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曲径金秋时

无限风光在路上,精彩人生旅途中。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背包客非洲散记(二)一段沉重的历史

(2017-12-30 17:22:30) 下一个

背包客非洲散记(二)

一段沉重的历史

去年在格鲁吉亚旅行时,遇到了一位千里走单骑的北京人和一位台湾的背包客,他们都有今年到非洲的旅行计划。就在现在,他们一个在东非,一个在南非,一个骑在车上,一个走在路上。

我很佩服他们两个人,不是因为他们的非洲旅行计划。我佩服的是他们,能够“放下一切”,专心的去旅行。这些年来,虽然到过的国家越来越多,但旅行的内涵却还很“业余”,一路上总是来去匆匆。我也很羡慕那些用一个半个月征服一座山峰的人,可从一开始我就和这样的旅行方式无缘。如果想去更多去些地方,多一点不同的经历,有时不得不舍去一些东西。

提起非洲,人们可能会首先想到:人类的发祥地,贫穷和落后,动物大徒迁,征服乞力… 而我这次西非之行,先是去触摸一段沉重的历史。

非洲大陆上的奴隶贸易由来已久。从7世纪起,尽管规模不大,阿拉伯人已经开始从苏丹等地把抓来的黑人贩卖到中东和印度等地。但由欧洲人主导的,从15世纪中开始延续到19世纪末长达4个世纪的非洲奴隶贸易,在非洲近代历史上写下了最黑暗的一页。

在此期间,欧洲殖民者在西非几内亚湾的沿岸国家,特别是加纳沿海,建有城堡40多个,用来交换和临时关押被贩卖到美洲的奴隶。距加纳首都阿克拉130公里有一座名叫埃尔米纳的海滨城堡。这里曾是西非最大的跨大西洋奴隶贩卖起点。

从加纳首都阿克拉到埃尔米纳,可以选择当地人乘坐的中巴先到海岸角。中巴到了海岸角之后,一出车站,就会有出租司机上来问你要不要去埃尔米纳城堡。谈好来回价钱和等候时间马上可以出发了。如果包车,阿克拉到埃尔米纳一天往返大约需要150美元。这次旅行,我们选择了前者。

1 在开往海岸角的中巴上

2 海岸角中巴站出口

1441年葡萄牙人将12名非洲黑人带回里斯本出售,被认为是欧洲人贩卖非洲奴隶的开端。1481 年,一位名叫埃尔米纳的葡萄牙人带领他船队在加纳沿岸登陆,不久他修建了这座城堡。

3 埃尔米纳城堡

1501年西班牙人把第一批非洲奴隶从西非海岸贩运到美洲。1588年英国打败西班牙无敌舰队后,荷兰趁虚而入,到17世纪中几乎垄断了海上的奴隶贸易。长方形的埃尔米纳城堡,除四周的城墙外,还有堑沟围护。为了抵御外来者的攻击,城堡设有瞭望哨所,城头排列着十几墩大炮。1664年,英国人也在离埃尔米纳堡不远的的海岸角建起了自己贩卖奴隶的海岸角城堡。

4 城堡上的大炮

英国主导的跨大西洋奴隶贸易分为三程。第一程,将欧洲的廉价的工业品运抵非洲换取奴隶。第二程,把奴隶运到美洲交换工业原料和农产品。第三程,把工业原料和农产品运回欧洲。整个过程利润率高达600-800%。原本是小渔村的利物浦发展成为英国第二大港口城市。

埃尔米纳城堡是第一程的中转站。城堡的主体是一座四层高的主楼。最底层是关押等待贩运奴隶的地牢,上面是总督的官邸。地牢分为,男牢,女牢和死牢。死牢用来关押敢于反抗的奴隶,窄小、阴暗、潮湿,被关进去的奴隶很少有活着出来的。

5 城堡地牢人口

男牢面积不足六十平方米,据介绍最多关押过四百多名男隶,人均不到零点一五平方米。一位从美国来寻根的大叔为我们做以下示范。并解释说,如果不落起两三层,根本容纳不下那么多人。

6 做示范的黑人大叔

7 在海岸角城堡男地牢中讲解员解释比划粪便堆积的高度

与男牢相比,女牢相对宽松一些,但条件甚至更差,乌黑地牢里粪便和血迹混杂在一起散发着恶臭。与男牢不同的是,女牢建有一条通往总督官邸的通道。通过这条通道,被看中的女奴会被带到楼上净身后,供城堡的主人发泄。

8 女牢通往总督官邸的楼梯

9 城堡总督卧室

城堡的讲解员告诉我们,女奴被强奸过后,会被通过这条通道再送回地牢。如果有女奴不从,她将会绑在院子里的一个铁球上,受到没吃没喝和日晒雨淋的惩罚。

10 院子里栓绑女奴的铁球

如果发现女奴怀孕,她们会被送到城堡外的村子里把孩子生下。而那些生下来的混血孩子,被迫与母亲分离。这些孩子,通常会被给起上个像,布朗,戴维斯等英文名。在当地长大后还会被当作奴隶贩运到美洲。

面对地牢,城堡的右侧一层有一个大厅。它当年被用作奴隶交易的市场。在这里,奴隶们像货物和牲畜一样逐个议价后,用从欧洲运来的商品进行交换。成交后,凑满一船的奴隶被装船运往美洲。由于漫长的航程、恶劣的生活条件和疾病的传播,致使死亡率一般在15%到25%,有时最高可达40%。据不完全统计,非洲持续了四个世纪的奴隶贸易达1.5亿人之多,绝大部分是从西非登船的。

过去对这段历史的一知半解,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那些被贩运到美洲的奴隶是被西方殖民者强抓去的。这次我才明白,那些奴隶是被当地的人捕获后用来和西方殖民者交换商品的。在这里,历史对西方殖民者贩运奴隶的野蛮写下了重重的一笔,甚至详细到每个城堡总督的姓名。但很难找到抓捕和押运奴隶的城堡的那些人。

我在海岸角城堡问讲解员,是什么人吧那些奴隶抓到城堡来的,从哪里抓来的?她用“被抓捕到城堡的奴隶来自几百公里以外,很多是部落战争的俘虏”一笔带过。那个年代,躲在城堡里的欧洲殖民者当然不会关心奴隶是怎么抓捕到城堡的。就这个问题,真实的历史是否已经被埋没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了呢?我们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找到了答案。

记得一个动物保护宣传片中有这样一句台词:“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当我们在考证西方殖民者跨大西洋贩运奴隶非人道行为的同时,非洲国家是不是也应对其部落之间的战乱和其他问题在贩运奴隶中的角色同样有所反思?

事实上,在英格兰奴隶制早在1102年就被定为犯法。17世纪初,农奴在英格兰彻底消失。1783年,英国开始了反奴隶制运动。1787年,为打了击跨大西洋的奴隶贩运,英国建立了“废除奴隶贩卖委员会”。1834年8月1日,大英帝国统治下的全部奴隶获得解放。法国最终在1848年4月27日废除奴隶制。美国1865彻底废除奴隶制。

当我们今天谴责历史上西方殖民者野蛮和非人道行为的时候,不应当简单的把手指指向今天的西方。在回顾这段沉重史实的时候,我们应当做的是,让双方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制止和避免更多人类的悲剧以不同的形式发生,发展和进行。

谢谢点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林间曲径金秋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anla的评论。日本人向西方学习,学到的好的不多,坏的不少。
anla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同样让人思考的是当年日本人为啥能干出南京大屠杀的事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