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曲径金秋时

无限风光在路上,精彩人生旅途中。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南非行(4) 德班遇险

(2013-09-29 17:02:32) 下一个
德班遇险
德班是位于夸祖卢-纳塔尔省的南非第二大城。温暖的亚热带气候和海滨风光,使它成为一个著名的旅游圣地和的国际会议之都。人类在德班居住的历史可以上朔到15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周口店的北京猿人,距今约60万年。与德班一比北京周口店可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1497年,葡萄牙探险家瓦斯科•伽马成为第一个发现德班的欧洲人。1824年,沙卡王把努尼各部落联合起来组成了祖鲁族,德班被纳入沙卡王国。1823年前后第一批英国商人从开普敦来到德班。1935年,德班镇升为德班市。

德班地处亚热带的德班花木茂盛阳光充足,每年平均320天阳光灿烂。海水平均温度在17℃以上,是年轻人潜水和冲浪运动的最佳场所。也是板球、高尔夫球等户外运动的理想场所。



德班海滨浴场




德班海滨冲浪

近年来,德班努力把自己打造一个现代化,国际化的旅游城市。沿着海边建起了一座座五星级宾馆和豪华公寓。每年举办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艺术节,以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远处沿海滨的酒店




海滩上的沙雕




德班街道

德班尤鲨卡海洋世界(Ushaka Marine World) ,是南非最大的水族馆。在那里可以看到数不清的稀奇海洋生物。 尽管旅馆和会议举办方不断提醒,要尽量避免个人出行。但三天在城里和海边转下来让我觉得德班还是安全的。



水族馆的鱼




水族馆的海马




水族馆的鱼




水族馆的鱼




水族馆的鱼




水族馆的鱼




水族馆的虾




海星




海龟




水族馆夜景




旅馆夜景

临离开德班的前一个下午,看离晚饭还有一个小时,就决定到旅馆附近走一走。下边图中的红线是我走过了路线。最远点离旅馆二百多米。 这一路,直到图下方中巴站前,除了路上开的车,基本没有行人同行。穿过中巴站那段多了一些黑人兄弟。
 
走到最后一个红箭头的地方,我看见前边路边蓝点的地方站着个黑人兄弟,没太在意。因为那个路口没有过街的人行横道。找了个没车的空档过到了马路对面的一块三角绿地上,然后往五十米开外的旅馆走。 刚走出几步,就见前面有个和我差不多高的黑兄弟从图中浅蓝点的位置直奔我而来。

因为看到右边的马路边站着三个印度模样的人在黄点的地方好象在等车站,我下意识地往这个方向去躲避。没想到他也跟了过来。这时候我感到来者不善,跋腿朝着三个印度人跑。但已经晚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过马路前看到路边站着的那个黑兄弟(沿着蓝线)就早跟了过来。看我要跑,从后边冲上来,拦腰一把抱住了我。

与此同时浅开始在蓝点的那位黑兄弟也赶到了我的面前,亮出了一把两三寸长的刀。 光天化日之下,不出五米就是那三个印度人。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虽然我已经对前面来的那个有所提防,但对被从后面抱住丝毫没有心理准备。于是我再次下意识地做出一个事后想起来十分后怕的举动,试图用没被抱住的右手去夺前面那人的刀!

也许那兄弟是第一次打劫,也许是被我的举动给惊呆了,他拿刀的手竟然四处躲避。与此同时,他大声的喊:Money! Money! 他这么一喊,把我给喊清醒了。我马上举起双手也跟着喊:Money! Money! 然后指着上衣口袋说:Here! Here! 这时候,后边的那位黑兄弟的手已经伸进了我的裤兜。不过一两秒的时间,两个人同时从我的两个口袋了抓走一些东西后,撒腿就跑。等我反映过来想再看看那两个黑兄弟,早就不见踪影了。

再看看那三个印度人,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一样,仍旧站在那里。 看见没车,我也好象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一样从三个印度人身边走过马路,进了对面的旅馆入口。

因为我裤兜一般是放一两张记事用的纸,不放钱。我也从来不用钱包。所以在回房间的路上我只是查了一下上衣口袋里少了什么东西。我担心的是卡,不是钱。因为我身上没几块钱现金。结果查下来,两张卡一张没少。回到房间后我仔细查了一下衣口袋里的东西,除了几张名片,真没觉得少了什么钱。看来那两位黑兄弟白忙了。

等静下来仔细想想看,我是在距离旅馆一百多米的中巴站附近被盯上的。因为那里来往人多,是抢劫和偷盗的理想场所。马路中间距旅馆五十米的绿地的旅馆侧有个公交车站。从中巴站出来去公交车站单独行走的人成了他们主要抢劫的对象。

常言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关键的是不要被对方锁定成为作案的对象。当你从一个人流比较集中的地方往稀疏的地方走时,在一两百米范围内是个抢劫案发率高的地带。记得一年从广州火车站出来去对面的旅馆,一路都有人跟着问要不要住旅馆,最后一个跟到到高架下的看我没有住他旅馆的意思后,撂下一句话:“在往前走早晚被抢了”。我知道,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因为我要去的旅馆在路边就能看见。而且看看左右没有人。我就没听他的。

从八十年代到两千零几年,我在广州站进进出出的次数都数不清了,没次都十分小心。有五六次看到前边跑后边追的人从我身边经过。不知现在广州站的治安怎么样了?

根据我的经验,抢劫多发生在独自行走的游客身上。如果是结伴而行,概率要低的多。相反,结伴而行被盗的可能性相比要高得多。结伴而的游客往往会边走边聊,因此而忽视了身边人的行为。如果是逛商店,结伴而行的游客往往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是否购买某一款商品上。这样一来,就给了小偷们绝好的下手机会。很久以前,我陪过一个国内的考察团,管钱的团员把全团人的零花钱在瑞士繁华的商业街上被人给偷了。事后连在哪里被偷的都说不出来。

这次德班有惊无险,也算是自己运气好。赶上的是图财的,不是害命的。要不然,上来什么都不说,先捅了再抢。说起来,我还真得感谢两位黑兄弟的文明打劫。如果不是这样,我是不是有机会在这里说故事都很难说了。现在我还真希望当时他们能多抢走些钱。他们真的比我更需要那点钱。

虽然我的南非之行在临走的前一天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这并没有改变我对黑人兄弟的看法。出国之后身边时常有些黑人兄弟,在我看来他们是最实在最本分,但最受歧视的群体。他们当中很多人吃苦耐劳。我在开普敦的时候遇到过同一个黑人三次。第一次是他晚上在一家商店做保安,他给我指了去旅馆的路。第二次是第二天早上他在世界杯赛场工地附近做保安。他告诉我,他同时在打几份工。还问我要钱。我推说没现金就没给。第三次是当天晚上,看到他在打第三份工,我信了,给了他钱,表示对他辛勤劳动的敬佩。

(全文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mm走西口 回复 悄悄话 真后怕呀,祝福朋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