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曲径金秋时

无限风光在路上,精彩人生旅途中。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历史不会忘记(六)九一三事件的前世今生

(2016-09-03 17:30:23) 下一个

历史不会忘记(六)九一三事件前世今生

 

时间拉回到1969年9 月。

……

四十年前旧地,

万千往事萦怀,

英雄烈士启蒿莱,

生死艰难度外。

志壮坚信马列,

岂疑星火燎原......

 

刚刚被中国共产党党章指定为接班人的林彪重上井冈山后做一首【西江月】《重上井冈山》。有人说这首词是林彪请人代笔的。但为什么已经身居二号人物的林彪还在为四十年前的红旗到底还能打多久纠结呢?这和二十世纪中共造神运动密切相关。

对中共历史稍加了解后就会发现,中国共产党创建初期领导人的产生主要是受了到共产国际的影响。前期的主要领导人都和共产国际有各种各样的联系。没有共产国际的推动,也就不会有第一次国共合作。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毛泽东也只是参与者。然而,国共合作失败后共产党与国民党的关系转为武力反抗为毛泽东在党内位置的提升创造了条件。

1928年4月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失败的部队和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的队伍在江西宁冈县会师后,毛林相识。朱毛会师后组建了红四军。毛泽东担任党代表,林彪被提成营长,不久升任红四军第一纵队司令。1930年6月林彪任红四军军长。1932年3月林彪任红一军团军团长聂荣臻任政治委员、陈奇涵任参谋长、罗荣桓任政治部主任。战争年代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林彪能成一个败军的排长跃升为军团长,足以说明林彪过人的军事才干。

相比较而言,从井冈山会师到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长征,毛泽东在党内的位置却是几上几下。尽管如此,毛泽东和林彪的交往从未中断过。从毛泽东和林彪在井冈山时期的书信中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对林彪军事才能的赏识。而林彪对毛泽东军事指挥才能从疑虑到信任的过程是从井冈山时期开始,到遵义会议以后的这段时间里逐步建立的。

1929年底21岁的林彪在给毛泽东的私人新年贺信中提出了与“二月来信”中同样的军事观点。实际上在黄埔军校受过正规教育的林彪当时表达的并不仅仅是自己的观点。1930年1月,毛泽东写了长封信《时局估量和红军行动问题》回复林彪。毛在信中说: “我从前颇感觉、至今还有感觉你对于时局的估量是比较的悲观。我知道你相信革命高潮不可避免的要到来,但你不相信革命高潮有迅速到来的可能,因此在行动上你不赞成一年争取江西的计划,而只赞成闽粤赣交界三区域的游击;同时在三区域也没有建立赤色政权的深刻的观念……”

九一三事件以后,有人把这当作林彪对中国革命持怀疑态度的依据。但李维明在《黄克诚面示我们历史地书写林彪》一文中这样写到:“林彪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尽管观点错误,但敢于向上级反映,就这一点说,是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态度。”“在党内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按照组织系统提出自己的意见,我们应当提倡这种事情,不是批判这种事情,特别现在应当提倡这种作风。”“据我了解,像这类的事情林彪不只这一回,他向毛主席提意见,还有提得更厉害的。”

这里所提到的“更厉害的”发生在遵义会议以后。面对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渡赤水”,最后跳出国民党的包围圈。身为红一军团长的林彪对此不以为然。在会理地区休整时,林彪提出:“尽走弓背路”,这样下去会把部队拖垮。”并提议由彭德怀替代毛泽东指挥红军长征。

在后来的党史中把“四渡赤水”当作毛泽东一生戎马生涯、身经百战中的“得意之笔”。实际上四渡赤水又何尝不是不得已而为之呢?若不是红军最终跳出了包围圈,那林彪岂不说对了吗?对一个人的迷信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开始的。

尽管在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上确立了毛泽东的军事领导地位,但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的职务一直是由张闻天担任。延安时期,共产国际支持下的王明是毛泽东取得党内最高职位的最大挑战者。但凭借着军事才能和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林彪和邓小平等追随者的支持,毛泽东在1943年3月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形成了实际以毛泽东为中共第一把手的格局。

1945年6月延安杨家岭召开的中共中央七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中央委员会主席,兼任中央政治局主席和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书记处主席。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刘少奇在《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中正式提出了毛泽东思想。实际上刘少奇在1943年3月与毛泽东一同进入中央领导核心之后,就开始著书立说,为确立毛泽东思想建立理论基础。他是中共第一个称毛泽东“是天才的创造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理论家和科学家”。而后来林彪提出的四个伟大不过是中共造神运动的继续。

1945年7月刚刚当选中央委员会主席不久的毛泽东同黄炎培等人就国共关系进行会谈时谈到通过民主“新路”,跳出政党、团体兴亡“周期率”问题时,毛泽东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然而这场如火如荼的造神运动还只是刚刚开始。那条被毛泽东认为是找到了的,能够跳出周期率的路,在中共取得政权以后荆棘丛生。被刘少奇造成神的毛泽东在建国以后并没有沿着他所说的民主的道路走下去。先是高岗,后是彭德怀。一次接一次的运动,一个接一个的反党集团。原有的党内民主荡然无存。

面对建国以后一系列政策上的失误,造神的人似乎意识到了问题。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加以弥补。但毛泽东却把这些当作对自己神圣的地位的挑战。表现出来的是人性的原罪。他依仗着自己在党内的威信,肆意践踏党内民主,给每一个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人扣上反革命的帽子。

造神容易送神难。刘少奇自己肯定没有想到,在自己所造的神面前,丝毫没有民主可言!当他手举宪法为自己尊严辩护的时候,“神”的力量远远超过了民主。高岗在马克思书房里说的是实话:“自作孽不可活”。在个人迷信的狂潮中,造神者最终落得万劫不复。

从五卷《毛泽东选集》和八卷《毛泽东文选》中我们会发现,在毛泽东的战友中,他与林彪的书信往来最多。井冈山到延安,再到中南海无论林彪如何质疑甚至违抗圣旨,毛泽东对林彪都视为己出。林彪是个天才军人,毛泽东在战争年代的雄才大略让他折服。对毛泽东的崇拜也是他最终被卷入这场造神运动的原因。

全国解放以后林彪学做张良,过起了半隐居的生活,远离党内的权力之争。高岗事件之初,林彪曾试图为高岗说话。直到毛泽东拖陈云转告在杭州休养的林彪“我与他(指林彪)分离,等他改了再与他联合。”才与高岗划清界限。

一般认为1959年庐山会议批判彭德怀,林彪因为在会议上对彭德怀的批判而成为最大受益者。但从现已公开的庐山会议的记录来看,庐山会议上林彪对彭德怀批判并没有超出党内其它人的程度。相反,在这次会议上林彪澄清了一桩彭德怀背了20多年的历史冤案。他实事求是的说出了遵义会议以后提出要彭德怀取代毛泽东指挥红军并非是受到彭德怀的指使。

1959年庐山会议后取代彭德怀任国防部长的林彪继续称病。他提名罗瑞卿任总参谋长。从1962年9月起,军内的日常工作由贺龙主持。然而在军事上“大撒手”的林彪,却在全军掀起了学习毛著的运动。林彪从高岗和彭德怀身上吸取了与刘少奇权力斗争失败的教训,出于自身利益也加入了造神的队伍。

在造神方面林彪的本领绝对高于刘少奇。由于他的加入,二十世纪中国共产党的造神运动被推到了顶峰,从四个伟大到一句顶一万句。然而,林彪并不懂得毛泽东真正需要的是权力。他需要权力帮他去完成不切实际的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理想。什么党内民主,什么国计民生,都被他统统抛之脑后。这正是酿成林彪个人的悲剧的根本原因。

由于毛泽东对权力的欲望和没有对这种欲望产生制约的体制,使得共产党同样无法跳出黄炎培所说的政党、团体兴亡“周期率”。更具讽刺的是,毛泽东在1945年回答黄炎培时说:“ 我们共产党人是能跳出来的,办法就是把权力交给广大人民群众,而不是交给少数人。”毛泽东亲手发动的把权力交给广大人民群众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却使中国社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动荡和内乱。

做为文革的受害者,邓小平虽然把文革定性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所利用,给党、国家和人民进来严重灾难的内乱。”但他为了赢得中共高层文革受害者的支持,没有忘记罗列出条条罪状,认定林彪和四人帮一样是这场内乱的罪魁祸首。并设立特别法庭对黄吴李邱进行公审。

纪登奎试图劝慰在得知林彪机毁人亡后会痛哭失声的周恩来。听了纪登奎的话,周恩来对他说“你不懂,你不懂!”虽然周恩来没有具体说出纪登奎不懂什么?但应当不是象外人猜测的那种对林彪出走身亡的庆幸。因为林彪南昌起义到文革与周恩来不曾有过什么过节。实际上周恩来的痛哭很可能有着两层含义。首先是如负释重的一种失态。因为周恩来终于找到了一个冤魂为自己承担文革中为了保全自己充当毛泽东的附庸所说的昧心话,所做的昧心事。其次是一种对恐惧的释放。因为,林彪之死把周恩来推到了可能直接威胁毛泽东权力的位置。从高岗到彭德怀,从刘少奇到林彪哪一个不是党内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周恩来的痛哭,有着兔死狐悲的意味。他已经预感到,下一个轮到的可能就是他。

人治,这个中国几千年延续下来的封建体制的弊病,并没有被中国共产党被根除。虽然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打着民主的旗号推翻了南京的独裁政府,但他们的北平政府却未能兑现其民主承诺。造神运动使得取得政权后的中国共产党依旧无法跳出政党、团体兴亡“周期率”。

随着时间的流逝,九一三事件的很多细节越来越难以澄清。但这一事件对中国社会的冲击和影响不可忽略。不管林彪是如何出走,如何亡命天涯,这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个被写入党章的接班人悲催的命运彻底终结了中国共产党的造神运动。重要的是九一三事件之后,毛泽东在党内失去了以往的权威。

九一三事件给邓小平以机会重登历史舞台展示他的才能,为若干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打下伏笔和基础。九一三事件让中国人民从文革和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狂潮中觉醒,开始了结束文革的倒计时。历史不会忘记,九一三事件对中国社会所产生的这些深远影响。

九一三事件至今整整四十五年。尽管中国社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促成这一变化的林彪继续被官方遗忘着。九位坠机身亡中国公民的遗骨至今被遗弃在蒙古国茫茫草原一个没人知晓的地方,无人问津。

2011年9月,黄吴李邱的后代和林立衡的丈夫张清霖曾经前往林彪坠机地祭扫坠机亡灵。张清霖表示 “明天夏天,我要把遗骨接回家”。张清霖祭文以这样一首诗开头。

 

林叶无技向北风,

青天垂云吊英灵。

狡兔余孽换面在,

空嗟毛堂自藏弓……

 

(未完待续)

 

墓碑(照片转自网上)

 

张清霖在265号坠机的祭奠亡灵(照片转自网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