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聊抗疫---剪, 剪, 剪

(2020-04-24 09:18:39) 下一个

本来收拾了两大包衣服, 准备送去goodwill, 可是疫情不让出门,其实仍在后米娜停车场的那个捐衣服的柜子里也可以。可是懒啊,就扔进地下室了。 这几天无聊的难受, 满地满屋子溜达, 盯上这两包衣服了,又扯着底儿倒出来, 捡几件上来, 开剪。

这是妹妹当年在日本寄过来的,说是100% 纯棉,可是穿起来不透气,很难受,我就不爱穿,又很喜欢这俩大口袋,先把口袋拆下来,然后右边这件白衬衣我也不喜欢,不合身,就打算把这俩大口袋移花接木到白衬衣上。

反正都是准备丢的衣服,我连尺子都没拿, 目测了一下就剪,结果是剪的太大,口袋接上去以后,衣服太短,于是直接扔进垃圾桶,一秒也没犹豫。

这是刚剪完, 还记得拍照,回头看看,觉得这照片放笑谈真是合适。

还有啊,刚看四哥的帖子, 这要是穿上,说不定有那个什么冲什么梨的味道。。。

5秒钟后, 去垃圾桶,捡回白衬衫,剪剪剪,缝成4个口罩,每个夹层可以再塞一层。

老妈看我剪剪剪,坐旁边唠叨,给我讲故事,我心里说,我都到了给别人讲故事的年龄了, 你还给我讲。下面是老妈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木匠, 砍了一棵大树,要修盛房梁。 修着修着, 修残了, 唉,改成檩条吧。 继续修,继续砍, 又修坏了,那就修成铁锨把儿吧, 修着修着, 又坏了, 干脆,砍成楔子吧。 结果又砍坏了,生气地往外一扔, 差点砸到一个路人身上, 那人很不高兴,说,“你看你这人,怎么能乱扔东西,差点砸到我。” 木匠不慌不忙,“怎么会,我这都是有尺寸的。”

说得时候,我正兴致勃勃地拆了那俩大口袋,继续剪, 剪着剪着,才觉出味道不对, “那个, 妈,我这不是没带尺寸嘛。”

于是翻出个长袖衫,把这俩大口袋缝上去,开心的穿着在屋里走来走去,老妈频频摇头,不说话了。

然后继续,把剩下的后身,剪开,缝再帽子上,今年赶海有利器防晒啦。

好吧,只有一件是最成功的,一个t-shirt, 我很久不穿了,一件半身裙太长,我也不喜欢。 剪了裙子,把衬衫和裙子缝在一起。 剪了衬衫的领子, 用剪下来的裙子做了俩系带,穿上有女学生的味道,(要是胸小一点的话)。还加了一个大口袋,哈,可以放手机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许你一世欢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石牛' 的评论 : 哈哈哈哈,真是无聊出神经啊
石牛 回复 悄悄话 吓了一跳,以为是林菇凉又发神经剪香囊,还好。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wow!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