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去秘鲁上山下乡(3)安第斯高原上的雄鹰

(2014-12-22 01:08:24) 下一个

印加圣谷(Sacred Valley of The Inca)指的是从印加帝国首都庫斯科(Cusco)到印加皇家莊园马丘比丘之间,被乌鲁帮巴(Urubamba)河穿越而过的安第斯山脉之间的一片山谷平原。这其实是秘鲁当初在举办赛车大赛时起出来的名字,它并不是原来印加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有很强的市场行销魅力,就一直沿用了下来。起名圣谷也无大错,因为乌鲁帮巴河的原名就是圣河。

乌鲁帮巴(Urubamba)的当地人读音十分奇怪,重音放在第三音节,所以读成“乌鲁帮!巴”。这条起源於秘鲁境内安第斯山脉中段的河流全长七百多公里,穿过印加圣谷,一路向北-西北方向奔腾而去,最后汇入亚马逊河,它是亚马逊河的源头。乌鲁帮巴河是印加圣谷的母亲河,圣谷平原全靠了它,才成了印加帝国的粮倉。

秘鲁的这块区域与拉萨地区有些相似,它们同在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原上。对应于乌鲁帮巴河和圣谷,西藏有拉萨河和拉萨河谷。发源于念青唐古拉山南麓的拉萨河,西南流经拉萨市,至曲水县汇入雅鲁藏布江。拉萨河是拉萨市的母亲河,下游河谷开阔,是西藏的主要耕作区,也是西藏人口密度最大、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地理环境的一致导致两地历史人文的相似,在历史文化比较学方面,我基本上是支持地理决定论的。

下榻鸥雁台小镇的第三天,再次与司机 Reynaldo 商量,定下圣谷一日游的路线和费用后,我们就从 Apu Lodge 出发了。小车在公路上行驶十多分钟,右拐驶上一顶铁桥,跨越了乌鲁帮巴河。铁桥两端都设有水泥路障,大多数车辆均无法通过,只有我们一辆小车沿着一条崎岖的土路一直往上爬升。开了半个多小时,没有一部其它的車子,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人迹之稀少,路况之恶劣远超阿拉斯加的 Denali #8 公路。我们在阿拉斯加那条 unpaved 8号公路上开过车,来来去去一点也不害怕,但我绝对不敢在圣谷的这段路上自驾,我也劝诸位千万别去那种地方冒險。那天亏得是辆手排挡,而且又有高手掌舵,否则一定会在泥泞的山路上不能自拔。

1.越过乌鲁帮巴河
2.乌鲁帮巴河边的农作物
3.俯瞰乌鲁帮巴河谷

汽车挣扎着一路向上攀登,终于在散架之前登上了高原上的一处平台,下车回望,真有些后怕。我们大约已经跃升了五、六百米,从此处俯瞰乌鲁帮巴河谷,青青的河水,綠色的原野,景色十分迷人。转身向前望去,则是完全不同的高原风貌,只见起伏的山坡伸向远方,一望无际的红棕土壤,几乎没有绿色的植被,只有枯萎的短草在山风中抖擞。更远处是连绵的高山和雪峰,再配上高原特有的蓝天白云,安第斯高原风光以它的蒼凉大气向人们诠释着自然界的真美,一种使人震撼脱俗的大美。

4.安第斯高原

我们先去了 Moray 印加遗址,这个遗址非常特别,它是一组向下沉降的同心圆梯田,这样的同心圆梯田共有三处。从同心圆的底部中心到最高一层,垂直高差约30米左右,据说这是印加人用来作实验田和育种的。这种沉降式梯田可以有效地防风保温,上下温差竟然可达十五攝氏度,形成局部小气候,因而可以测试作物在不同环境下的生长情况。当然这仅是一种猜测,印加人留下了众多希奇古怪的遗迹,却没有文字记載,好像有心要测试现代人的智商。我去 Moray 的那天,根本就没有几个游客,边上也无什么人工的建筑,四周唯有連綿的群山,放眼望去倍觉孤寂蒼涼。再看看这处遗迹,印加人为什么要把它建在这个鬼地方?他们怀的又是什么鬼主意?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不会是外星空人的恶作剧吧!

5.Moray 印加遗址

汽車翻过山脊,见棕色山坡上有白花花的一片又一片,似雪非雪,像土非土。司机说那是盐花,是含盐的山泉水留下的踪迹。汽車再往前行驶不久,翻上一个山头,从高处俯瞰,一大片成梯田状的古盐田向远处展开,十分壮观。这古盐田依山而建,不同形状大大小小的盐池约有二、三千个,连成一片,在高原的阳光下像镜子般闪闪发光。这些盐池镶嵌在这安第斯山深处的狹谷之中,就像是把一件银凯甲披到了棕红色的山坡上,非常别致。当地食盐的生产仍旧采取古老而自然的方式,含盐的山泉水由高往低地被引入一个个盐池,盐池灌满后,把入水口堵上,在阳光照射和风吹下盐水自然蒸发。当水蒸发到一定程度后盐就会结晶析出,这时只需把盐池表面的盐刮下来就行了,一般从灌水到收盐大概需要近三十天的时间。在古代,盐是十分重要的民生和战略物资,看来圣谷不仅是印加帝国的粮倉,应该还是帝国的钱柜。夕阳西下当是观赏这片盐田的最佳时机,可惜我去的那天,“东边日出西边雨”,天气变幻无常,担心傍晚有雨,匆匆一瞥,不敢久留。

6.含盐的山泉水留下的踪迹
7.成梯田状的古盐田
8.盐池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 Chinchero ,这是一个海拔接近四千米的印加城镇,周围居住的几乎都是印第安土著居民,他们穿的都是印加人传统服饰。别说英语了,連西班牙语在这里也成了外语,当地人主要使用 Quechua 和 Runa Sumi 土语。秘鲁人把这些山上的土著称为 Quechua,那天我们的汽車在安第斯高原颠簸时,偶尔可看到这Quechua们在种植土豆。奇怪的是他们站成一排在田里劳作,非常像中国改开以前的农村生产方式,人数上也接近一个生产小队的规模。据说他们确实遵行以村为单位的合作生产制,农作物收获后实行平均分配。有意思的是,高山上的秘鲁农民实行互助合作的生产制度,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並非受到政党的控制,更不是槍杆子强迫的结果,而是他们自觉自愿的选择。秘鲁如要走社会主义的道路倒是存在一定的社会基础的,至少比中国的基礎要好。

9.Chinchero 的印加遗迹

在 Chinchero 除了感受人文特色外,也有印加梯田遗迹可以参观,还有就是这里的中心广场和广场里的一座天主教堂。该教堂建于十七世纪,座落在印加古迹的基石之上。印加人是全世界最好的石匠,把印加的神庙毁掉,在印加牢固的基石上建造西班牙人的天主教堂,这里大概不止有工程技术上的算计,我想一定还有宗教文化方面的考量,殖民统治者的精明还是让人不能不服。

我们在归途中,还顺路访问了乌鲁帮巴市,该市位于鸥雁台的東边约二十公里处,紧靠乌鲁帮巴河。乌鲁帮巴市有三千居民,是圣谷上除庫斯科之外最大的城镇。城市有大片现代化建筑,还有一座室内运动场。有不少西方人长期居住在该市, Apu Lodge 的经理(也是资方代理人)是英国人,他与他的教授英文的妻子就居住在乌鲁帮巴市,他几乎每天骑摩托车在圣谷上的鸥雁台与乌鲁帮巴市往返,西方人的想法与活法就是与国人非常不一样,许多地方值得我们深思。

10.乌鲁帮巴市,中间蓝色建筑物即为室内运动场,当地人的骄傲。
11.安第斯高原上的小女孩

日落前,汽车奔驰在辽阔荒凉的安第斯高原上,突然从雪山方向,飞来兩只大鸟,司机赶紧指着喊道:“Andean condor!",OMG!今天见到了安第斯的神鹰!一会儿它们竟然就停到了离我们汽车不远的山坡上。司机赶紧刹车,让我带着相机向前靠近,拍了几张照片后,我更想拍一段神鹰飞翔的录像,于是朝司机打了手势,他又吹口哨,又投擲泥块,鹰最后是飞起来了,但仅仅捕捉到很短的一瞬间,关键时刻掉链子,后悔莫及(本帖最后附有该段视频)。

12.路面上的安第斯鹰
13.安第斯高原雄鹰

请点击播放铵钮,共同欣赏“山鹰之歌(El Condor Pasa)”

雄鹰振翅飞翔于辽阔的安第斯高原,望着它搏击长空,远远地飞向雪山,“山鹰之歌”(El Condor Pasa)的旋律在我心中升起。这是一首有着正宗印加民歌旋律的典型的印加舞曲,歌曲的旋律宁静、深邃、高远,从中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印加人民对自己英雄的怀念和对自由不屈不挠的追求。当你远离喧嚣的尘世,站在广袤无垠的高原上,直面雪山蒼天,对人生和命运就会有全新的思考,对这首“山鹰之歌”也就有了更深的一层的体会,歌曲真是唱尽了人生种种的无奈和深深的悲哀。

从秘鲁回来后,我在 iTune Store 下載了(El Condor Pasa)存放在 IPhone 里,走到哪里听到哪里,已经到了一日不可无此曲的境地。特别毎当我被拥堵在南加州的高速公路上,当我被逼屈在水泥森林中,就越发怀念那片恒古辽阔的安第斯高原,就更为“山鹰之歌”中的这句歌词而感动:(Away,I'd rather sail away Like a swan that's here and gone. A man gets tied up to the ground He gives the world its saddest sound. Its saddest sound)。“壮哉,安第斯雄鹰,壮哉,印加的勇士,你们让我对生命和命运有了更新的认知,这次的安第斯高原之行将注定为我人生画卷中添加上浓彩一笔,使我终身难以忘怀。

高清视频,如网速许可,请置播放器于高清(点击右下角齿轮图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东北胡传魁' 的评论 : 秘鲁安第斯高原的圣谷中住有不少欧美人士,由此可见,这确实是一块移民者的乐土。
东北胡传魁 回复 悄悄话 很久以前看了老杨家的博客, 2013年终于成行了。 看了你的博客后,真想移民到哪里。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reekepic' 的评论 : 带着山鹰之歌去安第斯高原走走吧,你定会对此歌有更深的认知和感动。祝你能早日成行。记得 "Lonely Planet"的作者说过(大意),作出行动的决心最重要,其它的一切都不能祘作困难。同勉。
greekepic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洞庭東山人' 的评论 :

谢谢回复!那首“山鹰之歌”收录在30多年前大陆出版的“英语歌曲选”中,大概是改革开发后最早介绍进大陆的英文歌曲之一。因为明显的异域旋律,一直很困惑它的来源。看了你的文章,又查了一下wiki,知道了它的来龙去脉。谢谢!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reekepic' 的评论 : 秘鲁大部分地区每年十一月起进入雨季,一直要到四月份结束。这时候去雨林不太合适,去其它地方应该还可以。但圣诞和新年期间是那边的旅游旺季,景点拥挤,各种开支也会增加。最好的时机应在四、五月份,其次是九、十月份。
greekepic 回复 悄悄话 请问圣诞节前后去可以吗?什么季节天气比较好?
BruleSioux 回复 悄悄话 赞一个
蓝尾巴狐狸 回复 悄悄话 中了你的诱惑了!
将来一定去一次。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异域风情很浓,争取两年内去一次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