印象最深的是他到家第二天,大清早就去附近文化公园练功。

哈军工对面的文化公园历史上是外国侨民公墓,信奉东正教的老毛子还在里面建了一个小教堂。1958年迁坟,改建为文化公园,里面处处花树,空旷幽静,是晨练的好去处。

大舅在文化公园练功的风采没有见到。但是他回家不久,就有人敲门。原来他在公园一亮相,立刻就吸引了一批年轻人,他们当即尾随而来,一定要拜大舅为师!

大舅见我们每天早起晚归,工作紧张。建议我们应该多锻炼身体,还特意手抄了一份简易杨氏太极拳,告诉我们随时随地可以练习。密密麻麻蝇头小楷整整写了十几页稿纸,我一边看一边感慨,就是没有认真练。记得出国收拾东西还带了出来以为纪念,这次写大舅,想找出来,却忘了塞哪里了!

大舅在我家时,还去了一次沈阳,专门去参观辽沈战役纪念馆,对他这位昔日的国军军官而言,辽沈战役也是刻骨铭心的一段历史吧

大舅还给整天围着他转的儿子买了一把长剑,教他练剑。可是大舅走后,那把剑也成摆设,高挂儿子房间。

忽然想起大舅,是看了麦家小说《人生海海》,里面写了一位曾经的国民党上校跨越解放前后的一生。虽然大舅不像小说主人公的人生那么惊心动魄,但是也没有那么多放不下的执念,纠结一生。

大舅报考黄埔军校(正式地应该叫中央军校)时,是为了抗日报效国家。当时国共合作,西安延安同在一处招生,一个青年人,感觉都是抗日,但是国民党更正规,军装更漂亮,就这么简单地选择了站队。

大舅不是军事指挥专业,是军需后勤专业,十几年从戎,和各种军械物资打交道,对各类枪支大炮尤其美式装备了熟于心。应该也算这方面的专家。

半生戎马,当历史突然转折的时候,他没有随国军撤退台湾,而是选择了脱下军装,卸甲归田。

大舅妈不能生育,老两口一直相依为命。文革期间,有一天,一对贫苦的农民夫妇敲开了家门,恳请大舅收养他们的小女儿,年过半百的大舅动了恻隐之心,收了下来,家里多了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忙乱了也热闹了,三口之家也算其乐融融。不料没几年功夫,孩子尚在幼年,大舅妈病故,接着一场大火,烧尽了本来就不多的全部家当。

一个老人带着一个幼龄的女孩,自己还戴着反革命的帽子,在那个年代该有多么艰难!

直到改革开放,黄埔军校毕业生的历史又成了香饽饽,那些远走台湾的军中故旧来看望他,看到他的境况不免唏嘘,临走悄悄塞给大舅一些美元。大舅坚拒:他说,他们觉得我挺苦,我觉得我过得挺好的。

日子开始好起来了。他一身好功夫也可以拿出来亮相了,身边有了很多学武的年轻人。为他的生活平添了很多乐趣。在四川省一次太极拳大会上,大舅还得了冠军。养女也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

大舅就是在这样的时候来到哈尔滨,之后又去了北京武汉上海等地。回到泸州,又分到了新房子。一天,他在二楼新房的阳台上倚着栏杆聊天时,栏杆突然断裂,老人仰面摔下楼去,后脑正好撞在石头上,不治而亡。

他的生命戛然而止,带走了多少秘密多少故事,人生海海啊!

我跟大舅其实就是那一面之交。想起来眼前就是他穿着蓝布棉大衣戴着蓝布棉帽,背大刀挎长剑,威风凛凛的样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3)
评论
canhe 回复 悄悄话 鹿葱笔下的大舅,一个传奇色彩的威武刚强的耄耋老人屹立,结局令人唏嘘,太可惜了。你们家的人都是人物,都有故事。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我也从你的笔下学习很多。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小说般精彩。结局竟是高潮。
祝花大姐笔耕不辍!身体健康!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是的,杀人不用刀的黑心工程!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可惜我们知道的就这么一星半点啊!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是的,有一颗坚定淡定的心!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一位传奇人物跃然纸上,了不起的大舅!看到最后不禁唏嘘感慨,中国的豆腐渣工程,真是害人阿!
xiaxi 回复 悄悄话 背后背着一把大刀,腰间挎着一把长剑,真是威风凛凛!
老人的一生很传奇!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蓝布棉大衣戴着蓝布棉帽,背大刀挎长剑,威风凛凛。写得真好,栩栩如生,而且一下子展现出他坚强的内心。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是啊, 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生常谈12' 的评论 : 还是意外死于事故,不甘啊!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是的,后来不知道怎么追责怎么赔偿了,九十年代后期房地产圈子挺乱的。。。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一生英武,走的离奇,但没有遭罪。 不知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老生常谈12 回复 悄悄话 你先生的大舅抗日功臣,最后去世也没遭罪。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葱葱好故事,大舅豁达,这栏杆太坑人了!《人生海海》我也读过,让人唏嘘不已。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周末愉快!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的,多少人的《人生海海》!麦家这书写得让人有共鸣啊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自由风儿' 的评论 : +1

好故事!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读到一半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人生海海》一书中上校的形象,读到最后你居然用了人生海海来表达大舅的一生,共鸣!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自由风儿' 的评论 : 谢谢鼓励,一生多坎坷,能看透、放下,不易!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好美的头像!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家事里面多故事。
自由风儿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大舅的一生活的潇洒豁达。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温馨的家庭故事!!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喜欢这类故事!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山草地' 的评论 : 大舅身体非常好,不是意外事故,一定会长寿的。。。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爱城华侨' 的评论 : 谢谢鼓励!害死人的黑心工程!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我们的父辈大概都有特别不容易的人生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鼓励!又是刀又是剑,当年畅行,今天根本做不到!
雪山草地 回复 悄悄话 喜欢大舅的故事,多谢分享。也许是因为在军队里做军需,没有内战中的“血债”,能在肃反中活下来,真不容易。最后死于意外令人唏嘘。
爱城华侨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写得好。豆腐渣工程真是害死人,栏杆居然会突然断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真不容易。
zhige 回复 悄悄话 好文!也就是在19991年,如果放到今日,以他的披挂装备,他老人家连自己的家门都出不了 -- 立刻被人举报了 :-)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