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阳光高照的日子

(2020-02-17 12:00:12) 下一个

起来已快9点,喝杯咖啡,城里看点疫情新闻已经成为年后的习惯。

情绪远没有过去那么波动,昨天在城头看到流坛竹七在武汉的现时报道,又看到某人说自家亲戚朋友60多个人没有一个感染也没听到人感染,居然当笑话看看就过了。我原单位派了几次医疗队过去接管了某医院,某带队的说形势非常不乐观,连官方报道也称全国有2万医护支援湖北,那这城里为什么还有人颠倒黑白的撑着说假话?比如官方报道只有6个医护人员去世,某医院4个教授去世已是事实,加上其它几个官方报道的,连2岁小孩也可以数出多于6个,难道不成大家都是猪脑袋?就是猪你教它学会数数,也比那些编辑聪明。

网上还看到一篇报道说日本某90老太因冠状病毒肺炎去世,国内6万多人点赞很是伤心,前期我还看到某姑娘微信说妈妈死了,也有不少人点赞。当年911,几千人去世,那时国内不少城市的人喊“该死”大型爬梯庆祝吗?今早还看到一起在自己家打麻将被城管扇耳光的,我姨妈也说,在株洲她的小区如果在家打麻将也会有人敲门警告的。

这次疫情,我和很多人一样很伤心,哭过,然后心冰凉冰凉过,我自己的感觉是没有真正的领导,各地治法,头2周湖北好像没人管,自生自灭的样子,就连湖北红十字会卫建委都可以在这种时候贪污耍权受贿,可想平常时期他们是如何的耀武扬威,难道只有湖北的红十字会卫建委才这样?呵呵,如果从国内来的没看到听到过,我只能说你天天戴着眼罩过日子,或许你没跟国内人真实交往过。

这次疫情刚开始的没有集中领导,那些文革的余灰就在那一代人身上点燃,什么丑态尽显人前。可悲的是,那种丑态没有被人骂,却被称赞被无限极的发扬。

我对国内那点赞事件没什么太多奇怪,这年头连几岁的小孩都有微信,如果0.01%的人喜欢起哄或用屁股想事(比如那个炫耀爸爸找权力让他过告诉回家的,那个在故宫显摆车子等等),那6万人点赞还不是很小的比例?国内这些年反美反日反欧反韩的活动还少吗?政府不是在后面无声的支撑他们那么做吗?去年圣诞不是公布不许国人过洋节吗?国内我们这代人以前的被那种根深蒂固的观念洗过,除非很有思想或愿意开放思维看事物,否则很难改变窄小的眼界和思维,换过角度想想,如果我们自己在国内,我们跟那些人有什么区别?现在我们的视角不一样,只是担心下一代这样洗脑仇恨其它国家对他们人生有什么好处?

前天和哥哥聊了一会,主要是老爸的事,如果老爸不困,他就出去走,昨天他还跑到离家很远的小店理发。哥哥说要打电话给村书记,因为老爸只听党的话:)跟哥哥讲起他过去工作的那个小镇有感染的(我好友的妹妹住那里,她告诉我的),哥哥坚决不信,说政府说的才是真的,他喜欢上网,我反正也不跟他辩护,爱啥啥。

天气真好,跟LD开车出去逛商店,发现店里门都关了,原来今天是公共假日“家庭节”,笑说退休了连什么日子都不记得了。转去另一家咖啡店,人头济济,正排队间,我前面那位白女张口咳嗽,我扭头抓住LD的手离开,流感季节,小心为上。

靠港泰国的邮轮有一个乘客病毒阳性,可泰国让所有乘客离境,这几千人中有多少潜在感染者?又可以传染多少人?人家日本政府可是负责多了,发展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眼见和素质的区别,不服不行。

回家泡了2杯浓香的爱尔兰酒味咖啡,准备继续看karl ove knausgaard的小说春夏秋冬和奋斗人生全集,他的书有很多人生哲理,喜欢,已经看完一本。昨天还看完了"the lost city of monkey god", 关于考古学家在洪多拉发现古老城市的纪实,很多人在深林中感染一种古老的寄生虫,没有特效治疗药。

很多传染病都是人祸,这些年非典,伊波拉,禽流感,猪瘟(事件还没过),covit 19,谁知道以后还会出现什么。我们人类在这些事件中学到了什么?不到年底,武汉/湖北就会被人忘记,就像社会忘记了非典一样(城里有篇文中记载了非典中的人事)。中国一些人的贪婪好吃浮躁作风一样不会改变,唯一改变的是言论和人身自由,会比以前抓的更紧,因为通过这次疫情和小区网络,政府掌握了更多的家庭经济信息,包括解放军黑客掌握的美国上亿人的家庭财政信息,这中间包括很多美国华人的个人家庭经济信息,所以下次回国你小心点,因为边境的人知道你的根底,小心被抓了关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