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奚凡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西深度游】(4) 红岩碧水,天作绝配

(2018-12-09 19:00:02) 下一个

第二天一早我就又去看纳瓦霍瀑布。虽然知道在峡谷里,日出的时候阳光不会照得到瀑布上,可还是想看一眼清晨时瀑布的风采。

其实我并不能肯定我看到的是纳瓦霍瀑布(Navajo Falls),虽然位置在地图上是对的。2008年8月17日,一场暴雨引发的洪水(flash flood)完全改变了河道,绕过了原来的纳瓦霍瀑布,哈瓦苏瀑布也从原来的双股瀑布变成了单股瀑布,那场洪水还导致景区关闭了十个月之久。也许这里看到的是后来被叫作 Little Navajo Falls(小纳瓦霍瀑布)的。

今年八月的一场暴雨/洪水又造成景区关闭了一个多月。不过,前一天走进峡谷沿途亲眼看到的砂岩,让我对这些并不奇怪:这峡谷,本来就是这些暴雨/洪水经过亿万年冲刷出来的,只不过人生短促,百年之内最多也就知道那么屈指可数的几次罢了。幸运的是,十年前的那场变故,还造就了一个原来没有的新的瀑布:Fifty Feet Falls(五十英尺瀑布)。它规模不大,却很上相,峡谷的岩壁在初升的太阳照耀下变成了金黄色:

走回旅馆吃了早餐,才一起出来。这一回我熟门熟路了,给 LD 和孩子们做导游,先看了两个瀑布。虽然小纳瓦霍瀑布就在路边,五十英尺瀑布却要往里走一走才能找到。接着往下游方向走到一个高处,能看到哈瓦苏溪在峡谷中蜿蜒,黄色的秋叶点缀两岸。

虽然哈瓦苏瀑布的照片已经看到过无数次了,拐过步道一个弯第一次亲眼看到还是不由得惊艳:蓝天白云下,红色的岩壁围绕,一道飞流直下,一池碧水相接,此时更加谷中秋叶,真是得天独厚的完美画面。

我决定先不在这里逗留,因为这天最大的挑战在下一个目标:Mooney Falls(穆尼瀑布)。继续往前走,经过一片树林,哈瓦苏溪到了这里,成了不到半尺深的小溪,溪水清澈见底,这景色让我们想起九寨沟。露营地就稀稀落落地散布在小溪边,环境一流。这时候营地关闭了,空无一人。

看到穆尼瀑布容易,不过下到瀑布边却不那么容易。先要几乎手脚并用地沿着山崖边走下去一段:

看到”(危险)下行后果自负“的警告牌:

然后要钻一段黑魆魆的山洞。我让大家带了头灯,这时候戴上照明。洞里只容身一人宽,可以想象旅游旺季时要过这个山洞可能都得排长队。

出了山洞,才从正面看到穆尼瀑布。它是这里几条瀑布里落差最大的,有两百英尺,是哈瓦苏瀑布的一倍多。这里瀑布边的红岩,好象都曾经融化过,在向下流动滴落中被时间凝固起来,令人称奇。

要下到瀑布边,(然后再去下游几英里外的 Beaver Falls,或者一直走到哈瓦苏溪和科罗拉多河的相汇之处)还要先拉着铁链下去几十米。

因为这一段几乎是垂直上下的,需要背过身来,面对岩壁下行。瀑布的水气很大,风吹过来,好象在下小雨,铁链子和落脚的岩壁都是湿的。幸好让孩子们戴了手套,不然她们抓着冰冷湿露露的铁链子,只怕抓不紧。

我第一个下,湄湄人小灵活,若不是我事先警告,可能就把这当成公园里的游乐场,还觉得好玩;璐璐向来不善这种爬上爬下的活动,胆子也小,可是又不愿意象妈妈那样放弃不下,所以我只能对她的每一步都给出指令,后来干脆抓住她的脚一步一步放到落脚的位置,引导她下来。

有惊无险地下到瀑布边上,试了试水温,还是有点凉,因为我们正好遇上这几天突然降温,不然就是冬天似乎也可能让孩子们下水玩,走近穆尼瀑布肯定很刺激!我知道去河狸瀑布要趟水过河好几次,本来是很好玩的,可是在旅馆跟前台打听过了,过河的地方这时候水深及腰,那就到孩子胸口了,涉水成了游泳,这天的水温低了些,只好作罢。

拉着铁链子上去比下来容易多了,虽然我们就在下面呆了一小会儿,拍了几张照,LD 在上面已经等得有点着急了。还好我们只在上来的时候遇到一对游客,网上见过旺季时这一段的照片,几十个人象一串葡萄挂在铁链上,不知道上下得多少时间?

我们回到哈瓦苏瀑布边,这里的水面是几个瀑布中最开阔的。天气暖和的时候,特别是盛夏季节,徒步到了这里,走进这碧绿清澈的河水里, 该有多么畅快惬意!真想在夏天再来一次!孩子们和LD摄影留念之后,先走一步,赶回去吃晚饭。

Havasu 这个字,在印地安语里,是蓝绿色河水的意思。看河水实在诱人,我脱了半截裤腿,换上水鞋,到水里走了走,体验了一下腊月里下河的乐趣。

在这里遇到几个男女大学生,他们早早地预订了营地,却收到通知说营地临时被关闭了。他们不甘心好不容易订到的营地就这么打了水漂,还是按计划来了。到这里发现营地果然关掉了,于是干脆就准备在哈瓦苏瀑布下扎帐篷过夜了。年轻就是任性啊!

我在瀑布边一直呆到晚霞都褪了色,才恋恋不舍地往回走。快到村子的时候,天色已黑。遇到几个当地人,一路走一路聊。虽然这里不通公路,哈瓦苏派人并不象阿米什人那样拒绝现代科技,他们家里有卫星电视天线,他们也用手机,他们的日常生活和我们似乎并没有太大不同,除了进城先要骑马走出峡谷。

如果住的地方抬头就能看到银河星空,出门的一点不便是不是很值得呢?

何况他们还有一种更快的出行方式。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又去离村子最近的那个小瀑布看了一眼,和这藏在深谷里的山山水水告别。

走进峡谷的时候孩子们并没有问起是不是要原路走出去,前一天晚上才知道我们会坐直升飞机出去,又是惊喜又是兴奋,这又是她们的一个人生第一次。

淡季里这项服务不是每天都有,我预订旅馆的时候就是按直升机飞行的时间表选的日子。我们早早地就到机场边登记,然后到对面的小邮局,因为答应让孩子们给自己家寄明信片,这里能盖上美国唯一的骡队邮戳:

这天排队坐直升机的人不多,不过村里人和有公务的人优先,九点开始直升机来回穿梭,我们等了四五拨人才轮到。一次只能上五个乘客,璐璐幸运地被安排坐在飞行员旁边,简直高兴坏了。

走下去五六个小时,直升机上来才不到五分钟,就回到了 Hilltop。我们发现峡谷外面气温低多了,留在车里的水都结了冰。稍微收拾了一下,我们就出发去下一站: 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石化森林国家公园)。

 

(未完待续)

本文手机版和续篇会发表在微信公众号“陌上美国”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