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秋梦遇老班长

(2019-09-14 11:18:01) 下一个

梦遇老班

“班长穿着一件格子衬衣,精神抖擞地与我一同在教室里排列着桌椅,为一个活动做准备。望着班长忙前忙后的身影, 忙活了好一阵后的我恍惚中疑问自己:班长不是已经走了吗?!”梦醒。美东时间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凌晨,正值国内中秋节的傍晚,我梦到了胡伟白 - 我的大学同窗,我永远的老班长!

记得那是去年美国东部时间7月20日晨。打开手机,大学同窗微信群有一百多条未读消息,粗粗浏览了最后一条,好像是讨论告别仪式之类的事,由于前两天我原杭大外语系现浙江大学外语学院的慈眉善目的90高寿的蒋忠全老书记刚刚辞世,以为是有关蒋老师追悼会之事,要赶去上班就未往上看。

到办公室打卡签到后打开微信爬梯到顶层,一条消息令我倒吸一口冷气。“今接噩耗,今早胡伟白在陈经伦游泳馆去世。" 怎么可能!太难以置信了、昨天还关心并忙碌着准备去上海探望一位身体欠佳的同学,今天怎么自己就突然撒手走了呢!“开玩笑吧?世上有这种事?要确认噢!” “我的天啊!还有这种事?我真的不敢相信啊。” “人生如此无常,实在难以想象!” “太突然了、实在无法接受!” “我到现在都无法相信,感觉就是一个噩梦!因为实在太突然了。” 同学群里几乎没人能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我当时在同群里写道: “太难以置信了、上一刻还在关心别人的班长下一刻就毫无预兆地和我们永别了! 我们班的主心骨走了、我们的时时刻刻以助人为乐的班长走了。上次回来班长还陪我去松木场的一个小公园转了一圈、并说好下次回来再来这儿茶室喝茶的。谁会想到会就此永别了呢!敬爱的班长、我们的大哥、一路走好!!!” 

胡伟白,是我们杭州大学78级外语系首届日语班的班长,由于他是我们18人中最年长的,也是为班级最操心最负责的人,所以我们那时称他老大哥。他名副其实地当了4年的大哥和班长。毕业之后别的班都自然而然地人走茶凉了,而只有我们班还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和相互间的关心,因为班长一如既往地履行着他的职责。毕业后班长依然关注并给予同学关键的实实在在的帮助。每年我们都会有聚会。随着年龄的增加,由老大哥改口称他为老班长,他很受用。老班长极注重保养,健身,虽然在班里是最年长却乌发颜, 声如洪钟,比谁都精神。后据他家人说其实他患有较严重的心脏病但不愿西医治疗,耽搁了。他却从未提过所以没有一个人怀疑过他的身体状况,否则我们不会放过他定会劝他接受治疗的。我们习惯了享受老班长的关照却疏忽了老班长也需要我们的关心。
-----------------------------------------------------------
注:下文写于今年7月20日纪念老班长辞世一周年

一年前的今天,你不辞而别

班长,今天你走了整一年了!每天,依然会想到你。尤其我每天给手机充电时都会很纠结,班长说的是应该先接电源还是先接手机呢?充完电是先拔电源那头还是先拔手机这头呢?那年我们去舟山玩,第二天去一茶室,老顾手机需要充电,你头头是道地指导了一番,我惊讶连手机充电都有学问啊!可我并未上心,以至于我现在每次充电都会不知所措。班长,我无法再请教到你了,不过也幸好当初没有记清,这使得我能每天借机自然地想起你,以释悠悠思念之情!

两年前的舟山之行是我参加的有班长带领的最后一次同窗会,也是玩得最开心最放松最尽兴的一次。岂料你就此而别,不管我们了。不过就你的个性,一定还是会记挂我们的。班长,你走后没有多久,你走前一直关心着的病中的有着传奇式生涯的陈さん不久也走了,依照他的意愿他的家人没有告知大家,所以我们也是在一个月后才辗转得知的。加上过早离去的善良的菊,我们班18个人已有三人先行了。唏嘘!

班长,放心吧!有你的得力干将吴干事,班群姜群主,还有多才多艺热心善良的小夏同学,我们班依然有凝聚力,依然热闹。我们不会散的,你是我们心中永远的班长!

2019年7月20日于美国巴尔的摩祭奠班长胡伟白

---------------------------------------------------------------------
注:下文写于2018年9月4回国途中在旧金山转机候机室。本该5月成行的因儿子丢失护照无奈作罢,未料铸成终身遗憾。在老班长墓前含泪读了下文。

班长,我们来看你了

班长,我今日终得重新启程。可五月份的错过却是我与你,给我们当了整整40年的班长的永世之别。我到达故乡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去看你,你一走就走得那么远,我在网上查了半天还是不知该怎样才能找到你的新居。你的号召力依然如旧,先是我要去看你,现在满满一车7人,红提供车辆,超一如既往地热心,将为我们驾车。这下我不愁找不到你了。

班长,给你带点什么呢?我知道你一定会很开心!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你孩童般毫无保留的笑脸,听到了你洪钟般坚定的声音。你喜欢吃甜食,喜欢青团,不知能否买到,遗憾国际航班不让带食物,否则我一定给你带上我自己做的青团给你尝尝。记得你得知我会做青团后很是吃惊,说以为我一个独生女是不会做菜的,最多也就是番茄炒蛋。班长啊,无论工作或生活我比你想象的要能干多了,周围的朋友曾经这样问我:JY,什么是你不会的? 我的回答是:只要学就没有不会的。哈哈,扯远了,说给你听是想让你为有我这样一直在进取中的兵而自豪。

去年我回来我们班冒雨去舟山还历历在目,鸿又重播了一遍那个雨夜我们所有人都涌到你房间,聊天,做游戏,拥抱,调侃,真是快活极了!可惜啊,没有了你以后就不一样了,我们想你时就翻翻我们聚会留下的照片,录像吧。那你想我们时怎么办呢?你会想我们的,对吧? 托梦吧,给我们托个梦我们来看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吟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谢谢!世界真小,潘大安是杭大77届,我是78届,其实才差半年。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感人,有情有义,老班长天上有灵一定会欣慰。我家亲戚潘大安也是杭州大学外语系。
吟凝 回复 悄悄话 更正: 九月六日应该是九月十二日。说是无法修改推荐到首页的帖子
behappylady 回复 悄悄话 真是一个好班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