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民 民声

我来自毛共社会农民家庭,成长、自立、成家阶段偏逢特色共产党越发走资,在美国漂泊二十年,每况愈下,最近还遭遇工伤谋害谋杀。我认识到,光靠个人的辛勤是改变不了制度给个人注定的命运,必须同时通过个人的努力去改变制度和社会。
个人资料
正文

特色共产党能给普通个人如我提供什么?

(2019-10-04 11:01:25) 下一个

特色共产党能给普通个人如我提供什么?
王利民
2019年10月4日

因为2018年1月16日在纽约市皇后区的B.Q. Wide Auto Body Parts Supply, Inc.汽车外件仓库劳工时从八英尺的A形破损梯子(一定是借内部换工之际被人故意破损然后放置在那里让我做工专用然后致伤的)跌落,后面的伤势诊治和工伤案件过程,愈发表明这是针对我而来的故意谋害谋杀。从2018年的夏天开始,我因为需要更新快过期的中国普通因私护照,就开始直接向中国当局机构(外交部网站,纽约领事馆)表明我的因被故意谋害谋杀而致的伤残现状,后来,通过电邮、电话等方式向外交部、纽约领事馆、中国驻美大使馆求助诊疗、法律援助,最终在提交个人护照身份和填签领事馆的完全免责声明后,从纽约领事馆得到的是电子邮件附件里的一页共五个在纽约、新泽西的各类律师名单。上面有两个律师事物所貌似跟工伤有关系,在华文媒体上都有广告,我不想为这两个事物所做广告,但是说说经历。其一,在电话里说了一会话的是个中国来美并在纽约领事馆有些关系牵连的律师,称不替工伤者接受工伤案件,只接收工伤案件中的第三方理赔,反倒还称领事馆不管这事,不要去找领事馆,我就对此律师所作罢;另一,我网上填文和打电话咨询,一个华人经理一副趾高气扬的语气,也称不接受我的工伤案件,却在电话里做出一副刺探的突然问话,我忘了教他了,别以为电话上听到的声音都是我产生的。后来,我就向纽约领事馆问询,在美国务工的华奴这么多,不单只是在建筑行业的,其它行业的应该也很多,务工受伤应该不是很稀少的事,询问还有别的工伤律师之类的可以推介,没有下文了。

习总书记在国庆七十周年阅兵前的讲话,听着很硬气,事实上,特色共产党这四十多年给广大普通中国人带来的命运是什么?我和我家的人生遭遇应该不要被政权和官商联系在一起的法律人士抹杀了一定的代表状态。并且,特色共产党的所称发展,居然到现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和领事馆用的是gmail邮箱,跟大使馆电邮的时候,还被自动回复称要带中国客去白宫参观的机会很少。有关国内医疗的流程,领事馆回复简直就是让我自己去找而已。

附部分电邮内容:
能否介绍一下华侨回国诊治的手续和费用情况
纽约市中领馆,您们好:

我遭遇谋害谋杀式工伤,在美诊治加其他情况一年多后至今,持续不停的头痛头晕非常严重,可能因为脊椎(包括颈椎)的损伤然后致病,多个重要系统都有明显症状,四肢的多处关节部位均持续性疼痛,还有其他症状。请问,能否介绍如题信息?另外,能否不要那些文书手续,给我一些工伤、人身伤害案件律师名单?

谢谢。

王利民
2019年5月20日

从wuqiao.ny@gmail.com来的回复为
王利民 你好,

关于医疗手续等相关问题,建议通过医院或其他渠道联系确认,十分同情你的遭遇,但总领馆没有相关资源。关于工伤赔偿等事宜,建议通过律师循法律途径解决。

总领馆可以应要求为中国公民提供推荐律师参考名单,也需要说明,所有协助不能超出我们的职责范围,必须符合美国和中国的法律,并在我们的工作职责内进行。如有需要,请确认并在附件确认书上签字,连同您的身份证件复印件回发至本邮箱,我们随后发去参考名单。

如有其它疑问,可来电咨询212-695-3125. 

祝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王利民 回复 悄悄话 在美国这个宣称法治的国家,普通人几乎能接触相关法律全文的机会都没有,虽然网络时代已经很多年了,律师几乎又都是为钱服务的私人公司,是要从政府、保险公司、雇主公司、有钱人那儿拿钱的,而这些被告又从根本上以各种方式抵赖原告,所以,与其说律师是为广大普通人维护正义和权益的,还不如说真实的,这样根本属性的律师是权贵们的白手套,从一开始就可以不接收案件,接收了后也不一定真正去为原告的诉求去努力。个人自己要代表自己的时候,法官却不容许原告自己讲,只能被对方和法官宣称什么和由他们来提问并设计封闭式的是或不是两种答案。美国法治搞成这样,难道不是个可悲可怕的笑话?
The rule of law propagated by the powers is the actual lawlessness experienced by the commoners.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