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狼的嗥叫

土狼游走四方,现今在维吉尼亚乡村自我放逐。喜欢边走边写边拍。 爱美人爱山爱水爱人间情愁最爱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180天的旅程 (七)梦醒

(2014-12-19 10:44:10) 下一个
    回到芭提亚后几天,陈雍一天晚上问起Suchin和Tesanee,瓦里沙克怎么可以容忍自己的妻子在家中和别的男人住在一起? 她们的回答让陈雍很意外:“我们家里很穷,我们需要钱,而我们其他没有什么可以来换钱的了。”Suchin同时告诉陈雍,自己真的离家两年了,也已经不爱瓦里沙克了。 瓦里沙克自己不赚钱养家,还拿着她寄回家的钱在家乡找别的女孩子鬼混。这种没有担当的男人,让她实在受不了在家乡的生活,她只想祈求遇到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和他而去,无论去哪里都可以。 眼下Suchin在存钱供养妹妹读书和父母孩子还有瓦里沙克这么多人的生活。

    陈雍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是花样的年华,本来是无忧无虑开心欢乐,对未来充满希望,却已经成为母亲,忍受着和孩子长年分离的日子,承担着一个个身体比自己高大得多的男人的蹂躏。难怪这些女孩子眼中没有雨伊那样的清澈,她们的眼睛早已经被这个世界尘土蒙上了双眼,她们为了钱出卖着自己每一寸的身体。

    忽然,陈雍觉得头很晕,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还有100天了。他的身体被病魔吞噬着,他近来感觉虚弱,非常无力,一下子一头摔倒在酒店的床上。 

    陈雍醒过来,发现Tesanee抱着自己,靠着枕头躺在床上,Suchin在用汤勺一勺一勺喂着自己喝药剂。刚才她们请来了医生,医生为陈雍开了不少药。等医生离开后,两个女人又赶紧脱得一丝不挂,因为她们怕惹陈雍生气。

   陈雍醒来后看着这两个泰国女人,从模模糊糊到看清楚,他忽然觉得她们像是母亲照顾自己一般。他吃力地对Suchin和Tesanee说:“我活不了多久了,你们不用管我。不要为我花时间,你们回去吧。你们的钱我现在就付给你们。”

    Tesanee拿了钱就离开了。Suchin坚持留下来照顾陈雍。她说:“我是信佛的。陈先生身体这么糟糕我怎么能没有到期就离开呢?生死我也见过一些,你是个善良的人,你想让自己变得很坏,可你做不到。对么?陈先生放心,你付得起房租,我就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他真的很虚弱了,又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在Suchin的怀抱里,出了很多汗,床单都湿了。他的双唇被Suchin的乳头顶着,这样刚才在睡觉的时候他很平安。

    陈雍忽然觉得自己好无足轻重,而一个善良的泰国女孩比自己要真实的多。不错,Suchin是为了钱,身体也很肮脏,但她的心是良善的。比起自己这样的和大卫这样的,她们不知要高尚多少。如果有天堂,自己和大卫这类人肯定是进不去的,因为天堂的门票不靠金钱买卖,靠的是一颗真诚的心。

     “Suchin,你把裙子穿上吧。我两个多月以来对你太不尊重了,我为我的行为向你道歉,我真的是个Son of Bitch!”陈雍说道。

    “陈,不要这样说,你找到我就是缘分。你有钱,你的钱花在我的身上,让我的一家生活好一些。你这么慷慨,我还要谢谢你呢!”Suchin双手合十,低头感激着陈雍。

    陈雍一把抱着Suchin,说:“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Suchin觉得奇怪,心想还有哪一点地方没有被你看过摸过,就微笑着睁大眼睛在陈雍面前撒娇,:“你看吧。”
    陈雍看着,觉得Suchin的眼睛有了一点点清澈。

   陈雍开始怕了,他只爱雨伊,为了作贱自己才来到暹罗遇到了Suchin。他可以居高临下地玩弄眼神没有干净的她,但不能接受眼睛开始清澈的她。陈雍很霸道,雨伊在自己心里是最美的女神,只有雨伊才可以有。他可以装混无赖,但不敢再这样下去,虽然还有100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陈雍再浑,对神灵还是敬畏的,更何况不久就要去那里报到。
    
    陈雍停止和Suchin做爱,只让她陪着照顾自己。Suchin从心里喜欢这个来自北国的男人,像照顾着婴儿一样呵护着陈雍。这个傻男人,装坏都装的这么可爱!
    
    陈雍打开手机,已经10几天没有看了。上面都是雨伊每天发来的许多信息,照片,在求他回家。还有就是杰妮写的的缠绵话。杰妮说下周就去暹罗找陈雍,虽然不知道地址,还是要傻傻地寻来。

    忽然,门被撞得山响。一群人说着泰语在砸门。瓦里沙克带着三个精壮的泰国人,手拿着砍刀和棍棒砸开了门,他们对着Suchin拳打脚踢,破口大骂,陈雍浑身无力,只有喊着:“快跑啊,Suchin!”四个男人不住手脚,用棍子击打Suchin。陈雍强撑着起来,拿起一把椅子,向瓦里沙克背上砸了过去。瓦里沙克一头倒地。陈雍用身体压在Suchin的身上,棍棒和砍刀雨点般砍在陈雍的背上。

    “啊。。。。。。!”陈雍一声尖叫,从梦里醒来。雨伊在他的身下,抱着他,怔怔地看着这个睡了三天的陈雍。

    “别怕,老公!我在这呢。你这一觉睡得够久啊。我们来边城给你补觉了,呵呵。”雨伊说。
    “今天几号?”陈雍问道。
    “六月十五日,我们来了三天了。阿爸阿妈家的米酒劲头好足啊。哦,你梦里乱踢乱打,还叫着素清的名字。她是谁啊?” 雨伊问道。

    “哦,你没有听错吧。”陈雍回避着。“来,我要抱着你。”陈雍紧紧抱着雨伊,他不知道这三天多数时候雨伊一直这么抱着他的。雨伊还听见了陈雍呼喊杰妮的名字,但她没有再戳穿。反正先生在自己怀里,他爱怎么想随他去吧。   




土狼  2014-12-17 写于Virginia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