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颈是我的性格,牛精是我的个性!

好酒,爱书,收旧,老饕,走南,闯北,家四方,三儿,一女,六口人,一房两车,人到中年,华人大兵,解甲归田,东篱种菊,南山放马
个人资料
我冇醉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喝最苦的药茶

(2020-08-04 20:12:15) 下一个

持续运动已有一年多(每天一小时左右),体能恢复跟退休前差不多,只是有个小问题,年前开始,喝啤酒一多,水就退不出来,腹部就变得圆鼓碌碌,要戒酒好几天才退,还有小腿有微水肿,无论做什么都不退(前小腿骨旁那条小肌,一按就馅下去,久久不回复,搭飞机尤甚),体重一直保持在175磅左右。

某天看到一篇有关中一的博文,其中有提到《千金方》马兜铃单方退腹水,不过作者认为加茯苓(小退---利小便)或加大黄(大退---下大便)效果更好,但没有用量。我知马兜铃现在在中国是禁药,有毒。我在网上找了些有关马兜铃的资料和用量,平时用量是3-9克。我祖父是老中医,离世后留下了一房间中草药,我打电话父亲问问有没有马兜铃留下,父亲说有一大瓶,问我要来干什么,我说退水。取药时,父亲第一句话就是:很苦。

知道用量,取其中位6克加点茯苓,但不知用法,以前煲中药都是三碗水煲成一碗,只有这样了。半小时就煲好了,成色和第一冲的红茶一样,一开始先试下位,只用手指点一点,那苦味是没人有,满口都是苦味。我小时候喝过不少药茶,这是最苦的,但我有自己的方法,就是深深地吸一口气,以最快的速度一口气喝完,让那药味根本没时间和味觉反应过来,但After Taste也是教我受一壶了。现在喝了六剂,算是一个疗情,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有点效。

因为生长在农村,自小就和中药打交道,有什么头晕身热都是喝中药。乡下人每个家庭都有几味‘看门口’的中药如保济丸,牛黄解毒丸,万金油,白花油,喉症丸,小儿安,水红梅叶等。保济丸用的最多,到现在还用,那时夏天生疮仔或伤口发炎都会吃牛黄解毒丸,很难吃只要是量大,如果一口吃就会吐。喉胧痛一般吃喉症丸,或自制的番鬼柠檬炮制的盐水。几滴白花油偏方专治拉稀/拉痢。读中学时,耳鸣的厉害,每晚都很难入睡,喝了不少中药,苦就不用说,但其中一味苍耳子的味道很怪,很难喝,不知喝了多少剂,总之耳鸣后来就没感觉了。

现在很少人相信中医,但以前的人都是这样治病的,中医有其系统,但太复杂和玄。我在西药房工作了八年,觉得八成西药后果也是一般般,就拿痛风来讲(我痛风五六年,饮食习惯没变过,现在突然就没了),西药房有两种药Cochichine&Prednsone,我个人认为吃和不吃没两样,都是心理作用,痛得太厉害就吃,从来没有两三天就好,每次都要一两个星期,止咳药一样。西医在战场救护,开刀,镇痛,麻醉,大出血,难产等外科比中医强很多,但其他疑难杂症和无处下刀或测验的,西医也是骗,不如中医。

不想加入中西医之争,不过想问一下:为什么西医把血型分成+-O,A,B,AB就是科学,中医把人分成热血(满脸暗疮--LP生到更年期还生)和凉血(不生暗疮的--我一生生的可以用双手数的过来)就是伪科学?

无论中西,能治病就好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很多中药效果很好。但中医理论不敢恭维。中医理论和中药效果不是一回事。
欲千北 回复 悄悄话 西医的结论,基于实验事实,给出定义或判据。中医的说法,大多是猜测,缺乏实验验证,也不注重实验。而且概念的定义不清,只给结论,很少给出判断要则。
比如一个士兵在阿富汗,西医把他的血拿去检验,只要步骤正确,无论是谁,无论在阿富汗、美国、还是日本,检验结果A型血,不会因做检验的人、地而变。因为结论的定义和判据很清楚。
中医说那个士兵有暗疮,是血热。这是猜测,不是实验结果,连血热的定义都不清不楚。中医没有化验,无法根据定义说他的血是热是凉。对他的暗疮,张中医说是血热。李中医可以说是血凉但血中有毒气。王中医说都不是,是血瘀。刘中医说跟血热血凉血瘀没有关系,原因是湿。定义不清,难以判断对错。
cxyz 回复 悄悄话 看到你说减肥跟进来了,我也是屡减屡肥的一个 , 继续努力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