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生命/金钱/权利,你选哪个?

(2020-02-20 16:56:54) 下一个

如果不是天灾人祸到来,谁都不会去想这个问题。还用问吗,金钱权利最重要!

如果金钱不重要,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爱炫耀名牌炫耀豪华?

如果权利不重要,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削尖脑袋挤入政界?

如果地位不重要,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爱炫耀子女如何进名校进大公司,怎么在各个阶层各个阶段都有人愚昧的用炫耀送掉父母或配偶的前程?

其实最不被人重视的是生命,很多人直到生大病快过世的时候才直到生命有多重要,有的人至死也不知道生命的价值。

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都是:别人第一自己第二,国家第二小家第二,为公物为他人献出生命似乎是很应该做的,不那么做你就受到鄙视。所以我们的文化养就了一批为别人活着没有自己的人,而这样牺牲自己的结果就是很多人活得非常不开心,很多父母辈要求下辈尽孝因为他们为下一代牺牲太多,不开心的父母,不开心的员工,不开心的子女。

西方的文化更多的强调个人的价值,比如银行有规定,如果歹徒抢劫不要强行反抗。说到个人也是一样,歹徒要钱要东西给他,因为钱可以赚回来,而生命没有了就赚不回来了。

这次武汉疫情,到底多少人死亡将永远没人知道准确的数字,多少医护人员失去生命也不会公布,多少人会因为病毒留下并发症也不清楚。因为这次疫情让很多当地人发现,屁民的生命根本不值钱,很多人可以连鳄鱼泪都没掉过。如过屁民生命哪怕值小小的地位,就不会很久时间没有建立系统机构,就不会那么多人死人家里路上,黑十字会就不会把口罩和救援食品拿来送人卖钱,网上还有消防科的警察的卖口罩囤食品,贵阳送的几十吨菜烂掉(她们的家属网上晒啊,这个时候能晒出来不枪毙吗,当然不会,人家是警察啊)。

跟其它很多瘟疫很多战争跟911一样,很多家庭因为这次疫情永远阴阳相隔,很多人会留下一辈子的心灵创伤,用一块纪念碑用一句英雄的称呼就可以安慰他们吗?无论用何种方式家属的创伤永远都不能平息,无论何种纪念他/她们也永远不会再回到人间,生命只有一次。

网上有一线医生说这些呼吸衰竭病人很多到最后一刻都意志清醒,基本都是憋死的,在场的家属有多绝望!尤其是那些找不到床位就医死在家里死在急诊的。那个导演,1家4口连续去世,可以想象那样的事发生在21世纪的强国吗?

这次疫情后,尤其是最近几天,我想了很多,权利金钱在这次疫情中似乎没太多作用,好几个医院的教授去世了,2个医院的院长去世了,好几个医生去世了,好多人家里有钱也去世了。最惨的是,死了还给你封个造谣的头衔,死了病了还不让抱怨不让跟家人朋友说,说了就给你封网号发警告;不让出门还不让你在自己家里玩,玩了游街扇耳光。不知道那些晚上巡逻的,是不是尖着耳朵听那家有没有人做爱,听到了也会拉出去裸体游街吧。

改革开放几十年,我一直很欣慰国家的强大,作为中国人特自豪。但这次疫情让我看到的倒退,生命太不值钱了。如果在平常时期封网封声我不太在意,在这个时候,在很多人失去家庭失去性命的时候,还封声还鼓励打砸抢,那么这个国家有什么值得我骄傲的?

在疫情灾难面前,与生命比起来,金钱权利显得那么渺小,能活着是多么开心。

能在加拿大活着是何等开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