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奚凡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西深度游】(2) 滴水穿石,开天劈地

(2018-12-02 18:26:06) 下一个

飞到拉斯维加斯住了一晚,第二天睡了个大懒觉,因为照我的玩法,接下来十几天基本上都会起早摸黑。吃了早饭,采购了一些饮料食品之后,向大峡谷国家公园的南缘出发。车程大约四个多小时,下午两三点到达,正好赶在日落之前:虽然冬天日落也要到五六点钟,可是下午三四点钟峡谷就在阴影里了。

“震撼”这两个字已经被用得太多太滥了。几十年来,从喜玛拉雅的高峰到安底斯的雪山,从落基山下的林海到死亡谷的荒漠,从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大草原到巴塔格尼亚的冰川,唯一的一次让我内心真正被震撼的,是第一眼看到的大峡谷。

好象站在群山之巅,放眼望去,是无穷无尽的裸露的山体,千沟万壑,好象大地的伤痕,展现着亿万年的风雨侵蚀。那样的巨大,那样的宏伟,让任何语言和图片都显得苍白无力,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受到。大峡谷有446公里长,最宽处29公里,1800米深。那条看上去平静的不宽的科罗拉多河,和比它更小的支流,却造就了地球上这最壮观的自然奇迹。

我们第一次到大峡谷,还是十多年前大女儿璐璐一岁多的时候。这些年来这个做姐姐的还特别爱显摆自己在大峡谷的照片,每次妹妹湄湄都要抗议为啥还不带她去,觉得很不公平,这回总算如愿以偿补上了。

虽然大峡谷在美国南方的亚利桑那州,因为海拔比较高,南缘有2100米,北缘有2400米,冬天气温要比几小时车程外的拉斯维加斯或者凤凰城低得多,经常会下雪。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正好碰上一场大雪,早上气温降到零下十度。站在峡谷边上,狂风呼啸,当时我全身冬装,因为没有经验,脸露在了外面,雪粒打得脸生疼,几个小时下来,好象脸都给冻住了。

不过,白雪点缀了的大峡谷,又是另一番风景。

第二天早上我独自起来去看日出。我们这次住在公园里边的 Grand Canyon Village,非常方便,驾车不用十分钟就到了。

峡谷里飘着几屡长长的薄雾,给日出时的峡谷更添一分姿色。

同一个山峰,当年大雪过后是这样的:

和很多西南地区的砂岩一样,大峡谷也是日出的时候最红最美。

看完日出我回到旅馆,发现孩子们才姗姗起床,马上急着催她们:我们预订了八点钟的园内导游团。前一天晚上湄湄不舒服,有点发烧,还吐了,早上起来 LD 给她做方便面吃。可是时间不等人,不等她们慢条斯理地吃完面,我就把三个女人赶了出门。走几分钟到了出发点,却眼看着大巴士离我们而去。

我知道这天导游团的路线是走南缘西边的一段,于是开车追了过去。到了峡谷边第一个景点,果然那巴士停在那里。我们出示了预订旅馆时一起包括的旅游团票,没想到那司机兼导游是个不讲情理的倔老头,说是我们应该在旅馆前台当天换取乘车票,愣是不让我们上车。孩子们很吃惊,我心想这样也好,让这些从小被娇惯宠爱的丫头们知道,真实的世界不是围着她们转的,晚到了别人不会等的。

于是我们自己沿着 Hermit Road 开。峡谷里的薄雾中,层峦叠嶂,望不到尽头。

沿着峡谷边缘观光,可能是最轻松的一种旅游了:开车到一个个景点,下车走几步就能到。

一直到这条路的最西头 Hermit Rest 我们才折返。回旅馆收拾了行李,吃了午饭,下午一路玩到公园的最东头 Desert View。这里的视野似乎更加开阔。

晚上到 Peach Spring AZ 的 Hualapai Lodge 入住,准备第二天走到大峡谷里去。

 

(未完待续)

本文手机版和续篇会发表在微信公众号“陌上美国”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