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盛开

笔名竹心, 分享心灵世界(均为原创, 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杜鹃盛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爱情水分子 (2)

(2020-11-23 07:30:48) 下一个

3,

晚上吃晚饭时,母亲说起要给她介绍对象一事,被她拒绝“我的事,不用你管,我可以自己找。”

    “你得了吧!自己找,看看你找的那个。什么东西!”母亲反唇相讥。

    她气哼哼地坐着,闷头吃饭,一晚上再没有说一句话。

接下来的日子里,母亲全盘接手她的相亲大业。

晚上,从她一进家门,直到睡觉前,就听母亲在叨叨。谁谁介绍了什么人,什么人家,什么学历,身高长相,职业工资,年龄职务,资料详尽的如同人事档案。家里也经常有阿姨同事、街坊大妈进进出出。对着她上下打量,品头论足。嘴里还念念有词。嗯,看起来倒是挺般配的。这个肯定有戏。。。

工作后的第一个周末,母亲为她安排了一系列的相亲。周五晚上与一个人去看电影。周六上午与一人相约在公园草坪的长椅上见面。下午与另一人去逛商场。晚上又与一人再去看同一场电影。周日日程与周六完全相同。

周日晚上,等到电影散场,有些发懵的她刚一进家门。母亲劈头就问“这个周末你已经见了七个人,觉得怎么样?哪个更合适?”

    她发了一会儿呆,使劲想了想说“好象不记得他们的样子了。只记得一个人的脚二拇指比大拇指长。”

    她的懵懂和木然使母亲的火气腾地窜了起来“你怎么回事,第一次见面就是要看清楚外貌长相,是不是对眼。你却盯着人家的脚丫子看,神经病啊你!”

母亲紧锣密鼓为她张罗相亲,却阴差阳错终未修成正果。有几个男孩,她觉得还凑合,可人家推三阻四以各种理由拒绝了。其中也有几个看上她,可是却入不了她的眼。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那年冬天,多雪而寒冷。大雪铺天盖地,下了一场又一场,地上的冰结了一层又一层。她在母亲的安排下,每个周末都去相亲。见过面的人一波又一波。春节前后的几个月里,密集型地见了一批人,却没有记住几张面孔。没有交集,没有故事,没有心动的感觉,也没有在彼此的生命里留下任何印记。他们就象一个个在黑板上匆匆写下的粉笔字,未被认全,又急急擦掉,隐没进黑暗中,成为一个又一个模糊的影子。

相亲无数终无结果的潜在原因,是她心里有个标杆,那就是他。每见一个人她总是偷偷地打量一番,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然后暗暗地在心里比较衡量,审视判断。

另一个原因就是与母亲对抗。她要证明母亲看上的人都是人间次品。由此,对于相亲对象非常苛刻,似乎总能从他们身上,找出缺陷与不足。经常在母亲面前,狠狠地把某一相亲对象损上几句。什么歪瓜劣枣、尖嘴猴腮、弯腰弓背,什么罗圈腿、斜眼、龅牙,要么口吃结巴,要么油嘴滑舌。。。 说完后,看见母亲失望的眼神,她的心里便浮起一丝报复的快感,随后眼帘向上一挑,眼珠子在眼眶里转悠一圈,再往下一斜,嘴角一抿,看着母亲,重重地加上一句“你看!”

过了几年,父亲的同事介绍了一个叫高伟的男子。高伟的名字很伟大,可长的一点也不伟大。白净瘦弱如女子,根本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尽管心中不情愿,但是相亲的次数多了,也就有些厌烦了。而且家人、邻居与同事也会旁敲侧击地说差不多就行了。别太挑剔了,越挑越会挑花了眼。况且总有一些闲言碎语传进她的耳朵,说什么自身条件一般,还想找什么样的呢?当她因为对方肥胖拒绝了一个男孩后,无意中听到介绍人对别人抱怨“自己也不漂亮,居然嫌弃人家丑,真是丑人多作怪。”

所以这一次,当介绍人传来话说高伟愿意交往,而且据说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大学老师,本人本科毕业在人民银行工作。她也同意先交往一段时间再说。

有一次,逛公园。他们并肩而行,因为已经约会过几次,不再如第一次见面时拘谨。两人都比较放松,随意聊着一些彼此感兴趣的话题。

走着聊着,她无意中扭头看了一眼高伟,突然发现他似乎还没有自己高。因为以前几次见面都是在家里或在电影院,坐着的时候居多,便忽略了身高。此刻,穿了高跟鞋的她怎么看高伟都有一种俯视的感觉,况且她喜欢穿高跟鞋,可以弥补身高的不足。这以后怎么办呢?于是便脱口而出“你怎么还没有我高呢!”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高伟的软肋就是身高。读大学时, 常常被人贬为三等残废,为此还与一个比自己高大许多的男生打过架。而此时被身边的女伴毫不留情地指出最忌讳的缺陷。便条件反射似地反驳“你也很矮呀!只不过是穿了几寸的高跟鞋罢了。”

    对于高伟,本就不太满意。母亲劝她男孩的身高长相无所谓,家庭条件优越,工作单位好。以后过日子,这些更重要。乘着年轻,要赶紧定下来。否则年龄越大越难找。基于此,她才答应继续交往。她不过随口说出一个事实而已,他就寸步不让反唇相讥。她也急眼了,便回击“用得着暴跳如雷吗?矮就是矮嘛!女孩矮点怕什么,男孩一定要高大。”

    “那你去找高大的呀!能找得着吗?”高伟反击。

    然后两个人吵了起来。话越说越难听,继而互相攻击、揭短。高伟最后甩下一句话“你不也就是残羹冷炙嘛。”然后扬长而去。两人终究不欢而散。

至此,她悲哀极了。一年前,那个愿意交往的男孩,身形伟岸气宇轩昂,只是口吃,都被自己拒绝了。光阴流逝,岁月无情,一退再退,而今的高伟,在在都不如那个男孩,自己还委屈迁就。结果呢,根本不懂得珍惜。况且吵架吵到高潮时,还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那天晚上,伤透了心的她与步步紧逼的母亲爆发了大冲突。她把一碗米饭摔在了地上,母亲扬手打了她一巴掌,母女都说了许多绝情的话。当天晚上她便收拾好自己的衣物和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家,暂时住进了一个闺蜜的公寓。后来,便自己租了公寓,开始独自生活。

 

4,

    秋风又起的时候,她满了三十岁。

相亲依旧进行中。只是仍旧没有结果。

相亲多了,她也麻木了,似乎成了周日的一个例行程序而已。

人们最常对她说的一句话就是,别太挑了,找个人好好过日子吧!特别是一些整天抱怨丈夫控诉婆婆打骂孩子生活一团糟的女人,本来愁眉苦脸愤世嫉俗地熬着生活。可是一到了她面前,立马一副满足惬意妥当安稳的幸福模样,催促劝说着她不要挑剔,赶紧结婚。看着这些女人魔术一般的变脸技术,有时她便犯了倔,拉开架势,与之理论一番。谁让她曾经是大学辩论队的主力辩手呢。“如果只是为了过日子,又何必凑后着结婚。一个人过也不挺好的嘛!看看你们把自己整的跟祥林嫂一般到处控诉。又有什么意思呢?”急眼了的时候,她就用这些话去堵那些女人们的嘴,最后再加上一句“有爱情的婚姻才是好婚姻,凑合着的婚姻宁缺毋滥。”

    那年的九月天,罕见地飘了一场雪,她过了三十五岁生日。那年,妹妹和高翔已出国多年。母亲也消停了许多,每次过年过节难得回家一趟,母亲不再责备也不和她吵闹。只是不时地轻轻叹口气,用怜悯探究的眼神悄悄观察她。偶尔会含蓄地说些还是要抓紧时机,不然可就真耽搁了之类的丧气话。都被她一一怼回去。彼时,间或也有人为她介绍对象。只是介绍的人年龄越来越大,条件也越来越差。甚至是丧偶或者离异的鳏夫,有的还带着小孩。有时介绍人看见她诧异迷茫的神情,便不好意思地叹口气“唉!三十多岁的男人都去找二十多岁的女孩了。”她便在心里感慨,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前些年,介绍的男孩还都是单身未婚,现在可到好,二婚的、带孩子的,难不成进门就去当后妈?事已至此,她越发不愿意将就了。

又过了两年,几乎不再有人为她介绍对象了。她形单影只上班下班,很少回家。母亲也终于彻底消停了,嘴巴不再喋喋不休,也不再大张旗鼓地催促她去相亲,甚至连小声碎叨也几乎消声匿迹了。她独来独往,安于清静,已经完全习惯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只是偶尔午夜梦回之时,依旧会想起他,想起这些年的寻寻觅觅。说来说去,东寻西觅,还是他最适合自己,也算是唯一一次动了感情的真正意义上的恋爱。即使曾经有过本科专科城乡贫富的纠结,但毕竟是最少世俗考量的一段感情。记得那年在青岛的海边,她和他还曾经热烈地讨论过爱情。她说“爱情就象东北的风,又像江南的雨。既猛烈又缠绵。”他则说“爱情更象空气中的水分子,一刻也不能少。”那一晚,星光点点,惊涛拍岸,他捧着她的脸深情地说“你就是我生命里的爱情水分子。”

十几年过去了,他的容貌被岁月渐渐模糊成一幅青春的背景,然而“你就是我生命里的爱情水分子”这句铮铮誓言却从来未曾淡去。也正是这句誓言,她在心里的某个地方,依旧珍藏着幻想和希望。依旧渴望爱情的降临,向往两情相悦的男欢女爱。三十七岁依旧很年轻,依旧有大把时光去追寻爱情享受爱情。在某一个地方,依旧会有一个把自己当作爱情水分子的男人。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月光冰冷的夜晚,每每想起他,心里便会狠狠地疼一下。也因此对母亲的怨恨越来越深。深究其因,总归是母亲拆散了这段姻缘。

 

 

听一首 《晚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哎o(︶︿︶)o 一个专门和自己过意不去的傻子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这样的中国母亲是不是密度有些高呀?吓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1

原来有一篇和这个有点像,喜欢读杜鹃的小说!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问好杜鹃,跟读~~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唉,大龄女不容易。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大龄剩女曾经都有一段心酸的恋情,走出来的聊暗花明又一村,走不出来的有苦自己知,别人纯属瞎操心哈。继续跟读!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歌曲很配在爱情路上苦苦寻觅的心境,可惜了如花的岁月,被母亲害惨了。写得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