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我闻,我思我想

从大陆来到美国,至今在东西方度过的时日大致各半。愿以我所见所闻触及一下东西方的文化和制度。也许能起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个人资料
溪边愚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华人被杀被打怎么办?对费城和芝大事件的一些思考

(2021-11-23 06:52:52) 下一个
图片

最近让华人牵心的事挺多的。先是刚从芝加哥大学硕士毕业的中国留学生郑少雄被杀,然后就是11月17日下午华裔女孩儿克里斯蒂娜(Christina Lu)在费城SEPTA橙线地铁上被殴的事件。(SEPTA为宾夕法尼亚州东南地区交通管理局的缩写。) 

郑少雄是个难得的好孩子,属于那种什么都优秀完美的别人家的孩子,又是在刚完成学业准备大展宏图之际被害。这消息对任何人都是格外的锥心,更不用说对家人了。

克里斯蒂娜是费城中央高中(Central High School)12年级的学生。那天她看见地铁里有4个黑人女孩在霸凌3个亚裔男孩,就站出来制止,结果被那几个女孩殴打受伤。

这两件事情对华人刺激都很大。大家再一次产生了强烈的不安全感。各种抱怨、责怪及建议。不可避免地,分歧也很大。

就在这时,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的杀人案审判结果出来了:里滕豪斯所有指控无罪!美国民众,包括华人圈,再次发生巨大分裂。

在我看来,这几件事都是有联系的。也都与华人今天在美国的境遇有极大关系。今天挑选几个点来谈一谈。

华人是自己太懦弱才被欺负?拿起枪才是出路?

费城橙线地铁内被霸凌的三个小男孩看上去是比较懦弱。他们彻底放弃反抗的被动态度,完美符合了华人懦弱的刻板印象。

要我说,在那几个明显有暴力倾向的黑人女孩拼命要挑起事端的情况下,三个男孩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实在是无可厚非。何况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担忧,比如他们可能不是永久居民,生怕惹事造成自己被驱逐等。出现这样的状况,不是错在三个男孩的懦弱,而是错在四个女孩的霸凌。

不过,当站出来说话的克里斯蒂娜被那几个女孩群殴时,三个男孩依然没有动作,我心里是失望的。毕竟他们有三个人,并不那么孤单无力。他们还是孩子,我不敢说应该谴责他们,就像克里斯蒂娜说的,那么多大人也没有站出来呢。但我要说,我至少会教育自己的孩子,这个时候彼此互助是做人的底线。

图片

但是,当地铁到站,被打伤的克里斯蒂娜跌跌撞撞地去寻求警察的帮助时,这三个男孩好像也没有伸手扶一把——至少我搜到的报道中都没有这样的情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似乎就难以原谅了。 

所以,我认为这几个男孩的问题不是太懦弱了,而是不懂得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至于那些坚持说这件事上可以看出华人就是太懦弱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无视克里斯蒂娜的存在。她多么勇敢!难道她不是华人吗?

芝加哥和费城这两件恶性事件发生后,华人中买枪自卫的声音再次找到了市场。而里滕豪斯案的无罪判决更是成为这种声音正确性的证明。同时在华人世界中流传的还有几个华人用枪自卫成功的例子。

只是,很多研究都证明了,有枪往往是一个很大的不安全因素。在看见自卫成功的例子的同时,也要了解持枪可能带来的危害,比如意外事故,比如很多本来只是被抢,却因为有枪升级到被杀的事件等。

有枪不是一个有百益而无一害的事情。枪是一个双刃剑。每一个用枪有效地保护了自己的故事后面都有更多个因为自己有枪而发生不幸的故事。就个人来说,我是不愿意生活在一个必须靠自己用枪来保证安全的社会的。所以,我希望有更好的途径。

费城SEPTA警方已经于11月18日推出一项服务,派警察在橙线地铁的指定车厢内陪同上下学的学生一起坐地铁。其实SEPTA以前曾有过这样的服务,但学生们可能因为怕难为情刻意避免坐那节车厢。SEPTA官方说,如果该措施这次能够得到学生们的欢迎,将会普遍推广类似的服务。

这才是政府部门应该做的,也是更有实际意义的措施。但是,这也只是个治标不治本的措施。我们不能忽视了问题的根源是仇恨亚裔的情绪。

为自己族裔发声,华人有怎样的选择?

费城地铁霸凌事件后,当地华人举行了示威游行。就是这样一个行动也会有完全分裂的反馈。赞成的不少,但反对的似乎更多,说这种行动没用的,华人必须让华二代多多产出律师、政客等才可能改变华人的地位等等。

这话让我想起一个说法:在美国,遭遇了不公待遇后,黑人上街游行,白人修改法律。这句话我来美不久就听说了,但真正理解其含义是十多年后。

这个说法基本符合事实。而这个事实说明的是权力的不对等。其实用常识想一想就明白了,如果是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情,你会举着牌子对全世界去说我要什么什么吗?走上街去,那往往说明已经走投无路了。

从另一个角度想一想,什么时候白人也上街?反越战是一个例子吧?因为“上层”不听,走投无路了呀。还有,川普上任总统后是不是爆发过好几个全国性的大游行?记得有妇女游行,科学游行,反边境骨肉分离非法移民政策游行,控枪游行。为什么?因为那些诉求都是与共和党的政策不符的,而那时共和党掌控了参众两院和总统,游行是最后手段了。

华人这两年中为抗议亚裔仇恨游行了无数次。其实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我们的地位。但是,我不认为游行完全是无用功。黑人就是从游行开始的,他们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现在享受的《平权法案》就是他们以生命和鲜血的代价从游行开始争取来的。

费城不是一个治安很好的城市。发生于橙线地铁上的这个事件既没出人命,也没有枪击,实在也不算“大事”。事发后警方马上立案,学校和政府相关部门也立即参与制定措施,周三发生的事情,周四就开始提供警察跟车保护的服务了,而且调查和逮捕等事项也都没有任何拖延。这样的效果来自于资源的投入,而费城这样的城市,是不可能对所有类似案件都做出如此的资源投入的。

这样一个“小”案件会得到足够的重视,我认为与该案涉及亚裔仇恨密不可分。事实上,警察局负责人说了,指控项目除了袭击外,还将包括种族恐吓。这个案子占了大环境的光,是多方面努力换来的,其中也包括过去一两年中大大小小的反对仇恨亚裔游行。再进一步看,之前大规模的BLM游行也对后来的反对仇恨亚裔游行有引导和造势作用。这是所有族裔长期努力的成果。

其实,最有效的做法就是为一个良好的大环境做贡献。华人极大地享受了《平权法案》的“福利”(详见“吴弭当选波士顿市长,是华裔的成功还是失败?”),在乘凉的同时也应该为其他族裔栽树了。

华人和黑人是最应该团结在一起的族裔

说到为其他族裔栽树,就避不开华人中普遍存在的对黑人的负面看法:黑人今天的境遇都是自己造成的,是自作自受。

关于黑人是不是该自己对自己的困境负全责,我已经写过不少文章了,(详见《黑人也曾小康,但产业迁移和种族歧视毁坏了一切》,《肖万律师要求重审,让黑人乖乖听警察话很难吗?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今天想从一个不同的角度谈。

黑人在美国有比较强大的政治力量。华人要不被欺负,不联合黑人没有政治智慧可言。

太多华人以为自己已经步入白人阶层了,岂不知不彻底抛弃种族歧视,自己永远也免不了成为被歧视的一族。或者这些人也知道不少白人看不起华人,但认为来自白人的歧视不那么可怕,生活中的事情都可以用钱搞定。但是,正如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所说的:“只要有一个地方的不公正就是对所有地方公正的威胁”,只要有一个族裔还被歧视,所有的族裔就都有被歧视的危险。如果我们无视黑人被歧视的现实,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无保障的位置。

华人还特别喜欢用韩国人做榜样,说1992年洛杉矶黑人暴乱中,韩国人拿起武器捍卫自己的财产,赢得了黑人的尊敬。我们华人也应该像韩国人那样。问题是,作为当事人的韩国人也是这样看吗?如果您看过美国公共电视台(PBS)的大型五集历史纪录片《亚裔美国人》(Asian Americans)最后一集,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了。

黑人和韩裔社区走出那场灾难后的共识是:我们成了彼此的受害者,也都成了某种环境的替罪羊。我们都是弱势群体,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彼此关怀,彼此照应,争取共同的权益。两个社区开始了合作,他们组织了3万人的大游行,为弱势群体讨公道。游行队伍包括了众多的族裔,黑人、白人、韩裔、拉丁裔等等都参加了,他们学会了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

《2020年亚裔美国人选民调查》报告中下面的两个结果也证明了韩国人相对来说更同情黑人。

图片
 “请告诉我们当今社会上对黑人有多少歧视”民调结果。
图片
“政府应采取更多措施,赋予黑人与白人同等的权利”民调结果。

 用某些韩裔的话来说,韩裔美国人是在1992年出生的。意思是,以前韩裔社区的身份认同是韩国人,1992年之后,他们的身份认同变成了韩裔美国人。在我看来,韩裔学会的是对美国价值观的认同:人皆生而平等。这同时也意味着,只有这样的目标才是值得所有族裔共同去奋斗的。

华人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经历了《排华法案》这样的侮辱和歧视的族裔。黑人是唯一一个在美国曾经是奴隶的族裔。不要以为这都是历史,是过去式。很多东西,要真正去除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能够做到的,甚至几十年都不够。所谓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这两个承受了最多苦难的族裔是最需要团结在一起的。

要说治本,芝大的孩子们指出了正确的方向

郑少雄遇难后,芝加哥大学学生的安全问题再次成为热议话题。而这已经是芝大今年第三个孩子被杀,其中两个是华人。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如惊弓之鸟,要求学校保障他们的安全。他们游行时呼喊的口号是“我们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死的。”

图片
CBS芝加哥台报道截图

出了这样的事情,校方自然也不敢怠倦,增加巡逻,增加更多的监测摄像头,扩大免费的公车共享项目,并表示正在启动一个新的24小时战略行动中心,使学校警察能够实时分享信息和数据。还有更多与学生安全相关的项目正在创建中。

但这些措施就像费城警察提供地铁护送服务一样,治标不治本。而芝大的亚裔二代已经不满足于此了。一个由芝大在校生和校友共同组成的“亚裔美国人促进正义”组织发布了声明,反对学校的举措。该组织执行总裁格蕾丝(Grace Pai)说他们反对的理由是,芝大校园及周边已经是美国警察巡逻最频繁的地段之一,再多巡逻也不会有帮助。只有真正去面对问题的根源,才可能彻底改变校园大环境。

图片
推文:“亚裔美国人促进正义”组织执行总裁格蕾丝(Grace Pai)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强烈谴责芝加哥大学在周边社区增加治安和监控的决定”。
图片
推文:芝大“黑人学生组织”的行动主席基根(Keegan Ballantyne)呼吁相互关心和支持,谴责所有来自管理层或学生团体的反黑人言论。
图片
推文:Soo Young Lee代表国际留学生宣读来自中国的国际留学生Henry Cheng的发言稿。"我们不能以对其他社区的伤害为基础来构建我们的感知安全,不能以我们社区的黑人遭受更多的过度治安和警察暴行为做代价。"

格蕾丝说的是事实。美国有相当多的一流大学,如耶鲁,哥伦比亚大学等,都与芝大一样,周边治安不好。这些学校都很有钱,采取的措施就是雇很多校警。这些校警除了巡逻,还经常拦下“可疑”的人询问或搜查。当然了,被拦的基本上都是黑人。这样做的后果有两个:一是住在周围的黑人尽可能避免从校园中走过;二是本校就读的黑人学生经常被校警拦下。

 从表面看,学校的做法有效果,校园范围内确实是相当安全。(郑少雄被杀应该是偶发事件。事发地点是芝大最安全的地段之一。今年事故多很可能与疫情有关。)但是看不见的代价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芝大“黑人学生组织”的行动主席基根(Keegan Ballantyne)就表示黑人学生承受了额外的歧视和压力。他呼吁相互关心和支持,谴责所有来自管理层或学生团体的反黑人言论。

 我曾与一些藤校华二代交流过。他们指出,芝大的实际环境正是代表了美国的整体环境:富有的大学与周围贫穷居民完全隔离。而美国很多问题的根源都是由这样的隔离造成的。

图片
如图所示,曾经被划红线的地区较少绿化。(《纽约时报》截屏。)

也许这样的隔离起始于划红线政策(Redlining)——拒绝对红线内的黑人社区做政府投资,拒绝那里的居民享受政府担保的低息低首付房屋贷款。但这样的隔离效果并不终止于红线政策的结束。直到今天,从空中俯视的话,红线政策的遗产依然一目了然:当初红线内的地段最少绿化,最少各类活动设施。因为绿化程度不同,夏天,穷人区可能比富人区温度高5-10华氏度。

很多人在抱怨黑人吃福利,享受了最多的政府资源。其实,黑人社区(或者贫穷区域)所获得的投资很少。我曾经看到一个报道,一个郡里下水道的铺设,富人区的要比穷人区的贵好几倍,因为质量和规格要与房屋的档次相匹配。类似的事情很多。还有,听说过富人区有居民用水含铅量过高的事情吗?

 一部分华一代说这些孩子被“洗脑”了。我说,他们真正读懂了美国历史,看清了问题的根源,坚决反对隔离政策的继续。事实上,最近一些年,在学生和社区的推动下,不少大学走向了与社区融入的方向。但是,这是一个需要长期投资的工程,也不是短时间就能看见成效的事情。

也许,为了应付当务之急,芝大只能靠继续增加警力来防止再次发生凶杀事件。但我们不能以短期投资替代长期投资。临时措施要有,长远目标也不能放弃。

法律从来不是公平的,司法从来不是“蒙目”的

最后想针对里滕豪斯案说几句。里滕豪斯被判无罪也许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为此而庆祝就难以理解了。

法律从来就不是公平的。一般来说,法律是向弱者倾斜的。比如,如果有人偷了信用卡,伪造签名去消费,一般是信用卡公司承受损失,不是信用卡的主人。如果有人偷到支票簿伪造签名去兑现,损失的也是银行,不是支票本主人。这里法律谈不上公平。但因为银行比用户要强大太多,即便这样,往往还是用户被银行捏在手里玩。而这正是为什么法律必须倾斜的原因。

持枪者自我防卫方面的法律明显是偏向持枪者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专家的共识是,检察官要赢里滕豪斯案很难。事实上,许多无辜者被杀的案子最后都判杀人者无罪,说明了这个法律相当有问题。 

里滕豪斯被判无罪不代表整个事情是对的。要对无辜者的死亡有所交代,难道不是应该保证类似事情不再发生?我们不该审视一下相关法律是不是有问题吗?

图片
蒙着眼睛、拿着天平和剑的正义女神雕像。Photo by Tingey Injury Law Firm on Unsplash 

大家应该都很熟悉上面这幅画,被蒙上眼睛的正义女神代表司法是公正客观的。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司法人员从来都不是蒙着眼睛的。

根据埃里克·莱维茨(Eric Levitz)在Intelligencer上的一篇文章,虽然威斯康星州禁止未成年人公开携带武器(包括所有手枪),但州法律确实允许16和17岁的人携带长枪。这一豁免的明显意图是允许未成年人打猎。正如威斯康星州立法委员会在2018年的一份备忘录中所建议的那样,除了 “打猎、服兵役和打靶练习的情况,一般禁止18岁以下的人拥有或携带枪支”。所以,里滕豪斯在威州持枪应该属于违法。而且AR-15就是属于长枪,与尺寸无关。

尽管如此,在里滕豪斯的审判中,法官布鲁斯·施罗德(Bruce Schroeder)接受了辩方的论点,即威州法律禁止17岁的人携带手枪,但允许他们公开携带半自动步枪,并驳回了非法持有枪支的指控。这次审理里滕豪斯案的法官施罗德是否公正受到很多非议。但那些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只能见仁见智。而这一条实在过份了。而且,如果允许考虑这一条的话,那么定罪是毫无疑义的,不需要再有什么证明。所以法官的做法后果极其严重。

此案给我们上的一堂课就是,法律从来不是公平的,司法从来不是“蒙目”的。

里滕豪斯难道不也是白人至上的受害者吗?

我们必须明白的是,上面所说这个法律倾斜的背景其实是白人至上。

想一想,为什么我们看见的案子都是白人持枪自卫打死黑人?为什么警察看见白人拿枪没感觉,看见黑人有枪就紧张,不得不先下手为强对黑人开枪?而且很多时候黑人手里并没有枪,只是警察太紧张把什么都看成枪。为什么里滕豪斯开枪杀人后会主动跑向警察?对,他是去自首。但是他多么自信警察会保护他!为什么警车会从拿着枪从枪击方向走来的里滕豪斯身边过而不逮捕他?如果是黑人这可能吗?为什么在里滕豪斯案发之前几分钟,警察会欢迎背着枪的他,并递上水瓶表示感谢?

一位警官在网上发布的直播视频中告诉那些带着枪的人“我们感谢你们,我们真的很感激。”当时他们可是有违宵禁呢。再想一想,为什么那么多白人看见里滕豪斯手里有枪敢扑上去抢?难道还不是因为他们是白人吗?黑人敢这样做吗?

图片
图中文字:Tamir Rice只有12岁,却因为拿了一把玩具枪被打死了;Kyle Rittenhouse17岁,杀死了两个人后能够从警察身边走过,回家睡觉。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要游行。

我们也不能无视这个案子的背景:当地发生暴乱的起因是警察杀伤了一名无辜黑人。而与里滕豪斯同行的都是白人。BLM是整个事件的大背景。要说这件事情的背后没有白人至上背景,那是在自己骗自己。

这件事情怎么说都很扭曲,也很悲剧。首先,17岁的里滕豪斯只读了一学期高中,连一个学年都不足,是个高中辍学生。另外,为了买枪,不到买枪年龄的他还连累替他买枪的姐夫被告,很可能被定罪。而他买枪的钱是疫情救济款。据说这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一笔“大款”。他拿了枪后又闯了这么大的祸,打伤一人,打死两人。

华人总说黑人不仅穷,而且还不会过日子。那么里滕豪斯这个白人算会过日子吗?难得有一笔“大款”,花在什么地方不好,要去做这样的事情,中间违法环节还一个接一个。一个参与过扶贫的朋友告诉我,贫困的人的思维和表现都是一样的,与族裔无关。真的!

里滕豪斯坚信自己是在做崇高的事情。只是,如果他不是白人,脑子里会有这样的崇高吗?

说到底,里滕豪斯也是白人至上的受害者。类似的白人受害者其实不少,但一般不容易被看见。这个案子可以说是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

美国种族歧视的根深蒂固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其祸害范围也不止于少数族裔。要根除它,路还很长。
 

参考资料

https://www.inquirer.com/news/philadelphia/septa-assault-ethnically-motivated-attacks-central-high-school-20211118.html?utm_medium=referral&utm_source=ios&utm_campaign=app_ios_article_share&utm_content=FWMLAEMRLJH5FJA65OIKPZEI4U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20/08/27/kyle-rittenhouse-kenosha-shooting-protests/

https://www.brookings.edu/blog/how-we-rise/2021/03/11/why-the-trope-of-black-asian-conflict-in-the-face-of-anti-asian-violence-dismisses-solidarity/

https://www.nbcchicago.com/news/local/university-of-chicago-addresses-safety-concerns-following-murder-of-graduate/2687616/

https://twitter.com/care_not_cops?ref_src=twsrc%5Egoogle%7Ctwcamp%5Eserp%7Ctwgr%5Eauthor

https://www.nytimes.com/interactive/2020/08/24/climate/racism-redlining-cities-global-warming.html

https://www.yahoo.com/now/students-university-chicago-meet-school-001400175.html

https://nymag.com/intelligencer/amp/2021/11/rittenhouse-jury-verdict-self-defense-legal-analysis.html

本文原创首发于“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公众号“细说美国”专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7)
评论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shoot
咲媱 回复 悄悄话 作者的假设太多。这本来就不是问题。要政府保护,要别人别歧视亚裔,这才是问题。
自己不能保护自己,就不能抱怨别人歧视你。
成天示威什么的,什么用也没有。
对于黑人,白人还是华人,要看个体。什么族裔都有好人坏人,每个人都有他的利益和理由,
白人,黑人也有无数被抢窃杀害的,为什么他们不说自己被歧视了?
带上枪,如果有人抢你,你反抗不是为了你自己,因为你的命比你的钱重要,你反抗是为了亚裔,让他们知道,抢华人是要付代价的。
这才是正确做法,不是游行,不是去政府抗议,好不好。
我一个弱女子,都是枪不离身,一个大男人去抗议,好意思吗?
Gooddude 回复 悄悄话 WXC 里这样的人真不少, 老是从上帝视角来评判。 要知道现实的世界是非常残酷的, 对某种族的纵容实际上在将他们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因为人的欲望是不能完全满足的。况且以前不是没有在有限的社会资源上大力支持过,几十年下来结果有目共睹。所以在这些人的整体现代文明素质还没有那么高的情况下,必要纪律管教是必须的, 当然过程会痛苦。
不要老是怪别人, 当某个种族的犯罪率普遍高于其他人时, 你想让别人怎样平等对待你?不要说你们的高犯罪率是别人歧视造成的, FBI的统计已经说明某种族之间的谋杀率远高于其它种族。
not4any 回复 悄悄话 “感觉楼主能在文学城发布这样的文章很有勇气”
有与此相同的感受。姑且不论博文的观点是否正确,至少博主是在与你和言细语地讲道理分析问题。与其他有些文章不同的是,尽管有些论述会不同与一些读者的观点以致引起感情上的不适,但文中没有辱骂指责,没有极端的话语论述。更难能可贵的是对于一些偏执极端的攻击以及极具侮辱成分的跟帖,从未见博主恶语相加或反唇相讥,更不用说一语不合就删了别人的跟帖了。如此的涵养和大度非一般人所具有。可惜的是,也许博主的文章的立意过于高深,以至于曲高和寡,难以引起这个城里太多读者的共鸣。
北邙之巅 回复 悄悄话 这逻辑,把我佩服得是五体投地。
pcboy888 回复 悄悄话 写完评论后又仔细看了一下,感觉楼主能在文学城发布这样的文章很有勇气。我附件的高中刚发生了一次学生对学校的示威,起因是一个华人女孩遇到不公正待遇。令我意想不到的,照片里示威支持华人女孩中学生,赫然包括了华人家长们每天教育孩子们必须要仇视的穆斯林和黑人。
pcboy888 回复 悄悄话 黑人不是中国人,因此他们不理解我们的感受。可是同样的,我们不是黑人,因此也不理解守法黑人们的感受。其实,如果只有黑人是违法犯罪分子,要躲开也挺容易的,因为黑人好认。另外中国人们太相信“黑人可以随意侵犯中国人,事后中国人还要负责人”的传说了,遇到黑人自己先怯了七八成,甚至打不还手骂不还手。。。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美国社会治安问题其实就是黑人问题。我这么说会冤枉百分之七,八十的黑人群体。但是美国的治安问题和不安全感我估计百分之八十是那些黑人里百分之二十左右的暴力黑人带来的。

不光华人怕黑人,你去问问其他人种,他们表明不敢说,实际上他们也怕黑人。
ProfessionalEngineer 回复 悄悄话 满纸荒唐言,笑得掉眼泪。都说作者傻,这话真不假。
新手一位 回复 悄悄话 一厢情愿,人家根本不care 你,就是欺负你体格弱小。枪说话。
royalflush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应该是理想主义者, 但是“too simple, too naive".
回首前尘 回复 悄悄话 看得出来,楼主人是好人,心是好心,但是与年轻的华二代一样,政治上太幼稚可爱了,太理想主义了。年轻人缺乏社会经验,冲动一点,可以理解。但是年长的人不应该这么太理想主义了。维护社会治安必须要加强警力,软硬两手都必须要有,缺一不可
Zzyx 回复 悄悄话 作者的逻辑来源于她自身的经历吧?该不是她嫁的就是黒人吧?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我十分期待博主和全家,亲朋好友都搬到芝加哥南部的黑人居民区,买房安家落户,与黑人做亲戚,好好的过日子。
喜爱心 回复 悄悄话 我非常同意下面几位的回复。唯一可说的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作者应该以身作则,贡献一些实际自身与黑人团结合作的案例,而不是这种纸上谈兵的指点。
yl233 回复 悄悄话 ”哈莱姆地区的城市化建设始于1880年代,最早定居人口为德国移民,之后包括爱尔兰、意大利和来自东欧国家的犹太人移民。在东哈莱姆,南部意大利人和西西里人占人口多数,曾被称为“意大利哈莱姆”。”选自维基百科。美国所有的黑人区几乎都是最危险的地方。哈莱姆现在就是这种情况,这个地方曾经危险到除了警察没有人敢去。看看这些地方的变迁历史你还怪政府的资源分配不公吗?还是黑人本身就有问题。
yl233 回复 悄悄话 “很多人在抱怨黑人吃福利,享受了最多的政府资源。其实,黑人社区(或者贫穷区域)所获得的投资很少。”开什么玩笑!在美国这个讲究区域自治的地方。地方的财政收入支持地方的建设。黑人区贡献的税收是多少?还要想有和高档区一样的待遇,那美国就提前进入共产主义了。
无言无语无声 回复 悄悄话 I don’t believe one single word of what you said. 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哪怕一个 equity 大佬们以身作则哪怕一次。他们的孩子上 Sidwell Friends,我们孩子们考进TJ 的路没了。他们院墙高筑,我们的孩子差点给打死。请告诉我一例你们让出了自己的录取,就业机会 给更需要 更合格的人,和一个弱势群体人做朋友做亲家。那我从此再 无话可说。
bluesky1998 回复 悄悄话 被恶心到了。进来问一句,作者脑子进水了吗。同样的费城,要多一些UBer司机那样的华人,学会用枪保护自己,改变华人是easy target的形象!
yl233 回复 悄悄话 ”黑人在美国有比较强大的政治力量。华人要不被欺负,不联合黑人没有政治智慧可言”。这种观点还停留在60年代。今天最歧视华人的是黑人。尤其是民主党治下的黑人。看看现在的趋势。白人歧视既没有人口基础,也没有文化基础了。你所指出,的这些问题都已经是黑人歧视华人的冰山一角。即时白人歧视也是对你翻翻白眼心里面瞧不起你。可是黑人的歧视直接对华人的身心造成的损害。
yl233 回复 悄悄话 不小心点进了你的文章。兄弟,我真不知道你所说的系统性种族歧视从何而来。不要摆出一副学者的架子,拿出几个冷冰冰的统计数字来说事儿。社会问题必须要深入社会以后才有发言权。否则任何发言都是在欺骗自己同时也在误导别人。我说的接触是指你在几个大城市的黑人区里面住过至少半年以上,其中三个月必须是在黑人家中住,你的观点就会改变了。本人敢提出这样的要求就是本人有这样的经历,并且有这样的思想观念转变过程。
灵动的双子 回复 悄悄话 单单就华女地铁被殴案来就事论事,那天如果任由那几个黑女在那里谩骂那几个华男(谁也不知道原因),把那几个黑女当神经病,然后大家到站各自散去,事情的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iask 回复 悄悄话 从地理上看, 这些恶性事件都发生在左州和极左(芝加哥)地区, 同样包括近期的北加州大型抢劫。 统计数据充分说明了越是纵容,越是找说辞为他们开脱的地方,黑人的犯罪率越高。
从时间上看,五十年代的美国对黑人的歧视是明目张胆的,但那时的黑人要比今天守法得多。 同样在加州,自从贺锦鲤推出了那个950以下非重罪的47号法案,犯罪率立即飙升,导致了今天干脆明抢。
从人性上看,慈母多败儿,对人而言约束和纪律是必须的;对潜在罪犯而言害怕远超感化。作者别再天真了,种种说辞大多是左派政客赖以欺骗民意占领道德高地的工具。
陌上美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的评论 : 这文章基本逻辑都搞错了 更别说有什么深度 还脱离事实传播了不少liberal lies 这种生活在左派媒体alt facts世界的“精英” 打着大爱的旗帜,不过是自己的利益没有被碰到。看看NYT自己做的节目吧 https://youtu.be/hNDgcjVGHIw New York Times
陌上美国 回复 悄悄话 左派需要先把基本常识和事实搞清楚再开始花时间写文章 NYT自己的节目讲了有钱左派是最善于搞segregation的,在富人避税、教育资源集中在富人区等方面反而最严重的是蓝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RHd8_VZy6k 另外,芝加哥最后一个共和党市长是1930年代,出事不去反思民主党的政策,还在找遥远的共和党的问题,这是什么逻辑?这个城市枪法已经全美最严格,事实上禁枪,还围着枪作文章?而且具体到这个案子,这个凶手是非法拥枪,禁枪也只是拿走守法良民的枪管不到这种黑枪。作者生活在什么乌托邦?想像的禁枪是坏蛋先把枪缴了?真是太不接地气了。事实上是守法良民枪没了,你们又消减警力,必然导致治安急剧下降。所有要消减警力的城市这段时间都在反过来修正错误政策,包括明州双城都公投否定了defund the police的政策,自己去查一下新闻吧。此外,不要太冷血了,一句“郑少雄事件是偶然少见现象”,实际上今年芝加哥大学已经出了三个命案了,还不都是消减警察经费闹的。所以出事后,学校不得不出台恢复警力的政策。再说一个常识,全世界禁枪的都是独裁国家,所有民主国家都不同程度可以拥有枪支。左派不学习美国宪法和历史,只在马克思主义化的左派话术中不断传播错误信息。作者读多了liberal lies,被印刷品骗得团团转。关键你们的无知和口号,代价却是别的家庭的悲剧!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回复 悄悄话 深度好文
xinn2005 回复 悄悄话 黑人和韩裔社区走出那场灾难后的共识应该是:韩国人太厉害了,我们不要去惹他们 LOL
xinn2005 回复 悄悄话 被打的女孩子不但没有人帮忙,还需要自己去报警,那几个男生已经不只是懦弱了,真的是很垃圾,心安理得地看着别人替他们挨打,太像鲁迅笔下吃人血馒头的那些人。
兔兔猫 回复 悄悄话 對於那些軟弱的男孩,我不責怪他們,因為他們就來自崇尚明哲保身的家庭。關鍵的原因,在於他們心裡沒有崇尚公義,遇到作惡的事情還要盤算怎麼保護自己,他們的是非觀已經被扭曲,所以他們的人生也就像垃圾一樣。
兔兔猫 回复 悄悄话 華裔的退縮和不追求公義讓黑人都瞧不起。黑人沒有興趣和華裔團結,他們是崇尚強者的族群,對謙謙君子的退縮他們只會瞧不起。

零不是数 发表评论于 2021-11-23 07:40:01
为什么没有和华裔也达成类似的共识?韩裔打死若干暴徒起了什么作用?
“黑人和韩裔社区走出那场灾难后的共识是:我们成了彼此的受害者,也都成了某种环境的替罪羊。我们都是弱势群体,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彼此关怀,彼此照应,争取共同的权益。
lostman 回复 悄悄话 在美国社会警醒前,还是远离这些垃圾,移民来加拿大吧
xiaofengjiayuan 回复 悄悄话 完全同意这个

芝大华二代反对增加校园警力,左得太过了。正确的做法,是呼吁增加警力的同时,也要保护黑人的正当权益。当暴力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体会不到疼的感觉。华二代固然有正义感,但是政治上太幼稚了
兔兔猫 回复 悄悄话 黑人學生經常被校警攔下不是沒有原因的。這並不是社會不公,而是某些族群經常作惡的結果。這很難理解嗎?某些人的腦子裡進屎了嗎?
ahhhh 回复 悄悄话 左派说,增加警力是种族歧视。Kid you not。醒醒吧,你那套相信党的说辞没用。最近费城华人拥枪自卫,才是非常有用的阻喝。
ahniu 回复 悄悄话 求政府,成为奴隶。
求自己,成为主人。
零不是数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没有和华裔也达成类似的共识?韩裔打死若干暴徒起了什么作用?
“黑人和韩裔社区走出那场灾难后的共识是:我们成了彼此的受害者,也都成了某种环境的替罪羊。我们都是弱势群体,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们必须团结起来,彼此关怀,彼此照应,争取共同的权益。”
回首前尘 回复 悄悄话 芝大华二代反对增加校园警力,左得太过了。正确的做法,是呼吁增加警力的同时,也要保护黑人的正当权益。当暴力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时,体会不到疼的感觉。华二代固然有正义感,但是政治上太幼稚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