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拼到老

在字句里看过去现在和未来
个人资料
chunfengfe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相亲 46-楼中楼

(2022-08-14 10:05:20) 下一个

等高红被抹香告知要跟尤才夜逛明月楼,有点担心,叮嘱两人多穿点,天已入秋,早晚皆凉。

高红见抹香让尤才拉着手,内心觉得有点堵,但是理智上,高红希望他们走到一起,才是对宝石阁对翡翠地产最好的开始。

路上,抹香问尤才以前是否来过明月楼。等知道他来过,还是跟刘媛媛相亲,就想打退堂鼓。急得尤才连忙辩解:“姐姐明明知道,为什么当着不知道似的。当初告诉过姐姐,也不知道姐姐当时是怎么想的。今天拿来说事,能说明什么?”

抹香觉得整个青城的茶楼酒肆,就没有尤才没来过的,而且都是借相亲之名来的。今夜说是来逛逛,其实是想告诉尤才自己的终身大事,决定作他尤家的媳妇。想起钱梅老太太,还有无尘姑姑,抹香觉得心很痛。抹香担心,一旦尤才抱得美人归,自己的脾气他能接受吗?然而自己也是奔三十的人。在抹家,自己的兄妹都成家了。在尤家,也只有尤才还单着。如果自己依旧不放低身段,一旦哪天尤才再碰到一个宋媛媛、王媛媛,也许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尤才,不但才华出众,更是外表不凡,也很配合他的抹香姐姐,在他财力没有赶上他姐姐,量他也不敢翻天。抹香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内心愿意嫁给他。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吧!

“走吧!”抹香不想在车里,讨论这么严肃的问题,影响他的驾驶安全。

来到明月楼外,今晚正好是农历十五,一轮明月挂在天穹,好像直接立在楼顶山墙之巅,让尤才矗立在明月楼前的明月广场,凝视了半天。

“姐姐——!”尤才一手搂着抹香,一边喊了一句,“姐姐知道明月楼的历史吗?”抹香第一次被弟弟这么搂着,虽然有点陌生和不适,但还是耐心体会,知道自己是一个非常挑剔的人,但是既然要嫁给他,总要努力去适应。男人总是毛毛糙糙,富于冲动和表达,既来之,则安之吧!

抹香试着靠在弟弟的肩膀上,虽然南方长大的弟弟,身子没有东北汉子块头大,但是自己也不像表姐骨骼那样粗大,有一个高耸的身胚。

“说来姐姐听呗!”抹香知道弟弟博闻强记,顺着他的心意说。

“真心想听?”尤才想不到姐姐今晚这么乖,转头之间,与姐姐的气息接触,仿佛有当年陈王路过洛水时,与洛神比肩之情,“姐姐喜欢《洛神赋》吗?姐姐宛若当年陈王笔下的宓妃,‘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抹香听不懂弟弟在胡诌什么,但还是知道才高八斗的曹植。“弟弟,你的才华较之曹植,他八斗,你几斗?”抹香戏谑。

尤才未答接着自己的思路说:“曹植与洛神擦肩而过,回到封地鄄城,决定在洛水之滨的人神邂逅处,立下奠基石。在魏明帝时期,进言入朝为官,提醒自己的侄子,要注意司马家族不臣之心,却被大臣离间,一生不得志,倒也成就他后来璀璨的建安文学翘楚地位。尤其更是在于洛神偶遇之地,立一座明月楼,以释怀不得之恨、寄托天地重逢之情。”

抹香听完笑声不断:“真会乱联系。洛水离青城十万八千里,难道明月楼长翅膀了,飞到这里为你的张冠李戴正名不成,你是想笑死姐姐?纵然是事实,你说跟我们今晚逛明月楼有啥关系?”

尤才紧紧搂着花枝乱颤的姐姐,也是哑然失笑,指着明月楼正门一副对联说:“先有明月楼后建青城 千年岁月历历在目, 无言强汉风却传华夏 万代子孙生生不息。姐姐,明月楼是我们家族和国家兴旺的图腾和里程碑。姐姐如神入世,弟弟纵然有才高八斗若子健,在建安时期,遇到也是擦肩。如今,是华夏再次复兴的关头。群雄并起,竞争激烈。然而我们于其他巨头毕竟都是兄弟之争,不要你死我活。大家和气生财,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姐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更是凌波微步,顾盼生辉。弟弟有幸,生逢盛世,遇到姐姐,才能缔结一段善缘。更有今夜月圆明月楼的见证,可鉴我心。”

抹香轻轻伏在弟弟肩膀上,听着他侃侃而谈,激情奔放,才情肆意,也就相信他的表白,声调柔柔地说:“上楼去吧!”

其实抹香昨天就预定了一个在三楼的一个临窗小阁楼。抹香仿佛预感到自己会跟弟弟夜登明月楼,重续今世缘。抹香一直存着无尘留给弟弟的佛珠,今天更加相信它的法力。自从留在自己身边,抹香感觉对尤才越来越愿意接受和适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经历。无尘姑姑以自己提前圆寂的代价,换来今天她的亲骨肉红尘这段难于成就的姻缘,也让抹香为之动容。

抹香期待小阁楼,谈出大道理。抹香知道,自己挑选的这个弟弟,不会让自己下错赌注的。女人赌姻缘,拿的是一生一世的幸福,男人不是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