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老白汾传奇 之五 大结局 - 酒香飘飞

(2021-02-18 07:30:08) 下一个

5

再说那天黎明时分,白六白从武家庄出逃。一路东行,风餐露宿。苍茫太行山绵延千里,白六白徒步独行。他走过深秋阳光下的红石山峰,踏过白雪皑皑的陡峭悬崖,偶尔途经繁华县城,热闹小镇,喝一壶烧酒取暖,买几个馒头充饥。老家是回不去了,白家酒作坊肯定已被廖东方兄弟占有,官府的通缉令尚未解除。他只能远走他乡,避祸求生存。一日晚间,大雪封山,他在山间一座废弃的庙宇过夜。狂风呼啸,传来野狼的嚎叫,凄厉恐怖。他寻来一些干树枝,点燃一堆篝火,喝一口烧酒,吃一口馒头。垂首默念,暗自庆幸,如果不是父亲未雨绸缪,自己此时恐怕早已成了两个夜行人的刀下之鬼。刀俎之肉,只能任其宰割。也或许早已掉下悬崖,粉身碎骨,一缕冤魂飘荡太行。“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风雪中依稀回荡父亲的声音。父亲一生闯荡江湖,从未失手,百年之后依然救自己于性命攸关之时。

其实当日那夜,白六白正自躺在窑洞土炕上左思右想,百般琢磨。是谁在白家的酒里兑了水?原本兴隆的生意为何亏了钱?白六白逐一排查酒坊和家里的每一个人。耳边突然传来夜行人发足狂奔的脚步声,脚程极快,直奔武家庄而来。而且内力深厚,武功高强,轻功卓绝。他起身,穿好衣服,系上紧身腰带。俯身在炕,凝神细听,判定来者为二人,一前一后,距离武家庄越来越近,然后突然止步于村西头外的杨树林。尔后便听到了夜行人师徒二人的对话。白六白最终确信夜行人是冲着自己而来。随后踩碎落叶的声音,疾风吹过的呼啸,被惊扰的狗吠声,飞奔而来的脚步声,都没有逃过白六白的耳朵。窑洞后墙的绝壁上,白六白早已在岩石上拴好绳子,做逃生之用。待夜行人走进村子后,白六白纵身跳上窑顶,双手紧抓绳索,飞身而下。身体紧贴绝壁,屏住呼吸,侧耳细听,方才知道出卖白家酒坊的竟然是情同手足的好兄弟廖东方。

不是一直说白六白只有三脚猫的防身之术,怎么会有如此卓绝的密室听音术和绝世轻功?这就不得不佩服老江湖白五白的未雨绸缪和先见之明。想当初,白六白和廖东方一起跟着白五白学习武当剑法。白六白终究悟性太差,不得要领。而廖东方却得到真传,练就一身好本领。白五白虽说也甚喜爱廖东方,视如己出,但终究还是隔了一层,差了一点。他始终担心生性懦弱的儿子白六白,轻信于人吃亏上当。深知白六白缺少江湖人应有的果断和狠劲,且不好与人争斗,断难在剑法、刀术上有所造诣。但是他聪明机灵,可以学一些隐身术、传音术、轻功之类的边角料功夫,最起码危机时刻可以自保。于是,便暗中请了一个江湖大师,教授白六白密室传音术和轻功。

在父亲白五白的安排下,白六白开始了秘密习武生涯。这件事瞒着家里所有人,包括廖东方。所以每一个人都以为白六白武功平平,手无缚鸡之力。也正因如此,白六白才躲过此劫。

山上的积雪开始融化,涓涓细流,缓缓流淌。白六白终于走出太行山,进入平缓地带。已是第二年的春天,春风拂面,花香弥漫。广褒的平原上,犁地的老牛,耕田的农人,地里冒出绿油油的嫩芽。一切,都充满了生机和希望。

白六白走进农田,指着西北方向的一座城楼,问一个正在犁地的农人:“老人家,这里是哪里?”

“汾阳城。”老者头也不抬地回答。

“老人家,敢问您这地里种的什么?”白六白再问。

“高粱。” 老者依旧没有抬头。

原来这里也种高粱,酿酒的天然佳料。

再往前走,是一条河。他走到河边,捧水洗了把脸,问旁边一位洗衣的妇人:“请问大嫂,这是什么河?”

“汾河。”妇人回答。

白六白立在河边,向西眺望,远方群峰苍茫,绵延无尽。想必那里就是山西的另一座著名山峰 - 吕梁山了。

原来已是晋中盆地的汾阳城。这里西靠吕梁,东临汾河,依山傍水,人杰地灵。大片高粱,物产丰富,天时地利,酿酒佳地。况且距离故乡千里之外,追缉令鞭长莫及。白六白长吁一口气,白家酒作坊已被廖东方那个奸人和他的堂兄所霸占。好在自己尚未娶妻,更无一男半女,无牵无挂,可以一走了之。只是可惜了祖辈留下的产业。好在自己带着酿酒制曲的祖传秘笈,不愁找不到吃饭的地方。白六白无端由地喜欢这里,天蓝云白,绿茵遍地,河水清澈,民风淳朴,好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

走进汾阳城,走进一家酒馆,要了一壶酒,一碟酱牛肉。酒一入口,绵厚纯正,“好酒好酒啊!”嗜酒如命的白六白禁不住大声夸赞。

“客官,您算走对地方了。咱们汾阳城的酒啊,远近闻名。”店小二一边倒酒一边说。

“小二哥,汾阳城里哪家酒作坊的酒最好喝?” 白六白与店小二闲聊起来。

“只要是咱们汾阳城的酒,就没有不好的。您知道大诗人杜甫吧!” 店小二卖弄起了学识。

“当然知道。唐代与李白齐名的大诗人。” 白六白喝了一口酒笑着回答。

  “那您一定听说过杜甫最有名的一句诗,‘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吧?”店小二非常笃定地说。

  “小二哥,那不是杜甫,是杜牧。”白六白忍不住纠正店小二。

  “都一样,反正都是杜家人。”店小二满不在乎。给邻座的客人倒好酒,返回来又对白六白说:“要说最好最纯正的烧酒,当属杏花村。你知道吗? 咱们这里有一个神泉的泉眼,从吕梁山的最高峰流下来,甘甜纯正。而且终年不结冰。传言说神泉水的精气神儿都流到了杏花村。所以杏花村的酒比别地儿的酒更好喝。”店小二神神秘秘地说。

千里逃亡之后,白六白在这个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分,走进杏花村。

五年后,借助吕梁山上的神泉,晋中盆地的优质高粱,还有白家特有的酿酒制曲秘笈,白六白再创白家酒作坊。为感念汾河,白家烧酒取名老白汾。

 

尾声

吕梁山的神泉水经年流淌,晋中盆地的高粱红了又红,春去冬来,白六白置了地,按着老家的样式盖了一座房子。五十岁时娶妻生子,添丁进口。白家酒作坊生意兴隆,名声远扬。白六白整日里除了酿酒,品酒,吟诗、作画,就是读书、练功、逗子、陪妻,安居乐业,其乐融融。

到了腊月,白家酒作坊越发忙碌起来。腊月二十三清晨,三九第一天。白六白起床后撩起厚厚的棉布门帘,看了看外面,风紧天寒,天际灰蒙,雪片漫飘。“下雪了!”他走进灶间,对正在奋力搅动锅里稠粥的妻子说。

然后,他步出房门,穿过厅堂,沿着房子的回廊,走到大门口。家丁已经把天井里的积雪清扫干净。他推开大门,准备迎接灶王爷。

蓦然发现一人卷缩在大门洞的一个角落,衣衫褴褛,身上披一件破旧的羊皮棉袄,上面落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一顶破毡帽盖住面部,似在酣睡。白六白心里一惊,此人看来在此睡了一夜,他把手放在那人的鼻子下端,鼻息均匀。白六白赶紧招呼家丁护院把此人抬进下人们住的南房热炕上。早有下人端来烫好的烧酒,一口一口的喂进去。待那人醒过来,便对着白六白低呼一声:“六白兄!”一头栽下地,磕了一个响头。

“东方,你是东方!”白六白惊讶的站起来,问道。

“六白兄,我是东方。我对不起你。当年在武家庄的悬崖下,看到你落下的腰带,我以为你已经遇难。便下山寻找你的尸体,但一直没有找到。于是便返回白家,我不想与我堂兄为伍,霸占白家酒坊。便偷偷拿走酿酒引子,寻你而去。我发誓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从太行山一路追踪到吕梁山,由南到北,走遍山西境内。前些时日才听说,杏花村白家酒作坊的老白汾,清澈干净、幽雅纯正、绵甜味长。我在太原府的三晋酒家品过老白汾后,认定老白汾就是六白兄的酒。于是便一路寻来,好把酒引子归还兄长。如今我心意已了,就此别过。过往种种,不敢奢望六白兄原谅。”廖东方说罢,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一揖到底。然后,转身离去。

“东方,何不留下来,我们兄弟二人一同经营白家酒作坊,如同从前。”白六白听完廖东方的叙述,已经全然原谅了自己的义弟。

从此,白家酒作坊加上了白家百年相传的酒引子,老白汾的名号越来越响亮。

 

(完)

老白粉传奇 之一 飞檐走壁

老白汾传奇 之二 惊天秘密

老白汾传奇 之三 恩怨情仇

老白汾传奇 之四 隐秘身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必须的!:) 周末愉快!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谢谢鱼儿海夸:)周末快乐!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连续看完最过瘾!妥妥的大才女^_^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认真跟读。晚安!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结尾也不错,白六白制出好酒老白汾,兄弟和好。谢谢杜鹃的精彩分享:)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哈哈哈,听心城的,下篇构思一篇白六百的爱情故事:)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艾玛!我已渐入佳境了,咋就这么快结束了呢?还等着看白六白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呢。:)问好杜鹃!恭喜圆满结局!期待新篇开启。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恭喜完篇!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好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