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万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李飞刀不能乱发

(2019-11-12 03:02:32) 下一个
转贴



1、

2018年12月,齐齐哈尔医学院附属三院因收受患者家属给外院专家的5000元会诊费,被患方以“索要红包”举报。

2、

2019年1月,一网友向甘肃省卫健委投诉,镇原县第一人民医院外请陕西省人民医院专家会诊,院方收取5000元会诊费,没有开票。

3、

2019年4月,徐州沛县中医院骨科医生因向要实施椎间孔镜手术的患者收取了1.1万元外请专家的会诊金及设备耗材费用,被患者家属当成“索要红包”进行了举报。

4、


2019年5月,柳州市人民医院发函为患者请广东省人民医院两位医生前来做心脏瓣膜手术,医院向患方收取了3.5万专家会诊费,没有提供医院的收据。术后家属公开发帖质疑3.5万元会诊费。

……

在外科领域有一个专门的暗语:“飞刀”,形容医生在休息时间飞到其他医院主刀手术的医疗行为。《医师报》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飞刀”医生收取的劳务会诊费成为医患纠纷的焦点之一。柳州市人民医院、镇原县第一人民医院、齐齐哈尔医学院附属三院、徐州沛县中医院等多家医院因收取会诊费且未开具收据或发票,被患方以医生“索要红包”为由举报,被举报的医生和涉事医院均被主管部门给予不同程度的处罚。以致于大V@温柔医刀在网上委屈地发声:行善积德的院外会诊,医生为什么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

前不久,发生在山西省洪洞县人民医院医生手术室收万元“红包”的事件引发社会的广泛热议,最终调查结果显示,所谓的“红包”是给前来主刀的北京天坛医院专家的会诊费,是经患方同意后收取的。尽管在舆论上,网友对“飞刀”医生一边倒地支持,但由于收取的会诊费并没有经过医院财务科,程序涉嫌违规,该院负责收钱的科主任和北京天坛医院的“飞刀”医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令人困惑的是,看起来合情合理的“飞刀”医生会诊费,为什么会被患方以“索要红包”一告一个准?颇受争议的会诊费,到底该怎么收才算合法呢?

现状

政策不少 “飞刀”依然盛行

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皮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郑志忠教授告诉《医师报》记者:“根据《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这种外出会诊手术应该由当地医院对会诊医院发出会诊邀请函,会诊费统一支付给会诊医院,医院在根据单位的管理规定按比例支付给外出会诊的医生。如果未经单位批准会诊或者未在目标医院登记备案多点执业,私自‘飞刀’并向患方收取会诊费,不仅违规还涉嫌非法行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骨科副主任反问《医师报》记者:“《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出台十几年,多点执业政策也推行好几年,为什么‘飞刀’现象依然盛行?这说明政策没有可操作性。按照规定,医生外出会诊需要经过医院批准,会诊费少的可怜,只有一两百块钱,还要跟医院分。而现在一个三甲医院专家的会诊费少则三五千,多则过万,政策和现实差距太大了。且不说钱多少的问题,院长会同意你往外跑吗?向医院报备太麻烦了。如果能多点执业、医院同意外出会诊最好,可以免除医生的后顾之忧。就算没有也无所谓,该怎么‘飞’还怎么‘飞’,毕竟大多数患者还是通情达理的。”

仅3.2%医师参与多点执业

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多点执业的医师为11万余名,仅占全国执业医师总人数(339万)的3.2%。然而,相较之下,“飞刀”直到今天依然大行其道。丁香园网站一项3000多名医生参与的调查显示,55%的医生称“所在医院的医生‘飞刀’现象普遍”,近三成医生表示自己曾经“飞刀”过。

华医心诚医生集团董事长、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霍勇教授认为,多点执业落地难主要是医院管理方面的问题。“因为医生隶属于医院,医院为医生提供奖金、工资、养老保险等,所以医院很难同意医生多点执业。”霍勇建议,国家应完善公立医院人事制度,比如取消编制内外的待遇差别等,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推动医生多点执业取得实质性进展。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温建民教授一直呼吁让医生们的外出执业行为“阳光化”,不再陷于“飞刀”的灰色地带。他指出,我国古代的名医就是多点执业,扁鹊在秦国治病、也在齐国治病;当今国际上的医生很多也在多点执业。但在我国当今的各个医院,推行多点执业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不抵抗、不执行。私立医院的院长欢迎多点执业,公立医院院长却用各类“土政策”百般阻挠。因此,政府各级行政主管部门应该清查各个医院的有悖国家多点执业政策的“土政策”,加以清理。

浙江省卫生计生委医政处副处长俞新乐表示,医师多点执业虽然在当下受制度、观念、惰性等因素的限制,推进过程中困难重重,但他仍坚信多点执业取代“飞刀”是未来的大势所趋。“只有让制度在阳光下运行,才能最大程度地保障各方的利益。”

甩不掉的“红包”污名

尽管患者便捷地获得了外地大专家提供的优质医疗服务,“飞刀”医生也获得了相对合理的劳动收入。但是因为费用是由主管医生个人代收,自然不可能向患方出具收据或发票;因为劳务报酬是邀请医生私自转交给“飞刀”医生个人,自然也不合乎规定,这就注定了会诊费洗脱不掉“红包”的污名,甚至成为医患关系恶化的导火索之一。一旦患方举报,无论是发出邀请的医院还是医生、或是“飞刀”医生毫无疑问都成了过错方,一告一个准自然毫不稀奇了。

建议

医生自由执业的呼唤


对于如何扭转“飞刀”会诊费身上“红包”的污名,安徽省东至县第三人民医院叶正松认为:“正确的做法是把市场的还给市场,将会诊这一块放开医疗服务的价格管制,拟定一个符合市场价值的会诊价格。同时,进一步打断优质医疗资源垄断、开放医生执业自由大门。”他同时对相关部门处罚“飞刀”医生和基层主管医生的做法表示担忧:如果这条路今后彻底掐死,而暂时又没有开辟一条新的“公路”,可以想象,接下来基层优质医疗资源的下沉,将会真的沦为一句口号。基层患者想获得优质的医疗资源将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那么,是否有能体现医生劳动价值,又合理合法的办法呢?对此,卓壮超声医生集团创始人张梁平认为,私下收会诊费的问题很麻烦,专家会诊,以及医生多点自由执业,可以选择合适的医疗机构平台,医生集团可以出一份账单,开服务费发票给患者,就可以解决这一尴尬困境。

澳大利亚 College of Intensive Care 注册医生Gigi介绍,在世界上多数发达国家,医生都是真正的自由执业者,解决国内“飞刀”医生会诊费合法的问题关键是让医生成为自由执业者。澳大利亚有Locum 医生(临床替班的医生)制度,Locum医生都是正式在澳洲AHPRA 注册的医生,有外科主刀医生、麻醉医生、ICU、急诊科专家,还有很多的主治医生帮忙去各个医院查房。他们利用假期到其他医院工作。比如,一位毕业于中山医科大学的师兄,他的正式工作是政府雇佣的高级毒理药理科学顾问,圣诞节期间去偏远的小镇做急诊科住院值班医生,薪水比正常上班的要高2~3倍。Locum医生制度不仅让医生实现自我价值与经济收入的双赢,也使得患者365天都能享有高质量的服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