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民 民声

我来自毛共社会农民家庭,成长、自立、成家阶段偏逢特色共产党越发走资,在美国漂泊二十年,每况愈下,最近还遭遇工伤谋害谋杀。我认识到,光靠个人的辛勤是改变不了制度给个人注定的命运,必须同时通过个人的努力去改变制度和社会。
个人资料
正文

改岳飞满江红以感怀岳飞

(2019-10-06 18:27:15) 下一个
 

改岳飞满江红以感怀岳
王利民
2019年10月6日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不等闲,掉了少壮头,多悲切。

靖康耻,无须雪;
臣子恨,何必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牛羊肉,
笑谈渴饮恶霸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向天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