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狼的嗥叫

土狼游走四方,现今在维吉尼亚乡村自我放逐。喜欢边走边写边拍。 爱美人爱山爱水爱人间情愁最爱真。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180天的旅程 (四)厮守

(2014-12-17 04:45:01) 下一个
                                    
     陈雍心情可想而知地落到了地狱,他怕看日历,甚至去想今天星期几,那短短的180天就像口袋里揣着180元去逛商场一样,一晃就挥霍尽了。奇怪的是,越是竭力不想日历,星期,这些东西越是挥之不去地在眼前在脑子里回转。索性,陈雍在书房挂着一个大的日历,开始用笔划过过去的一天。

    已经两天过去了。

    陈雍还是觉得至少自己知道自己还能有的日子,还能做几件事情,比起那突然逝去的人们还是要幸运得多。

    雨伊劝陈雍,再去医院,去手术,没准可以活的比180天长一些。陈雍拒绝了。他说进医院就很可能出不来了,自己两个以前的相识去医院动小的手术,竟然就再也没有走出来。陈雍对雨伊说:“与其没有生活质量,没有尊严地死在手术台上,或是手术后不能自理地生活100多天,不如我挥霍尽自己的生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陈雍现在觉得能够自己来决定未来180天如何度过,以何种方式到达终点线,是苍天对自己的一种尊重。比起来到这个世界上被毫无选择地抛在一个家庭,现在自己可以来选择。

    雨伊曾经和陈雍说笑时谈到如果生命还有三天,该怎么度过。雨伊那时的回答是: “戴着自己喜欢的红色耳机,听着自己最爱的音乐,跳着自己最爱的舞步,吃着自己最爱的家乡美食,喝下一碗山泉水酿制的米酒,在陈雍的怀中离开。”陈雍的回答是:“和雨伊做三天爱,一分钟也不松开她。 ”没有想到当时的玩笑话,今天却让陈雍面临。陈雍在想,生命有时就像是个玩笑,就像自己在180天离开了高盛,现在飞利浦告诉我的也是180天,难道全是巧合?
    
    陈雍说:“我打算这样过,我们周末带着孩子们一起去他们想去的地方,科技馆,动物园,看新的大片,陪他们玩电子游戏,让孩子们开心。其余时间,我们俩在一起,一直手拉着手,我们去吃你们边城的风味,看看你们家乡的竹林,去宁夏看看贺兰山,每周买一个生日蛋糕,把我本来该吃的生日都补回来。剩下的时间我们就做爱。最近请小董平日帮着我们照顾一下孩子们,多给她一些钱。” 小董是楼下的邻居,和雨伊亲如姐妹。

    雨伊流着眼泪说:“我不要离开,不要你这样离开,我的一切都留下了你的印痕,未来如何去面对?”
    陈雍用嘴压在雨伊的唇上,帮她拭去泪水,把她抱入卧室,疯狂地要着雨伊。 雨伊感受着男人的每一次撞击,觉得其中多了平时少见的那种惩罚性的发泄,她明白陈雍是要把永世里的缠绵都要浓缩到这180天里。 她尽量主动地配合着,尽量用上体位,她不能想象先生身体忍受巨大折磨时还要用力爱自己。雨伊柔软的腰肢如蛇一般灵巧,如果不是身体的浅浅色的妊娠纹,没有人会觉得她已经是结过婚的女人。 雨伊用尽量强的刺激让陈雍每次在30分钟内可以满足,她不能忍心再让陈雍像平时那样昏天黑地长时间的折腾。但陈雍太聪明了,每次结束抱着雨伊说一会儿话,又再次投入战斗。他的一双大手一次又一次蹂躏般地摸遍了娇柔雨伊的每一寸神秘,宣示主权般地留下自己的气息和印记。他这哪里是做爱,分明是守卫领土的战斗。在一次次狂轰滥炸下,两人终于精疲力竭中相拥而睡。但陈雍赢得了战斗,却无法赢得和时间的这场战争。
    
    陈雍和雨伊第二天从北京飞到了离雨伊家最近的机场,租了辆吉普牧马人,一路红尘向雨伊家所在边城开去。在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之间,两个人唱着,笑着,陈雍还学着说雨伊的家乡话,惹得美人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个小时的山路后,他们终于到了那个第一次相遇的市场。这里九年后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人们还是那样热情纯朴,但身边走过的中学生却没有一个再像雨伊这样的。 他们在城里租了一个小客栈,离雨伊父母家走路就10分钟。 俩人见了雨伊的父母亲戚,吃得酒足饭饱,从下午日头偏西一直吃到灯火初上,再吃到月亮高悬,边城的热情让这里成为永久的节日。陈雍不知道喝了多少碗米酒,雨伊怎么也拦不住。 最后是雨伊的姐夫和表哥把陈雍抬到客栈,扶上床。雨伊的姐夫说: “阿雍和从前一样,干什么都不要命,真的爷们。”

土狼 2014-12-15 写于 Virginia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