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堂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此一言堂非彼一言堂也。此一言堂,乃是万言堂中之一分子。无此一堂之言,便无百家之争。故君子“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正文

帝国反击 – 忆十四年前港大的一次政变

(2014-10-08 07:57:08) 下一个

1

2000年夏天的香港大学。表面上一片平静。但身处其间的港大教授们,却可以感觉到暗流涌动。一场风暴,即将起源于港大而席卷整个特区。而这场风暴中心的悲剧人物,香港大学第十二任校长鄭耀宗,此时却踌躇满志的和太太在英国度假。

鄭耀宗活脱脱就是一个小胡耀邦。略欠沉稳,急于求成。虽然不好说他“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但以“Jumpy, sometimes impulsive”来描述他却是恰如其分。

鄭耀宗1996年开始执掌港大。其时正值香港科技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香港科技大学于1991年创立。第一任校长吳家瑋学贯中西,非一般等闲人物。他到北美振臂一呼,便招来了一大批斩关夺隘的科技猛将。所以在建校之后的短短几年,其进军之速,成就之大,便把香港大学远远抛在后面。

也许读者会问,香港大学不是经常排名在香港科技大之前吗?原来真正懂科技的,不是以大学排名论英雄,而是数学家比数学家,物理学家比物理学家,…, 等等的对等的较量。比方说香港大学有医学院而香港科技大没有医学院,所以双方比医学研究便没有可比性。再比方说香港大学的教授人数大约是香港科技大的两倍,所以科技总量也没有可比性。一旦我们进行对等的较量,港大和香港科技大学便高下立判。同等学科的教授,在香港科技大的所发表的高档论文和科研经费都远多于在港大的。大家只要看看港府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的历年科研经费竞争结果就知道了。

同一时期,Science Nature各发表了一篇介绍香港科技发展的文章。两篇文章都大谈香港科技大,顺便介绍了一下香港中文大学,而港大基本被忽略。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鄭耀宗锐意改革,而改革的对象便是那些不学无术而占据教授职位的港英余孽。鄭做了两件吃力不讨好的事。一是专门雇了一位教授找那些港英余孽谈话,问他们为什么不写文章不做科研不申请科研经费。如果再不申请科研经费,需要提交理由(justification),否则劝退。二是实施Formative Review(学术评审),让那些港英余孽自觉羞愧。鄭的本意是想让那些港英余孽知难而退,把位子让出来。

 

我们国内的女士们往往痴迷于英国人的绅士风度。其实英国人的绅士风度通常是在他的利益没有受到直接威胁的时候才有最好的表达。一旦利益受到威胁,绅士们便都是毒蛇猛兽了。鄭耀宗此时面对的,便是这些毒蛇猛兽。而这些的毒蛇猛兽,在港大很多。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