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民 民声

我来自毛共社会农民家庭,成长、自立、成家阶段偏逢特色共产党越发走资,在美国漂泊二十年,每况愈下,最近还遭遇工伤谋害谋杀。我认识到,光靠个人的辛勤是改变不了制度给个人注定的命运,必须同时通过个人的努力去改变制度和社会。
个人资料
正文

张扣扣的人生应该上史书

(2019-07-17 07:50:42) 下一个

张扣扣的人生应该上史书
王利民
2019年7月17日

特色共产党政权也是一副貌似“法治”的样子,要拿来为这“法治”幌子献祭的也总是
被统治社会中的受害底层人。那些政权豢养的网络五毛无毛五分们,不会去报道张扣扣
为何会那样,只会宣称张扣扣的凶残,还会宣称“法律”的“正义”。我以前在《为薄
熙来同志辩护》(我记错了,《从重庆事变看假冒伪劣毒政权》)一文中,对统治者的“法律”有一个透彻的阐述。那些没有跟“法律”
打过什么交道的,你要么走运还没碰到什么大事,要么你能逆来顺受,如果没有实质了
解“法律”而张口闭口宣颂所谓的“法律”,那简称就是被政权洗脑了的纯傻逼。资本
主义法权有如懒臭婆娘的遮羞布,有权贵们的自由花俏,没普通人的实际服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