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弹指老 刹那芳华

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日?
正文

答案

(2014-06-11 19:53:29) 下一个



我终于知道了答案。

有一首很好听的歌曲,很爱很爱你,感动了无数人。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周日,我们有了第一次私底下的接触。他第一次来到我住的地方。

我问他可不可以帮个忙,有个黑人要来帮我做个项目,但通过几次电话后我对对方很不放心,所以问如果我感觉不对,可不可以打电话叫他到我家来一趟。If you think it is too much to ask, just forget it. 他有一瞬间的错愕,脸上的表情很精彩。听完我的解释,他回说,It's not too much to ask. You have my number, call me and I'll come.  

黑人把时间擅自改为2:00. 我打电话问,他开始编一些故事。我还是同意了。就2点吧。

我发个短信告诉他时间改为2:00.

1:30的时候,我想想不对劲。又发了个消息问他能不能2:00到。四分钟后他回已经在路上了。

黑人差不多2:00准时到。我们在外面开始讨论这个项目。他把价钱抬到五百。我们原来说好的是两百。我问为什么。他又开始编。后来他又改为三百。

这时我看到黑色他的车滑过。他到了。

我继续和黑人谈,他从黑人背后向我走来。

黑色短袖很合身的圆领T恤,牛仔,头上一顶黑色棒球帽,人字拖鞋,手里拿了书,手机,等一摞东西。不急不慢,那么帅。他的这身打扮,我头一次见。

我越过黑人出去迎接他,很自然的告诉他现在价钱变了。

之前我并没有告诉他具体项目是什么。原来以为只要在黑人工作时他在就可以了,让黑人有个感觉我不是一个人。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理。

他很快明白了怎么回事。开始和黑人对话。

他的语气和态度是和在办公室完全不同的。声音不是很高,但是坚定,自信,沉稳,有一种大将之风。 黑人的语气也开始客气起来。

这是我在办公室从未见过的。

我对他,加了莫名的崇拜,感觉自己在他面前非常渺小,很humble的感觉。

我对黑人说再联系,我们要商量一下。将黑人打发走。

我们进了屋里。

我翻出电话簿跟他讲那是哪一家公司。他其实听说过的。anyway,那个黑人一路谎话讲到最后,我不喜欢。

之后我们的对话围绕着这个项目以后怎么做。他知道很多。我发现自己真的小看了他。他不但给我拿出几个方案,并且说如果我可以等,他可以七月底他帮我做。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我原以为家里的事情他不会知道太多,却原来他知道的,不亚于一个专业人员。

他侃侃而谈,我越发觉得自己渺小。 我喜欢他的打扮,他的态度,他待人的方式。我看到平时在办公室看不到的他的另一面。

我们来到后院,他见到我的秋千。

打开栅栏的后门,我们来到河边。一片空旷的地方,他问我是不是会到这里看书,我说不会,在秋千上看。

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谈那个项目,中间也穿插了一些其他的。我告诉他我从来没开口让人帮过忙,他说他意识到了。

我自己也忽然发觉,我被自己的同胞伤害,那种伤让我对自己的同胞止步,我甚至从来都不看他们一眼。不是有意的,在下意识里自身的保护能力下自己一直这么做。我宁可自己受尽委屈,都不会向自己的同胞开口。

这是十几年来我求助的第一个外国人。这是第一个来到我家的外国人。

我们一直聊到3:15. 中间几次他说他和妈妈约好要去她那里,都没有走成。这次,我不想再耽误他了。

他走了之后,我一个人坐在秋千上,想着他的样子。

他那么帅。我从未见过的帅。我从未见过他穿那样合身的全黑的T恤,袖子到肘部长,很fit。他本人高,瘦,说不出的好看。

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非常humble。我突然知道了那种感觉,我愿意他幸福快乐。和一个可以带给他他想要的年轻女孩子在一起,我会很快乐。

就那样,我的心平静下来。我放手了。真正的把他从我心里放下了。我喜欢他,甚至爱他,我愿意他幸福。

我给不了他想要的。他曾经对我说过,小孩子的事情会过几年再说。我,给不了他。我不会要小孩子。我承受不了小孩子离去后带给我的痛。他是知道的。

我还是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我那么突然的让他帮忙,甚至是到我家里,这个跨度和以前只是办公室的同事相比也太大了。

重要的是他带给我的感觉。我希望自己也带给了他同样的感觉。

我看到那么帅的他,非常温暖。也许我也带给了他稍稍感觉和温暖,所以他来了。

而我,在见到他之后,终于愿意舍得让他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May 2, 2014 说给自己听

以下的话,我其实有些羞愧讲出口。可是憋在心里又难受。虽然我没什么追求,希望可以过平静的生活,可生活总是带来各种各样的经历,不理都不行。其实,不管什么,只要要紧牙关,总会挺过去的。我一直记得琼瑶的一本书,“匆匆,太匆匆”,故事是什么早忘了,可忘不掉的是其中的一段话。老奶奶说,你知道海鸥是怎么飞的吗?有时候高,有时候低,不管是在高处,还是低谷,海鸥一直在向前飞。

人也是这样的。

不论是什么样的心情,幸福也好,伤心也好,时间是不会停的。也不会倒回去。只是一直在向前走。

前不久的一个晚上,我坐在秋千上,手里握着一支烟,心情很复杂。看着烟丝飘渺,我逐渐镇静下来。心里一阵伤悲。

有些情感,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但不 代表不会发生。而人生,因了这些情感,无比绚丽。

“你好像很多情” - 曾经有人对我说。

也许是吧。

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不断在我面前出现。我尽了力,可我无能为力。

上个周五我们为一个同事举行欢送会,我去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同事的聚会。我带去买来的面条,同事都很喜欢。他来晚了,看到他的身影,心情无端好了起来。他穿着T恤牛仔,很年轻,我是红色绣花灯笼裤,紧身黑色上衣。我们没有说话,或者看对方一眼,只是各自在人群中穿梭,拿东西吃。我知道他在,很安心。

我渴望和他一起说笑,又害怕自己会失态。这样的心情,不知道多少人有过?

看到他和外组一个短发女孩坐在对面,以为是他的女朋友,心里无端端有些失落。

早已经做了决定,他是我得不到的幻影,只有看,没有拥有的权利。可,还是失落。

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做到离他最远的角落,远远看着他的背影。我愿意做一粒尘埃,漂浮在他的身边。

余光中,好像看到他几次回头望向我的方向。

和同事说笑着。聚会接近了尾声。

我看到他从房间的那一边向这边走来。我低下头,装作听同事说话,却在他走近的时候不受控制的抬起眼睛。我看到他的目光看向我。我不会看错的。是看着我,向我走来。

我笑着说我们正在说T的照片被刊登在某杂志上。原来他也知道。他没有坐下,站在旁边。我象是受了邪,找了个借口站起来,很自然的晃到他身边。他问我是不是我做的面条。我们就那样站在那里聊了起来,说起第一次我们一起出去办事,被留下来吃饭,我当时问了个很白痴的问题。他偏过头笑了起来,我也笑了。我们彼此彼此。

聊的很开心。偏偏另一个同事走过来和 他说再见,他随后送她走了。我们也散了。

每次总是这样,在惊鸿一瞥中,我们走进对方心中。是他走进我心中,在我心中泛起涟漪。

每次,当我们单独相处时,我都会很强烈的感觉到我们互相吸引,那种closeness,随意,默契,充满整个空间。

其实我们只单独相处过两次,都是出去办事情。一次坐他的车,一次我的。小小的空间弥漫着强烈的感应。我感觉得到,他呢,应该也感觉到的。

只要一到了办公室,我们象都变了个人。我变得拘谨,我后来发现,他也一样。

我会经常躲着他。可大多数时候,却不由自主的向他靠近,失去控制。

最失控的那一次,我就那样坐在外面的秋千上,傻傻的伤悲。

大约三周前我们一起去做培训,我开车。外面下着雨。他一面给我指路,一面和我聊天。他告诉我他曾经参加摔跤比赛,整整四年。怎样训练,怎样控制饮食,控制体重。我告诉他我也曾是体育的好手,快,敏捷,为了增加体重去跳健美操。就在那时我有种感觉,我们懂对方。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很默契。我感觉到他注意身材,注意穿衣,注意外在形象,我也感觉到他喜欢我的样子。后来他一下子说孩子的事情要过几年再说了。我没听明白,问什么孩子。他说他的孩子。我有些纳闷,怎么会说起这个,可自己接着就吐噜出我不会要小孩子了。因为我承受不住和小孩分离的痛苦。还拿我的外甥做例子。外甥的离去让我备受打击,我不认为我有能力承受再一次的打击。他说他没想到这些。后来我们怎么结束的我已经不记得了。

回到办公室,我们都立刻变了,仿佛刚才的聊天从来没有发生过。

可发生过了。 那种强烈的被他吸引,在我,已经深深印在了心里。

所以我伤悲。

我认。老天对我很好了。让我再一次心动,让我遇到生命中不可能遇到的人。

我只是怕。怕自己会象飞蛾扑火一样,不顾一切,将自己毁灭。

见不到他,自己很清醒。他在,就全变了。

他的样子,声音,笑容,不断在我面前晃动。我如何是好。

我从未鼓励过他。他呢,也从未做出什么。我不知道我在他心中是什么样子,我只知道我不可以拥有他,不可以靠近他,不可以有幻想,不可以贪心。

不贪心。可以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已经是莫大的恩慈。

我不可以贪心。

我可以喜欢他,思念他,可以开心,可以失落,可以笑,可以哭,可以幸福,可以伤悲,可以有一切人类的情感,唯独不可以贪心。

因为我跨不过去十八年的距离。不论我如何努力,我都跨不过去的。

不论将来的结局是什么,我都可以接受。 因为,我遇到了生命中不可能遇到的人,这种福分,大过所有。

我会保存这篇日记。如果到时候我忘了,我会翻出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or123 回复 悄悄话 动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遇到一个让自己动心的人也是美好的事儿,就算没有结果。
紫晶世界 回复 悄悄话 抱抱!祝福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