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東山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陸,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
个人资料
正文

漫话洞庭東山 (9) 重访東山

(2014-02-11 00:22:45) 下一个

我於83年夏來到加州,85年春妻子抱着女儿通过美国海关与我会合,从此开始了我们一家在异国它乡的奋斗史。我和妻子就象野林里的鸟儿,昼夜不舍地拣枝衔泥为女儿筑起遮风挡雨的小巢,废寝忘食的觅食让她从无飢寒之忧。在陪同女儿成长的岁月里,我也心无旁顧,暂时中断了与家乡的联系。直到 96 年秋,女儿考入哈佛,由此开始了她自主飞翔的新生活。过早的空巢生活让我非常不适应,我的目光渐渐转向正在衰老的父母和那遥远的故乡。这就有了98年春天的重访東山。

那次去東山,我已经升格作了舅公,旅程名义上是去探望出生不久的甥孫女的。事情的发展始于九十年代初的上海,我父母家中來了一位小保姆。这位来自安徽怀远农村的小杜姑娘,聪明能干,時间长了,成了父母家的一员,我回国探亲,她一口一声的叫我舅舅。一次東山我的的鳳宝阿姨來上海看我们,光阴荏苒,当時鳯宝阿姨到苏州我家時比小杜还要小几岁,可现在已经是儿孫滿堂,近七十岁的老人了。母亲担心鳯宝一个人由上海回東山有困难,小杜自告奋勇,愿送鳯宝阿姨回家,这一送就成就了一段天赐良缘。

小杜伴同鳯宝回到杨湾村,住了几天下來,认识了鳯宝的外孫叫王峯。这两位年轻人,年龄相近,性格互补,一见钟情。王峯又把小杜送回了我父母家,这十八相送就把关系给定了下來。我父母作为小杜的娘家,把她嫁给了我的鳯宝阿姨的外孫,也祘是亲上加亲的喜事罢。他们的婚礼我没有机会参加,來年我归国探亲正逢他们女儿的滿月,於是我伴同老父於九八年的三月底一起去了東山老家杨湾村。

三月底正是明前茶上市的季节,也是老家乡亲们最辛苦的時候。每天曙光刚现,王峯他妈就去山坡的茶林里把一夜中刚冒出的嫩芽採摘下來,等她身披朝露带着新茶走进客堂,我还刚起床。匆忙用过早飯,就把新茶摊均在竹萹里,然而放到场上吹风涼干。中午后把几張方桌拼在一起,新茶就堆在一起,几个妇女开始对一个个嫩芽作修正、分级。尽量把嫩芽整成一个嫩芯带一片嫩叶,即一旗一槍。由这些大小、色调一致的旗槍方能制作出明前碧螺春。次一点的就是草青的料了。清明時节雨纷纷,屋外又下起了细雨,我也坐到桌边,一边学习分拣,一边听着她们家长里短的有趣对话。分拣结束后,王峯他妈在次等嫩芽中取了二把,晩飯時炒了“绿茶鸡蛋”和“绿茶虾仁”二个菜给我尝尝,其鲜其香实难忘怀。

天漸漸暗了,男人们聚集在另一屋里,里面放有几口大锅,锅下灶火己升起,炒茶将在这里开始。绿茶的加工,简单分为杀青、揉捻和干燥三个步骤,其中关键在于初制的第一道工序,即杀青。杀青要达到破坏酶的活性、蒸发水分、产生香气等目的,从而形成了绿茶的品质特征。锅的温度、手对茶叶的压力、翻炒的時间是杀青成功的主要因素,而这些要素全凭人手来感知和调控,最好的炒茶机还远远落后於人手的操作。高等级绿茶均由手工炒作,无一例外。王峯年纪虽轻,却是公认的炒茶好手,可是这位好手的手心都是水泡,惨不忍睹,因为炒茶不能带手套。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着他们边炒,边商量,边调整炉火,气氛凝重。我半夜醒来,炒茶的余香还从那屋里飘出來,好茶得来不易,谁知杯中茶,片片皆辛苦。

下一天一早,王峯他爸领着我穿过一大片果园,路边都是金黃色的油菜花,最后到了小镇的一家茶馆。江南农民有喝早茶的习惯,这里也是他们信息、物产交易的场所,我们进去的時候,已经坐滿了人。茶馆还供应湯麺,有羊肉、爆鱼、爆鳝三种交头可以选择,吃麺的话,茶水是免费旳。我要了碗羊肉麺,東山羊肉是有名的,麵条又细又柔,挑在碗里整齐顺溜,未吃已动心,味道、口感好极了。茶馆里坐的都是乡邻,非亲即友,知道了我和王峯一家的关系后,对我非常热情友善,王峯他爸提议:“大家能坐在一起不容易,今天在座一人一碗麺,由我结帐。”茶馆的老板也过来凑热闹,这天要加麺的一律免费,真是人人高兴,皆大欢喜。没有办法,我的秉性就是喜欢热闹,喜欢和山村的乡民在一起。

P1) 家乡東山春天的油菜花。

那一天午饭后,王峯弄來了一条机帆船,带我们去太湖的三山島一游。他们家屋后有一条小河是通太湖的,小船载着我们沿着曲折的小河望前开,被春风吹绿的河岸两边有矮枝的桃花开着,正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時节,家乡的春天实在太美了,这种美是自然的、和谐的、朴实的美,它深深地融合在我心灵里,无法替代、难以言表,我只有一种感觉,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才是我心灵真正的家园。半个多小時后,小船进入了碧波万顷的太湖,再向西北方向行驶七、八公里就抵达三山島。

P2) 撑船的即是王峯,河道曲折但連通太湖,我们就是乘此船去的三山島。图右上角的房子背后即是王峯家。此照片用胶卷攝於九八年春。

三山岛因北山、行山、小姑山三峰联缀而得名,面积1.6平方公里。北山为三峰之首,海拔83.3米。三山岛虽无高峻巍峨之态,却有层峦叠嶂之姿。逶迤铺展,舒起缓伏,山水契默和谐,情致衍逸。行山西坡的板壁峰,是一块宽约20米、高约10余米的峭岩奇石。岩石陡峭如斧劈,纹理纵横如刀刻,青苔斑驳,藤蔓攀附。小树花草生于石缝之间,山雀野鹰舞于峭壁之上,景致美妙怡人。

P3) 上图为太湖中的三山岛远景,下图从行山远眺三山的另外二小島。

P4) 行山西坡的板壁峰

1984年4月,在三山岛发现大量哺乳动物化石,有:猕猴、棕熊、中国黑熊、鬃狗、野猪、鹿、獾、兔等。三山岛旧石器文化遗址和古哺乳类动物群化石遗址的发现,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它对研究太湖的成因、长江中下游乃至华东地区的成陆年限以及这一地区古人类活动的历史,都具有极其重要的考古价值。

九八年的三山岛,依然是养在深闺未人识,岛上很少旅游设施和现代建筑,也没有其它游客,只有很少几个当地人在农田里劳作。四周寂静,空气新鲜,一片原始的田野风光,与桃花源几无二样。正是桃花盛开的時候,水面上都漂着花瓣,竟不住要问:“桃花尽日隨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

三山岛上的村民与王峯他爸相识,几个景区看门的不仅没有要我们买门票,还不断有人过來送我们桔子和腌制过的青梅。离别時,见我父亲年老,有人踏了三辆送货车过来专程送他至船码头。我的乡亲们办事待人总是不声不响,但细心体贴,他们正是“讷于言而敏于行”。

夕阳西下,小船行驶在金光闪闪的水面上。途中小船稍改航向,朝远处的一条渔船驶去,只听见王峯他爸发出似歌非歌,象话非话的声音,与远处的渔船作信息交流,等两船靠近,渔翁早已明白王峯他家有贵客,王峯也清楚渔船上有些什么好鱼。渔船有一个船艙与太湖相通,水里养着刚捕捉的各种野生鲜鱼。一会儿几条鲜鱼丟了过来,在我们的船艙里活蹦乱跳。其中的一条太湖野生黒鱼晚上就作了鱼湯,下一天早上起來,吃剩的鱼湯已结成坚韧的胶冻,正是一条前所未见的好鱼。

武维清很快知道了我人到杨湾,专程來探望我们。他已经是一家电器厂的老板了,专业生产各式小型变压器,产品销往全世界。我们回上海那天,维清调來轿车全程陪同我们,把我们从杨湾接送到苏州,並在苏州宴请我和我的老父。他的成功应在意料之中,也使我由衷的欣慰。九八年那次重访東山留下了太多愉快的回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楚怡雨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喜欢,风光秀美,人情温润。
洞庭東山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imsullivan' 的评论 : 非常有同感,当年有好時光好风景,却没有相机,买不起胶卷。现在鳥槍換大炮,上千美元的镜头不稀奇,可是人老珠黃,物事全非。特别是国内的一些风景区,加盖了许多不伦不类的丑陋建筑,自然风光破坏怠尽。奈何,奈何!
jimsullivan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 好片片!

作为一摄友,八十年代时照了一些相当不错的东西山风景,有一张石公山夕照还得了奖。后来出国了也不知怎么就丢了。二十几年后回去想重拍一些,但再也找不到从前的风景跟感觉了。
碧蓝天 回复 悄悄话 很喜欢你写的这个系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