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民 民声

我来自毛共社会农民家庭,成长、自立、成家阶段偏逢特色共产党越发走资,在美国漂泊二十年,每况愈下,最近还遭遇工伤谋害谋杀。我认识到,光靠个人的辛勤是改变不了制度给个人注定的命运,必须同时通过个人的努力去改变制度和社会。
个人资料
文章列表

评戴旭大校之美国反毛说

(7/) 2014-06-25 13:12:54

试对:古文故人做

(0/) 2014-06-25 13: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