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民 民声

我来自毛共社会农民家庭,成长、自立、成家阶段偏逢特色共产党越发走资,在美国漂泊二十年,每况愈下,最近还遭遇工伤谋害谋杀。我认识到,光靠个人的辛勤是改变不了制度给个人注定的命运,必须同时通过个人的努力去改变制度和社会。
个人资料
正文

没有经济公有制的所谓选举民主,都可算系统欺诈

(2019-11-17 09:43:44) 下一个

没有经济公有制的所谓选举民主,都可算系统欺诈
王利民
2019年11月17日

选票控制不了什么,而金钱和权力控制了选票,普通人只有参与或不参与这种根本赢不了的欺诈游戏的自由,参与的话也没有可能对被选举人有什么控制,就好比一丘之貉,选来选去你没法弄个领头羊出来。系统欺诈不是没有人知晓,而是众多底层、下层人被洗脑而忍辱负重,不敢反抗,一反抗就被统治体系的各界各阶分子套上道德枷锁、舆论枷锁、法律枷锁、人身枷锁、乃至生命死亡。要真民主,要真自由,就要人所生存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资源共有共营共建共创共享。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