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跟着疯子撒土

(2020-12-17 06:19:01) 下一个

跟着疯子撒土

小时候故乡的冬季,寒冷而漫长。一个个夜晚,全家人围炉话家常,相互取笑逗乐。父亲天性乐观,经常带着我们在地上绕着房间,边唱边跳。那会儿母亲总是笑着调侃我们“跟着疯子撒土”。父亲闻言尴尬地一笑而过,从不与母亲争长短。那时年幼,并未深究其意,只是记住了母亲的名言“不要跟着疯子撒土”。年岁渐长之后,明白母亲的意思是凡事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要人云亦云随波逐流。

时光流逝很多年后,父亲也已回了天家。去年初冬时节回国探望母亲,和母亲聊起曾经住过的老屋、老邻居,当然聊的最多的是父亲。一日,和母亲一起整理旧物件,看见父亲曾经的签名,我不禁感慨父亲的字迹真的潇洒帅气。母亲说父亲当年也可算得上一支笔杆子。就此自然而然地聊到大陆的文革岁月。文革伊始,父母二十几岁,风华正茂正当年,最初俩人均参加了所在机关的红卫兵组织。“那时觉得很光荣”母亲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然后就发现不对劲了,整日里上街游行喊口号,起早摸黑开会学习。而且后来红卫兵竟然分成了两派,昔日的同事朋友一夜之间成了你死我活的冤家对头。”母亲说她很不喜欢这种剑拔弩张的对立情绪,乘人不注意之际,偷偷地摘掉了红卫兵袖章,渐渐不再参加游行。成了所谓的逍遥派。后来被人发现,为此还被单位的红卫兵头头教训“要么革命,要么反革命,没有中间路线可走。”好在母亲平日人缘好,与世无争,总算蒙混过关。

“妈妈成了逍遥派后,你们爸爸还继续跟着疯子撒土”母亲笑着说道。哦,我终于明白了母亲名言的出处,也理解了当初被母亲数落后的父亲的沉默和尴尬。

后来两派红卫兵的对立由文斗转向了武斗。一日晚上,父亲惊见昔日的同事腰间别了三颗手榴弹拉着父亲要上城楼。胆小的父亲因害怕拒绝了。同事说你只管负责发电机,保证高音喇叭正常喊话就行(父亲懂电)。意思是无需别着手榴弹参加战斗。父亲还是以其它理由推脱了。从此父亲与母亲一样成了逍遥派。“你爸那时才不再跟着疯子撒土。不是听了妈妈的话,而是被荷枪实弹的武斗吓坏了。”母亲还是不忘数落一番父亲。

“妈妈,你还是很有智慧的。在那个动乱年代,人人疯狂个人崇拜,你年纪轻轻,却淡定地选择了逍遥。”我由衷地赞赏母亲。

“妈妈一开始也跟着撒了两天土,后来发现没什么意思就撤了。你爸比妈妈多撒了几天。还有人撒了好多年呢。”母亲轻描淡写地说。

听到母亲把一段过往比喻成跟着疯子撒土,我笑得前仰后合。

“可不是吗。一个疯子在前面撒土,后面跟了一窜真假疯子。就一个闹腾。” 母亲以一个闹腾概括。

转眼一年过去了,回想起去岁与母亲相聚时光,不知下次回国要等到何时? 最近总是在想当年那个红卫兵头头教训母亲说的话“要么革命,要么反革命,没有中间路线可走。”人世间真的非黑即白,没有中间路线可走吗?这确实是个问题。既迷惑又困惑。谁又能保证自己是对的,对与错有时是交叉错综的一种存在。何况人世间的所谓黑与白,也存在因人而异的偏差。何谓黑,何谓白,有人说白,而有人却看见黑,很多时候,黑与白的差别并不是黑白本身的差别,而是人心的差别。或许除了黑白的对垒分明,确实还有温和的中间地段。越说越糊涂了:))) 看来这是一个比较深奥的哲学问题。

昨夜有暴风雪。

 

圣诞快到了,窗外风雪交加,重新布置了节日餐桌。上周网购了圣诞桌裙,纯棉布,结果是单层,轻飘飘的浮。不想去商店退换。找了一块棉布缝了底层,顿然厚实服帖许多。

 

 

今晨起来,白茫茫世界真干净。

说起跟着疯子撒土的故事,大雪茫茫中,忆起大学时代打雪仗的往事。一开始比较矜持斯文,慢慢地,变得疯狂,肆意,忘乎所以了。虽没有跟着疯子撒过土,却也曾变成疯子打过雪:))) 哈哈哈,看来人都差不多吧,不在此处疯狂,便在那地疯狂。只是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罢了!

原文刊登于《世界日报》1215202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我的母亲也说自己在文革中没有参加任何一派的武斗,也算是清醒人士。等有空来读杜鹃的小说。节日快乐!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雪景太美了,我们加州看不到啊,感谢分享!杜鹃看悄悄话!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是的,快憋疯了。一切都乱了套。娘娘保重,圣诞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是,大概6,7 寸。问好点点。周末并节日快乐!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这一年都憋成疯子了,能绕着房子撒土也是好的:)黑与白本来就是最简单的事情,然而最简单的事情往往也是最复杂的,对吧?杜鹃讲着一个深刻的道理!
我忙着好久没进城,问好!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听说那边雪很深。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忘记赞雪景,真美!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好久不见,抱抱小溪姐姐。我爸妈还是胆小,我们都随了父母,从小看见打架就跑开:)))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就是,雪花是白的,兰花是美的!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UEFIRE' 的评论 :
对呀对呀,enjoy too, 节日快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十年浩劫,国内绝大多数人以为革命,其实就是跟着疯子撒土。杜鹃的父母都是有大智慧的人。
幸运我出身不好,不能加入红卫兵,要不然也要跟着疯子撒土,干坏事。中学里一个高中女红卫兵带头打死老师,一辈子都受自己良心谴责,没有结婚,老年凄惨。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反正雪花肯定是白的,其他的不操心了!
TRUEFIRE 回复 悄悄话 杜鹃说得对,除了黑与白,一定还有不黑不白!我们也下雪了,Enjoy:)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美人。节日快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恭喜作家,又一篇好文!

“最近总是在想当年那个红卫兵头头教训母亲说的话“要么革命,要么反革命,没有中间路线可走。”人世间真的非黑即白,没有中间路线可走吗?这确实是个问题。既迷惑又困惑。谁又能保证自己是对的,对与错有时是交叉错综的一种存在。何况人世间的所谓黑与白,也存在因人而异的偏差。何谓黑,何谓白,有人说白,而有人却看见黑,很多时候,黑与白的差别并不是黑白本身的差别,而是人心的差别。或许除了黑白的对垒分明,确实还有温和的中间地段。越说越糊涂了:))) 看来这是一个比较深奥的哲学问题。”,精辟,谁都不要以为自己一定是正义的一方。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疏影笑寒' 的评论 :
抱抱疏影,节日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波波节日快乐!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领导。外面冷,出不去,只能在家里折腾了:))同祝领导圣诞快乐!
疏影笑寒 回复 悄悄话 杜鹃的美文美图 欣赏了 谢谢你的分享 祝福你们全家 幸福快乐!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美文欣赏了,节日快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要过节了,你家真漂亮!节日快乐!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祝贺,杜鹃经常在报上发表文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