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下雪的随想

(2020-02-10 10:16:30) 下一个

昨晚下很大雪,雪花盖满树枝,松松的,茸茸的,非常漂亮,那样的雪景,我特喜欢。半夜起来我还撩起窗帘好好的看了一阵。

纯白洁净没有丝毫污染,心态竟是那么平静。

这是上周下雪后照的:今早起来阳光高照,树上的雪早化了。

2周前我在家门口做了一个很漂亮的雪人,不帖这里了。

我胆小。所以我才更崇拜像陈秋实李文亮那样敢于披露现实的人,陈秋实的视频让一些愿意看现实的人看到部分现实,李医生的吹哨被公安传唤被央视全国范围内镇压批评,武汉的疫情他的死亡是不是唤醒了一部分愿意被唤醒人的良知?

我说的愿意被唤醒是因为就算在这城里,还有人拿美国的流感死亡人数跟武汉的这次肺炎比,想证明武汉的这次病毒很轻微,在短短的不到20天的时间里官方报道(我不相信这个是真实数据,因为不少没有检测阳性没住院在家死在急诊死的)死亡9百多人太平常?天天纠结于美国流感死亡人数,难道中国的流感死亡人数比美国少?美国每天癌症死多少车祸死多少?你每天每年看见多少?

我不看不跟这些人的帖。我静观这次事件的发展,可能到时就是处理一批没后台的人吧,也许武汉当地政府和医院的领导,某些小警察,但中央呢,那些作主不让下级通报的要稳定局势过年的呢?瞧瞧元宵节中央台那些表演人的臭样子,恶心吧。全国人还不开心的看着。

我想起86年的天安门事件,那时全国都动,大学/工厂/老师/公务人员/甚至一些部队都动了,中央的一些领导还支持出面,最后是什么结局?

而这次的结局能好到哪里?个人权利高度集中,最后还是权利最高者说了算,媒体人和很多国人围着唱颂歌,过2个月等事件平定下来,结局跟我在坛子里看到的那个元宵节节目一样。

刚刚在中坦看到博主“思芦”的文章,抄摘一段:

我知道你们会说这是执行上级的命令,为了避免负能量传播,为了避免引起当时不必要的恐慌,不得不这么做。这样会减轻你们的内疚,如果你们心里还有内疚。

但是如果你们不那么积极执行这种封民之口的公务,如果你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敷衍了事,如果喉舌央视不把处理8人传谣的消息公布于新闻联播,很多知道内情的人就不会缄口,更多的武汉人会早做提防,武汉市民会早一些警惕,疫情大规模传播就可以制止。

你们知道吗?一个叫英格·亨里奇的东德卫兵射杀了一个翻越柏林墙的年轻人,柏林墙被推倒后被法庭判有期徒刑。法官说“作为执行者,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良心会让你选择把枪口抬高一寸。”即使你们违背良心,积极地执行上级命令,最后你们还会被推出做替罪羊。上面现在派调查组来调查李文亮事件,明显是找你们背锅来平息民愤。

当你不敢拒绝执行时,你至少可以消极执行。当你不敢说真话时,你至少可以不说假话,当你被要求说假话时,你至少可以不说话。

当每一个普通人努力说真话,封号就封不住了,请喝茶也无所谓,防火墙就到了垮掉的时候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