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默克斥亿元巨资收购武汉大学校友的新冠药物

(2020-11-26 07:42:36) 下一个

刘阳公司的一个产品CD24 Fc被默克以4亿多美元买了,应该是对抑制新冠后期的免疫炎症反应有效,他一直是做共刺激因子和肿瘤免疫的。他们在Nature和Science的文章中发现,CD24能与识别Patterns的受体结合从而抑制细胞因子等炎性反应,Fc融合进去则能使CD24通过Fc受体附在细胞膜上。我们暂时不谈太多的科学,只聊涉及这公司的一对华裔夫妇科学家:刘阳和Pan Zheng(郑盼)。

刘阳可不是一般的人物,武汉大学的本科生,北京协和顾方舟的硕士,大概是最早在美国做教授的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人之一。他大约在读大学或研究生期间就在《国外医学分子生物学分册》发表文章,所以担任该杂志主编的同济免疫学教授赵修竹应该对他印象深刻。刘阳从Yale的Charlie Janeway实验室出炉,Janeway 如果没有英年早逝肯定会因TLR获得诺贝尔奖,现在圣路易斯华大教授Ken Murphy主编的全球最好的免疫学教科书就是以Janeway冠名的,因为他是首任主编。刘阳能从澳大利亚竞争到Janeway实验室的位置,当年应该相当不容易。

刘阳去NYU面试教授时,别人当场给了他位置,他马上接受,没有任何讨价还价,他只觉得机会太难得,因为当时可能只有傅新元在美国做教授,华人很少有这么成功的。刘阳在NYU做到正教授,转到Ohio State, Ann Arbor, 和马里兰,长期与他的医生太太一起开实验室,现在似乎回苏州全日制做企业了。

武大出了一大批人才,病毒或免疫领域之外,武大校友有杜克的王小凡夫妇,UCSD的付向东和西南医学中心的李国民这些大牌生物教授。刚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的UCSF教授程亦凡也是武大的,在武大学物理,现在的结构生物学家。在那个年代的生物领域应该沒有任何国内大学可以与武大比肩,包括清华和北大,石正丽也是那个年代的武大人。现在的武大则被他们的奇葩院士和医学院那位让小学生做科研的院长,弄得乌烟瘴气。武大当年的领导,居然因为同济拒绝放弃同济牌子的要求而反对合并,短视到了难以复加的程度。

谈点武大的免疫学,邓宏槐去上二医学免疫,刘阳去北京基础所做病毒免疫,董晨在武汉生物所过渡后出国,因为那个年代武大几乎没有免疫学。武大当年的免疫学课程是我导师史良如教授去教的,每次生物派车送史老师去上课。武大是个神奇的地方,武大有细胞、生化或遗传等传统生物学专业,武大还有不信基因的米丘林学派信徒,还是武大才子。耶鲁博士高尚荫在那里把病毒弄得那么强,但是大量做昆虫病毒,几乎不涉及人体病原病毒,他们对机体抵抗病毒的免疫反应也没有兴趣,只玩病毒的分子生物学。

刘阳教授,博士,总裁,董事长,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他了。

以前做学术时可从文章中看到刘阳夫妇共同署名的科学论文。他太太名为Pan Zheng, 北京协和毕业,耶鲁博士,NYU住院医。猜测他们两人在北京协和认识(也可能在耶鲁),除了刘阳的Australia National University外,随后他们的经历完全重复,看来找对人很重要。

既然默克花重金买,美国政府应该对他沒有问题,他们确实是应用的美国实验室的技术。白宫的主人快要走人了,寒冬终会过去,春天不远了,谢天谢地。刘阳似乎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千人,出去做就是挣大钱的项目,老婆是Chief Medical Office。

他们实验室是早期的老中风格,基本上就是一个Chinatown,雇大量老中博后或访问学者。刘阳在做教授的早期在T细胞辅助刺激信号的研究上有所贡献,但是也没有发现PD-1L这么接近的蛋白。一般来说,从大学去企业的很多人都看到了学术的尽头,去公司当SVP, 华大神经系主任刚走。但是他们夫妇似乎在马里兰大学的实验室还在,那个研究所是为艾滋病毒发现人之一的Bob Gallo专门办的,现在他们夫妇在那里当家。

群里朋友转的刘阳年轻时的照片,正在讨论巨噬细胞和T细胞的相互作用。

现在出来的华裔教授则完全不一样了,这是华大世界顶级分子微生物系(Charlie Rice做出诺贝尔工作的地方)新雇华裔助理教授在自己网页中喊出的政治口号,BLM与女权和移民全有,与美国名牌大学相当接执,因为他是耶鲁博士,斯坦福博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