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亲历持枪律师豪宅门口的示威(下)

(2020-07-08 08:35:13) 下一个

接着讲我与那位示威领袖的对话,他说小区里面的居民恨死那个持枪的家伙,他们有些人甚至出来支持示威者。这个我可以理解,具体原因可查看我前面的博文。我问他这运动什么时候结束,他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说你也要注意不要弄出暴力来,这时他辩解,任何政治运动或街头抗争,都会伴随不同程度的暴力,这是不可避免的。

这位高个子白人男性继续说,现在那持枪的家伙以前的污点都被捣出来了,像他保守得拒绝非婚同居和同性恋居住等等劣行,这个我只好偷笑,因为我文章中都描述过,他莫非读得懂中文?他还说了一点我以前不知道的:麦律师请保姆帶孩子时,都避免请拉丁裔或亚裔,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受纯的白人文化的影响。这个可能性有,但是也不完全准确。他们只有一个成年的女儿,在那女儿小的时候圣市应该很少亚裔或西班牙裔,所以示威领袖有可能是看着我的亚裔面孔说的那番话。

麦律师出身于爱尔兰裔的医生家庭,在达拉斯遇见来自东海岸的金发美女组建家庭。麦律师锋芒毕露很明显,但是对他的太太十分好。他们均六十岁出头,但是结婚至少三十五年以上。我也沒有察觉到,他们对我们有任何歧视,他倒是为了与小区的官司尽其所能拉笼我们。他们与圣路易斯大学神经外科主任讨论请交响乐队来家里表演,这样的活动肯定不会请我们,那是阶层与文化的问题,与种族歧视无关。

原来的通知称示威将会在Central West End的中心,因为我耽误了些时间,错过了在那里观看的机会。行人告诉我,他们北上了,我便随Kingshighway往北边走,来到Waterman东面的私人小区,听见了游行队伍的声音。便知部队是由东向西去市长家,庆幸可能绕开我们小区了。但是又有人告诉我, 今天的重头戏是麦律师家的门口。游行队伍浩荡,组织得井井有条,通过Waterman对面这条典雅街区完全不用担心暴力,恐怕只给屋里人增加了些听人群音乐的机会。

领袖人物是黑人,跟班群众绝大部份是白人,并且是年轻人居多,很少有年龄大的。这说明美国大学洗脑之成功,也印证这种说法:年轻人不左倾没有同情心,资深人士还左倾那是沒长脑袋。他们几乎全部戴了口罩,但是手握扩音喇叭的黑女士和腿不方便的黑男士,没有戴口罩,算是为革命做出了牺牲。有位年轻的白人爸爸,自己戴口罩,女儿骑在他的脖子上沒戴口罩,他简直就是犯罪。

他们呼的口号颇有节奏感,他们有宗教文化传统, 听起来还蛮舒服的,教堂祷告词必须有节律,与我想像中的打砸抢完全不同。因为带口音加上歌曲的形式,所以还让我这老外有时不明白他们在喊什么。有时是领袖说一句,群众重复一句,特别是短语,像BLM或“No justice, No peace”;有些是一问一答,像她问我听不清楚的问句,然后群众说”Stand on and fight back”。我专门询问了组织者,这些口号和群众附和语是否是他们这些头们规定的,他答曰是广泛征集的,然后发放出去。口号和附合群众语录颇有音乐剧的感觉,美国黑人音乐成份多,也带些愤怒感。语句是抑扬顿挫,铿锵有力,如果没戴口罩,病毒会到处飞的。

游行队伍在Kingshighway 和Waterman交界口挡了车流,他们在那里停住。黑人女性组织者发表群情激昂的演讲,如果这时候群众素养不高就可能出现打砸抢,因为她不断重复有人被杀了,什么不要杀死我们,沒有公平就没有正义。她要求群众两次举手,以示自己清白,希望警察不要枪杀,这是对警察枪杀的抗议。她们应该知道黑人杀自己人和黑人杀白人,都比黑人被警察杀的多得多。我们圣路易斯拥有太多的枪杀,但是媒体始终只报道那些激起大群愤怒的事件。减弱了警察后,受害最多的应该是黑人社区。

在离开路口前,组织者让群众默哀了二次,每次一分钟,在这静默过程中,有好几位白人主动跪下。他们前行时没有去市长家的方向,而是南下直往只咫之遥的麦律师家,也就是我们小区的门口。他们在这里发表演汫,什么privileged white用枪对瞄我们那,纯粹是混淆是非,这小区也住黑人华大妇产科医生和耶鲁与华大医学院毕业的黑人肾脏病学家,还有老中,你一味渲扬仇富和成功人士有意思吗?

文学城网友称“麦律师家还有人出来和着抗议的chanting击掌”,那肯定是谣言,我们在外面看确实有小区居民在家门口看游行。幸亏董事、小区保安和麦律师都做好了准备,示威者与麦律师凉台上的武装私人保安有过喊话互动,但是整个过程还算和平,应该向组织者致敬。我陪示威队伍到林都大道就离开了,他们直接南下将圣市繁忙的64号高速公路封阻了一段时间。在游行队伍中,还有一位女士手握着冒烟的东西,我好奇去问,她告诉我那是他们消毒的措施。我问是否杀新冠病毒,她很自信地说,可以杀任何坏东西。

谢天谢地,周五算是一切平安,那次他们的主要目的地是麦律师家。为了弥补不足,他们周日还是去了市长家门口,人群小很多,我只是开车去望了一番。几十年在美国,这个是我第一次在家门口亲历游行示威,也是一个好的民权教育,这也不防碍独立节的烟火放到深夜转钟都不能结束。

近几天听东南亚的华裔女孩唱了美国国歌,那群左派疯子们居然要改美国国歌。这是Francis Scott Key从远处看见被英军攻击的要塞上星条旗仍然在那里,希望它永不落,极具爱国情怀的歌。那群无聊的家伙们硬拿歌词作者蓄过奴为借口要求换国歌,当时的美国缔造者们有谁与奴隶无关?真是无聊透顶。当然他们很多人不懂这些,我同事的丈夫在圣市内城教过中学,那里学生的大多数不知道林肯总统的历史贡献是什么,当然他们高中的毕业率也不及5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8)
评论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enryCharles' 的评论 : Fogel针对这些批评写过另一本书回复,这些争论都是在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前,但是诺贝尔委员会仍然奖励他的这一重要发现。
HenryCharles 回复 悄悄话 版主,关于Fogel的研究 - 他的结论在学界是很有争议的。他的研究只包括了当时大约4%的奴隶人口,而且数据通常来自最大的庄园 - 不能说具有普遍性。


出书之后,经济学同行们说他的结论和方法错误甚多,到了egregious errors的地步。史丹福和MIT等学校的教授等把他的书Time on the Cross 和结论批的体无完肤。批评者表示:

"We have attempted, collaboratively, to reproduce every important statistical manipulation, check every significant citation, reexamine every striking quotation, rethink every critical inference, and question every major conclusion in Fogel and Engerman's book. To our surprise and dismay, we have found that Time on the Cross is full of errors. The book embraces errors of mathematics, disregards standard principles of statistical inference, mis-cites sources, takes quotations out of context, distorts the views and findings of other historians and economists, and relies upon dubious and largely unexplicated models of market behavior, economic dynamics, socialization, sexual behavior, fertility determination, and genetics (to name some).

No work of scholarship, and certainly no work which undertakes to cover so broad a canvas, is unblemished by some errors. Time on the Cross, however, is simply shot through with egregious errors. Even more dismaying is the consistent tendency in the mistakes we have uncovered: all seem to work in favor of the particular "radical reinterpretation" of the institution of slavery that has been put forth by Fogel and Engerman. When the faults are corrected and the evidence is re-examined, every striking assertion made in Time on the Cross is cast into doubt. The effect in many instances is to restore and reinforce more orthodox conclusions hitherto shared by conventional and quantitatively oriented students of the peculiar institution [David et al. 1976: 339-340]."

以上可见:
https://www.nber.org/papers/w25197.pdf (27-28页)。

僅供参考。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跟您澄清一下,那个ad hominem不是对您的。
关于塑像的事,我自认为下面说得还算明白。重申一下我的观点,对每个历史人物的像应该分别对待,忌用“一刀切”的思维方式处理。 华盛顿等人是我们最值得敬仰的开国元勋,对他们的像必须加以保护。 毫无疑问。
就此打住了。 祝您愉快!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跟您澄清一下,那个ad hominem不是对您的。
关于塑像的事,我自认为下面说得还算明白。重申一下我的观点,对每个历史人物的像应该分别对待,忌用“一刀切”的思维方式处理。 华盛顿等人是我们最值得敬仰的开国元勋,他们的像当然要加以保。 毫无疑问。
就此打住了。 祝您愉快!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原话说得很清楚,重复一遍: 不能用今天的道德标准要求几百年前的人。觉得歌词有争议,删了就是。把Key的纪念碑推倒,算什么?要不要把Key眼里的敌人,英国国王的纪念碑立起来?同理,侮辱丘吉尔的纪念碑,要不要把希特勒的纪念碑立起来?

不明白的话就再解释一下:很多历史人物,不是完美的人物。因为其不完美,就将其彻底否定,是不合理的做法。

楼下几位反驳我的说法,拿斯大林来举例。斯大林不是不完美的历史人物,而是盖棺论定的邪恶人物,不能用来作为反例证明我的论点。

还有人引ad hominem。Ad hominem是指对人不对事。我什么时候攻击人了?批驳的是把斯大林和华盛顿类比的荒谬论点。所以这个指责,根本没弄懂ad hominem是什么意思。

印度驻美大使馆门前的甘地像被泼了漆,涂上了种族主义分子的字样。

我从来没有偏离我的论点。试图反驳我的贴,跳来跳去,毫无逻辑,不能自圆其说,反而倒打一耙指责我偷换概念。我换了哪个概念?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 1。经济学的东西值钱的是老的,Adam Smith和凯恩斯都有年头;2。Robert Fogel的成名作Time on the cross发表于1974,Koehler 和Milstein的杂交瘤发表于1977,几乎是同时代,即使是科学,经典仍然是经典;3。Fogel著作达两本之厚,相当多的各方面的数据。
GovernmentEmployee 回复 悄悄话 cng, you need to follow the worldwide news to understand 海淀网友's comments. The damage of the BLM movement is being spread worldwide.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呵呵,没错儿。 这号对社会学政治经济学一窍不通,只能拿出ad hominem 的混乱逻辑来攻击别人。 笑话。
c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ilverbug' 的评论 : 呵呵,这些人一贯是理屈词穷后就只好偷换概念。在拥奴叛将像问题上说不圆了,竟然把丘吉尔都搬出来。X﹏X

美国有3亿人,有几个推到丘吉尔像了?倒是大概有八成人反对继续崇拜拥奴叛将像。

不再abuse楼主的地盘了,这些讨论我在我的博文中都讨论了,有兴趣去看。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银虫,自己不太读书,要知道普通美国人都知道谁是丘吉尔。

请你自己去了解,中国和美国,谁拥有更多的图书馆和读书人。:)
silverbu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真奇了怪了,cng什么时候说过丘吉尔、甘地、华盛顿、杰佛逊应该被推倒? 你这个引申也太离谱了吧,等于直接给人贴上暴徒的标签,然后一棍子打死。
我先cng说俩句。 有的历史人物的塑像该走,比如Robert E Lee、Jefferson Davies,这些人向美利坚合众国宣战,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他们是叛国者。 C君在他自己的文章里有详细的阐述。 至于Key和哥伦布这样的人物,可以由各地政府和当地居民通过协商解决去留。 其余的,国父、丘吉尔的根本不应该和哥伦布混在一块讨论。 丘吉尔、甘地在美国还有塑像? 我相信普通美国人不会对他们有多少了解,没必要在大范围内进行争论。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萨达姆雕像,斯大林雕像,我儿时大院里的毛主席像,都被拉倒了,你去哭吧。

你说的这些雕像,是让文明进步的人的雕像吗?

現在暴徒毁的,是丘吉尔,甘地,哥伦布,华盛顿,杰弗逊,还有美国国歌作者Key的纪念碑。您觉得这些人和萨达姆,斯大林,毛主席是一样的人吗?

混淆是非到如此地步,奇观。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To cng,

美国不仅有过一半黑人血统的总统,还有小布什政府的Condoleezza Rice。

至今中国还在中南海大院里挑“领袖,我看你的平民平权思想,更应为十几亿人奋斗,回中国更加大有作为。也更现实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To cng,

摘棉花的时代,没有什么免疫学。这不是搞时光历史错位吗?

“美藉华人和我们的祖先什么时候当过奴隶主和统治阶级呢?” 看糊涂了

真是一个愤青!
cng 回复 悄悄话 萨达姆雕像,斯大林雕像,我儿时大院里的毛主席像,都被拉倒了,你去哭吧。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cng 发表评论于 2020-07-09 09:08:22 你的这个“不能用今天的道德标准要求几百年前的人”,这个逻辑也是蛮奇怪的。

不明白您哪里奇怪。只要让文明进步的,就是好的。哪怕那进步不完美。路要一步一步走,不能一蹴而就。不是吗?丘吉尔不完美,他有他的种族歧视。但是他拯救世界于希特勒。你支持侮辱丘吉尔的纪念碑?

你说宁愿拉倒十个塑像,也不愿他们破坏一个中餐馆。这个有一定道理。一家人的生计,重于十个塑像。但是拉倒塑像的含义,不在塑像,而在清洗历史。忘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如果忘记了美国的建国史,包括反抗政府集权,美国直奔共产主义。那时中餐馆和您的子孙死无葬身之地。有史为鉴,相信您还记得。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分享。反对打砸抢烧。
c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美之途' 的评论 : 你说的这本书我略有耳闻,也看了看维基。有两点:

第一,这个书是50年前写的。楼主你如果想了解免疫学的最近进展,你是看最近的文献,还是去看1970年的文献? 1970年单抗的生产还没发明呢。

第二点就更有问题了,维基说“Fogel based this analysis largely on plantation records and claimed that slaves worked less, were better fed and whipped only occasionally”。原来这个研究基本是援引自奴隶主的管家记录,那就难怪了,奴隶主难道不把自己写成一朵花?如果他要写一本新中国人民生活史,完全依照中共党史,那结论肯定是党是伟光正的。

这么老的书,有它时代的局限,楼主是科研时政一把抓的人,要注重超越自我与时俱进啊。
ialord 回复 悄悄话 那些白左既可恨又可怜。他们参加再多的黑命贵游行也不会改变他们在黑人眼中的形象。就好像祥林嫂捐再多的门槛也洗刷不了”孽债”,照样被排挤歧视。
commonSense123 回复 悄悄话 人类发展史世界各地都有奴隶社会这个阶段。你家祖宗运气好就是当年骑在奴隶头上作威作福的奴隶主。Hilary竞选伙伴那个参议员竟然说米国创造了奴隶制。“精英”厉害,抹黑自己国家和历史跟大陆文革时有一拼,疯狂。
HenryCharles 回复 悄悄话 请问版主对抗议群众们和抗议内容有甚么感想吗?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城无眠' 的评论 : 见我的上半部分博文:“ 应该牢记吴氏历史原则:评论历史人物应该把他们放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不能以当今的道德标准和价值体系去要求他们。我的此观点获得了不少人的认可,看来应该早点成文让人可以引用这吴氏历史原则,需要强调这是一位免疫学家确立的。另外别忘了读我前段时间的博文,我在西班牙还发现了“逆向移民社会”。”
西城无眠 回复 悄悄话 用今天的认知去谴责历史人物的是非功过,是很多人容易犯的错。人类文明的进步是个缓慢的过程,绝大部分人难以跳出自己的大环境,从而具有先知性的远见。我们自己也不能保证,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以及所有的我们认为是想当然的事情,在三百年以后的人类看来,也许是无知、麻木、和残忍。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我刚才去浏览了芝加哥大学著名经济学家Robert Fogel的Wiki, 犹太学者,他与我们圣路易斯华大的经济历史学家Doug North分享了1993年的Nobel Prize,开创历史与经济学的交叉学科。他确实做了美国奴隶的分析,主要从为什么奴隶制那么赢利着手的,通过数据定量分析经济行为,在道德层面当然批判奴隶制。Fogel的成名作在1974年发表,如果是现在,在黑人区的芝大,恐怕性命难保。他只着手美国奴隶制,麻省讲座教授在《Why country failed》比较了美国奴隶和中美洲和南美洲奴隶,美国是对自己奴隶最好的地区。
Rubin717 回复 悄悄话 真不明白为什么死盯着历史问题不放,问题的关键是美国黑人现在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有没有社会性的歧视现象?再来讨论游行甚至打砸抢的合理性。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有些材料供你批判用,引号为别人的观点,转:

“这不是我在这随便说的. 1970年代,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福格尔(93年诺奖得主)调查和搜集了浩如烟海的南方种植园档案和家庭帐本、商业记录等原始经济数据,重新研究美国南方奴隶制。最终得出了颠覆性的学术结论.

01.对于一个典型奴隶来说,终其一生,他能获得其产生的总收入的90%,奴隶可以获得奖金、休假、年终奖等等。从奴隶的一生看,平均有10%的收入会被奴隶主获取。这个“剥削”程度远低于后来美国工人的税率。

02.奴隶的物质生活水平优于产业部门的自由工人。他们每天有肉吃,有牛奶喝。在1879年,他们的饮食所提供的能量比一个自由人的平均水平还要高10%.

03.奴隶们的住房条件也不错,大多数奴隶拥有独门独户的住宅,典型的奴隶木屋所包含的人均居住面积,超过当时纽约工人所拥有的水平。

04.奴隶们的医疗条件也不错。监工们工作任务之一就是保证奴隶们的身体健康,监督他们的个人卫生、衣着整洁、寝具和居室的整洁。

05.怀孕的奴隶会得到很好的照顾。因分娩而死亡的奴隶妇女只有0.1%,这个数据甚至低于它在南方妇女中的比例。

06.鞭刑的实际执行非常少。首选,损害奴隶身体会给奴隶主带来经济损失;第二,当时南方种植园的管理已经非常先进,奴隶主们主要用奖励的方式促使奴隶提高劳动效率。

07.对奴隶进行虐待只是个别现象。侵犯女奴隶的监工会丢掉工作,并且难以找到新的工作;侵犯女奴隶的奴隶主会激怒黑人家庭,并且身败名裂。巨大的风险使得这类事情实际上极少发生。而且,当时有性需求的白人也更偏好于去找白人妓女。

08.奴隶们也有自己的家庭生活。维护并巩固奴隶家庭的稳定有利于种植园主的利益,大部分奴隶也做到了家庭稳定,许多奴隶交易是以整个家庭被交易的形式进行的。奴隶主们还鼓励婚姻,对结婚的奴隶予以奖励。

09.奴隶的工作并不都是种棉花的。种植园主会选取一些男孩去当学徒,去学习当工匠、木匠、铁匠或其他手工工人。超过25%的奴隶男性是手工艺人、经理和半熟练工人等。

10.典型的黑人奴隶并非如我们所认为的懒惰、无能和低效,黑人农奴比自由的白人工人更加勤奋和高效。

这是他的十大发现!”
c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淀网友' 的评论 : 我认为你对这句歌词的解释靠谱。所以说改歌词这个事得大家商量着来,不能有一方提出动议,你就骂人家是“左疯子”。

至于拉到了key的雕像,这种行为在程序上是不对的,不过你也要考虑到社会维稳的因素。由于川普抗疫不利玩忽职守,民众困家失业加上种族怒火,有气必然要出,这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

那么怎么出气呢,拉倒塑像其实是最划算的,我宁可群众拉倒十个塑像,也不愿他们破坏一个中餐馆,毋论是伤人了。

另外,你的这个“不能用今天的道德标准要求几百年前的人”,这个逻辑也是蛮奇怪的。用今天的道德标准,绑架贩卖奴隶当然是错误的,那么用几百年前的道德标准来判断(黑奴贸易据说导致非洲损失了一亿人),绑架奴隶行为对这一亿人来说不也是错误嘛,难道这一亿人认为坐闷罐子船冒着那么高的死亡率来美国摘棉花是好事?

我揣测你要说的实际是,我们今天,是应该用“奴隶主的道德标准”,还是用“平等的人的道德标准”来判断事物。那么作为中国人,移民,永远不应该在今天还沿用“奴隶主的道德标准”来指导三观。美籍华人和我们的祖先,什么时候当过奴隶主和统治阶级呢?
ilovefriday 回复 悄悄话 一群乌合之众,又贱又笨,丑态毕露,一场暴雨就能把他们打散!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cng 发表评论于 2020-07-08 20:03:03 No refuge could save the hireling and slave 那些奴隶、佣兵,没有地方藏身!

这是战歌,有历史学家认为Key说的hireling and slave是修辞手法,说的是对方的军队是奴隶一样的雇佣军,己方的军队是自由的志愿军。

不能用今天的道德标准要求几百年前的人。觉得歌词有争议,删了就是。把Key的纪念碑推倒,算什么?要不要把Key眼里的敌人,英国国王的纪念碑立起来?同理,侮辱丘吉尔的纪念碑,要不要把希特勒的纪念碑立起来?
cng 回复 悄悄话 黑奴生活真的不错?没见过黑奴背上满是鞭痕的照片?

OK,就算是生活不错,给你好吃好喝但是剥夺你人身自由让你不能学免疫学成天在地里顶着大太阳摘棉花,你愿意干吗?
Stareye 回复 悄悄话 cng 发表评论于 2020-07-08 20:03:03
楼主可能不熟悉美国国歌。我斗胆解释一下,这个国歌的争议不是因为作词者有没有奴隶,而是歌词里又这么一句:
No refuge could save the hireling and slave
那些奴隶、佣兵,没有地方藏身!

这个指的是那些从主人处逃走的黑奴,参加了加拿大军队,和美军作战,希望美国被推翻,黑奴也就被解放了。这个歌词说的是“这些逃奴你们完了”。

无论从任何时代的背景来考虑,这些黑奴的斗争都是正义的,所以这句词已经过时了,人们要求把它改掉,无可厚非。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这个词在第三段,一般唱国歌就唱第一段。

而且什么时候说一个文件出来它就不能改了?堂堂的美国宪法里追捕逃奴条例也是白纸黑字的,不也就给删掉了?难道能说林肯是“左疯子”?
________

有理有据。错的就需要纠正,奴隶制没有任何理由被美化和合理化的,别说什么美国南方的奴隶过得还不错之类的。。。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如果顺你的解释,歌词中批评奴隶去加拿大反攻美国的行为,我没有觉得不妥。现在是神了,任何slave一词不能说,芝大诺贝尔奖得主发现的奴隶生活并不差,麻省理工学院教授Why country failed一书,美国奴隶比南美和加勒比海奴隶的命运好多了。
小落 回复 悄悄话 真是一手资讯,很有意思..
cng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可能不熟悉美国国歌。我斗胆解释一下,这个国歌的争议不是因为作词者有没有奴隶,而是歌词里又这么一句:
No refuge could save the hireling and slave
那些奴隶、佣兵,没有地方藏身!

这个指的是那些从主人处逃走的黑奴,参加了加拿大军队,和美军作战,希望美国被推翻,黑奴也就被解放了。这个歌词说的是“这些逃奴你们完了”。

无论从任何时代的背景来考虑,这些黑奴的斗争都是正义的,所以这句词已经过时了,人们要求把它改掉,无可厚非。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这个词在第三段,一般唱国歌就唱第一段。

而且什么时候说一个文件出来它就不能改了?堂堂的美国宪法里追捕逃奴条例也是白纸黑字的,不也就给删掉了?难道能说林肯是“左疯子”?
ahhhh 回复 悄悄话 高兴大部分正常人的觉醒。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The usual libtard antics and violence.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左派的颠倒黑白真是可怕。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分享!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