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新冠纪实

(2021-01-11 09:04:09) 下一个

2020年3月初的时候,儿子还在sears打工。平时负责重活累活,像搬乒乓球台子, 装BBQ机器。。。那时候,新冠已经在新洲蔓延成灾了。 很多顾客都是线上购物,于是儿子又去delivery做。 一个order要在几分钟之内找好。 那几天回家,经常听他抱怨,“妈, 整个商场我都跑遍了,也找不到那个。。。” “好累。”我也心疼,可是还是要开导他:“你年轻,当然要做重活。总不能让你们那些70多的老人家楼上楼下跑吧?” 他也知道,估计就是在老妈这里唠叨一下,第二天,又跑得欢实着呢。

到3月中旬,学校都关门了,很多地方也都关了,我和他商量让他也请假在家。 他说:“我要是不去,我们部门就真的没人了。” 好吧,你去吧,戴口罩,戴手套,回家先进地下室,把衣服脱光,直接塞洗衣机里。 裹好我准备的毛巾,上来先洗澡,尽量注意安全。。。

3月底一天,他告诉我发烧。我心惊肉跳,千万不要是新冠啊,我这一大家子,老的老,小的小。。。管他是不是,把他关在自己卧室,不让出来,然后泰林诺退烧。体温计递进去,每天三次量体温, 微信汇报。一连5天,持续低烧高烧模式轮换,还和我说饭没味道。 那时候,关于失去味觉和嗅觉的报道还很零星。我心说大事不妙,那时候家庭医生也关门了,只好在网上找开门的诊所。去的路上,让他坐在我斜后方,我开着对角线的窗户,尽量让空气流通。。。

医生看了我的体温记录和失去味觉,直接确诊就是新冠。但是不给开测试的介绍信。 那时候要去做测试,要有医生的介绍信。医生说的也对,他身强力壮,就只是低烧,要把有限的资源留给那些病危的人。那时候,新洲老人院相继失守,很多危急病人等着做测试,可是资源有限。也没有开药,因为没有药可以用。至于后来出的什么有效药品,那时候还不知道。

回到家,他说:“妈妈,我去地下室住吧。”我的地下室是半地库,一半在地上,有5 个2X3f的窗户, 有洗手间,洗手间也有窗户,有流理台,有洗碗池。。。可是我还是不舍得,算啦,你老老实实待在自己屋里,剩下的我来处理吧,

有人说,上帝派天使到人间来照顾他的孩子们,可是天使不够了,于是就把这份工作交给了妈妈。我深切体会到了,妈妈是保护全家的警卫员,饲养员,卫生员,还是心理咨询师,营养搭配师,家庭会计师。。。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来吧,我知道你是完美病毒,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传播总是有途径的,那就照着你的途径来战斗吧。

1: 空气传播: 不许儿子出他的房间,出来的时候,戴口罩,戴手套,专用楼下的厕所。那时候恨不得把他装进密封袋里,然后一脚踹到楼下。家里门窗大开,即使冷的穿棉袄也要开着,保持空气流通。我把可能存在的病毒尽可能稀释到安全的程度。

2: 器具传播: 本来想用一次性餐具,考虑到一次性餐具有可能要在垃圾桶里保留好几天,也不安全,还是用普通餐具。早餐的餐具留到午餐后一起送出,我立刻放进洗碗机,全家所有的能进洗碗机的器具全部放进去,午餐,晚餐后两次消毒。我就不相信2个半小时的高温加肥皂水杀不死病毒。

3: 消毒:每天晚上,我是最后一个,兑好消毒液,拿小喷壶家里所有的地方都喷,擦一遍,门把手,门框,洗手间,厨房,客厅,过道。。。好像那一段时间,没有12点以前上过床。

儿子的低烧一直持续了4个周零5天。我也坚持了一个多月。期间本来要俩个外甥女不要过来,结果俩个小家伙天天电话:“姨, 好想你啊, 想狗狗啦。。。” 本来她们就是天天来打卡的,隔离了3天,就受不了了,我妹妹说,不管了,孩子们受不了了, 那就来吧。哥哥要是出门用厕所,我们就全部去院子里玩, 然后等一段时间,屋子里空气流通一段时间再回来。就这样,一个月零3天,儿子不发烧了,我们其余的人也都没有症状。感觉我赢了。也许我们都已经感染了,无症状而已,不知道。

所以,新冠也没那么可怕,就是累点而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许你一世欢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严惠姗' 的评论 : 当时就是这样, 医生也不给开药, 就打发回来了。怕家人感染, 也怕孩子心理抑郁, 就只有我这当妈的扛着
许你一世欢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elous' 的评论 : 99度,99。5。 高烧到了103。
jelous 回复 悄悄话 请问低烧是几度呢?
一步一景 回复 悄悄话 真不容易,幸好没大碍,抱抱。
严惠姗 回复 悄悄话 这是美国吗?好无助啊。还好,你们幸运挺过来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