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雅美之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影响世界的新冠氯喹治疗为中国原创

(2020-03-21 21:06:51) 下一个

武汉病毒所前所长胡志红研究员。

位于法国南部马赛的世界领先传染病学家的最新研究表明,Hydroxychloroquine(羟氯喹)与阿奇霉素合用能够在六天内治愈新冠病毒。氯喹为临床常用药,所以不需要繁琐的临床试验,川普总统迅速反应,强力推荐上临床。我都只是读到的法国人的论文手稿,可见美国人的紧迫性。

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的世界制药巨头Novartis宣布,自愿捐赠一亿三千万剂量的氯喹用于全球抗新冠的治疗。在小样本的临床试验中取得了100%的治愈率后,现在是老药治新病,激动人心!

这项临床应用的基础机理性研究最先是由武汉病毒所前所长胡志红等领导的团队率先发表的。我同班同学为胡所长的夫君,我的老同学可能还贡献了些思想,居然没有在原始论文里混到个署名,可见胡所长科学规范之严谨。这次疫情告诉我们,与我们班联姻的群体素质都了得。我们男生娶武汉病毒所前所长,女士则嫁现在几乎是世界名人的中南医院ICU主任彭志勇教授。

如果氯喹治疗成功,那将是近代中国医学领域里影响世界疾病治疗的新例子,源于中国但是被欧美证实有效。让我想起上海第二医学院王振义教授所开创的应用反式Retinoic acid治疗粒性白血病的成就。当时西方呈观望态度,也是法国临床试验成功后美国跟进的,王振义当时还不是什么院士,但是纽约哥大在很早就授予了他荣誉博士学位,远比耶鲁授予张艺谋荣誉学位早。

根据武汉病毒所论文的实验结果,氯喹整体上具有略强的体外抑制病毒的效应,但美国药物“人民的希望”远比氯喹更能抑制新冠病毒进入细胞,几乎是阻断了新冠病毒进入细胞的通道,并且剂量上“人民的希望”比氯喹低几倍,所以我们对“人民的希望”抱的期望更大。现在两个潜在的特效药在向我们招手,一个是常规药,一个是实验药,让我们更有信心了,感谢中美科学家的努力。

氯喹与阿奇霉素联合使用后效果更佳,虽然单独使用也有效。从法国人的临床开放性试验结果可以看出,在联合用药的第三天,病人体内的病毒含量急转直下,直到第五天测不到为止。我曾在第一时间有过大段的留言帖子,现在才动手整理成文章,这是武汉病毒所又一个影响深远的贡献,他们从发现病毒做到了实验治疗。

氯喹本身就是广谱的抗菌药物,特别是治疗疟疾的常用药,拥有抑制核酸合成等功能。羟氯喹和磷酸氯喹太复杂,我统称氯喹,它们的活性成分为喹啉。喹啉是西班牙殖民者在17世纪从南美引到欧洲的,喹啉治疗疟疾容易产生耐药性,现在屠哟哟发现的青蒿素也有这问题。

我猜测氯喹治疗新冠的机理除了直接作用于病毒外,还应该包括它的免疫抑制功能。我们知道自身免疫性疾病类风湿性关节炎(RA)和狼疮,医生都在临床上应用氯喹治疗。氯喹可以作用于溶酶体或阻断细胞因子的产生,而它作用于溶酶体的功能尤其重要,因为诱发免疫反应的抗原呈递功能中都需要溶酶体来处理蛋白。免疫系统需要先识别自己才能攻击病原,而这些识别过程都需要降解蛋白,这些可能是氯喹抑制免疫反应的基础。这些原理很多来自华大教授Stuart Kornfeld 和Emil Unanue的杰出贡献。

法国医生应用此药的想法除了受武汉病毒所胡志红团队的影响外,法国人自己就在以前的20年中应用氯喹治疗细胞内细菌感染,包括Coxiella burnetii导致的Q发烧和Tropheryma whipplei导致的Whipple氏病。胡志红团队在武汉疫情的高峰期率先在Cell Research上发表了体外实验结果,她们后续论文还比较了不同类型的氯喹,均取得了抑制效果。这次法国人的论文在后面参考文献第八篇重点引用了胡志红团队的论文,这是国际承认的标志性举动。法国医生引用的第九篇论文是中国医生首次应用氯喹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临床报道,所以氯喹治疗的基础和临床研究都是在中国完成的,十分了不起。

氯喹是有毒性的,包括对眼睛的副作用,几乎可以把它看成很多治疗自身免疫病的细胞毒性药物,它是可在机体长期存留的。也有医生告诉我,联合用药可能导致心律失常或猝死。我得到的消息是,一线科学家不主张将氯喹作为预防用药,也应避免重复用药,都是为了防止病毒可能产生的耐药性。再透露一点,别问我这信息是从那些来的,但是应该靠谱。武汉病毒所作出此重大发现后,并没有大面积惠及中国的患者,因为存在其他不便说出的非学术原因。

至于胡志红所长怎么想到应用氯喹治疗新冠病毒,这个原始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坊间流传的笑话是,她把我那同学当厨子使用,病毒学家忙啊,而我这当厨子的同班同学又是一个毒理学家。我就不剧透了,给大家留些想像的空间。

川普这次对氯喹的跟进速度惊人,几乎是逼迫FDA迅速批准用于临床治疗新冠病毒。什么事情只要美国强力参与了,就好办。如果在美国成功,必将影响世界,其意义不可低估。在这些场合中国学者往往吃大亏,因为国际交往少,又不会表现自己,所以我们需要将此中国原创的成果向世界同行推介。

我虽批评天朝的一些做法,但是故乡做得好的,我是会在公开的国际场合大力赞扬的。正如我给自己的好朋友美国感染科专家的这封回邮所展现的。他拥有麻省理工和圣路易斯华大的哲学和医学双博士,本科与Anthony Fauci读的同一所文理学院:Holy Cross。

Tom,

Nice to get your note and I hope everything is well with you and your wife.

Regarding your questions on Wuhan BSL-level 4 lab, I have to say that they are managing very well. No graduate students or any personnel associated with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were infected, that is an amazing record for a city initiated the pandemic. They made great discoveries this time: identifying the virus, receptor ACE2, and the neutralized antibody. This time the Chinese scientists are doing a much better job than their performances during the SARS outbreak, but the government was horrible in the initial stage of controlling the virus spread. Please find the source of research done by Scripps scientists published at Nature Medicine showing that the virus was not lab construct or man-made whatsoever.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0-0820-9

Regards,

(高兴收到你的来信,希望你和你太太一切都好。

关于你提到的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管理得很好。他们的研究生和任何工作人员无人感染新冠病毒,这对于大流行始发的城市是个惊人的记录。他们做出了伟大的发现:发现新冠病毒,发现了新冠病毒的受体并且认识到新冠病毒能产生中和抗体。中国科学家在这次抗击新冠病毒的表现远强过他们在萨斯流行时的记录,但是ZF在早期防止病毒扩散方面失策不少。请看下面Scripps研究所的文章,说明病毒不是源于实验室或人为制造的)

最后附带谈点进展:美国Scripps 研究所等单位的科学家终于在Nature Medicine发表文章还了石正丽一个清白,当时我所极力反对的对她铺天盖地的阴谋论,比现在还盛,十分可恶。最关键的是这句话:“Our analyses clearly show that SARS-CoV-2 is not a laboratory construct or a purposefully manipulated virus.” (“我们的分析清楚地说明新冠病毒不是实验室构建的或者人为操作出来的病毒”)????????????

武汉病毒所胡志红团队发现氯喹和“人民的希望”抑制新冠病毒实验结果,我在前面博文就关注过。

法国临床试验论文手稿。

川普推特。

Novartis捐赠氯喹的声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Zucker 回复 悄悄话 又一个墙里开花墙外红的事情!
PrimeryColor 回复 悄悄话 天朝没有权, 好的疗法没法推广。 人命不值钱。 有权的院士, 竭力推广的治疗药都是跟下面或自己的药企业有关的。 是否有效, 不是考虑因素。 所以才会有中药, 洁尔阴抗病毒的怪事。
valore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回复和信息

回复 'valore' 的评论 : 医生朋友的留言:“ Be cautious, combination will double the risk of prolonging QT interval which causes arrhythmia and sudden death.”
风行线线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看到一篇没有歇斯底里的文章了。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alore' 的评论 : 医生朋友的留言:“ Be cautious, combination will double the risk of prolonging QT interval which causes arrhythmia and sudden death.”
valore 回复 悄悄话 如上图所示,氯喹虽然有些效果,法国配方里加上阿奇霉素效果提升巨大。这个发现是比氯喹本身更重要的。中国做事还是粗糙了一些,功力有差距。
雅美之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不是,我同学夫人是前任所长,你说的是现任所长。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同学的夫人就是那个跳楼唱歌非常优秀的美女而优而进学。??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川普连任有望了。
老姐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实验数据采集量太小,且用且釆集且更正。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读起来很有意思。中国之所以不大量宣传这个疗法,是不是因为后遗症的问题?我记得非典期间,很多治愈病人有后遗症问题。你认为这个氯喹有免疫抑制功能,我记得有个免疫专家也说过最危险的是自身免疫力太强,自己把自己杀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