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梁启超论香港暴徒

(2019-10-21 14:30:19) 下一个

先摘录一句梁启超的《论自由》:‘自由之界说曰:“人人自由,而以不侵人之自由为界。”’

梁启超接着问,如果以不侵人之自由为界,那么人岂不是失去了很多自由了吗?梁启超仔细研究的西方近几百年的自由,明白了只有大家都有人人平等的理念,遵循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基本法则,才能人人共享自由。如果只追求个人的无限制的自由,那自由的终极,便必定是个独享自由的大独裁者。梁启超说,“野蛮时代,个人之自由胜,而团体之自由亡;文明时代,团体之自由强,而个人之自由减。... 使其以个人自由为自由也,则天下享自由之福者,宜莫今日之中国人若也。绅士武断于乡曲,受鱼肉者莫能抗也 ;...... 何其自由也!” 追求以个人自由为自由的,独裁之国贼也。

香港的暴徒岂不正是以个人自由为自由吗?无法无天,横行乡里,“私了”弱者于阴暗之处,何其自由也!

这等行径,与武断于乡曲,鱼肉百姓的“绅士”又有何异!这等人若掌权,必然是独裁之国贼也。

梁启超说:“野蛮自由,正文明自由之蟊贼也。文明自由者,自由于法律之下,......,自野蛮人视之,则以为天下之不自由,莫此甚也。......,嗟夫!今世少年,莫不嚣嚣言自由矣,......,取便私图,破坏功德,自返于野蛮之野蛮,有规语之者,犹敢淫然抗说曰:‘吾自由,吾自由。’”

难怪梁启超说,恐怕这自由二字,“不徒为专制党之口实,而实为中国前途之公敌也!”

怎样才是自由呢,梁启超说首先要有自由的思想,即有自由之心。怎样才算有自由之心呢?梁启超说,一是不要迷信古人,凡事要有批判的眼光,不然就不会有“路德,培根,笛卡儿,康德,达尔文,弥勒,赫胥黎诸贤”的出现。二是不要做世俗的奴仆,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一天到晚呼喊民主自由,却不知民主自由为何物。人家以民主自由的名义叫你自毁家园,你就贴上“勇武”的标签,穿上黑衣,戴上猪嘴,到处烧杀掠抢。三是不屈服于境遇,要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大丈夫顶天立地,独往独来,岂能做虎狼之附庸乎?四是不要为情欲所困,眼耳鼻舌身这五官生出七情六欲,所以五官“实为五贼”。人如果为情欲所困,便是五贼加身,哪里还有自由?若因一己之私,便哗众取宠,招摇撞骗,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以致众叛亲离,如过街老鼠一般,哪里还有自由?

如果人人有自由之心,又有人人平等的理念为基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则自由之神必降临,人类社会必进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